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丑妃虐渣不从良

第五百五十一章 借刀杀人

    乔雪薇说着,眉带寻衅地看了沈芷幽一眼。

    仿佛在说,我有乔家做靠山,而你,什么都没有!

    所以,你注定被我踩进泥地里!

    乔雪薇是如此地自负,自负自己在华阳真人心目中的分量,确定比沈芷幽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要重。

    沈芷幽轻盈一笑,说道:“噢?我过火?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让乔大小姐感到可以用‘过火’两个字来形容呢?”

    “你应用不正当的手段,肆意掠夺高氏丹展的生意,难道这不叫过火?你手上明明有着更好的丹方,却不愿意共享出来,想要以此来垄断白洛城的丹方市场,难道不叫过火?那怎么样才算得上‘不过火’?”

    乔雪薇冷笑道,竭力给沈芷幽套上一个自私自利的大帽子。

    沈芷幽点点头,说道:“好吧,假如说,我丹展所卖的仙丹质量太好,导致高氏丹展的客源减少算得上‘过火’俩字的话,那我的确是挺过火的。”

    “你!”

    “至于我手中拥有更好的丹方……”沈芷幽微微一笑,说道,“神魔大陆有哪条律法规定,手中拥有丹方,就必须贡献出来的吗?我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丹方,凭什么给你们?你若不服气,尽管可以问一下华阳先辈,看看他会不会把自己辛辛苦苦摸索出来的仙草种植方法,无条件地颁布出往。”

    乔雪薇被沈芷幽怼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居然一句反驳的话都找不出来。

    华阳真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当然,不是针对沈芷幽的,而是针对乔雪薇的。

    他脸色微冷地对乔雪薇说道:“固然老夫和乔老头子交好,但这并不代表老夫就要不分青红找白地站在乔氏族人这一边。陌小道友说得对,老夫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种植方法,凭什么要无条件地赠予给别人?老夫是吃他们的了,还是穿他们的了?要是有人敢这样逼老夫,老夫情愿把种植方法毁个彻底,也不会让它流传出往!”

    华阳真人尽不留情的斥责让乔雪薇的脸色更加丢脸,本认为会得到华阳真人支撑的她,现在仿佛被人啪啪啪地扇了好几个大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

    她逝世逝世地咬了咬下唇,最后,还是没敢在华阳真人眼前放纵。

    很明显,假如她彻底惹恼了对方,说不定对方连她祖父的面子都不会再给。

    华阳真人淡薄地扫视了这群人一圈,眼力回落到沈芷幽身上时,终于和缓了很多。

    “陌小道友,这次的事情,应当算是成功解决了吧?”

    “这就得问问白洛城丹修协会的会长大人了,看看他意下如何,是不是要持续不依不饶地在这件事上较真下往。”

    沈芷幽微笑着朝陈老看了过往,笑意却不达眼底。

    陈老嗓子眼里堵得厉害,心里窝着一股熊熊燃烧的火气,但华阳真人在场,他也不好再持续挑刺。

    毕竟,仙草是丹师们炼丹的基础,要是华阳真人一怒之下,真的不再供给仙草给他们的话,他们白洛城丹修协会的丹师们就玩完了。

    陈老僵硬地扯出了一抹笑脸,说道:“之前是我们考虑不周,让华阳真人您平白笑话了。”

    “笑话倒不至于,老夫只盼看,作为白洛城丹修协会会长的你,能够多几分容人的心胸,别坏了你们丹修协会的名声而已。”

    华阳真人尽不客气地说道,直接指出陈老小肚鸡肠,容不得别人比自己更厉害。

    陈老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逝世劲咽下嘴里那口吻之后,扯扯嘴角,说道:“华阳真人教训得是,晚辈明确了。”

    华阳真人点点头,慈和地对沈芷幽说道:“陌小道友,假如没什么事的话,老夫就先往忙别的事情了。”

    沈芷幽笑了笑,说道:“好的,谢谢华阳先辈。”

    断掉和华阳真人的联络之后,沈芷幽淡淡地扫了一眼那群手脚发软的仙草展掌柜,说道:“你们还打算不卖仙草给我吗?”

    “不打算了,不打算了……”

    “那我以后还有资格踏进你们的仙草展吗?”

    “有资格有资格……”

    “很好,记住你们今天的话。”

    沈芷幽勾勾唇角,云淡风轻地瞥了瞥丹修协会那群人之后,潇洒地一个转身,离开了。

    只给他们留下一个气质宛然的背影。

    “她……她这也太嚣张了吧?!最后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完整不把我们丹修协会放在眼里吗?!”

    贺船怒气冲冲地跳脚道。

    “闭嘴!”陈老没好气地说道,“你除了跳脚之外,还会做些什么?她身后有着华阳真人做靠山,认为她是那么轻易掰倒的吗?!”

    “那怎么办,难道让她就这样在白洛城嚣张下往?我不服气!”

    贺船向来都感到自己丹修协会会员的身份高人一等,现在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踩在了脚下,他这口吻又怎么咽的下往?

    陈老眼神一闪,冷冷地说道:“怕什么,只是区区一个华阳真人而已,还到不了只手遮天的地步。桥员外的外甥女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人之一,如今圣眷正浓,那个姓‘陌’的女人杀逝世了桥员外,即便有华阳真人做她的靠山,她也未必保得住她那条小命!”

    贺船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您是说……筹备把桥员外被那个陌幽杀逝世的消息流露出往?”

    “哼!老夫不仅要把桥员外被杀逝世的消息流露出往,老夫还要借淑妃的手,彻底让那个女人消散在这个世界上!”

    沈芷幽很明确,丹修协会那群人吃了如此大的瘪,铁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不过,她的底牌还有很多,因此,她压根不担心那群人能够翻出什么浪子。

    现在,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一则比赛消息上。

    “一年一度的朱雀国炼丹比赛?”沈芷幽饶有兴趣地摸了摸下巴。

    炼丹比赛哪,奖品必定很丰富吧?说不定还能换取不少上品灵石呢。

    自从知道找寻墨子轩需要用到那么多的钱以后,沈芷幽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小财迷。

    想到炼丹比赛的嘉奖,沈芷幽的眼前仿佛涌现了一座座上品灵石堆成的小山。

    “就这么办吧!果断要参加比赛!”

    沈芷幽锤了锤手掌,愉悦地做下了决定。

    于是,当淑妃收到了桥员外被杀的消息,并派人前往白洛城暗害沈芷幽的时候,沈芷幽已经收拾好累赘,慢悠悠地往皇城散步过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