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葬花颜

番外二篇 生于红尘却无尘

    十月怀胎,历经了严寒酷暑,这中间遭受了多少的苦,恐怕只有生过孩子的人才能够体会的吧。十月的刚开始,韵姬的肚子还没有什么起色,好歹还是能够出场的,毕竟是头牌,为着她的名字来的人还是很多的,倒也是不会影响生意,但是到后面几个月就不太好过了,韵姬挺着一个大肚子怎么出台,只能够安心养胎,对外找的借口便是身体不适,头牌都不在了,生意自然是冷清不少,杜一娘为此还伤心了一段时间,一度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不知道到底是错是对,但是当她看着屋子里面所有的女子都围着她转,为她做这做那,忙的不亦乐乎,在看着韵姬日渐突出的肚子,想着那个里面有着一个新的生命,内心也是有种莫名的冲动,这将会是这屋子里所有女人的第一个孩子,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

    说是十月,其实还没有满,孩子就那样出世了。那个寒冷的冬天,深夜下起了雪,覆盖了地面的一层,韵姬突如其来的疼痛将她从梦中惊醒,众人慌忙中穿好衣服前来,派了一个人前去找接生婆,欢场女子哪个见过这种局面,一个个都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幸好接生婆来得快。那个接生婆跟随者女子从后门进入了青楼,内心充满疑惑,一个青楼女子居然会怀孕,这可真是奇闻啊,但是看当时的情况紧急,也容不得她想太多,向周围的女人们说了要些什么东西,便四下散开去准备了。

    看着一盆盆的热水变成了冒着热气的血水,站在一旁的女子们个个都在为她揪心,胆小一点的撇过头去,不敢观看。花费了好长时间,血也流去好多,接生婆都快要放弃了,一个青楼女子打过那么多次的胎,要安全的生产一个孩子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但是上天保佑,那个孩子他保住了,成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

    当那个孩子呱呱坠地时,所有人的心都放下了。松了一口气,抹去眼角的泪水相互看着。看着躺在床上的那个脸色惨白的人,她是历经了一场大战啊,生与死的较量,但是在场的其他女人也是在历经一场大战。一场打破以往的大战,所幸,他们都胜利了。

    接生婆看了一眼手中的新生命,把他交给床上的那个虚弱不堪的人,她是他的母亲。抬起手臂擦干额头的汗水,欣慰的叹道:“是个男孩呢,好不容易啊,这是在与阎王爷抢夺啊。还好大人小孩都没事,这孩子真漂亮,长大以后一定会不同凡响的。只是……唉”只是生在了这种地方。没有投一个好胎啊。

    杜一娘坐在床边,抚摸着韵姬的额头,怜惜的说道:“你休息一会儿吧。”随即转头对接生婆说,“你和我来,拿些酬劳给你。我会多给你一些,但是只有一个要求,今夜发生的事你不许对外说,谁也不许,知道了吗?”

    那个接生婆拿了钱自然是多说些好话,连忙点头道:“当然。当然。”然后又面露诧异之色,不解的问道:“只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你们青楼女子干什么要生孩子呢,生了孩子不是平添了不少麻烦吗?”

    杜一娘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沉声道:“这个关你什么事,不干你的事你就别问,拿着你的钱赶紧走人。”

    “是,是……”

    看着接生婆灰溜溜离开的身影,杜一娘眼中多了一份哀伤,一种迫不得已的无奈。望着从天上飘落的雪花,伸出手接下一片,落在手心便化成了一滩水,摇摇头叹道:“我们有太多的无奈,雪花落下纵使还留有痕迹,融化了还有水的印记,而我们呢,消失了有谁知道,我们也希望在这个世间留下些什么啊!”眼角落下一滴泪,滑落脸颊到地上,晕染了地上的一片雪白。

    屋内的其他女子一个个都趴在床边,看着这个新生的脆弱,满脸的笑意,其中一个开口道:“韵姬姐姐,这个孩子还没有名字呢,要不现在给他去一个吧!”此话一出,众人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们正好也可以一起想想,什么名字好。”

    韵姬笑着,浑身笼着母爱的光环,看着怀中的孩子,抬起头又看到了窗外的薄薄白雪,掩盖了所有的痕迹,微笑一声,道:“他在雪夜出世,银落凡尘,就叫无尘吧,寄希望他不要被凡尘俗世沾染,一尘不染。”

    众人皆拍手道:“好,好啊,就叫无尘。”

    杜一娘站在门外,听着房内的动静,又看了看窗外的白雪,念叨着:“无尘……无尘……”

    无尘就那样出世了,在那个漫天飘雪的夜里诞生了。纸是无法包住火的,即使包住了那也只是暂时,那个接生婆在那晚口口声声的答应了不说出去,的确没有,至少在无尘学会走路前还没有。

    无尘他被养在后院里,所有的人都宠他,爱他,他也很喜欢这些照顾他的妈妈们,在她们逗弄自己是,也会附和着大声的欢笑,但是每次他也都能够在那么多张如花似玉的面孔里面,找出自己母亲,然后跌跌撞撞的向她走来,走进了猛地扑倒她的怀里,无尘完全的放心,因为他知道母亲绝对会稳稳地接住自己,然后抬起头来冲着她咧嘴一笑,得到的是母亲的慈爱的目光以及周围其他人的嫉妒和大笑。

