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葬花颜

128 成王崛起

    新王登基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楚国像是沉寂了一般,根本毫无动静,息妫更是没有时间悲伤,因为她要极力的辅佐熊艰上位,上天根本就没有给她歇脚的机会,三年之中保申师父死了,彭仲爽也是因为其他原因离世,她相继又处理了很多的葬礼,封了很多的爵位。新王尚小,这最大的权利无疑便在息妫手中,但是她丝毫没有满足感,常常深夜之时哀叹:大王,你就这样丢下臣妾先走了吗。

    息妫只有在熊赀走了,才敢承认自己是真的爱上了这个‘仇人’,姬息太过柔弱,往往总是让自己为他担心,但是熊赀是截然不同的,他的爱来的霸道,总是能够很快的便探知到自己的心中所想,总是在过去就为自己铺好了未来的道路,总是做的那样完美。

    老天啊,你真的在玩弄我,当我是息夫人时,你不让我好好做下去,死命的要让我去做楚夫人,现如今我做了楚夫人,为什么你还是不让我好过呢,这样戏弄我真的有意思吗?

    忽想起那些日子对熊赀的温柔视若无物,现在的自己真的很想拥有,但是人总是在失去之后在知道,原来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是这样的,往往会晤的时候已经晚了。

    息妫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走过来一个近侍,禀报道:“夫人,大王又发怒了,您去看看吧!”

    提起他息妫就是头疼,这个孩子三年完全看不出一丝大王的样子,无奈道:“他又怎么了?”

    那个近侍回答道:“大王说那些词句枯燥乏味,嚷嚷着要和令尹大人外出打猎,不愿意在这王宫中呆着!”

    “糊涂!”息妫怒道:“他乃是大王,怎么可以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简直胡闹,真的是把国家大业当作儿戏吗?走,去看看他到底要如何!”

    息妫走到那边,远远的便听到熊艰在那边吵吵。大叫道:“我不要,我不要,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太无聊了。我不学,我要出去打猎,王叔说会带我出去的!”

    “你要去哪儿?”息妫走来,沉着声说道。

    公子艰自幼便不在息妫身边,对着息妫多少还是有些畏惧。但是从小便被惯出的脾气是改不了的,子不过是语气缓了些,道:“我要出去打猎,王叔说过会带我去的!”

    息妫气道:“你王叔说是要带你出去,但是可没说今天就要带你出去。你是大王,这楚国遭受重创,百废待兴,你此时还不刻苦,要等到什么时候。”

    “王叔既然答应了我,我便要今日出去。我不管!”

    见他如此不服管教,息妫一下子来了怒火,拉住他的手便往里面走去,厉色道:“你今天哪里都去不了,就给寡人好的坐在这边!”

    公子艰见息妫不让自己出去,闹腾的更是厉害,甩开息妫的手,大呼道:“母亲真是坏,母亲是不是一心只宠爱弟弟,来到我这边只会管教我。叫我学这学呐,从来都不会像对待弟弟那样对待我,对我说话也是严肃冷漠,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孩子!”

    “你……”从公子艰的口中居然说出这样的话。真是叫息妫气结,这三年她不知道为了艰儿操劳了多少,所有心思几乎都在他的身上,严厉的要求他也是为了让他锻炼出心性,让他成为像他父王那样的豪杰,不至于让这大楚的霸业败毁在她的手上。百年之后叫她拿什么颜面去见熊赀,却不曾想艰儿居然这样把她的苦心白费,真是叫她心寒。

    而熊艰见息妫说不出话来,反而以为他自己猜中了,继续道:“我就知道,母亲绝对是偏向弟弟的。母亲肯定是不希望我做大王,希望弟弟来做,对吧。母亲当年生我的时候并无实权,生弟弟的时候才开始掌权,按照我大楚的算法来说,弟弟才是真正的世子,才是楚王,母亲是想要把这个位置要回去吗?”

