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梦影侠踪之梦影初现

第十九章 石屋历险

    “那骨瘦如柴的人是谁?”欧野看着巫师,他明确巫师认识这个人,对于刚才对自己的猜忌,欧野想讨个说法。

    巫师沉默了半天才说道:“他是我的旧友,皇冠森林基拉族的后裔。”

    “本来是内贼啊!刚才是谁猜忌来着。”

    陈曦不屑地看了看巫师。

    “我对刚才的态度道歉。不过他来我们医书馆都已经几十年了,为什么会忽然要偷无字天书呢?”

    巫师有些想不通。

    “看来我们得往找他问一问才干知道答案。”

    欧野看着巫师说道。

    “既然是他偷往了,那你们得到皇冠森林里找他才行,不知道他偷了无字天书还会不会呆在家里。”

    “他是住在上面的森林里?可你不是说外面的人不是不被容许进来的吗?”

    欧野有点被搞蒙了。

    “是我给他开的后门,特别容许的。”

    巫师显然对自己的特权不认为然。

    欧野这回才明确这里和人类世界一样,走后门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东西。

    不过它他不想管那么多。

    “我们现在还没措施破解魔咒,看来要靠你们了。”

    巫师看着欧野的时候是显得那么诚恳,只是现在欧野看他总感到这个精灵很虚伪。

    “这个没问题,不过他住哪里呢?我们要怎么找到他。”

    “他一直住在皇冠森林古蔺沼泽那里。”

    巫师脑袋的思路还是那么清楚。

    “听起来就是一个让人不舒服的处所。到底要怎么往那里。”

    “实在很简略,离开你们的木屋往草丛前进一段,有一小片矮树丛,那里风景很特别,只要角度不同,浮现出来的风景是不太一样的,只有一个角度可以看到通往他住的处所的小径。”

    “这样啊!不过你都没上往过,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都是他告诉我的,我现在也不断定这是真是假”

    巫师的眼神变得飘忽不定。

    只是欧野自己也急于找到那张无字天书,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陈曦,叫上我姐,我们现在就上往找无字天书。”

    欧野自己迈开了脚步,又被巫师叫住了。

    “出发前,我这里送你们几样东西,这些可能对你们有点用。”

    “是这里的金银珠宝吗!您太客气了。”

    陈曦满脸堆满了笑意,不过很快就又拉长了脸,本来巫师从袖口中拿出一个胶状物体说是在危机时揉一点下来就可以变成自己的傀儡,然后惋惜调换自己,当然也可以调换成任何东西。

    “谢了。”

    欧野顺势就手下了,陈曦则显得很沮丧。

    “就算跑个腿也得有些车马费吧!真是吝啬。”

    不过说回说,人家不给他也没措施。

    “那现在就让侍卫带你们离开精灵地堡吧。祝你们马到成功!”

    巫师说完又化成一缕青烟飘走了。

    欧野他们追随侍卫来到了医书馆,倪雪正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研究她的学问,陈曦在后面围绕住她,直接被她打倒在一边。

    “你也不说一声,我认为哪个**对我动手动脚的。”

    倪雪扶起摔倒在一边的陈曦安慰着,“你们这么快就把事办完了,好快啊!”

    “现在都过一个时辰了,看样子你是看书看进迷了,每次对医书就是这么着迷,还好我已经爱好习惯了。”

    欧野无奈地看着倪雪。

    “这里的医书真得很有趣,好多我都不知道,不过别说我,那解开摸魔咒没有?”

    “没有,无字天书被人给偷了!”

    陈曦在一旁呋喃着。

    “不会吧!那怎么办?”

    “还好!我们已经知道小偷是谁了,现在正筹备往找他。”

    欧野看了看倪雪手上拿的书,问道:“你是打算持续看书还是和我们一起往找这人?”

    “当然是和你们一起往,你们可别想抛下我。”

    于是几个人在市场上买了些吃的就筹备出发了。

    “我恐怕要自己先走才行。”

    咿呀在一个拐角处对欧野说道。

    “你不是一直想要找到无字天书吗?怎么就不跟我们一起走呢。”

    欧野感到很奇怪。

    “由于等下你们出发的处所,走的通道是不容许精灵走的,更何况精灵是不能离开精灵地堡的。”

    “也对,你们精灵就算上往石洞那,也进不了森林。”

    欧野似乎明确意思了。

    “实在也不是这样的,先不说了,上面再说,你知道在哪里找得到我。”

    说完咿呀就一个人促溜进人群中了。

    欧野他们随着精灵侍卫来到了一个茅草屋前,这茅草屋和很多屋子一样头顶上都有一根透明的管,只是相较那些要粗点,当然欧野知道这些是什么。

    “咦!咿呀呢?”

