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漫漫仙路奇葩多

第305章 千年一梦

    在来西方之前,准确的说是从造化仙人那得到灵龟炼神法之前,林天赐的修为在同辈中并不算高,就连多宝宗附属的那个刘安都比他高一个大境界。

    要说差,倒也不至于,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但作为十大之一神符门的弟子来说,这种成绩实在是很难让人满意,尽管他的战斗力还算不错,根基修为却只能算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实在是有些丢人。

    而现在,度过雷劫突破七品,林天赐已经有追上第一梯队的征兆了,好好筹划一下,努努力几个月内飙升到人阶六品,那就是妥妥的第一梯队。

    不过到六品以后灵龟炼神法就会大幅失去作用,毕竟这玩意就是类似于一个升级补丁,想要彻底改善进境慢的毛病,还是需要直接学后续功法。

    话说不知道小伙伴们现在咋样了,宣绍阳应该只比自己慢一线,而且她没有进境慢的问题,以她那拼命三郎的修行风格,说不定比自己更快。

    阮家姐妹也肯定已经筑基了,而且现在肯定已经知道自己一直都以为是好人的爷爷是什么鸟样,在这种时候林小哥儿作为兄弟朋友最应该在身边才对。

    林天赐最的的就是吴大壮,不知道现在筑基没有,他的资质最差,筑基肯定比别人难得多。

    另外还有玲珑,当初说好尽快会去大空派接她,结果自己被造化仙人丢来西方,看样子短时间回不去,那姑娘还不知道会怎么埋怨。

    脑子里纷杂的想法一开头,就根本止不住,林天赐越想越多越想越乱,后来干脆放开了运转神符决的打算。

    今天的日侈行就到此为止吧。

    放空心思,林天赐也放开了内视,随即睁开眼睛。

    他看到远处山岳一样的高楼大厦,以及因为空气污染而显得略显灰色的天空,一架飞机从高空划出亮眼的航计。

    揉了揉干涩的眼皮,他看向正前方,那里有一片青青绿地,边上还插着‘请勿踩踏’的标识牌。

    有点没的四下扫视,他发现身上还穿着买来当工作服的廉价西装,自己正坐在公园长椅上,一旁还放着吃了大半的盒饭。

    思维就像断了片儿,林天赐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掉了。

    伸手摸向怀里,熟练的取出手机。

    他的手机上加了太多的外挂,比如太阳能电池板额外电源什么的,结果就是那台一千多块的低端机愣是被他改装成了薄款的板砖。

    轻轻点亮屏幕,上面显示时间是13:21。

    他这才拍拍脑门,想起自己为什么在这儿。

    自己的顶头上司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要从酒店的中低管理层选几个人派去学习开会,因为他工作的酒店是连锁酒店,所以开会的位置选在了外地的总店。

    本来林天赐以为这算个公款旅游的机会,自己那点工资交了房租水电,买了油米泡面,基本等于白领,所以有这种机会他才会屁颠屁颠的过来。

    结果到地方才发现上当了,早上刚下火车就赶来开会,一直开到十二点,到了饭点儿却没饭吃,结果一问人家总店根本不管饭。

    咱们可是干餐饮业的啊,自己手下的员工赶来开会,居然不管饭?!

    心里抱怨不少,但他毕竟只是个小管理,比端盘子刷碗的临时工也好不到哪去。

    没辙,只能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转悠,买份盒饭,寻了个僻静的公园午休。

    感觉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

    伸伸懒腰,一阵骨头传来脆响让人舒适轻松,随手把事的盒饭丢进边上的垃圾桶,转身沿着小路走出公园。

    来到大街上,繁华的接到车辆来来往往,打扮时尚的女郎踩着高跟鞋款款走过,只是时尚的人实在太多,并不怎么吸引眼球。

    活动了一下脖子,林天赐走向道边,随手拿出手机打开一辆共享单车,骑着它沿自行车道晃悠。

    下午还要继续开会,听那个发际线已经快跟后脑勺齐平的油腻领导讲话,平心而论他当然不愿意去,但为了饭碗,不得不去。

    悠悠然骑到十字路口,正巧碰上红灯,一拉手刹,自行车平稳的退下来。

    可能是领导讲话催眠的效果太强,林天赐很没形象的打了个哈切,眯起的眼睛让周围的事物都不怎么清晰。

    揉掉挤出来的泪水,阵阵呼喝以及兵器碰撞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取代了原本的车水马龙←睁眼一瞧,看到了神符门的练功场。

