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梦影侠踪之梦影初现

第十七章 六魂气魄

    欧野一走进石门便感到这黑暗中有一股莫名的气力试图将他推倒,而那湿润的空气中偶然落下的水滴配合着欧野混乱的心跳声,奏着嘀嗒嘀嗒的奥妙音符。没走多久欧野就看到了开阔的空地,那空气中星星点点的磷火让眼前一下变得明亮起来,前方大道的两边整洁的排着雕刻着精灵头像的石柱,在它们前面都摆放着一种印有碑文的石杯,这些碑文看起来跟博物馆里看过的金文字帖有些类似,惋惜考古这类确实是自己的知沟,实在是没措施分析这些文字的意思。不过这里倒是比进来的过道舒服多了,只是干燥的石洞里没有水,欧野也不知道它们放在那里是做什么用的,而巫师口中所说的那块石门就在对面,他刚走了几步,就感到地面的石头开端颤动起来,“不会是地震了吧,还是说会塌下来?”欧野停下脚步想了想,再看看头上。但似乎他脚步一停这地面随着也不颤动了,欧野再踏出脚往才创造这地板不是全部在动,而是踩下的处所像水波一样荡漾开,仿佛自己就是现在水面上一般。不过欧野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地面就自己恢复了安静,欧野这样来往返回的往前走了几步,看起来也没产生什么事,最后干脆就放开了脚步直接往前走往,他站在前面那块粘合在墙上的石门研究起来,不过奇怪的事情同时也产生了。那些精灵石柱似乎被什么人启动了开关,每个精灵的嘴巴都张开了,那些晶莹剔透的水珠儿从这些宏大的嘴巴里慢慢地喷射出晶莹剔透的水来,将对应的石杯都装上了水,欧野还在那里研究着石门完整没有注意到那些水里散发出的水汽在他身后凝结成一个个晶透的水珠,它们凝聚在一起,化成一个更大的水珠慢慢地飞向欧野,它似乎想靠近欧野,惋惜欧野左一动,右一挪,那水珠就像扑空了一样直接撞在了石门上,像油和水不能融合一样,水珠在石门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然后是接二连三与欧野错过,假如此刻水珠是人的话信任必定都要冒冷汗了。瞧的是,欧野不警惕往后退了一步,在台阶上直接踩空,一个踉跄就直接压在那些水珠上面了。伴随着刺眼的光芒光芒,欧野全部人化成了一束透明的水流融合进了水珠里面。

    欧野感到自己进进了一个狭窄的空间里,四周本来还是暗着的,忽然一束光灯打了下来,他才创造在他的四周坐着形形色色精灵们,有的梳着几根辫子;有的长发披肩;有的毫毛不长;唯一雷同的是都带着王冠,还有有一种说不出的间隔感,不过至少他们现在的焦点都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客人身上,那么多双眼睛都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欧野。

    里面一位看起来最年长的,且神态可掬的精灵说话了。

    “你是什么人,怎么到我们这里来的。”

    那个精灵一说完,其他的精灵的眼力都从欧野身上聚焦到刚才说话的精灵身上,这时他那色彩斑斓的眼睛忽然变成了紫色,接着忽然换了一种口吻说道:“能唤醒我们的灵魂,看来你小子很不简略啊。”

    他一说完,其他几个精灵就开端七嘴八舌的聊了起来。

    “安静!各位,让我们来听听这孩子想说点什么。”

    欧野先是一愣,只感到这个精灵应当在这里算是最有地位的,他的问题不能不答复,于是欧野看着那个精灵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到的这里,但我进这个石洞只是在赞助精灵巫师在禁区里找样东西。”

    一个棕色头发,骨瘦如柴的精灵问道:“想在我们这里找到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不过听精灵巫师说精灵禁地里有破解禁锢精灵族魔咒的东西。”

    精灵们听到这脸色似乎都变了,他们又开端交头接耳起来,欧野能感到到现场的气氛一下变得烦躁起来,就见那个最有地位的精灵扯高了嗓门:

    “大家别吵!小子,精灵族能够安全在这片森林里繁衍到今天,就是由于我们用魔咒将精灵族安静地躲在这地下,否则早就被那些居心叵测的权势给灭族了,那些想要加害我们精灵一族的对手一直都对我们的圣物虎视眈眈!你们解开了魔咒,恐怕我们精灵族会遭遇灭顶之灾!”

    “是你们自己封印的精灵族?这个恐怕巫师跟我说的有出进。“

    “他说的那些有真有假,那些话是我们第十三代精灵国王放出往蒙蔽敌人的消息,只是我们费尽心思才把精灵族搬到这个地下来,现在被后代给误会了还真是让人唏嘘。”那个棕色头发的精灵叹气道。

    “那所谓超能者,还有能够赞助精灵族破解魔咒的预言,这应当也是假的喽?”

    “你就是超能者!”