    倪雪左顾右盼都没见着咿呀问道。

    “别问了。”

    欧野说着跟倪雪使了个眼色。

    欧野他们一进这茅草屋这可算是让他们见识了什么叫做最聪慧最安全的出口了,本来侍卫告诉他们这个排污口就是通往上面的通道,他们就这样被装在一个个透明的管子里和成千上百根污水处理管一次性排到了地上的世界。

    本来他们的管子从竹林里一个接一个的落在了石洞中。

    侍卫将管子开了一个口,欧野他们都钻了进往,还好这个是个用来装人的,除了空气有点蒙,没什么奇特的味道,那个口一被关上,就听“嗖”

    的一声这个空间就像电梯一样沿着管子冲了上往,转眼间他们就到了石洞中,只见他们从破碎的石块中爬了出来,然后那些石块奇迹般的回到了墙上,管子又被躲了起来。

    欧野带着倪雪他们来到了他们下到精灵世界的那个泉口,他们就这样在那里等了一刻钟,终于那些竹子有了动静,咿呀骑着之前那只鼹鼠跳了出来,咿呀跳下身来,抚摩了下那只鼹鼠,于是那只鼹鼠就回到地下往了。

    “现在我们确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往那个老人住的处所的路。”

    欧野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时间2点了。

    “可咿呀不是出不往吗,怎么办?”

    倪雪看着很着急。

    “本来不想说的,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也不怕告诉你们,精灵族实在有两类族群,一类是国王和巫师他们这些地族精灵,而还有一种是族群是飞族,飞族的一项能力就是可以进行短途飞行,由于精灵族有5/6都是地族,所以飞族本身就没有什么地位和话语权,自从精灵族被封印到地堡后,实在飞族精灵完整没有受到魔咒的影响,所认为了限制飞族的能力,国王颁布了一条法令,禁止飞族精灵到地上来。我就是一个飞族精灵,因此我可以不受魔咒的禁锢,但这势必会使飞族精灵受到连累,所以不能让国王和巫师他们知道。”

    “……在庆功宴补哥哥先容妹妹近视,手臂的问题。”

    “,,,,”

    “别担心,我们嘴都很紧的。”

    倪雪看着欧野和陈曦说道,两个人也连忙点头。

    “那我们现在就往找那个老人”

    欧野说完就走到洞口,将绳梯放好,于是他们一个接一个从绳梯高低往,他们按巫师说的来到小路上。

    他们来到了巫师说的处所茂密的草丛一大片一时半会实在很难找到那个路口,他们只能一个处所一个处所对照着。

    “欧野,你有没有感到刚才出洞口后就有人盯着我们。”

    咿呀似乎觉察到什么,对着欧野小声说道。

    欧野看了看四周,这里除了树木和草丛没有其他东西。

    “不至于吧!我看是你太紧张或者是太警觉了。”

    就在这时树林中飞过两只麻雀这才让咿呀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

    “大家快过来看,按你们说的会不会是这里。”

    倪雪叫着,让大家到她这里看。

    大家听到倪雪的召唤赶紧跑了过来,那里果然有一片矮树丛,他们每个人试着找到有条路的那个角度,欧野站在他的地位看到的是几棵桃树,看起来已经长满了果实,咿呀看到的是一簇簇紫色的薰衣草,倪雪看到的是一篇芦苇重生的杂草,最后还是陈曦叫到:“我似乎看到了一条路。”

    大家听完都跑到他站的地位,果然在陈曦的那个角度可以看到雾气中一条小路向前延伸着。

    “我们就这样过往吗?”

