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官榜

官榜 5878章突袭带走

    要是真可以继续前进,又能有几人能够淡泊名利,毫不动心,选择无视那样的显赫权力呢?

    杨子雄是个有野心的人,他从来也不隐藏自己的这份野心,要不然当初也不可能在陈东谛上任后就去京城跑关系,只不过却没找到合适的门路而已。

    以着他现在的情况,其实只要有重量级的发个话,完全是能继续工作。

    甚至说话的人足够强势的话,他都能留下来继续担任省委书*记,再不济的话调到国家政协或者人大里面也是没问题,总比直接退下来要强。

    可杨子雄没有这个关系。

    原本已经死心的他,最不能听的就是有没有想法这种话,如今听到苏沐这样说,杨子雄的心情顿时泛起了波澜,说出的话自然也带有一股别样的味道。

    “苏沐,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杨书*记,我不知道别的,只是清楚像您这样有能力,有水平的书*记,要是说就这样退休是可惜的。”

    “而您现在欠缺的说白了就是一种足以拿出手的政绩,有这样的政绩在手,您调到国家政协是没有任何难度的。”

    “我有着绝对信心,能够在年前让山脉经济发展迎来一波高峰,会让剑铃县成为全省甚至全国的焦点,带动着整个有凤市发展起来。”

    “您想下,有山脉经济这个特色政绩在手,您是不是就有运作的资本?”苏沐慢条斯理的说道,说出来的话带有一股仔细斟酌过后的意蕴。

    “山脉经济!”

    杨子雄眼前顿时一亮,他不是说没有想过这事,但因为觉得时间仓促也就懒得去惦记着。

    可苏沐要是说能在年前就做出一番令人瞩目成绩的话,这事未必就真的不能运作一番。

    他比谁都清楚,山脉经济这事要是能做成,在华夏绝对是首创,是能名垂青史的政绩。

    尽管说可能不会是最轰动的,但却是最具有独特意义的。

    “你在黑城市学习的这两天,给我整理出来一份详细的报告书。”杨子雄静思过后说道。

    “我知道了!”苏沐颔首道。

    这事就这么敲定。

    第二天,苏沐开始按部就班的参加学习会。

    苏沐这边是没事,可顾夜县那边却因为突然插曲而开始有所变化,第一个遭受到收拾的就是李益。

    作为杜淹的秘书,李益现在也是过的很不顺利,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嘲笑,用不屑的眼神讥讽。

    他对这一切都是有所心理准备的,因此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即便是这样,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李益就在自己的办公室中,遇到了几个面色冷峻的人。

    为首的是顾夜县县记委一名科长,叫做朱韬。

    “李益,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我是县记委的朱韬。”朱韬冷声说道。

    “朱科长,有什么事?”李益保持着平静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县记委接到举报,说你涉嫌和一起贪腐案有关,所以要带你回去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吧?”朱韬面对着李益神情冷漠的说道。

    贪腐案?

    李益心脏骤然一缩,看过来的眼神浮现出一种冰冷,狗屁的贪腐案,自己到底有没有贪污自己能不清楚。

    这种贪腐和他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可就是在这种情况,朱韬却出现要将自己带走,没的说,绝对是和杜淹有关系。

    想到杜县长昨天在咖啡馆闹出的动静,李益就心知肚明,说出来的话也变得冰冷起来。

    “我要打个电话。”

    “打电话?你不能打电话的。”朱韬没说话,他身边一个人却是急声喝道。

    “不能打电话?”

    李益蔑视的扫视过去,眼神冷峻的说道:“朱科长,别忘记我以前也在县记委工作过,对记委的工作流程是很清楚的。”

    “你们要是有双规文件,我是只能和你们走。但要是说没有双规文件,只是请我过去调查的话,我是有权拒绝。”

    “你非要我去的话,就拿出文件来。我现在只不过是想要打个电话,并没有不配合你们的工作,这都不行吗?”

    “打吧!”朱韬狠狠瞪了一眼身边的人沉声说道。

    只要李益配合做事,打电话是无所谓的。再说就算他不打,自己只要将他带走,这里会没有人通知给杜淹吗?

    况且朱韬是清楚的,这事就算是通知杜淹又怎么样?此刻恐怕他也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吧。

    李益走到旁边角落,拿出手机后就拨给杜淹,那边倒是很快接通。

    “李益,有事?”杜淹疑惑的问道。

    “杜县长,县记委的朱韬科长就在我的办公室,他现在要将我带到县记委问话,说是配合一起贪腐案调查,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声,我现在就和他们走了。”李益没有说题外话,简单的陈述事实。

    而就是这样的事实,让杜淹的脸色唰的阴冷下来,直接从客厅的沙发上站起,愤然喊道:“你是说县记委的朱韬要将你带走配合调查贪腐案?你有什么贪腐案可调查的?”

