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银河帝国

第一百六十三章 最坏的打算

    “慢慢说,别着急,产生什么事了?”林墨递了杯水给赫敏。

    “都是我耽误的太久了。”赫敏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罗恩,声音带着哭腔。

    她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费力地咽下,好半天才缓过了气味“罗恩为了让我们通过棋盘关卡自己受伤昏了过往,哈利独自往禁止斯内普——只有一个人能通过,他让我带着罗恩先回来找人帮忙,但我不知道怎么把他带上来。”

    “带上来?”林墨问。

    “——洞口太高了,”赫敏眼眸中噙着泪水

    “我一直试图用漂浮咒将我们带上来,但我的咒语没那么大的气力,我试了好久都没成功,都是我的错,我应当第一时间想到用那些用来抓钥匙的飞行扫帚带罗恩飞上来的。”

    “你用了多久?”林墨一脸严正。

    “韦斯莱先生只是魔力耗费过度昏迷过往了,不算太严重,等他睡醒后服用几种药剂就能恢复。”庞弗雷夫人仔细检查后说“但你们最好给我个解释,大半夜的韦斯莱先生是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摸样?”

    听到罗恩没事赫敏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但林墨却丝毫没有舒心的感到。

    他没理会庞弗雷夫人的追问,依旧盯着赫敏

    “你用了多久才把罗恩带上来?”

    “我不知道,”赫敏有点茫然“我在魔鬼藤边上待了好久,才想到——”

    “哈利呢?”

    “哈利……?”赫敏瞪大了她玄色的眼睛“他往禁止斯内普了啊。”

    “他进往多久了?从你和他离开?”

    “……”

    “赫敏!答复我,他进往多久了?!”

    赫敏似乎明确了什么,脸颊一点点白了下往“一个多……快两个小时了,他还没出来……他还没出来吗?不会的,不会这样的,”又急又怕,女孩几乎要哭了“林墨你没见到他吗?邓布利多校长呢?麦格教授呢?他们必定已经把哈利救出来了吧?!”

    然而林墨铁青的脸色已经告诉了赫敏答案,她一下子无力地坐倒在病床上。

    “麦格教授和邓布利多教授都接洽不上。”林墨说“你有没有看到其他的出口?”

    赫敏沉默地摇着头,用手背擦拭着眼角滑落的泪水。

    林墨来到女孩眼前轻轻拿开了她拂泪的手,“赫敏,”他盯着她的眼睛——这个间隔下他能明确地看到女孩颤动的睫毛上没擦掉的泪珠,一点点晶莹剔透的像是碎钻般闪耀,“我需要你集中注意,”他以安静的口吻说道“不要着急,好好想想,在下面你有没有看到其他的出进口,或是任何不寻常的东西,这很重要。”

    大概是他的话语起了作用,赫敏的眼力慢慢镇定了下来。

    “应当没有其他的出进口,”她说,用力回想着“从活板门开端直到最后……每个关卡都是由一条通道连接的,除了那些关卡和斯内普留下的痕迹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噢,斯内普不知用什么方法绕过了棋盘——或者他花的时间比我们少得多,否则我们应当在那关追上他才对,但当我们抵达那个棋盘时根本没看到他的影子……”她渐渐找回了她蓝本敏锐的思维“对了!他不是绕过了棋盘,而是应用了棋子自走的咒语,必定是这样!我读到过那条咒语,可以让巫师棋以必胜的方法对局,但我不会——假如我早点学会那条咒语或许我们就能追上斯内普了,罗恩也不会受伤……”

    “不是你的错,不要斥责自己。”

    赫敏抿了抿嘴唇,摇头不语。

    “这样来看活板门应当是唯一的出口……”

    “至少在我和哈利离开前没有看到其他出口。”赫敏严谨地说。

    这多少算个好消息,由于到目前为止林墨只看到了赫敏与罗恩从活板门返回,奇洛还有很大的可能没有离开,当然,只是可能性而已。

    但这样的话,就阐明哈利已经在那里和奇洛周旋了将近两个小时。

    林墨眉头紧锁地沉思着。

    假设奇洛还未离开,那最好的情况是如他记忆中那般,奇洛受黑魔王附着的身材无法触碰哈利的身材,而哈利以他毫无搏斗经验的身手奇迹般地抱住了奇洛,最后两人都失往了举动能力,哈利平安无事,黑魔王则在邓布利多涌现后逃走。

    但这个假设最大的问题是——到目前为止邓布利多还没现身,也没带哈利来治疗室,假如他已经救下了哈利没有理由不来这里探看罗恩与赫敏的状态。

    而其他情况就要坏得多了,林墨担心肠想。

    假设奇洛还未离开是由于还未拿到那块魔法石,那么有可能像林墨所知的那样,厄里斯魔镜上附着了邓布利多的魔法,只有哈利才干拿到石头,但那个魔法可以辨认出哈利有没有被夺魂咒之类的咒语把持,因此奇洛必须让哈利在自己的意志下往获取石头。

    假如哈利足够敏感地话必定不会答应奇洛的请求。

    那么奇洛会逼迫他。

    直到他自愿往获取魔法石并将之交给奇洛。

    至于如何逼迫,物理方法或者魔法方法都多得很,范例的手段比如臭名昭著的不可饶恕咒,钻心咒等等,难以想象哈利在那种状态下保持两个小时后依然能保持拒尽——连傲罗精英隆巴顿夫妇都被钻心咒折磨疯了,林墨对此不报太多期看。

    在艾尔星的时候野狗曾经告诉过林墨,除非有特别的禀赋,否则没有人能在严刑拷打下守住机密,每个人终极都会崩溃,只是早晚的问题。

    “我注意到你似乎当我不存在,林墨先生!”庞弗雷夫人赌气地说“韦斯莱先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你们到底在讨论什么?”

    赫敏看着林墨,林墨则微微摇头示意没必要解释。

    固然庞弗雷夫人精通治疗魔法和药剂,但对战斗并不在行——至少据林墨所知如此,而且她对魔法石尽不知情,告诉她也没有用,甚至可能让事情更乱。

    “抱歉,这是我们的事,不方便和您讲。”林墨带着歉意说。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认为是你们把韦斯莱先生害成这样的,”庞弗雷夫人叉着腰显得非常不满“为了防止你们再把别人也害成这样,今晚哪都不许往,没错,也包含你,格兰杰小姐,不许离开!这里有足够的床展让你们睡觉!”

    “但我们有紧急的事情!”赫敏着急地说,固然她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但被关在这里显然不是个好主意,他们不能就这样干等着。

    “比如把韦斯莱先生害成这样吗?今晚倒霉的学生已经够多的了,看看那几个喝醉酒差点把自己炸掉的家伙,我得对所有学生负责。”她指了指几个病床上酣睡的高年级学生,“也别想偷偷溜走,我会在隔壁看着,直到明天你们的院长来对你们做出处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