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轮回拾荒者

0109.成为柱男?

    0109成为柱男?

    “厉……厉害!”

    看到躲韬将桑塔纳一刀劈成了两半,赞叹出声,但是随后桑坦仍然还在转动,试图将身材恢复时,又大叫:

    “!!躲韬先生,快用你壮大的波纹把这个家伙给溶解掉啊!”

    没有理会,躲韬在思考,他在思考一点没多大,但是又不能够疏忽的事情。

    波纹不足,需要好好的增长一下,这不论是为了接下来对付究极生物,或者是让自己变得更强,都需要做的事情;

    手上的汲取者,固然是兵器,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逝世物,所以波纹的传递,非常的有效,就像是自己的身材一样,

    固然现在不强,对柱男的作用有限,但是柱男也顶不住躲韬不算的切割,直至切割成小块,红烧肉般大小的程度,进行波纹的溶解,

    肉香味传来,汲取者的火属性攻击特征早就发动了,决定好之后应当做什么,躲韬也没有再给桑塔纳活命的机会,

    刀光不断闪过,很快桑塔纳就被切成渺小的碎块,被躲韬并不算多强的波纹给溶解掉了,名为溶解,实则汲取。

    【获得世界本源3】

    【汲取者当前成长值:333/400】

    【检测到可拾取禀赋!】

    【柱男血统】

    效果:四项基础属性+2,对身材的掌控能力达到100,可以自由转变身材结构、

    愈合:体内能量充分的条件下,可以不断的对自己的身材进行修复。

    分解:每个细胞都可分泌分解液,对其他生物进行分解、吞噬。

    弱点:畏惧阳光,在阳光下将会被石化,石化后无鲜血则无法苏醒。

    说实话,躲韬很想要这个禀赋,有了这个禀赋之后,可以说基础上想要逝世很难,但是现在他却不能够拾取这个技巧,终极躲韬还是选择了放弃,但是他有了一个新的不错的想法。

    “解……解决了!~”

    随着桑塔纳的逝世亡,在场剩下的几人,都是松了口吻,大口的喘息着。

    “完成了!那么我们该走了,!还有好久不见的史比特瓦根!”

    躲韬打了个招呼,期间瞟了那个还活着的家伙——修特罗海姆,他等着这个家伙请他往帮忙,毕竟柱之男只有波纹才干够解决。

    “终于没事了,那么可以回往好好的睡个觉了。”

    推着史比特瓦根的轮椅筹备离开,躲韬也跟在后面,正一步一步的数着,还没有走出七步,就听到了来自身后的召唤:

    “躲韬先生?你是叫这个名字吧,请你帮帮我们,见识到了这个家伙的可怕,我想你们来处理应当会更加保险,毕竟要是我们的话,不管是多少人,也都只是送逝世的而已吧!”

    “这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躲韬故作不知,明知故问道,为的就是让修特罗海姆自己将信息说出来,不然他一个消散了这么久的人,一涌现就知道了没有什么误差的信息,说什么也会让人起怀疑吧,毕竟柱男可不是吸血鬼。

    “是……是这样的!实不相瞒,我军在的另一个处所,创造了同样的这种遗迹,那里还有着三个这样的柱之男!”

    “什么?!”

    “什么?!”

    躲韬挑眉,固然他本就知道,但是也还是要稍微假装惊奇一下。

    至于另外两个人,则没有那么镇定,终极答应了这个恳求之后,躲韬等人也是搭乘上了飞机,飞往。

    ……

    “躲韬先生,就这样让他们打下往吗?”

    史比特瓦根看着和另一个年纪相差未几,同样也是非常年轻的壮硕小伙,也是他们此行的目标打了起来,有些担心的问道。

    “让他们自己玩,打着打着就打出情绪来了。”

    躲韬不认为意,他在想着似乎又能够弄到一点世界本源了,这个眼前的壮硕小伙,蓝本不出意外的话,应当是要在不久之后逝世往的。

    落水声响起,和西撒两人都成了落汤鸡,不过两人的争斗也是告一段落。

    “躲韬先生,你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技巧吗?教给我一些,让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土鳖!”

    不满的说道,与西撒的交战,他没有达到的自己预想中的那么完善,让他有些难以释怀,其中两人唯一有差别的,就是西撒有壮丽的必杀技,而他没有。

    “自己想吧,那种东西,有与没有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既然你们打完了,那么我们就走吧!”

    说完,躲韬起身,朝着西撒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带路。

    “躲韬先生?听说你是和我爷爷一同战斗过的?你的波纹……”

    西撒有些不敢置信,由于躲韬现在这个样子,也只是看起来比他大个几岁而已,而且他能够感受到,躲韬没有刻意收敛的波纹,并不强。

    “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么微弱的波纹,实在是想不通你为什么能够将柱之男杀逝世。”

    自满的西撒不愿意信任,但是出于对‘老人’的尊重,他还是没有太过火,为了能够让这个心高气傲的小伙子稍微转变一下性子,躲韬决定让这个家伙看看波纹不能够决定一切。

    “事实就是我的确杀掉了桑塔纳,而且波纹只是赞助而已,不信的话,你可以来检测一下。”

    “!躲韬先生,帮我好好的教训这个花哨的家伙一顿!”

    在旁边起哄,史比特瓦根欲言又止想要禁止,但是想了想也应当不会出什么问题,所以还是没有开口。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你闪到腰了,可别怪到我身上来!”

    说完,西撒直接后退,与躲韬拉开间隔,他听说过之前躲韬解决桑坦纳就是靠着强硬的身材素质以及有些夸张的近身战斗才做到的,所以先行拉开间隔,再进行远程攻击,看上往这个战术非常完善。

    “奥义!波纹!泡沫射击!”

    在手套与衣服上渗出用于做出波纹的特别肥皂水,随后在阳光下发出炫彩光芒的波纹泡泡,快速的朝着躲韬激射过来。

    “没用的,西撒,你输定了!”

    气焰嚣张的喊着,在泡泡射出的同一时间,躲韬动了;

    强劲的身材能力,应对这种小小的招式,根本就不需要过多的考虑,固然波纹的量比不上对方,但是气力方面,完整可以造成壮大的损坏力,将西撒这一招给损坏掉。

    但是明明可以躲掉攻击,反而冲上往硬抗的行动,是笨拙的,躲韬靠着自己的速度,轻易的躲开这些泡泡射击,来到了西撒身后。

    嘭!

    一记稍微收回点力道的手刀,敲在了反响不过来的西撒脖子上,只见西撒双眼一翻,晕了过往。

    “奈~~~斯!不愧是躲韬先生!”

    “……”

    “这可怎么办?躲韬先生,你把他打晕了,他怎么带我们往那个处所?”

    “你这家伙,持续夸耀啊,波纹厉害又怎么样?还不是被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

    史比特瓦根瞪了一眼,看着躲韬,脸上有些无奈。

    “别这样看我,让他吃点苦头,收敛一点自负,不然的话,可活不了多久,等会吧,没多久他就醒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