    “杜县长,我自然是清白无辜的,请相信我。”李益恭声说道。

    “李益,不要怕,你和他们去就是,这事我来想办法。”杜淹冷声说道。

    “是!”

    挂掉电话后,李益就走到朱韬面前沉声说道:“朱科长,咱们走吧。”

    “走!”

    就在李益这边被带走的同时,县政府已经是开始热闹起来。谁都知道李益的身份,也清楚李益会被这样对待,十有**是因为杜淹。

    看到这幕,所有人在看热闹的同时,心中都不由浮现出一种感同身受的凄凉感觉。

    现在是杜淹,是李益,那么改天是不是这样的事也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如此还幸灾乐祸的话岂不是很讽刺?

    “昨天杜县长做的事你们听说没有?”

    “你说他在咖啡馆将顾晓斌狠狠打脸的事吗?”

    “对对对,说的就是这事,我觉得这事是有内幕的,李益会被县记委的带走,应该就是顾晓斌吩咐的。”

    “嘘,小声点,你敢这样议论找死吗?”

    ……

    这只是李益,而现在的杜淹也正面临着同样的事情。

    正在客厅中生闷气的杜淹,想着要怎么做才能将李益从县记委中捞出来,就在这时候门铃响起。

    他打开房门后,看到外面站着几个人,而为首的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一个熟人,市记委的副处长冯刻。

    说起来整个黑城市,要是说谁和杜淹的关系不错,只有这个冯刻,两个人颇有君子之交的意思。

    可现在却是冯刻主动上门,要将杜淹从家中带走,这场面不得不说有些讽刺。

    “冯处长,你这是?”杜淹心中冒出一种不好预感。

    “杜淹同志,我是市记委的冯刻,这次过来是想要请你和我们去一趟黑城市,有些事需要你配合调查。”冯刻面对着杜淹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话,杜淹有种忍不住想要怒极反笑的冲动,他使劲的盯着冯刻的双眸,失望的说道:“冯刻冯处长,别人不清楚我,你能不清楚?我真的是没有想到,你过来竟然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要带我走。”

    “好啊,既然是你出面,我自然是会配合到底的,我会和你走。不过请你们稍微等下,我总要换身衣服。”

    冯刻脸上露出一抹尴尬,微微点头后冲着身边的人说道:“你们去楼下等着。”

    “冯处长,我们……”

    “去楼下等着,难道说你们还怕杜淹会逃走吗?他要是真的逃走,我来承担所有后果!”冯刻看到自己竟然被挑衅,顿时声色俱厉的急声呵斥。

    “是!”

    几个人赶紧下楼。

    等到门口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冯刻压低声音说道:“杜淹,我是知道你的,也清楚这事肯定是有内幕的,但这事是领导吩咐下来的,我不能不做。”

    “下命令的是市记委的董副书*记,你也清楚董副书*记和你们顾夜县县委书*记顾水仁是儿女亲家。”

    “我听到小道消息,说的是因为你殴打顾晓斌,所以才会被调查。这事不管真相如何,但既然有了这样的命令,我就要执行。”

    “所以说你要是有什么关系门路的话,现在就赶紧联系,我也不想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就这样被坏了名声,回头就算没问题也会被人误会。”

    作为一个正直无私的人,冯刻做事有着自己的尺度,要是说这事是正规的,他绝对不会这样做。

    可这事摆明就是经不起推敲的,他又是认识杜淹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杜淹就这样葬送掉前途吧?

    所以在不违反严重纪律的情况下,冯刻选择了忠言相告。

    杜淹心里涌起几分感动。

    “冯刻,你们市记委带我走的程序合规吗?”

    “嗯,合规。”

    “那就好,只要是严格的程序我就无所畏惧,那样的话就算是到了你们市记委我都不会有任何担心。”

    “市记委又不是他董常福一个人的天下,他还做不到一手遮天。”杜淹神情严肃的说道。

    他最初是想着要和苏沐说声的,但却没有这样做,他不愿意给苏沐招惹麻烦,也是对自己特别信任才敢这样面对。

    “我和你走,我不需要和任何人联系。”

    杜淹换了身衣服后就走出来,和冯刻肩并肩的下楼,他走的异常踏实,每一步的迈出都是坚定沉稳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