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

第二十章 间隙妖怪的特征

    “啥?!咱派出的间谍已经成功潜进京都,而且还打进了人类部队的内部?”

    从萃香那里得知这个消息的八云紫已经持续懵逼状态大概有五分钟了,由于这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太过神奇。

    先不说到底有没有间谍这回事,就说另一点八云紫最在意的——

    “你们凭什么说那是咱派出往的啊?”

    除却惊奇和愁闷之后,八云紫居然还有点小委屈,由于她从向她转达这个消息的萃香眼中看不到任何猜忌,也就是说连萃香也认为这是她做的。

    八云紫承认,从性格和作风上考虑,她确实是最像也是最合适发起这类举动的人,事实上在战前她也考虑用间谍来窃取人类的情报。

    只不过很快她就放弃了,一是难度太高,京都里汇集的全是人类的精锐,要想措施避开各路能人异士的眼睛,难度实在太高。

    第二则是,这么做意义实在也不大,人类和妖怪的战斗力差就摆在那里,在尽对的实力的眼前,这些小动作实际上是可有可无的。

    当然了,八云紫不是不器重情报,而是着实没有什么情报好说的。

    全部人类最精锐的部队就集中在京都,往南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往北就是漫山遍野的妖怪,人类和妖怪的战斗不像人类和人类之间的,需要那么多细节,这是一种最原始,也是最残暴的打法。

    除了你逝世我活就没有别的好说的了,只要攻下京都就可以从现实和精力双重方面打击人类,下一步就是完整占领这片土地,施行可怕统治。

    反之亦然,假如攻不下京都,那就代表妖怪的彻底灭亡,既然她们选择了八云紫这样的妖怪作为联军的头领,那她们就该知道,在未来的战斗里,是尽对不会听到撤退这个词语的。

    冷血的指挥官只会让她们战至最后一卒。

    不过大部分妖怪都是持乐观态度的,由于输赢显而易见,她们是不可能会输的。

    说回正题,八云紫这边已经被萃香那理所当然的态度气到了,她没好气地说道:“咱再说一遍,咱没有派出什么间谍,一个也没有。”

    萃香嘿嘿笑着道:“没事的啦,紫,又不是什么坏事,再说了,还是多亏你的间谍才救下了文文不是吗?这是件好事。”

    “咱没有!”八云紫一口咬定不是自己做的,接着又问道:“难不成是那个妖怪自己亲口说的吗?”

    萃香想了想,摇摇头道:“那倒是没有。”

    “那为什么非要认为是咱啊!”

    “真是的,这算是害羞吗?不至于吧,紫,都那么明显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承认的。”萃香拿手指戳了戳八云紫的肩膀,眼底的揶揄简直让八云紫抓狂。

    “这算什么意思啦,说明确,萃香!”八云紫拽起萃香的衣领,用力地摇起来。

    “别别别,酒要洒出来了——好吧我说,我说还不行嘛。”

    心疼地看着洒在地上的酒,萃香警惕地把酒葫芦放下才终于肯说道:“是特点啦。”

    “特点?”

    “嗯啊,那个小鬼的身上,有你的特点。”

    “......哈?”

    这说的还不如不说,八云紫现在更加懵逼了。

    妖怪的特点是什么?那是一眼就能看出其种族和身份的东西,比如天狗的翅膀和羽扇,又或者鬼族头上的角,还有觉一族的第三只眼。

    像这样奇特的外表,只需要一眼就能别人明确这到底是什么妖怪。

    可你倒是说说,间隙妖怪的特点是什么?

    间隙妖怪八云紫可是独自一只妖怪组成一个种族的妖怪,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如今在萃香看来,这句话似乎并不正确。

    “你说,那个妖怪身上有我的特点?”

    萃香的话真真正正地让八云紫停住了,作为单独个体就代表全部种族妖怪,她全身高低除了金发之外似乎都能够算是特点。

    可若是说能够一眼认出并且断定那就是和她的有关的特点......说实话,她自己都想不到。

    “萃香,到底是什么特点?”

    “这个,呃,”很少见到萃香这么为难的表情,她纠结了半天,成果竟然踢起了皮球:“要不,你还是把文文叫过来自己问明确吧?”

    “......”

    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哪怕是坚信这是一场闹剧的八云紫也不得不考虑转变自己最初的见解。

    她没有迟疑,直接让人往把文文给叫了过来,很快文文就到了。

    “萃香大人,紫大人。”

    文文的表情很安静,没有忽然被两位大佬召见的惊恐,想来她心中似乎对这样的情况已经有了筹备。

    没有空话,八云紫上来就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说你被暗躲在人类中的妖怪给救了,而那个妖怪的身上有咱的特点是吗?”

    “是的。”

    “那你给咱说说,毕竟是什么特点能够让你断定必定和咱有关?”

    “是间隙,”文文抬头看了一眼八云紫,低声道:“那位大人能够把持间隙。”

    “......”

    八云紫的嘴微微张开,睿智的眼力有那么一瞬间变得呆滞:“间,隙?”

    “是的,”文文的头更低了:“曾经我有幸见过您把持间隙的样子容貌,那种感到尽对不会忘记,而那位大人所把持的间隙,和我所见的,您的间隙,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真的?”

    “真的......”

    以八云紫的智慧,像这样小学生式的三段问答实在毫无意义,但也正阐明了她心坎的震动。

    间隙妖怪是个什么种族她自己最明确,那是找遍全世界也就她一个的种族,可是现在忽然有人来告诉她,实在她还有个同胞?

    没有比这更具有戏剧性了。

    当然了,以她多疑的性格,首先要质疑的确定是这个情报的正确性,毕竟这实在太过不公道,可说出这话不是别人,是大妖怪文文。

    她的眼界和实力都是不差的,而且最要害的是她也曾经见过自己的间隙,那认错的概率就被大大降低了。

    那么最重要的问题来了,作为间隙妖怪,八云紫最强的能力并不是把持间隙,事实上,她之所有能够把间隙的威力提升到如今这个水准,很大程度依托了她所具备的另一个能力。

    那就是把持境界的能力。

    假如文文从那个神秘的妖怪身上感到到的间隙和自己如出一辙,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那个妖怪,也具备把持境界的能力?

    等等,那不就是说——

    想到此处,八云紫才终于反响过来,为什么萃香在说到这个的时候忽然变得那样吱吱呜呜的。

    每个妖怪所具备的能力都各不雷同,理论上这世间不会涌现两种雷同的能力,但会涌现大同小异的能力。

    最为明显的就是同族之间,比如天**纵风的能力,固然有强有弱,着重点不同,但回根结底都是把持风的能力。

    特别是在亲眷之间,这种类似度体现的尤为突出。

    假如那个妖怪真的是在把持境界的条件上把持间隙的话,那岂不说是他和自己是......

    那一刻,萃香话里的揶揄,还有文文称呼那妖怪为“大人”的奥妙细节瞬间让八云紫明确了所有。

    下一秒,她那万年不变的扑克脸陡然变得通红无比......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