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一剑倾国

一剑倾国 127、她的勇敢无关善良

    文子卿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运转神灵,将断指重新接续,以念针缝合,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外放的念针已将三个影子的身材缝合在了一起,使他们举动时忽然受到牵制,涌现漏洞,被魏舒趁机御使飞剑斩杀。

    神灵与念针都是龙象山独门秘术,前者可探视他人的身材,可治愈内伤,可梳理人体血肉结构,如方才重续断指,就需要扫除断口处的坏逝世的组织;念针可代替银针,可御敌,同时还能作为神识,甚至洞见得比神识还要过细。如苏星宇,他甚至将这秘术炼进了宝器,成绩了“千蝶”,每放出就有一千根念针,随他心意自如。

    文子卿没有“千蝶”的赞助,但他能放在体外的针,却多达三百多根,这也正是燕离拜托他来对付影堂的缘故。三百多根念针在体外,足以让他面对影子刺客时从容不迫。当然,现实并不如此简略,否则何以断指了呢。

    断指是被一个影子切下的,若是反响再慢一些,被切下的就不是手指。

    魏舒喘着气,剑指已开端发抖,此刻才深进觉出师尊那句“道以计成,计以诸成,日勤恳,月耕耘,年复年,方得所道也”的真知灼见。若平日能再努力一些,再不畏艰苦一些,也不会由于御剑三千次就疲软,若能三万次,三十万次,眼下敌人又算什么?

    他跟文子卿并不相熟,只见过几次面,互相知道对方的名字。从简略的几次会见,文子卿给他的印象不是很好,有一种笑里躲刀的虚伪感,他的笑脸跟态度,都仿佛是自然的假装,那是身为剑客所最厌恶的一种人。现在他也并不改观,只是从心底却升起了一种佩服的情绪。雪崩之前一场,众人还有石柱可倚,文子卿领着十几个修行者,防守固然艰巨,却还可以保持。到了此时,薛狂一席话已让很多修行者丧失了斗志,在交手之初,很有几个就借了受伤的粉饰,躺地上不肯起来了。固然自己从游走改为赞助,也并不能转变劣势,而且除了上述两个变更以外,还有最致命的第三个每个影子身边都多了两个鬼将。

    鬼将不但皮糙肉厚,而且穿盔戴甲,鬼族龙血军团的将领,大将军麾下精锐中的精锐,怎能跟普通的杂兵相比?每个斩杀起来都非常艰苦,不过短短两刻钟,二人身上都多出了很多伤来,到此刻已是强弩之末。

    二人背对背地站住,不断有影子触到念针而发出稍微的气爆声,但是声音的越来越弱,意味着文子卿的真气愈渐不支。

    魏舒的之所以佩服,是由于文子卿尽管不是他爱好的那一类人,却在要害时刻,足够的英勇无畏。他始终认为,不失大义者,便是好汉。

    “文兄,我身上已无药,你呢……”

    “我也到此为止了……”

    文子卿的眼皮沉重得像灌了铅,四周散布的念针一根接一根的消散,他苦笑着,“没想到,我终极会跟魏兄一同丧命在魔界!”

    “哈哈哈,好汉末路……”魏舒大笑。

    文子卿还是苦笑,对魏舒的自比好汉,实在不很苟同,只是也没有气力反驳。

    十几把曲刀分向各个要害,朝二人刺将过来。

    就在二人闭目,筹备自尽以做最后抵抗时,忽然响起一道通天彻地的剑吟声,响亮如晨光时的高歌,在耀阳当空,在尽顶光明之上,在浅浅小溪砂石,在静谧丛林土壤,在江河湖泊泥沼,似谁人呢喃低语,字如玉,语如珠,纵啸风云,叱咤三界。

    “剑者,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

    ……

    影始终无法信任,这么样年轻的女娃,会有着跟他一样年纪才可能会有的实战技巧,还有着更可怕的冷静冷静,这需要多么壮大的心灵作为支柱?

    他跟无面与其激斗两场,竟不能占到太多的便宜,唯一的收获是小女娃终于有了力竭的现象。但也是直到对方漏洞显露,他才终于觉悟到,小女娃始终处于防守的地位,多次佯攻都是为了诱使他们持续进逼,然而每次都像陷进泥沼,杀不得,退不得,等到脱身,仍然是同样成果。

    觉悟过来,他不禁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倘若在这段纠缠的时间,他能够及早苏醒,让无面来牵制她,自己能做的事太多了。

    惊觉到上了小女娃确当,他的心中便很存了一股子恶气,由于已经确认了全部战场都是一面倒的形势,没有什么好留力的,曲刀招招对准小女娃的要害。

    影的变更,姬纸鸢很快就察觉到。她的应对越来越力不从心,哪怕将毕生所学完善施展,限于真气的数目,也到了不得不做选择的时候。

    她拥有寻凡人所无法拥有的机会,要害时刻,自然也拥有寻凡人所无法拥有的选择。她在最后时刻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逼退两个影子,用剩下的真气逃走,阔别这个战场,她自负可以逃到昆仑之壁;一个是奋尽余力,触发雨霖铃的神禁之力,禁锢两个影子一段时间,固然这一段时间能用来做什么,她并不知道。

    排除第一个选择,会被人说成迂腐吧。

    战场的形势如此明朗,根本没有胜算,留下来就是等逝世。

    但是她不会迟疑,无关于仁慈或者仁慈,她在考虑拯救的之余,根本就是个坚强不屈的战士。

    她是个战士,真正的战士是不会逃跑的。何况,她拥有着连燕离都比不上的勇气,无论何时何地,她都能勇于面对任何艰苦。

    雨霖铃爆发出神光来。

    影看了一眼,很觉出不对劲,暗中传音无面:“退!”

    这时候,一道通天彻地的剑吟声,震动宇内。

    “剑者,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天道四九缺一,凡众生相者,内实精力,外示定仪,方足定一之数,取此一者,为至人……”

    渺渺冥冥的吟唱,远远地传过来,二影骇然对视,再一回看,哪还有姬纸鸢的影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