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剑至虚空

第二百九十五章 神虹瀑布

    三人各凭本事也是安稳,让众人明确,这些家伙都是心怀鬼胎,有能力度过只是不想。

    这么做得目标无非就是想要削弱所有人的战力,也为了引出埋伏的人,只惋惜并没有成功。

    这所谓的同盟散了,自始自终或许就不该存在的一个同盟。

    三人彻底离往之后,众人这才举动,此刻更多的还是担心,没有壮大的禀赋,没有逆天的宝物,如何能度过?

    就在此时,众人忽然感受到了风,且伴随着噼啪噼啪般的声响,顺着声源看往,见到的是状如磨盘一团,在天空中飞行。

    其中金黄色如同蚯蚓一般的东西穿行其中,数不胜数。

    这是雷电?而且还是这么粗一团?

    不对!这是有人不想裸露自身。以密宝潜行,他是要度过善恶池!

    他又是何人?暗中的审判长正此刻也是怀疑,这么强烈得雷电,西方大陆何时出了这么一个人或者一件宝物。

    那人直接飞过善恶池比之前几人都要气势。

    不应当的!

    身为神庭审判长他无比明确善恶池为何物,乃是神庭信仰汇聚的一处,能力壮大,非心善之人不可触碰。若是诚恳诚意且没有半点恶念之人,会得到赐福,延年益寿增长境界,所以这也是一处试炼之地。

    此人竟然完整的避过了。

    待那人被送走之时,第二批人才算是达到,只不过过程艰巨,成功率不足两成,大多数人进进便是立马逃离。

    只得看着一个又一个人度过被传送走。

    约二十人安全度过之后,这才看到看到了变更。

    善恶池三个大字闪闪发光,竟是在照射出一道门,没有任何的语言,也没有任何的神力流动。

    那是另一处传送点?只怕不是进进下一处的通道,而是给予的离开选择。

    未曾尝试过、未曾失败之人自然不会选择这忽然涌现的门,要亲身尝试一番才会做最后的选择。

    而尝试过并失败之人皆是心有不甘地看着那门,那何止是一扇门,还是一处失看。

    先前诸多受过的伤之人,再看到这扇门的第一时间便是进进其中,脸上是一种摆脱,与之前那一人一样,只差最后的怒吼出声,我解放了!

    而这一切都在循环着,或许一段时间内并不会结束,由于人类的贪念。

    许久之后第一批离开之人汇聚了,由于眼前又是一处特别地。

    自半空之中降下彩霞,好似雨后的彩虹一般俏丽,垂落而下,又不见尽头,由于其底部也就是地平面皆是处在朦胧之中,若非是不能听到那溅水之声,就好似一道银河倒挂。

    前方如此,左右后方皆是空旷,但同样的无比朦胧,甚至于低头看往,好似身处云端。

    魔瞳最先达到,毕竟他的实力要稍稍强于后来的魔夜,炼金。

    此刻除了打量此地之外,也在找寻沧海一粟,此人不除宝物难以获得,他可不管什么东西南北,不在自己手中那都是别人的。

    “怎样?”

    炼金开口询问着,由于他刚到,就怕已经产生了什么。

    魔瞳魔夜皆是摇头,并未答复,所以三人皆是在寻找。

    有了善恶池一事,都不敢轻易前进,不知道会产生什么,而且除了三人之外先前离开之人尽数不在,要么是躲在诸多朦胧之中,要么被传送到了其他处所。

    “等!你我都不想尝试。”

    魔夜开口了,此刻无人也就不必一副欢笑的样子容貌。

    此地陷进了安静,正如同三人到来之前一样。只有那彩虹一般的物质还在闪耀着,它是时刻在移动中的,所以触碰不得。

    “怎么又是这种处所?”

    一个女声忽然涌现,三人皆是从闭目中醒来,相互而视都有谨慎。

    能来到此地的,而且是个年岁不大的女子,仅仅凭借这两点无疑阐明来人的不同,可是又是何人呢?语种还是东方,可之前并没有这么一个女子在人群中?

    而后便见到一个女子涌现,身后还随着一个人,一个神庭的教员,这一对组合着实有些奇怪,而且还不是从后方到来的,是从左侧走出的。

    涌现的那一刻好似一阵漩涡一般是扭曲的,而后又是消散所以两人是没有回头路的。

    “怎么……”

    女子还要开口忽然看到了三人皆是便是结束了,此彼看着。

    正是江海两人,看到了这么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那么此人又是何人,沧海一粟又往了何方?