    一个坐在高处的女精灵睡眼朦胧地发出她那高亢清脆的声音。“十三代国王和我说过新一代超能者最近会到这里来,看来就是你!不过你的问题恐怕只能问我儿子,也就是第十三代国王,他才知道答案。”

    “他是超能者?”精灵们已经从刚才短暂的不屑、小声讨论变成了惊愕和沉思。连空气都沉静了。

    还是那个最有地位的精灵说话了:“我想也是,不然应当是没人能见到我们的,我们在掩护这个世界时所开释的灵力也只有超能者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感感到到,其他人万万是进不来的。看来你是超能者这应当是真的。”

    “假如你想要得到解答,你最好还是应当往见见我儿子。”你个女精灵指了指地下,“他啊!就在你脚下。”

    听完这话欧野顺势往脚下看往成果竟然看见脚下不知什么时候涌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光源,缭绕在它周边的是一朵朵硕大的桃花瓣,他们在微微的浮动着,看起来将全部光源都染上了那么点粉色,这里似乎和宴会厅那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下面,你们是让我下往找他吗”

    “不错,不过能不能找到他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缘分了。”

    “有劳你们操心了,我这就下往找。”

    欧野毫无顾忌的顺着那些花瓣往下警惕的挪动着,那些花瓣果然很有韧性,欧野这样一个有70公斤重的小伙子都能撑得住,只是欧野不时的往下看自己要下脚的处所,立马创造自己的动作看上往显得有些笨拙,不知下到了第几层花瓣。欧野的头就开端有点发晕,恍惚间就创造自己竟然已经站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学校的大门进口处。眼前那六根金灿灿的的圆形柱子支撑着一个交错复杂的镂空圆形顶部。欧野感到这里似曾熟悉,但他有点想不起来了。

    只见大门上悬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欢迎05届校友光临领导!”,欧野这才想起本来这是他的高中母校,不过自己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呢。

    “欧野!”

    欧野感到自己的背被人轻拍了一下,他转过身看见了一个好熟悉的身影,她穿着高中标准化的校服,恰到利益的短发倒是很贴合她那有点方圆的脸颊,瞬间一股舒服的热流涌上心头,欧野试着往回想这个人,可是还没等他想起她是谁,就又被后面来的一伙人给挤进了校园里,在往教学楼的路上欧野注意到那颗宏大的榕树,依然矗立在篮球场边,只是灌木丛已经比自己还高了,他本来想往看看那棵许久未见的银杏树,不过被耳边一阵哗哗声给吸引住了,本来是路边的一颗大树,它那三根粗壮的枝干每根的直径足有1米那么粗,看起来有点扭曲成麻花的趋势,只见此时一个银色巨球在三根枝干的围绕下顺时针旋转而下,然后又旋转而上,就像个永动机不停地来往返回。

    “欧野,离开那么多年,学校可是有很大变更哦!”那个女孩忽然把欧野的思绪拉了回来,她微笑着看着欧野。

    “有吗?似乎…”

    那女的似乎没有在听欧野说话,一下就把欧野带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停车位上。

    “你看教学楼后面的停车棚,现在大家都可以选择自己的车位了,还有权利安排值班的人呢。”她看起来很是兴奋,欧野只是点点头,还没等欧野说话,就被拉到了教室里,此时同学们正坐在地位上,似乎在等着老师进来上课,欧野找了最后的空位做了下来,他看着那一个个有点熟悉的背影,然后当他看着坐在他前面的两位同学,一阵吃惊!这不是曾经有过一段浪漫情史的那两位,他们还是那样青春洋溢,似乎班上的同学都和当年一样没怎么变,只是欧野记得他们往年不是已经分别了吗?欧野忽然看到了一位很久未见面的人,那是曾经在他心里有着地位的人,只是他感到那人的样子有点含混,一股难以言表的激动从心头而起,欧野的思绪似乎就这么被唤醒了过来。下课铃声响起,同学们似乎都在聊着自己的事,欧野走到了那个人的桌边。

    “好久不见!”

    “是哦!”那人笑眯眯的看着欧野。

    “你现在在做什么呢?”

    “我现在是兼职老师。”

    刚才的那对情侣在欧野耳边异口同声的补充道:“他现在是实习老师啦。”

    “哦。”接着就见欧野用手肘用力掐住了那个人的脖子痛骂道:

    “你是什么人?竟然这样来整我。”

    “我是你的恋人啊!”

    “还耍我!我暗恋的人什么时候变成男的人。”

    “你的意识什么时候苏醒的。”

    那人转眼间就站在了讲台上,欧野的手腾在空中停住一动不动。

    “我忘了告诉你,我有一个专长就是我在做梦的时候经常都很明确自己在做梦的,固然看起来这些事情很有点乱七八糟的梦里逻辑。”

    那个人鼓起了掌,“厉害啊!竟然可以在梦里成为意识的主导者!”

