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天降媳妇姐姐

第162章 夜幕组织现状(一更)

    方任然见她这样子,不禁就微微一笑,这丫头昨晚可是借着酒劲才敢把这些事情说给说出来的。

    看来就算是到了现在,她的内心还是非常纠结要不要让他帮她。

    她想去,但又的他出事,她不去,又见不到想见的人ˉ或者不去,两边的各种因素纠缠在一起,让她整个人都变得非常苦恼与纠结。

    对于她这个小情绪,方任然能够理解。

    “你想多了,我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顺便帮了你一个忙罢了,别多想。”方任然开口说道。

    白栖看了看他,开口道:“像你这种老好人,一般说出来这种话,都是想找个理由让我心安理得一些。”

    “你这丫头又脑补。”

    “你怎么老是叫我丫头?”白栖皱了眉,不悦的道:“而且你这语气,听起来都感觉像个老大爷。”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方任然道。

    “有!不要老是叫我丫头!”

    “那好吧。”方任然点头。

    ……

    接近傍晚的时候,方任然又是自己一个人坐在一个空教室中开始研究蓝色火焰的炼丹之法。

    发现有了这个东西,他的炼丹速度能有了质的变化,原本一颗回血塑肉丹至少需要三个小时的炼制时间,如今最多只需要30分钟,而且丹药的成丹量也比原来提升了很多。

    本来一斤的草药最多只能炼制出来两颗回血塑肉丹,现在能够经过提炼的方法达到了四颗,直接翻倍。

    就在他将蓝色火焰搞了个熟悉之后,准备开始修炼进行突破的时候,忽然感觉走廊上有人正向着这边走来。

    方任然直接将桌子上的炼丹炉收入了空间戒指中,起身走到了教室门口的走廊中,他说刚一出去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呆傻妹?”

    方任然看了看带着一副老式眼镜,头发散落下来的简祈儿微微有些惊讶:“你不去拍戏,大晚上跑这来干嘛?”

    简祈儿一看到方任然,就两步上前开口道:“你果然在这里。”

    “找我什么事?”

    简祈儿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把方任然拉进了空教室里面,小声的开口道:“暗中保护你的那个高手回来了没有?”

    “你有什么事在这里说,他根本听不到。”方任然说。

    简祈儿看了他一眼皱眉道:“我听说你去参加这次的丹药大赛了?”

    “怎么,你就因为这事过来的?”

    “当然了。”简祈儿继续说道:“你这个实力去参加丹药大赛,到时候肯定会引起轰动的,你一战成名,虽然有很多荣誉但也有很多麻烦。而且重要的是,你现在和我们组织是一伙的,你一旦出了名就有无数的目光盯着你,到时候可就握了。”

    “机遇与握本来就是并存的。”方任然道:“而且现在我在见识到你们夜幕组织的实力之后,就越发决定要自己多去做些事了。”

    简祈儿一愣:“你这意思,是不想继续和我们合作了?”

    方任然道:“你们组织现在只不过为了搞掉因陀罗天一个大型实验室,就差点全军覆没,颠覆中区司令部的大任肯定不能指望你们∫没有不想和你们合作的意思,我只是消可以快一点达到我自己的目的。”

    “就算我们组织现在的实力还很弱,但是你一个人又能怎样加快进度?”简祈儿愁容道。

    “我都说了,我没有不和你们合作的意思,我们的合作还是要继续,但是我现在就是在干我自己想干的事。”方任然说道。

    “可是那依旧很握,就因为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所以我更不想让你出事啊。”简祈儿说道:“而且我听说丹药大赛的决赛区,那个想要谋害你的二叔还在现场,他肯定不会放过阴你的机会。”

    “那你就没听说九天玄女也到场吗?”方任然说道。

    简祈儿愣愣的折睛:“真假的?”

    “就算是假的,暗中保护我的高手难道就是吃闲饭的?我怎么能用那么着急去送死?”方任然道。

    “我就是怕你名声大了,会接触到很多大人物,你和我们的关系也可能会暴露,到时候他们抓不住我们,只能抓你。”

    “没事,智商还在线上。”方任然道:“不过上次被那个将军跑了,他看到了我的灵相,这事倒是让我有点烦。”

    “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将你的灵相公开处理,应该是大战中他没太注意到你。而且知道你灵相的人应该也没几个,只要他接触不到那些人,估计问题不大。”简祈儿说道。

    “目前知道我巨树灵相的人,有穆家的家主,嬅卿,那个保护我的高手,以及白栖,最后就是你们组织。白家的陈乘应该只知道我灵相的缩小化,并不知道巨树这个灵相∏个逃跑的将军是一区的,应该只能接触到嬅卿,就算嬅卿知道是我问题应该也不大。”方任然说道。

    “问题不大?”简祈儿懵了:“九天玄女肯定会以为你被我洗脑了!她根本不会听你解释的!”

