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猎妖高校

猎妖高校 第二百八十章 实践考试的小插曲

    不同科目标测验,大抵都是类似的。

    无外乎考生需要在规定时间领域内,完成学校为他们精心挑选的一系列考题,然后在交卷后,三五成群凑集在一起,烦躁而又不安的互相核对答案、估算分数。

    平日成绩优良的学霸,往往会在错一两处小题后懊悔的大喊‘这次考的不好’‘确定分歧格了’;而平日成绩马马虎虎的学生,在听到学霸们的叹息后,又会产生‘也许这次考题难,大家考的都不好’这样的错觉。

    总之,与郑清大学之前的测验生活类似,魔法世界的年轻巫师们在期末测验的时候,并没有由于会几道魔法而变得更轻松。

    当然,不同之处也是有的。

    比如占卜课测验的时候,考场上是容许学生们携带他们五花八门的‘钥匙’,而且占卜课的实操与理论测验是联合在一起测验,从早上十点一直考到下午三点,期间无休。

    再比如符箓课的测验除了请求学生默写基础符箓之外,还有不同符箓搭配的效果描写、不同符胆、符脚的勾画方法等等。

    还有实践课,这是唯逐一节没有理论测验,完整由实操内容组成的测验,被安排在了第十九周的周五,是这一周最后一场测验,也可以算得上是实操类测验的第一场。

    “我感到实践课测验之后,最少有一半的人要进校医院做检查……没问题也要往转一圈。”辛胖子站在郑清身边,小声嘀咕着。

    此刻,他们如同平日上课时一样,站在地势平缓的绿谷——当然,由于季节的缘故,绿谷现在并没有太多绿色,反而显得有些灰白——之中,排成两排,两两相对,按照监考官们的请求互相开释咒语与解咒。

    由于监考官们是一对一对的考核,所以其他等候着的考生们难免有些懈怠。

    “为什么这么说?”郑清一边警惕的注意着自己对面的白袍子,一边心不在焉的与辛胖子搭话。

    之所以警惕,是由于站在对面与公费生反抗的是一位‘老熟人’。

    来自阿尔法学院的安德鲁·泰勒,那位魁北克的狼人。

    ……

    在监考官们分配好反抗小组,创造与郑清分到一组之后,安德鲁·泰勒就大大咧咧的发布,要在特鲁多教授与郑清决斗之前,好好称量一下新任‘世界’的分量。

    “魔杖那么排名,终回是有道理的,对吧。”安德鲁摩挲着手指,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向郑清。

    由于测验的缘故,这只小狼崽子平日戴在手上的那些魔法戒指都被考官收了往,看上往光秃秃的,让人颇有些不习惯。

    “我懂的道理未几。”郑清扯了扯嘴角,有气无力的答复道——最近这几天,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问题了。相对来说,安德鲁的态度还算不上恶劣。既要搪塞流言,又要搪塞测验,郑清感到自己已经真正懂得什么叫做‘心力交瘁’了。

    他完整不想在这件事上与安德鲁进行任何争辩。

    安德鲁对郑清的惫懒显然不太满足。

    “我马虺隤!”泰勒家的小少爷大吼一声,一拳砸在了自己的法书上,同时向前一踏步,逼向郑清。

    一抹淡黄从安德鲁的法书上激射而出,冲向年轻的公费生。

    “握草!”郑清低声咒骂了一句,同时后退一步,反手抖开自己的法书,喝道:“攸除!”

    这是脱胎于‘风雨攸除,鸟鼠攸往’这道咒语的一个简咒,常被巫师们用来护身,规避那些强度不大,效果却很麻烦的魔法。

    一道青色的护盾一闪而逝,无声无息,却将那道淡黄色牢牢拦阻在了郑清身前一尺之外。

    郑清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安德鲁便丢出了第二道咒语:

    “葛之覃兮,施与郑清!”

    几根暗绿色的藤蔓突兀冒出,一股脑向郑清涌往,根根拇指粗细,蜿蜒回旋着,像一条条捕猎的毒蛇,机动、迅速。

    看到安德鲁用出这道咒语,郑清险些被气笑了。

    这是他在第一大学学到的第一道咒语,也是用的最熟练的一道咒语,对于这个魔法的上风与劣势了如指掌。

    “敢不敢用点新鲜的魔法?”年轻的公费生大声嘲笑着,翻开法书后几页——由于尽大多数同学都很熟悉这道咒语,郑清自然要早早筹备好反制措施:“何草不黄,何草不玄!”

    一抹暗影以郑清为中心荡漾开来,那些回旋着蠢蠢欲动的藤蔓被这抹暗影擦过之后,仿佛被抽掉骨头的蛇,稀里哗啦落了一地。未几,又纷纷枯黄、发黑、挥发。

    接二连三被寻衅,郑清的性格也上来了。

    眼看安德鲁是有些发愣,他心下一动,立即丢出往一道小恶咒:“涕泗滂沱!”

    “哇……”安德鲁立即嚎啕大哭起来,声音震得全部绿谷都嗡嗡作响。

    刚刚丢出小恶咒的郑清不由有些懊悔——也许他应当选择一个稍微安静一点的咒语,比如‘行迈靡靡’或者‘狼跋其胡’,这样效果也许会更好一点。

    搞出这么大动静,蓝本监考的几位考官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招招手,打消了安德鲁身上的负面情绪。

    “这是怎么回事?”一位穿着灰袍子的考官厉声喝问。

    “我们在做考前练习,一时有些忘形,真不好意思。”郑清立即一脸歉意的解释道。

    认出他是今年大阿卡纳的‘世界’,监考官的脸色登时缓和了很多。

    “是这样吗?”他转头看向安德鲁,语气仍然有些严格。

    安德鲁的抽泣还没有彻底结束,他一边用手帕胡乱抹着脸,一边连连点头:“是…是这样的。”

    考官叹口吻,看了两人一眼,提示道:“下不为例!”

    随即脚尖一点,缓缓飘起,离地米许之后,环顾左右,用响亮的声音警告道:“在实践测验过程中,其他考生可以观摩、可以休息、也可以收拾各自的法书,尽不容许喧哗打闹,更不容许私下打斗!”

    “违者优先扣除百分之十的操行分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