    魔夜换上了笑脸,开口道“如今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两位不如参加我们。”

    此人脸上的笑脸看上往无穷春光实则是一种假装,两世身的江海如何看不出来,所以第一时间并没有答复,而是四处打量着。

    正如同司马兰说的那般,怎么又是天际一般的感到,而且还有这种神虹,虽不曾触摸到但还是能感到到神圣。

    所以这东西并不简略,最重要的还是此刻见不到沧海一粟,只有自己与司马兰两个来自东方的人,所以他此刻的问话,并非只是恳求还有一种胁迫的意思在。

    三个尊者境界的人么?

    江海在考虑,看着司马兰之后才道:“我们两人自然愿意参加你们,只是实在修为太低,恐怕拖后腿,不知道三位先辈是否已经考虑明确。”

    魔夜迟疑了,魔瞳此刻却是眨动双眼看着两人,他比较直接要看清两人的实力,值不值得收买。

    江海面无表情,看似有些担心,实则丝尽不惧,就凭你们也想看出我的实力;境界,当我诸多的机密是摆设不成?

    至于司马兰就更加不用担心了,她身上可是有堂堂天庭圣母留下的气力,真若是动起手来,吃亏的只可能是他们几人。

    魔瞳收回瞳力,对着魔夜与炼金摇头,两人理会,魔夜便是转身了将一切交给了魔瞳,他对于这一方面比较在手。

    “我说,你一个宗者不知天高地厚来到此地,可知道危险二字如何写?”

    彻底的撕破了脸皮!这也在江海意料之中,拉着司马兰的手让她克制的同时,也是装出畏惧的样子问道

    “几……几位先辈,那我该如……如何?”

    “哼,老祖我心情不错,你求我然后随着我,我自然会掩护你和你的小情人。”

    “好……好,我参加。”

    “那你过来,听我们的吩咐。”

    江海慢步走向三人,由于有魔瞳的查看,三人根本没有任何的戒备,这正是江海的机会,但是江海并没有动手的想法,想看看这几个家伙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你是不是为了宝物而来?”问话的是那个先前不曾见过之人,所以他可能是后来者,可能就是在某个时间被逼出的强者,要不然不可能与魔瞳炼金一列,显然是同级别的存在。

    思考之间也是点了点头。

    只见魔夜指了指前方那彩虹瀑布,说到“看到了么,那就是通往圣殿唯一的路,你先往看看。”

    本来他们也不知道前方毕竟是什么,所谓的收买实在就是要找一个炮灰。

    “可是,我实力不行,我……怕”

    “嗯?!”魔瞳忽然一瞪眼,无比的威严。

    “看到没,那位先辈性格不好,你还是听我的话,要不然……”

    一个红脸一个黑脸,配合简直完善,但江海还是打算试试他们。

    “我……我……不敢……”

    “由不得你!”

    魔瞳忽然出手,一掌打在江海的后背上,其力之大简直是要人生命,好在江海身材也是强悍,只是踉跄地前行,看似受到了打击而身不由己。

    心中也就明确了,他们要的只是个人,至于生逝世并不重要。

    ‘好,我且记下了。’江海心想着。

    他知晓这彩虹背后极大可能就是一切的终点,也有要试探的意愿,但假如就这么直接进进,必定会引来三人的猜忌,出手也是可能的。

    所以才让他们自己开口,如今要做的就是探查一番。

    这看似彩虹一般的东西,尽对不是彩虹,由于不曾感受到应当有的水汽,水汽碰到阳光才会涌现彩虹。

    所以这是什么还不能断定。

    为了不让三人起怀疑,在即将触到彩虹之后,江海运用腰腹气力强制使自己身材旋转。

    从三人的亮度看往好似只认为是江海碰到了莫名的气力,从而被减慢了速度,甚至是被攻击。

    皆是皱眉,要借江海这个炮灰探出这彩虹毕竟有怎样的气力,从目前来看,似乎有一种气力,能疏忽宗者的防御。

    但江海能够缓慢的前行所说阻力并不是太大,尊者之力应当是可以抵挡,而且他是浮空的又阐明其中是可以飞行的。

    前行了没多久,江海真正碰到了阻力,身材忽然震动,脏腑有好似电流一般的东西穿行。

    但应当是无害的,由于不曾有任何苦楚,当感受到后方传来的探查,知晓三人还是不放心自己。

    故此叫了一声,好似极度苦楚,但司马兰能看到他特有的眼神,知晓并不是真的苦楚。

    一霎那诸多的想法丛生,似乎即将有一幅幅画面涌现,是一段历史或者其他暂不得而知,所能看到的是彩虹上的光荣即将触碰到自己的肌肤。

    所以先前还不是真正的气力,只是一层防护?

    所以此刻自己真正得到了认可?

    不,不能!

    若是被传送走了,司马兰该如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