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地狱电影

地狱电影 第1256章 里工厂

    <!---->

    尖叫、忙乱、踩踏。

    车间顿时乱成一锅粥。

    鬼工人涌现之后,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担心身边的工友是不是鬼魂。

    车间门口成为拥挤的重灾区。

    钱仓一选择背靠墙壁,他站在夹角处,视察剩下的两个方向。

    他以旁观者的角度看着眼前的一切。

    忽然涌现的鬼工人并没有想象中危险,至少,从他视察的情况来看,鬼工人暂时还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

    到现在为止,车间内所有的伤亡,全部来自于惊恐的毛病。

    鬼工人一直在做的事情只有一件——工作。

    永不停息的工作。

    鬼工人如同机器人一般,甚至比机器人要更加符合老板的利益,由于他们不需要耗电。

    天花板的灯光开端闪耀,此刻,所有的员工都抬开端,期看灯光恢复正常。

    然而,事情与他们的预感完整不同,灯光闪耀十几下之后,竟然再次熄灭。

    钱仓一忽然感到按住墙壁的左手传来与众不同的触感。

    先前的触感冰冷而平整,现在的触感湿热而粘稠。

    他将左手拿到眼前,接着低头,让安全帽灯闪了一下。

    固然时间短暂,但是他依然看清了左手的情况。

    蓝本干净的左手已经被染成红色,碎肉混杂着血水粘在手掌上。

    昏暗的墙壁,两只血色的手臂缓缓伸出,想钱仓一的脸部伸往。

    由于灯光的关系,蓝本应当马上注意到的危险,迟了一秒才创造

    当血手即将触碰钱仓一眼睛的瞬间,时间冢的领路人瞬间发动。

    空气逐渐粘稠,每移动一步都需要耗费大批体力。

    心脏仿佛被一只透明的大手抓紧,血液也结束流动。

    钱仓一动了一下。

    好累!

    初次应用技巧的感到再次涌现,浑身高低的细胞如同被巨力撕裂。

    钱仓一强忍着疼痛躲开这一击。

    技巧时间结束,他迅速阔别墙壁。

    确认暂时脱离危险后,他弯着腰,半蹲在地,微微喘气:

    “怎么回事?”

    “难道是疲劳程度带来的负面影响?”

    “疼痛感已经消散,看来并不是真的受伤,更像是身材发出的警告。”

    钱仓一深吸一口吻,打开安全帽灯。

    既然已经受到攻击,他不能再顾及设备带来的影响,毕竟生命才是第一位。

    灯光明起,视野前方涌现明亮的圆圈。

    车间的墙壁已经完整变了个样,蓝本雪白的墙壁变成了蠕动的血肉。

    血肉筑成的墙壁时常浮现出人脸以及人手,仿佛整面墙壁全部由人构成。

    天花板和地板也是同样的场景。

    几分钟的时间内,干净整洁的车间顿时变成了人间炼狱。

    钱仓一想到了著名的可怕游戏场景。

    假如将正常的工厂称之为表工厂,那么现在所见到的工厂,完整可以称之为里工厂。

    钱仓一转头看向车间门口。

    拥挤的人群暂时还没有创造车间的异样。

    假如这些员工按照正常情况排队进出,现在可能已经全部离开,但是,实际情况是大部分人都没有离开。

    前面5、6个人产生争执而挡住出进口,没有一人稍微后退一步,成果导致卡在门口。

    门口堵住,后面的人也只能干看着,而车间中的人又持续向门口挤。

    钱仓一移开视线,看向产线。

    鬼工人依旧坚守工作岗位,对身边惊恐的活人根本不在意。

    他们手上的动作如同机械手臂般精准,每个动作都准确到毫秒。

    以工厂高层的请求来评价,这些鬼工人才是真正的“工人”。

    钱仓一松了口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鬼工人没有攻击的意图,也就是说,暂时还算安全。

    昨天产生的事情忽然浮现在他的脑海。

    林辉的逝世毫无疑问与鬼工人相干,阐明鬼工人会攻击活人,这一点与眼前的情况对不上。

    毕竟是哪里有问题?

    钱仓一感到后背发凉,他用右手拇指按住自己的太阳穴。

    时间……

    时间有差别。

    当时我们是休息时间,鬼工人是不是也会屈服工厂的规章制度?会在同样接近午夜的时候休息?

    钱仓一看了一眼远处墙壁上的挂钟。

    车间的环境全部转变,导致挂钟也产生变更。

    表盘上,所有的数字与刻度全都消散不见,只剩下一根秒针在不停旋转。

    似乎在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时间,一直做下往就行。

    “没用。”

    钱仓一选择信任自己的记忆力。

    他记得熄灯的时候,间隔吃夜宵大概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这一切都要感谢他前面的员工总是盯着挂钟,并且不时报一下点。

    “还有半个小时就可以吃饭了!”