    “怎么可能出现那么扯淡的事。”方任然不以为意。

    “这种事一点不扯淡,以前就有很多新闻专门说我们给一些修真者洗脑,让他们变成我们的同胞。”简祈儿说道:“你要是去和玄女说我们组织是正义的,她肯定认为是你被我们洗脑了,最后估计都能过来把我们老窝给炸了。”

    “我去……这抹黑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

    方任然眼角一阵抽搐,这也太狠了,明明是因陀罗天制造变异修真者,结果脑子要扣到夜幕身上,明明是中央司令部给不知情的人洗脑,也还是要把帽子扣到夜幕头顶。

    这样子一来,就算夜幕怎么和他人解释真相,反而那些人只会觉得他们是在洗脑。

    “反正当下很多事情都对你不利,你这还想搞事情,就不能安稳点啊。”简祈儿皱眉说道。

    “这还真不能安稳。”方任然道:“嬅卿今年都二十五岁了,穆家老爷子就算答应帮我拖时间,最多也只能七年,而中央司令部那些人这根本不可能允许七年时间的存在,他们会很快动手的。”

    “这……”

    简祈儿一脸愁容的皱了眉,纠结了好久才开口说道:“也许你可以试着去和玄女说一下我们组织,但不要轻易暴露你和我们合作,利用旁敲侧击的方式。”

    “这个我会的,如果到时候嬅卿认可我说的真相,那么我和她还是要有战争要打,中区司令部……无论怎样都是敌人。”方任然说道。

    “所以你现在的目标已经不单单是和她结婚了。”

    “当然,我要的是和她结婚后,安稳的生活,这个世界不给,那就只能造反。”

    “好吧,不过这次你去丹药大赛,一切小心行事,千万不要暴露了自己的灵相和红色的气息功法,还有那个镰刀更不要拿出来,不然我们想救你恐怕都救不成。”

    “我懂。”

    方任然明白简祈儿现在并不是在为她们组织考虑,毕竟他出了事,夜幕可不会有事,简祈儿只是单纯关心他的安全问题。

    “话说你今天不拍戏了?”方任然又道。

    “拍,但现在是休息时间,结果正好在邪网上看到你丹药大赛晋级的消息,就过来问问你怎么回事。”简祈儿坐在旁边的一个椅子上说道。

    “对了,你和我说说最近你们组织的情况吧。”方任然说着也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简祈儿一听他说这话,就不由得点叹了一口气:“虽然我们最后胜利了,但是因为天疆调查组介入的缘故,我们组织却是死伤惨重,组和组的成员死了七千多人,b组和组死了四千多人,死了十三个,组死了一个。”

    方任然听着这数字,心中也大概有了概念,那天他可是亲身经历了战场,那些蜂拥而上的战士,一眼望过去几乎没有边际。

    就算到了最后收场的时候,地面上的血液都流成了河,说是尸骨成山,是一点都不夸张,死的人真的堆成了山。

    “不过我们救出来的修真者一共有三百六十多人,这些修士的实力都在闲云境界之上,其中还有几个是在碧空境,现在他们同意加入我们,对于我们组织来说是一大很强的战力。”简祈儿说道。

    “三百多个闲云境?”方任然皱了眉:“那些修士的年纪大概也就在四十岁之下,也算是挺有天赋的修士了,因陀罗天都拿他们这种级别的当做试验品?”

    “没错,天赋太高的修士都要送去战场,天赋太低的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太大的研究价值,所以因陀罗天就瞄准了修真天赋中偏上等的一些修士进行试验。”

    “那像这样的大实验室还有多少?”方任然皱眉道。

    “这些实验室有多少?包括这些实验室的位置,也正是我们想要得知的机密,但是某些文件被因陀罗天提前转移了,我们没有得到。”简祈儿说。

    方任然沉吟了一会,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开口说道:“对了,那头虚空兽为什么我们那天没有见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