    欧野试着像往常一样动摇头部想让自己醒过来,成果自己却跑到了那个转着银球的广场上,而那个含混的男人向他走来,慢慢地欧野终于看清了样子差点没把自己在梦里吓逝世过往,那个人看起来怎么是自己。欧野试着想弄醒自己,可是奇怪的是老方法今天根本就没有用。

    “我说大哥,能不能不搞我!”欧野都开端放弃逃跑的动机了。

    “我没有搞你啊!”

    “我的意思是你又变成我想干嘛?”

    “看来你误会了,我现在就是长这样。由于你就是现在的我。”

    欧野深深的吞了下口水。

    “你不好好呆在泪湖里,怎么跑到我梦里来捉弄我。”

    “我看你误会了,由于我是上任超能者,而你是当前的超能者。明确了吧?”

    “有点深奥,让我再想想,不过可不可以先让我醒了再聊?”欧野已经完整摸不着头脑了。

    “你没措施自己醒吗?”

    “以前做这种梦最多跳到其他梦里,之后就正常醒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碰到你之后似乎不行了,难道是你做了什么手脚。”

    那个男人想了一下似乎明确了什么,“借你眼睛看下。”

    “这个?”欧野本来还有些畏惧,不过现在这种状态也没有措施了。

    那个男人看完后说到:“你有两魄遗失了。”

    "什么意思?"

    “不用担心,应当是在激发你超能者意识的时候,涌现了什么偏差所以才会遗失的。”

    “那我会怎么样?”

    “短时间内基础没事,只是你要尽快找回你的两魄,否则你六魂七魄所拥有的超能力将会吞噬你自己。”

    还没等欧野反响过来,那个男人就把自己往后一推,欧野开端感到眼前的画面开端含混,接着他就醒了过来。

    欧野躺在刚才那些满是花瓣的地上,只是那些花瓣转眼都不见了。他缓缓坐了起来。

    “你很厉害啊!我兄弟这个梦境魔法都被破了,看来你确实有别于别人的处所。”那个看起来最有地位的精灵国王看着欧野说道。

    “我很想知道你怎么就这么明确那个男的是我呢,刚开端我还感到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我可是很努力的发掘你记忆和梦的联合点的。”那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竟然坐在了国王之中的地位里,头上带着王冠。欧野完整看不出刚才哪里还有空位塞得下这么一个人。

    欧野理了理思绪说道:“这个,当然开端我实在就是在梦中游走,毫无意识的随着梦境走,但当我看你是故意变成男的吧!由于明明前面你装的是我的初恋女友。忽然间这种宏大的身份变更才让我意识到知道自己在做梦,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我要在梦里跟你互动呢。”

    “没错,实在是我特别设定了一个点来促发你,在混沌的梦里你能抓到就阐明了你的实力!”那个男人傻傻一笑,“言回正传,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说你是十三代国王。”

    “没错,我就是。”

    “管他呢!”欧野忽然冒出这句话,可以看出欧野心里很是纠结。

    “不过我现在真的需要你告诉我如何解除精灵族魔咒的方法。只是他们说这会对精灵族陷进危险。“

    “既然新一代的超能者涌现了,又何必畏惧这些不断定的未来。也许便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坏。”那个欧野向着历届精灵国王说着。精灵国王们这话于是一个接一个消散不见了。

    “咒语可以给你,不过这个咒语需要一样东西的赞助才干施展作用。”

    “什么东西?”

    “彩虹之眼。也就是第八道彩虹”

    “又是第八道彩虹!”

    “你知道?”

    “我只是有听过。”欧野很猜忌可不可以告诉他老者的事。

    “人类应当不知道才对。”

    “我实在是到精灵国听巫师说的。”欧野的口风真是密不透风。

    “本来是这样。实在我的这条咒语就是从见到彩虹之眼时无意间学到的,但只有借用彩虹之眼的气力才干起作用。”

    “那我们要怎么往找着。“

    “金粉和我的日记。”

    “你的日记?”

    “也就是无字天书。”那个自己忽然瞧了一眼欧野的口袋,“不过你似乎身上有金粉哦。”

    “是的……别人送的。”欧野感到对方似乎知道了什么事,只是不直白说出来而已。

    “你只要有这两样东西就可以找到彩虹之眼了。”

    “我知道了。”

    “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我创造你对自己的超能力似乎还无法真正发掘好。”

    “我也就是前两天才创造自己有这些奇怪的能力而已,。”

    “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说着他将一个手环给了欧野,带上它,当你施展超能力的时候,它可以有效的让你操控自如。

    欧野接过那个嵌着一圈蓝宝石的手环戴在了手上。

    “不过提示你下,还是警惕你的那只鼻涕虫!”

    “我知道它,还有你们有……”

    欧野还没说完脑袋就开端晕眩,等他张开眼就创造自己已经躺在禁地的地面上了,前面还是那块没有暗门的石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