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水浒神魔志

水浒神魔志 第六百五十七章 天罡地煞剑(三)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所以与明心一战败了后,我就拼命发展自己的其它力量......”

    “因为我知道,没有实力的喜欢与爱情,最终的结果,无外乎是镜花水月而已。”

    “你倒是看得透彻。”虚靖祖师冷笑。

    “而且,我知道,即使明烟在信中说得凄惨,但实际上,天师你,看在她母亲的份上,必然不会对她过于为难。世间上,最疼爱女儿的,莫过于父亲了。所以,这种疼爱,给我了一段缓冲的时间。”

    “现在的我,是镇魔殿少年军的营指挥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与多方强大势力交好,建设了一座灵院,也具有一定的势力和底子了。我相信,现在的我,完全值得您用与以往不一样的眼光来看我。“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