    息妫‘啪’的一声,上去就是一巴掌,脸上是真正的怒容,吼道:“放肆,这话是谁教你说的,你堂堂楚国大王,口中居然说出如此不堪的言辞,你王叔教你的东西可真是多啊!”随即对着身旁的女婢命令道:“把大王带下去,没有寡人的命令,谁都不准放他出来,否则论罪处置!去把令尹给寡人找过来!”

    息妫被熊艰的那一遭气得不轻,回去之后头还是在隐隐作痛。子元应命来到了息妫这边,隔着一层纱看着里面卧倒的息妫,精神很不好。他也是听说了这白天公子艰的忤逆,对息妫也有些担心,私下也是无人,子元便开口关切道:“瑶儿,你怎么样了?”

    息妫冷哼道:“这不是你造成的吗,你真是把艰儿教育的很好呢,完全没有一个大王的样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要你!”子元终于在这一刻说出来自己心中所想,不再避讳。

    息妫轻叹一口气,缓缓道:“哎,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的,且不说我现在是你王嫂,即使还是桃驿的那时,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为什么!”子元满心的不甘,咆哮道:“明明最先遇到你的是我,凭什么息侯可以拥有你,王兄可以得到你,偏偏是我却无缘呢?当年遥夜如水,你我月下弹琴合奏,不是甚似神仙眷侣吗,为何你独独对我那般无情?”

    息妫轻叹,她知道子元的心结没有那么容易就解开的,“子元,我对你有情感,但不过是琴艺上的知音伴侣罢了,绝无****之意啊,你又何苦揪住不放呢?”

    子元惨笑道:“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当年兄长是用了多长时间化解了你心中对他的恨,我比他好,至少你心中对我没有恨,我会让你爱上我的,终有一天会的!”

    来不及等到息妫的那句话说出口,子元便离开了,息妫看着子元的离去,缓缓道:“世间痴情男子怎么就多了你一个,何苦伤了自己呢?”

    子元走后。息妫环视着这间屋子,仿佛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个屋子里熊赀的气息,三年不散,偶尔梦中相见。醒来后不过繁花一场,只得哀叹一声:“大王……”

    那个男人是她的前世,这个男人是她的今生,她靠着回忆在前世今生晃荡,如此打发着孤清之日。她已经别无所想。她的心已经封闭了,只想好好的带着这两个孩子,待到百年之后魂归地下,去见他。

    但是上天还是没有给她安宁。

    熊艰和熊恽,这两个孩子曾经是多么的可爱,一度成为她无形的支撑,但是随着他们年纪长大,他们之间的锋矛便越来越严重。

    艰儿当了国君,恽儿却不服气,暗地里跟哥哥较劲。艰儿儿头脑简单。性情却暴躁,心胸也狭窄,最要紧的是他不务正业,一天只想着要玩耍。这孩子的品行确实很不适合当国君,可他是老大呀,老大继位,天经地义。恽儿天资聪慧,自小便是子文在教导,才智上远远超过艰儿,但毕竟还要小一些。又是老二。即使再怎么有资质,这也都是命。是命,就得认。

    但是恽儿这孩子邪啊,争强好胜。偏不认命。他暗地里想要做些什么,她能不知道?她为此揪心哪!但是艰儿身边有着子元,基本危险大可无虑,但是总有疏忽的时候啊,而且子元也并非善类,说不准会对恽儿做出些什么。这两个孩子都是身处危险中而不自知啊。

    终于在两年之后,也就是艰儿坐上王位的第五年,终于发生了霍乱。

    熊恽在外人面前总是像熊赀那般沉稳严肃,但是当回到息妫身边时,还是会展露出他那年龄阶段该有的天真活泼,这一点也是和熊赀一样,总是息妫对他冷淡,熊赀还是会换着方子的逗她开心。

    恽儿依偎在息妫的怀中,天真的笑着,开心的说道:“恽儿最喜欢和母亲一起了,最喜欢母亲这样抱着我了。”

    息妫笑道:“恽儿已经十岁了,再过几年母亲可不能这样抱着你了,说出去不怕别人笑话啊!”