    倪雪看着咿呀问道。

    “应当没错,我先走,你们随着。”

    咿呀这个女汉子一马当先走了过往。

    其他人也跟在她后面,他们一走过那条小路里面创造自己走进了一片湿润的森林,越往前走,这里的树就长得越来越矮,最后变成了雾气弥漫的沼泽。

    “看!那里似乎有座石屋。”

    咿呀看着前方那座被苔藓笼罩了三分之二的巨石说道,那渺小的窗口里透出一点热黄的微光出来。

    “巫师说的那个偷走无字天书的老人应当就是住这里面,现在还不知道这人是敌是友,大家还是要警惕。”

    他们很顺利地来到了石屋门前,咿呀用力敲了敲门问到:“有人在吗?”

    屋子里灯亮着应当是有人才对,不过过了好一会儿里面却没有回应,咿呀又往返重复了刚才的动作,终于门支支吾吾地开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涌现在了门口,这位就是欧野他们之前在影像里见到的那位偷来无字天书的人了。

    这个老人显然比影像里看起来更显得苍老,那褶皱的的皮肤里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扭曲。

    他打开门后没有直视欧野他们,只是示意大家进屋,然后转身静静回到屋子里往了。

    欧野他们一进往石屋,这个屋子主体结构就是一块石头,看起来应当是在一块宏大的石头里天生形成的石洞,但墙壁上那些褶皱看起来就让人看起来有些不舒服。

    欧野实在想不出到底自然是怎样一种鬼斧神工创造出这么特别的石屋来的。

    老人示意他们在几个石凳上坐下来,接着他转过身在壁炉里烧起水来。

    “不好意思,我们这么冒昧打搅您了。”

    倪雪很尊重的打着招呼,惋惜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他还是在目不转睛看着壁炉里的火。

    咿呀倒是不客气就直进主题,“您似乎偷走了精灵族的无字天书,精灵巫师让我们把无字天书拿回往。”

    他还是不语,“假如您现在主动交出来,看在您跟他的交情上我们就不跟您计较了。”

    那个老人似乎也没听到咿呀说的,还是一个人直勾勾地看着壁炉里的水壶。

    其他人坐在地位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好一阵拘束的气氛。

    倪雪小声都对大家说:“你们不感到这老头很古怪吗?我们进来了这么久半个字都没跟我们说过。”

    “他不会是……”

    陈曦用手指笔画起聋哑的姿势。

    “应当不是,刚才替我们开门时,显然是听到了咿呀敲门的声音。”

    “他的眼睛才比较特别,我刚才不经意间看到那双眼睛似乎逝世逝世的,跟逝世鱼眼一样,眨都不眨一下。”

    欧野小声地说道。

    “这个我也注意到了。”