    那呼喝与兵器碰撞的声音,是师兄师姐们正忙着对拆招数,以及练功场边上正在打排球发出来的。

    低头一看,林天赐发现自己坐在练功场边上的石鼓上面,这算是他偷懒时的固定席位了,因为方寸掌在系统经验的加成下进境非常快,很多时候林天赐来练功场都只是例行功课。

    不过其他的小伙伴们显然不会像这货那么懒。

    阮家姐妹的掌法练的很熟练,又可能因为是女子的关系,一套掌法打起来显得很秀气。

    不能说这是错的,因为就像做菜,哪怕是同样的食谱,让不同的人来做,也有不同的味道。

    同一套掌法,林天赐打出来是一种感觉,别人用出来自然是另一种感觉。

    只要方寸掌的精要奥义不变,保持‘方寸之间,宛若天堑’,任你变出花儿来,依旧还是方寸掌。

    甚至于只要练至高深,几乎没有还维持书本上方寸掌姿态的,不管是师兄师姐,还是高一辈的师傅师伯,几乎每个人的方寸掌味道都有些许不同。

    作为标准的掌法是造化仙人的掌法,但学到手,变成自己的掌法就肯定会不经意间融入自己的理解,除了掌法精义不变,其他的随你怎么变。

    同样的道理,阮家姐妹边上同样连着方寸掌的宣绍阳就是另一个样子,招数都是同样的招数,可她打出这套掌法却带着一股堂堂正正的王道之风,完全没有小家碧玉女子的秀气。

    不过宣绍阳除了练习方寸掌之外,她还需要练习剑法。

    “天赐师兄,丢柄剑给我。”

    林小哥儿耸耸肩,顺手从石鼓边上的兵器架抽出一把练习用的木阶过去。

    宣绍阳接了剑,立即摆出起手式。

    她有剑法修为的底子,自小便跟皇宫内的凡间武者学习剑法,尽管那剑法以修士的眼光来看算不上什么高明,但正所谓一法通百法通,若是练至高深,学习新的剑法比林小哥儿可容易多了。

    不多时,宣绍阳抬剑出招,哪怕只是一把木剑,也隐约感觉进四射,出具锋芒。

    脚踩七星步,手中转乾坤。

    这套剑法是白虹仙子所传,名曰七星。剑法与方寸掌类似,重守不重攻。

    但由于这等剑法与白虹仙子性格不合,剑法有很多未完成之处,她也懒得去完善。

    参悟这套剑法的对象并非天上的北斗七星,而是紫微斗数。

    紫微斗数有十四星,分别为紫薇、巨门、廉贞、武曲、破军、七杀、天相、天同、天机、天梁、天府、太阳、太阴。

    从十四主星取其半,叫七星剑法其实是并未完成。

    交给宣绍阳是看中她性格沉稳,有堂堂王者之风,说不定能将其完善,从七星剑法转变为紫薇斗数剑法。

    而宣绍阳确实剑法天赋出众,这一套白虹仙子都懒得完善的剑法,她到手之后用了整整三年时间将其剥离分解,虽然远远未能弄出预想中的紫薇斗数剑法,却在张百熙等人的帮助下剥出一套真正意义上的七星剑法。

    以北斗七星君为名,叫分别为贪狼、巨门、文曲、武曲、禄存、廉贞、破军∧分守三分攻,最后三份靠衍。

    尽管谈不上多么顶尖的剑法,但宣绍阳还未筑基就能根据前人叫解走出自己的路,实乃天纵英才。

    而相比这个天才,边上的吴大壮就显得笨拙许多。

    老实说他并不适合练习精巧的方寸掌,若是有那种大开大合的功夫,说不定会更适合他。

    但练习方寸掌并不仅仅是用来对敌,神符门的招牌制符就需要方寸掌的协助,没了方寸掌也就学不会神符绝技。

    所以再怎么跟吴大壮不合,这事儿也要硬着头皮练下去。

    林天赐看了一会儿,屁股往前挪了挪,跳下石鼓打算去帮吴大壮一把,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坐了太长的时间,刚一沾地腿有点麻,差点崴了脚。

    等他再抬头,看到的是一个西方中世纪风格的小镇,不过镇民正在大包小包的把家当都装上车,准备逃难。

    这里是崔尔镇。

    不死生物大军已经拆了不远处的洛克镇,跟洛克镇同样在远星湖边上的崔尔镇当然也要赶紧跑,那帮骷髅和僵尸可不会跟你讲理,见到活物就砍,有时候连老鼠都不放过。

    在这一片逃难似的景色中,林天赐扯了扯身上的斗篷,总觉得有点微妙的不太对劲儿,但他还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怀着这种疑惑,他往前走了几步,过了一件木屋的转角,便看到四法王小队的几人正在马车前跟人交谈。

    由于他们要走沼泽,马车当然要卖掉,目前正处于讲价阶段,凯格尔那大嗓门,离着十好几米都特别清晰。

    林天赐正要过去汇合,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撞到了自己侧面。

    他转头一看,是个抱着布娃娃的小女孩,可能是刚刚撞到了鼻子,正蹲在地上捂着脸。

    “抱歉抱歉,鼻子酸吗?”

    不问还好,这一问,那小女孩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妈妈!妈妈不见了!“

    虽然不死生物的军队距离崔尔镇还有点距离,可大家逃命时即使再有秩序也会显得兵荒马乱,有些粗心的家长,难免对看丢了孩子。

    “别哭别哭,让哥哥帮你找妈妈?”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小女孩擦了擦脸,抬头看向林小哥儿。

    那张年幼的脸铁青着,好似尸体,原本应该有眼睛的地方只有两个血肉模糊的空洞,淌出腥臭的血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