    “还有25分钟。”

    “肚子有点饿,怎么还有20分钟?”

    算上停电之后的骚乱时间,间隔休息时间大概还有7分钟。

    钱仓一感到情况不妙。

    假如他的猜测正确,7分钟后,全部工厂的鬼工人都将会被开释。

    到时候全部工厂都将会是噩梦般的景象。

    “先和千江月会合,楼上的情况应当也一样。”钱仓一决定先找千江月会合。

    两人已经交换过各自的地位。

    唯一的出进口被人挤满,根本没法出往。

    实际上,出口还有几个。

    首先,车间的结构设计有两个出进口,但是其中一个出口已经被铁链锁住。

    另外,走廊与车间之间并非墙壁,而是通过塑料隔板隔离,目标是为了让巡视职员能在走廊上看见车间内的一切。

    遭遇紧急情况的时候,可以选择直接将塑料隔板上的玻璃砸碎。

    然而,有趣的是,全部车间,几乎没有员工这样做。

    每名员工依然在下意识遵守工厂的规章制度。

    单调重复的工作甚至将他们的求生欲都抹平。

    钱仓一自然不在此列,他提起凳子向玻璃砸往。

    哐当一声,玻璃碎裂开来。

    钱仓一敲掉边角的尖刺后扔下凳子,撑住窗沿跳到走廊上。

    这一幕被四周仍在向门口拥挤的员工看在眼里,有一名带头的员工做出这件事之后,他们的思路也被打开,开端有样学样,纷纷拿起身边的凳子,将玻璃窗全部砸碎,一个不留。

    如此混乱的景象,再加上几乎没有灯光,即使工厂事后想要追究,也不可能追究到某一名员工身上。

    时间还剩下5分钟。

    钱仓一向楼上走往,然而,当他来到楼梯口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根本没措施这样做。

    楼梯水泄不通,挤满了员工。

    这些员工正随着人潮离开这栋楼。

    “看来上不往,先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钱仓一向走廊尽头走往。

    走廊尽头有窗户,且视角还算不错。

    窗户此时被窗帘挡住,看不清外面的情况。

    他来到窗户边,深吸一口吻,全身戒备,接着,左手捉住窗帘,用力拉开。

    安全帽灯将窗外照亮。

    漆黑的夜空,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划过,将远方照亮。

    全部世界完整变了个样。

    高耸进云的烟囱密布,铿锵的撞击声从远处传来。

    百殿惠电子厂不过是这个世界无数工厂中的一个,甚至是平平无奇的一个。

    忽然,一双脚涌现在窗户上方。

    钱仓一后退一步。

    窗外的双脚持续下移,不久之后,千江月的脸涌现。

    千江月左手指了指钱仓一,示意后者让开。

    等钱仓一后退到安全间隔之后,千江月挥动左手,坚硬的铁块见窗户砸碎。

    玻璃碎片散落一地。

    千江月跳进走廊中。

    “余雪峰没有任何异常,当然,这本身也是异常。”千江月右手伸向窗外,将锁链收回。

    “3分钟。”钱仓一开口。

    “那些鬼工人要动手?说的也是,跑不?”千江月指了指窗外。

    身为地狱电影的演员,逃跑路线自然要比普通人多上几条。

    现在唯一的问题只有一个。

    逃出往就能够避免危险么?

    这一点根本无法断定。

    钱仓一眉头紧皱,问道:

    “你说余雪峰没有任何异常是什么意思?”

    “和昨晚的表现完整不一样?”

    千江月点头,答道:

    “对。”

    “正确来说,余雪峰今晚的表现和昨晚完整不同,像是变了一个人。”

    “昨天的余雪峰自负从容且风趣,今天的余雪峰尖酸苛刻、琐屑较量,让我恶心。”

    “我感到一个人的性格不会在一天内产生如此大的转变,除非他有病。”

    千江月欲言又止。

    钱仓一眨了下眼,忽然想到一点:

    “你说有没有可能昨天余雪峰被人附身。”

    “我的意思是类似于我们这样,盘踞原有的身材,操控身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昨天的余雪峰有可能也是这样。”

    千江月右手摸了摸下巴,点头答道:

    “有可能,看来今天对方没有来。”

    钱仓一补充道:

    “也有可能换了一具身材。”

    “昨天是余雪峰,今天是别的员工。”

    “只是……他的目标是什么?”

    千江月的表情忽然严正,他低头看着地面,实际上是在看跟踪之眼传来的图像。

    钱仓一没有开口,静静地等候。

    同时,他还在心里盘算剩下的时间。

    1分钟。

    还剩下1分钟,鬼工人将会停下手中的动作,将注意力放在身边的活人身上。

    千江月抬开端,看向车间的出进口,眼力凌厉:

    “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一层!”

    。

    <!--r--></></>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