    倪雪应和着。

    “呜……“壶里的水已经烧开了,那个老人家不紧不慢地将水壶从火上拿了下来,给每个人筹备了一个小杯子,每个杯子简直就是乱七八糟丢下来的,然后又给每个都倒满,不警惕还烫到了咿呀,也没说半个字。可这水大家还没考虑好喝不喝,成果他们就接二连三地一个个都倒在地上睡着了。当欧野醒来时,创造自己被绑在水里,他看到咿呀在身边不远处一动不动,欧野本能地想要游过往,成果创造自己的手和脚都被水草给缠住了,而不远处咿呀看起来也一样。两个人根本转动不得。欧野试图往摆脱那些水草,不过他越摆脱那些水草就抓得越紧,欧野的全部身子都快被水草拉到水里往了,多亏欧野的超能力有措施让他在水里呼吸,不然早就被这水溺晕过往了。那个手串的黑宝石也随之发着亮光,他本想借着光明把这些水草给冻住,不过想了想,咿呀现在也在水里,固然自己不至于被冻住,那咿呀可没有措施,看样子这招在这里是不能用了。“把持它们!”欧野忽然脑海里冒出这样一种想法。“松开,松开。”欧野心里默念着,就在这时奇迹产生了,那些水草放开了欧野的手脚收了回往。欧野终于浮出了水面,于是他用同样的方法将咿呀也从水草中解救了出来。“咿呀,咿呀,醒醒!”欧野将咿呀平放在地上,试着用救溺水者的方法往锤醒咿呀,没想到的是就这么一下,咿呀就睁开了眼睛。“不好,水蒸气里下了药。”咿呀一睁开眼就说到。“看来是这样的。”欧野也感到是这样的,“你有看到倪雪和陈曦吗?”咿呀摇了摇头。“不行,我们得赶紧到石屋找到他们,免得他们失事。”咿呀说着试图站起来,不过她似乎已经没了气力。“不行我现在好想还没恢复好,你赶紧先往找他们。“那你怎么办?““没事,我还能掩护自己。”“那好,你要警惕!”“你也是!”欧野快步跑到石屋前门,利用了他的穿越穿越超能力就进了石屋。一个可怕的景象涌现在欧野眼前,本来这时陈曦和倪雪正在被老人在吸收着精元,老人的眼神里散发出金色的光芒,而陈曦和倪雪两个人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显得很憔悴。欧野本想用空气水份结冰的方法往攻击那个老人,不过由于自己此时的恼怒,似乎他的那些能力根本就施展不出来,倒是那个老人似乎创造了身后的欧野,他将陈曦和倪雪丢在一边,朝欧野猛扑过来。欧野还好创造的及时,一个闪身逃了过往。欧野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由于第十三代国王说过他没有了两魄目前只有胆怯和安静才干顺利启动超能力。这时对方又是一击,欧野还没来得及反响就被打到了墙角里。欧野拿起桌上的任意物件往老者身上砸往,这对老人家似乎没什么效果,不过倒是激怒了对方,只见这个干瘪的老人全部人开端膨胀,最后爆开了,一个长着无数根骨头的巨虫涌现在欧野眼前。那些骨爪看起来非常特别,每根骨头就像蜘蛛的脚还有那么多软软的触须,但它没几根关节也没有皮毛,活脱脱一个骨架!只见一根骨头忽然冲到了欧野眼前,真是毫厘之间就可以伤到欧野,两对那些可以自如伸缩的骨爪欧野只能躲,终于他还是被逼到了逝世角,欧野认为自己马上就要逝世了。荣幸的是一根箭直接射中了那只虫的脑袋,这致命一击直接让它挂了。本来这时门口站着一行人,他们穿着原始部族的衣饰,带头的是一个武士的人,那把弓箭还在手里攥着。“谢谢你救了我,不过你是什么人?”“实在这才是我想要问你的,我们可是一直生活在森林里的部族。”“我是从城市里来的。那是什么东西,”欧野指着倒在一边的骨头怪问道。“骨爪虫。它头顶上那只小的是一只能吸收精元的雪爪虫”那个带头的说道。欧野这时才创造那只骨爪虫头上那个白白的东西本来是另一种生物,这带头的那只箭果然是厉害,恰好射中了这两者中间,真是可谓是一箭双雕。“这名字倒跟它们很合。”欧野说完将陈曦和倪雪扶了起来,他们的眼神稍微没有刚才那般呆滞了。“他们这是怎么了。”“显然是被骨爪虫吸了精元。”“精元,这些虫子以精元为食吗?”“那倒不是,是它们的主人。”“你有没创造这屋子是不是忽然温度升高了。”欧野被屋里的温度都捂出汗了。“似乎是。”那个带头的似乎明确了什么,“赶紧把他们扶出往。““怎么了”欧野怀疑着问道。“没空跟你解释。赶紧!”于是欧野个那个带头的扶持着陈曦和倪雪出了大门,就在此时,那个石屋开端活了过来,那宏大的门口散发着一股恶臭,只见带头的边跑边倒数着。“你在干嘛!”“你马上就知道了。”只见那座石屋忽然活了过来,完整变成了一个石屋伟人。它在后面嘶吼着,欧野这才明确难怪之前感到这石屋的墙壁那般不一般。接着欧野闻声身后一阵轰隆声,那个石头伟人瞬间被炸得稀巴烂。“这是怎么回事?”欧野这时听下了脚步,嘴巴都块变成两个了。“我出来前,赐给它一个玉米弹。”那个带头的答复着。“这石屋怎么会活过来的。”“看样子是由于我们消灭了里面的骨爪虫,应当是惊醒了它吧!所以这个石屋不就活了过来。”“还是很奇怪!”这时几个小兵已经把身材衰弱的咿呀扶持过来了,欧野将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她。“我们现在怎么办?无字天书也没有找到”欧野烦恼着说着,咿呀示意欧野别在外人眼前流露出这事。“固然不知道无字天书是什么,很巧我想我知道你们要找的人是谁。”那个带头的说着。“你知道?”咿呀显得很迟疑,还是欧野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随着见招拆招。“先找个处所休息过夜,细的我稍后再跟你们说。”那个带头的让小兵们上前开路往,欧野他们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黑暗中一个黑影正盯着这群不速之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