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武耀山河

第三百五十八章 徐州形势

    荀衍持续说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局面就是有些诡异了,刘备和曹操的一部分兵马在琅琊对峙,孙坚在广陵屯兵,目标不明,而主公则是几次想要打进彭城,但是都没有成功,而陶谦固然不怎么样,但是手底下还是有不少兵马,更是陈珪陈登父子和徐州富商糜竺支撑,几个原因联合下来,曹操在徐州一时之间竟是不得寸进。”

    “接着说。”袁耀道。

    荀衍缓了缓一口吻,让空气润了润自己的嗓子,持续说道:“不过接下来蓝本一直呆在下邳城中的陶谦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暴毙了,陶谦一逝世,徐州军军心大乱,被曹操一路从彭城杀到了下邳城下,若非主公和孙坚当机立断出兵下邳城,那下邳城说不定会被曹操趁势拿下。”

    听荀衍说完,袁耀眉头皱起,问道:“陶谦到底是怎么逝世的,可曾调查明确了。”

    荀衍摇了摇头,道:“谁也不知道陶谦是怎么逝世的,最有动机的自然是曹操,但是曹操也不像是会做这件事的人,其他的主公是没有下手,孙坚和刘备两方就是不知道了。”

    袁耀脑海之中不断浮现曹操、刘备、孙坚三人的面容,但是最后都是消散掉了。

    “荀太守,你感到会不会是陶谦身边的人下的手?”袁耀思量片刻,如此问道。

    荀衍道:“这个猜测我们也是有过,但是陶谦身边的人没有理由对陶谦下手呀,如今除往陶谦之外总共有着四路诸侯进进徐州,能够对陶谦下手的人都是他最信任的人,这时候下手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其他人。”

    “那假如下手的这个人早就找好了下家呢?”袁耀双目有神,说道。

    荀衍眼前一亮,道:“公子你的意思是有人和陶谦身边的人联合起来,杀逝世陶谦,让局面大变。”

    “对!”袁耀点头,道:“陶谦若是不逝世,五方诸侯雄师短时间内很难有什么变更,但是陶谦意思,徐州的局面就是乱了,乱中才干取胜,也只有大乱,那一个人才干是有着那么一丝谋取徐州的机会。”

    “公子心中可是有所猜测?”荀衍问道。

    袁耀道:“有一个猜测,不过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什么证据,而且现在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徐州离我们这里太远,等到我们的消息传过往,那恐怕徐州的大战都已经结束了,最重要的就算知道谁下手的也不起什么作用了,徐州已乱,接下来就看谁能捉住那一线机会了。”

    袁耀的心中浮现的是一道长臂大耳的身影,固然他是以贤德之名传世的,但是袁耀知道能够在浊世之中博出一方申明的人,尽对不会是什么纯善之人,一切都是他们为了达成自身目标而弄出来的假装而已。哪怕这一个人的名声再好,袁耀都不会被表面现象所困惑。

    不过现在的徐州与袁耀相隔太远,远到了袁耀根本无法影响徐州的局面,也让徐州的战事与袁耀没有什么关系,袁耀只能是盼看袁术这一次能够在徐州打出威风,谋取到最大的利益。

    不过固然无法影响徐州的战事了,但是懂得还是要懂得一下的。

    “荀太守,那下邳城现在局面如何?”

    袁耀刚刚从荆南四郡回来,路上固然收到了一些徐州战况的情报,但是都没有荀衍手中情报具体。

    荀衍道:“陶谦逝世后,陈登与糜竺二人压缩兵力进进了下邳城中,曹操兵临下邳之后陈登糜竺二人逝世守下邳城,硬是在徐州之主已逝世的情况下挡住了曹操的雄师。”

    “这陈登倒是一个人才,我记得他似乎是广陵陈家的人。”袁耀道。

    荀衍点头,说道:“陈登确实不错,可以说他是守住下邳城的第一元勋,不过他再强也守不住下邳城的。曹操数日没能拿下下邳城,主公和孙坚先后率兵赶到下邳城外,曹操忌惮之下没有持续攻城,但是主公和孙坚都没有主动发起攻势,不过也快了。”

    “那刘备可有什么动作?”袁耀问道。

    “有。”荀衍道:“陶谦逝世后,曹操雄师长驱直进攻进下邳,固然主公和孙坚占着间隔上风先到下邳城外,但是刘备此人也凶猛得很,率兵从琅琊而下,已经拿下了东海,估计没有多久就会兵临下邳城外。”

    “东海?”袁耀心中想着这一个地名,总感到他似乎捉住了什么,但是始终没能明了,这种感到让袁耀非常的难受。

    “公子,你怎么了?”荀衍看出了袁耀的异样,心中一动,问道。

    “我无碍。”袁耀摆摆手,对荀衍说道:“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

    荀衍看着袁耀的样子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也不疑有他,持续说道:“不过属下得到的这些消息都是半月甚至一月以前的了,现在的徐州局面到底如何属下也不甚明确,不过应当差未几有成果了。”

    “荀太守,那你感到这次我们有没有可能拿下徐州?”袁耀双目闪耀着光芒,问道。

    “拿下徐州?”荀衍一愣,而后思考着袁耀所说话语的可能性,最后摇了摇头,道:“要拿下徐州太过艰苦,陶谦固然已经逝世往,徐州一方不足为惧,但是其余的孙坚、曹操、刘备三路诸侯也不是什么弱者,我军固然占领上风,但是想要在这三路诸侯虎视之下拿下徐州也并非是一件易事。不过就算我们拿不下徐州,也足以谋取到足够的利益了。”

    “不是易事,那就是说是有可能的了?”

    荀衍看了袁耀一眼,道:“自然是有可能的,只不过成功的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袁耀在脑海之中飞快的思索着袁术这次一次性拿下徐州的可能性,但是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盘算量太大了,袁耀很难得出一个能够说服他的结论。

    而且,袁耀现在所做的一切实在都是猜测,徐州的局面会比他们想象中的更乱,袁耀只能在心中默默地为袁术祈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