    青楼里面有个女子生了一个孩子,这个消息在城中不胫而走,传的漫天遍野,添油加醋的比比皆是,原来的实情早已经被淡忘,好多人来到这里大声嚷嚷着想要看看那个孩子长成什么样,**的孩子肯定很漂亮吧。青楼停业了,只是为了不让无尘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韵姬把小小的无尘拢在怀中,静静地落泪。小无尘看着这周围的一切,很是不解,为什么这些妈妈都在哭泣,平日里见到自己不是都很开心吗,他希望她们笑起来,所以自己就先咧开了嘴,但是却让她们哭得更厉害了。

    韵姬抚摸着无尘的头,眉眼中的那几份神采与自己很是相像。很漂亮,真的很漂亮,但是今天你就要离开我了……青楼已经再也不可以让无尘待下去了,一定要把他送走。可是一旦送走就意味着再见就要很困难了,不过为了你算了吧,不再见也未尝不是对你的好。

    夜深人静的时候,青楼的后门,韵姬带着无尘进入了一辆马车。无尘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这么晚还要带自己出去,但是听话的什么也没有问,只是静静地跟着。颠簸了好长时间,马车停了,来到了一个农家小院前,韵姬与一个老妇人在交谈,声泪俱下,老妇人也不时的安慰,但并不奏效。

    韵姬走了,跟着马车一起走了。却留下了无尘,无尘没有挣扎着追向马车,没有哭喊着要求妈妈留下,她看到妈妈在透过马车的帘子看自己,看到了妈妈的眼泪,他笑了,因为他坚信妈妈一定会来接走自己的,所以他笑着向妈妈挥了挥手,却让韵姬哭的更伤心了。

    但是这么一等却是三年,无尘在这边与婆婆和另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女孩一起生活。而他这一等已经五岁了。

    三年没有见到韵姬,无尘却一点也没有忘记妈妈长什么样子,在他的眼中只留下了她一个人的身影,还怎么忘记。今天婆婆带着无尘去了街市。无尘是第一次来到街市,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街上的人也不断地夸这孩子长的漂亮,换来的是无尘爽朗的一笑,明了他人的眼。他向远处看去。那一所高大气派的建筑让他熟悉,莫名的一种冲动,拉着婆婆向那边走去,婆婆却抓住了他,严肃的命令道:“那边绝对不许去,我们去其他地方,更好玩的。”无尘哀求道:“我不,我就要去那,婆婆。”见婆婆无动于衷,无尘猛然间甩开婆婆抓着他的手,向那边跑去。

    走进了,无尘仔细看着它,里面很多人,很漂亮,外面也很漂亮,上面呢。无尘抬头仰望着这三四层楼的建筑,极力的看着最高的一层,他看到最上面坐着一个女人,神情很悲伤,好像有好多的心事,又仔细看看却发现那张面孔让他非常的熟悉,回忆起记忆里的那张唯一的脸庞,那个人不是自己的妈妈吗,太过的激动,无尘大声喊了出来:“妈妈!”但是下一秒便被追上来的婆婆捂住了嘴巴,但为时已晚。

    那一声清晰的“妈妈”响彻云霄,穿透了整个街道,众人面面相觑,都在惊讶中,这个漂亮的孩子仰着头喊谁妈妈,顺着他的视线,街上的人么也抬头看去,在青楼的最高处坐着的不是青楼的花魁,韵姬吗?难道他就是韵姬当年的孩子,想到这里,街上暴动了。

    韵姬坐在青楼的最高处,俯瞰着地面上所有的一切,当这个孩子闯入她的视线时,她不禁微微一笑,心想着若是自己的孩子还在这里也差不多这般大了吧,也应该长得像他这样可爱吧,三年了,从那之后韵姬已经三年都没有开口笑过了,所以青楼加高了建筑,让韵姬高高的在上面俯瞰着,把高傲的姿态展示给众人看,不在让她接客,只让她吸引客人一掷千金只为博她一笑。

    当那个孩子发出“妈妈”那一声叫唤时,自己呆滞了,那个就是自己的孩子,是惊喜还是惊恐,想要见到他是没错,但是自己不想他卷入这凡尘,受到干扰,他就这样出现了,自己却还没有做好准备……

    街上的人对无尘评头论足,指指点点。“这就是这家妓院花魁当年的孩子,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风骚。”

    “我说这个孩子怎么这样好看呢,原来是**的孩子啊,**的孩子将来会干什么?哈哈……”越说越恶毒,所有围在无尘身边的人都狂放的笑着,但是无尘不管不问,他只是静静地仰头看着韵姬,奇怪这为什么妈妈见到我还不下来。

    韵姬无法接受这些人当着自己的面羞辱自己的孩子,她虽然只是一个**,但是也有**的那一份傲骨,猛地站起身来,冲下楼,一把保住了那个瘦小的身躯,紧紧地把他护在自己的怀里,捂住了他的耳朵,不想让他听到这些刺耳的话语。

    无尘被韵姬捂在怀中,探出头,睁着他的那双明眸,无辜的问道:“妈妈,你是不要无尘了吗?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去找我呢?”

    韵姬无言,除了落泪。(未完待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