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虫临暗黑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暗算

    为了达到它所期盼的那个目标,纳鲁德需要从人类身上学习很多东西。

    那些它曾经拥有过,但在提升为萨尔那加之后又失往了的东西。

    为了控制胆怯,你必须品味胆怯,为了知晓仇恨,你必须拥抱仇恨。

    在它完成自己的所有打算之前,这一切它都必须学会。

    而要学会并控制这一切的的条件,就是这个宇宙不能被混乱所湮灭。

    因此,尽管纳鲁德知道薛华是在利用它来拖延墨菲斯托的步伐,但为了自己终极的目标不被影响,它不得不当一次薛华手中的棋子。

    黑暗无光的行星地表深处,宏大的黑石神殿尽头,浑身浸泡在紫色气体涌泉中的纳鲁德一个字的回复也没有和那个向它报信的进化者说,直接就封闭了通信。

    它抬起那双浸没于紫色雾气中的眼睛,用一种十分空洞的眼神看向前方虚无一片的虚空。

    那眼睛中时不时的闪过一道黑白交杂的光芒,有时这光芒还会如同不受把持般的跳出它的双眼之外。

    过了很久,它从紫雾中伸出一只被黑白色能量包裹着的手臂在眼前的虚空中轻轻一划,一道一人高的裂口便从它手指划过的处所缓缓张开。

    无数紫色的透明卷须从裂口内倒卷而出,一颗正在缓缓跳动的,如同畸形的心脏一样的黑红色物体正被这些卷须包裹在内。

    纳鲁德一言不发的朝那东西伸出手,紫色卷须顿时迅速的向两旁离开。

    它用那只缠绕着黑白能量的手掌一把捉住了那个黑红色的跳动物体,然后向其中注进了一股纯白色的能量......

    在这股能量注进之后,那黑红色的物体忽然结束了跳动,几秒之后,它的跳动又恢复了,而且还开端变得越来越快!

    嗵嗵嗵嗵的跳动声回荡在大厅之内,那声音简直就跟擂鼓一样,让人听得心脏都不由随着这个节奏一起跃动了起来......

    ......

    与此同时,在永恒战场东面的尽头处,宏大的地狱之门中正源源不断的涌出大股大股的墨玄色魔雾。

    一个浑身笼罩在漆黑雾气中的暗影站在地狱之门旁边,用淡薄的眼神看着魔雾缓缓涌出。

    这个暗影即使墨菲斯托的化身,在成为万恶之源之后,墨菲斯托的物质形态已经被彻底转变,它的身躯变得无比的小又无比的大,这黑雾之中的每一缕,都可以说是它本身。

    但要想凑集起所有来自混沌本源的气力,它就需要将自己的所有身躯全部从混沌炼狱转移过来。

    然而那样宏大的气力即使是地狱之门这种同样由混沌本源出身的圣物也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运输。

    不过好在这件事已经开端接近尾声了,它能够感感到到自己的气力正变得越来越完整。

    只需要在给它一天...不!半天时间,它就能用自己的气力轻而易举的将那群以卵击石的笨拙人类和鸟人全部干掉!

    宇宙是属于混沌的!

    这一点从一开端就毋庸置疑!

    它会用这场成功来告诉造物主,只有混乱才干主宰一切!

    墨菲斯托的化身眼中闪动着野心的光芒,混乱的本质让它开端升起了替换宇宙意志主宰全部宇宙的野看。

    但就在这个时候,它忽然感到到自己的身躯中被注进了一股与它体内的本源之力截然相反的气力,这股气力完整不知从何而来,但却像是一股涌动的岩浆一样在它体内乱窜!

    “呃!”

    墨菲斯托顿时苦楚的闷哼出声,它现在的感到就似乎人类的血管里被注进了一股硫酸一样,那种苦楚简直让它难以忍耐!

    如它这样壮大的存在,能够让它产生这种苦楚的气力这个宇宙就只有一种!

    那就是最纯粹的秩序之力!

    “是谁...?!”

    墨菲斯托又惊又怒,它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何时又是遭了谁的暗害。

    这里可是在它的地盘上!

    纯粹的混沌内被注进了秩序的气力,那种交杂的苦楚让墨菲斯托不得不暂时停下了从混沌炼狱转移自己身躯的行动,它现在必须集中全部注意力将这股秩序之力一丝不留的全部驱赶出往,否则它纯粹的混乱之源就会受到严重的污染!

    它完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暗害的,想要将如此纯粹的秩序气力注进它体内,暗害者就必须能够接触到它的混沌核心。

    这可不是随便用秩序气力对它进行攻击就能办到的事,想要给它造成这样大的苦楚和麻烦,暗害者至少需要拥有极其纯净的秩序之力才行。

    难道是高阶天堂的那些家伙?

    据说英普瑞斯前段时间失落了,或许他现在已经回来了?

    不!不对!即便是英普瑞斯也不可能对现在的它造成这样的伤害,而且那个家伙固然擅长战术,但却一向不爱好诡计诡计和暗害之类的伎俩。

    而且假如是他暗害了自己,那他现在在哪里?

    这片区域可都笼罩在它的魔雾之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进进其中而不被自己感知到的!

    而假如说英普瑞斯能够远在它的魔物笼罩区外暗害它,那无疑就是在开玩笑了。

    那家伙要真强到这种地步,他就完整没必要应用暗害这种在他看来是卑鄙的下作手段了。

    所以应当不是英普瑞斯...那么,还会有谁?

    墨菲斯托一边竭尽全力的驱赶着在它的混沌核心中四处乱窜那股秩序之力,一边在心中梳理着这件突发事件的前因成果。

    由于这股秩序之力的损坏,它不得不暂时结束了身躯的转移。

    这样一来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人类和天堂。

    但人类和天堂那边现在应当不存在壮大到能远在千里之外暗害他的家伙......

    那么...还会有谁?

    地狱之内已经被它彻底整合同一,即使还有心怀不满的家伙也没资格和它反抗。

    ...等等!

    想起地狱的事,墨菲斯托忽然回想起了自己在对付那两个兄弟时遭到的那几次暗害,那来自虚空另一边的未知存在,显然没有和它交朋友的意思。

    而且以那个家伙的气力,它似乎的确是有这个能力暗害自己......

    但它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它慢慢的断定了此事的猜忌对象,并且开端思索对方忽然出手阻碍它的动机。

    然而由于纳鲁德一直以来都暗躲的太深了,所以无论墨菲斯托如何想,它都无法找出一个可以合懂得释它行动的动机来。

    不过此时此刻对它而言最重要的也不是这件事。

    此刻对墨菲斯托而言最重要的,还是要想措施解决掉体内那股秩序之力的麻烦......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