    恽儿将脸埋在息妫的胸口,磨蹭着说道:“母亲,恽儿好想永远的守护你,不让你被任何人欺负啊,但是无奈恽儿只不过是一个庶出,而不是楚王!”

    息妫心中一惊,抱着熊恽的手也是一抖,她明显的听出了熊恽语气中的不甘与愤恨,自己的这个儿子很好的遗传到了他父辈的野心与智谋,要是真的夺权,艰儿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但是他却是可以带着楚国走向辉煌。这样的选择交到息妫的面前,让她犹豫,连个都是她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选择都是痛苦。她没办法选择,只能哀哀叹了一口气。

    终于过了不久,恽儿忍不住了,手持利刃杀死了他的王兄,坐上了这大王的宝座,史称楚成王,春秋诸侯中名气极大。

    息妫坐在铜镜面前,以泪洗面,自己的儿子自相残杀这是做母亲的失败啊。即使熊恽没有直接动手,这一切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息妫心里跟明镜似的,没有她不清楚的。但是还不如不清楚!不清楚心就不痛,清楚就要活受罪。她宁肯装糊涂,朝夕闭门不出,对影度日。

    突然间听到门口的侍女恭敬的说道:“参见大王!”熊恽示意让她下去,独留下自己与息妫独处。

    息妫长时间的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熊恽忍不住了,道:“母亲,是儿臣的错,你打我吧,骂我吧,不要再不理我了。”

    息妫缓缓转过身去,冷冷的看了一眼熊恽,道:“跪下!”熊恽倒是没有反抗,很乖的跪在了息妫的面前,请求原谅。

    息妫看着他这样,冷冷道:“我要你跪下,不是向我,而是向你的王兄,你王兄的死究竟是不是意外我都不想去追究,但是他是你的兄长,你跪他是应该的。”

    熊恽并没有怒气,还是那样跪着,淡淡说道:“母亲无法原谅儿臣是吗?王兄的确是儿臣杀死的,这一事实儿臣不否认,但是天下愚人看不出来,难道连母亲也看不出来吗,王兄哪里有坐在王位的资质,我大楚向来尊崇能者居上,我比王兄有能力,凭什么我不能当楚王。想当初祖辈不都是弑兄夺位吗,我为什么不能效仿?”

    自己的这个儿子不过十岁,心智各方面都已经沉稳,比起他的兄长来说,真的是再优秀不过了,但是他怎么这样做呢,那是他的王兄啊……

    “若是王兄没有要除掉我的心思,我又何必出此下策,宫中传言不假,按照大楚法制,我才应该是世子,这王位便是我的,换句话说我只不过是拿回来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息妫发怒了,不是气熊恽杀死他的王兄,而是气他的野心怎么会如此强大,迟早会害了他,走上前一巴掌挥过去,含着自己的泪水,当时熊恽的脸颊就浮起红印,但是他强忍着,愣是没有落泪,连喊疼的声音都没有。

    一个仅仅十岁的孩子,就拥有了这样的忍耐,这一切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息妫含着泪水,跪坐在熊恽面前,伸手抱住他,哭泣道:“恽儿……”

    “母亲请放心,我绝对会成为像父王那样顶天立地的君王,带着大楚繁华崛起。”这既是对息妫的承诺,也是对自己说出的信念。

    息妫心中念道:大王,臣妾这个决定做的对吗,为什么都是兄弟,非要闹到如今这个地步!

    熊恽得到了息妫的认可,他的位子坐的就更加稳固了,群臣就谁都不敢再有争议。熊恽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削去了子元一半的兵权,废了令尹之职。他原先是熊艰的太傅,现在熊艰下台,保不准对自己会心存记恨,熊艰智谋略缺可以成为他的傀儡,但是熊恽可是不会,子元心思猜不透,留在身边便是威胁,还是越远越好。

    熊恽成为了楚王,但是年纪尚轻,遇事还是先请教了息妫再做决定,行事小心,处处仔细,息妫看在眼里甚是满意。(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