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官榜

官榜 5879章唐顺意的顺心顺意

    黑城市市委党校。

    临近中午时分。

    “刘书*记,咱们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一起出去吃顿饭吧?”

    “张市长,好久没见,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咱们去那边的茶楼坐会儿?”

    “赵厅长,我们市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总不能这样一直拖延着时间吧?是时候给我们个说法了吧?”

    ……

    随着市委党校研讨会的暂时宣告结束,每个人都开始按照各自的圈子随意的呼朋引伴起来。

    对他们来说,把握现在的人脉是最重要的,要不然每次出来开会的价值就彻底失去了。

    左右大家都是正厅级干部,彼此建立起来良好的关系是最合适的。

    这以后谁说得准会不会麻烦别人?而在这些话语中,最热门的自然是黑城市市长唐顺意。

    作为黑城市市长,唐顺意是地地道道的本土派系标杆,是属于省委副书*记高培源的嫡系。

    他以前就曾经是高培源的秘书,虽然说只是担任了一年时间,可秘书就是秘书,有这样的关系摆在那里,便没谁能忽视。

    而且唐顺意的做事风格是属于那种强硬派,因此在这黑城市便拥有颜色很鲜明的色彩。

    偌大黑城市官场体系,唐顺意硬是具有着不可挑衅的绝对地位。

    唐顺意在将别人的好意都谢绝掉后,盯上的是苏沐。

    他微笑着快步走了过去,客客气气的说道:“苏书*记,有安排没?方便的话,咱们中午一起吃顿便饭?你可是远道而来,我怎么都要略尽地主之谊才是。”

    “没问题,那就谢谢唐市长了。”苏沐笑着说道。

    整个会场除却唐顺意外,就是苏沐最耀眼。

    毕竟苏沐折腾出来的山脉经济规划方案已经是开始在汉蜀省掀起热议浪潮,想到山脉经济可能隐藏着的巨大价值,谁能忽视?

    黑城市也是个山脉众多的地级市,要是说能从苏沐这里得到些经验和指点的话,是能减少很多弯路,所以为了大局,为了发展,唐顺意不介意去刻意迎合。

    至于说到苏沐在省内的后台是陈东谛,那又怎么样?

    我这样做并非是讨好陈东谛,只是想要从苏沐手里往外掏知识,有何不可?

    就在两人刚准备动身吃饭的时候,舒秦的身影从外面走过来,趁着两人分开的间隙,舒秦急步上前恭声说道:“书*记,刚刚收到消息,顾夜县的杜淹已经被市记委的人带走,而他的秘书也被县记委的人带走。”

    苏沐瞳孔骤然紧缩。

    以着杜淹在顾夜县的尴尬地位,他既然将所有权势全都交出去,那么就没有谁会为难他。

    可现在呢?他竟然被市记委的人带走,这说明其中是绝对有猫腻的。

    而这样的猫腻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顾晓斌谋划的。

    也只有这个家伙,才能有这样做的胆量和资格,毕竟他的背后站着的可是顾水仁这位堂堂县委书*记。

    但杜淹也不是说没有后台的,不是你们想就能这样羞辱的。

    就在苏沐这边暗自琢磨这事的同时,唐顺意也接到了秘书打过来的电话,说的就是杜淹的事。

    毕竟杜淹好歹也是一个副县长,被市记委带走,他怎么都要知情的。

    但知情归知情,他却是没有任何想要搭理的意思,只是一个杜淹,值得他大惊小怪吗?

    根本不值得的,杜淹别说是没有掌握权势的,哪怕是个掌握实权的常务副县长,唐顺意都不会理会。

    可是唐顺意却没有想到,就在这时苏沐竟然走过来,主动说道:“唐市长,我刚刚听说你们市记委将顾夜县的杜淹同志带走。”

    “呵呵,我不是想要干涉你们市记委的正常工作,但要是说杜淹同志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希望你打个招呼,让市记委那边赶紧放人吧。”

    哦,杜淹居然入了苏沐法眼?

    唐顺意有些意外,好奇的问道:“苏书*记,你认识杜淹?”

    “不能说认识,但却也不能说绝对陌生。”苏沐微微一笑说道。

    “这样的话……”唐顺意略作沉吟后平静说道。

    “我给市记委那边打个电话吧,要是说杜淹真的没事,只是配合调查的话,市记委那边是会放人的。”

    “但这事要是说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苏书*记,你最好不要牵扯其中。要知道杜淹在我们黑城市的风评并不算好,即便是没有市记委的行动,市委市政府都准备调整他的工作。”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苏沐不值得为这人求情。

    这黑城市真的是没有将杜淹当回事。

    苏沐心底有数后淡然说道:“我和杜淹的关系并非你想的那么复杂,但这事我还是希望你能帮忙说话。”

    “我相信杜淹是清白的,记委那边可能是有什么误会。”

    “行吧,那我先去了解了解。”唐顺意说完这话就离开。

    和苏沐吃饭?

    拜托,就苏沐现在的这种状态,和他吃饭估摸着说的也是这事。

    再说唐顺意的心里原本就是不服气的,对苏沐暗暗带着几分抵触情绪。

    要不是说想要将山脉经济的发展点弄清楚,他是绝对不会和苏沐这样说话。

    你苏沐在有凤市闹出那样大的动静,最后是将高培源的人全都连根拔起,你说我能对你有好感吗?

    还有就说刚才这事,杜淹是被我们市记委带走的,有没有误会那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是被带走的。

    有这样的前提在,你还开口让我帮忙说话,我能说得上都不会说。

    况且吧这事唐顺意是听到些许风声的,很清楚是和顾水仁有关系。

    顾水仁是谁?那是他的嫡系,因为你一个苏沐,就将我的嫡系舍弃掉,我怎么可能那样做。

    “书*记,瞧唐市长的模样,未必会帮忙吧。”

    “而且就我所知道的消息,顾水仁是唐顺意提拔起来的,而唐顺意之前是高培源书*记的秘书,有这样的关系在,您说这事他会帮忙吗?”

    舒秦作为秘书是很尽职尽责的,在来黑城市之前就已经做好所有工作,将黑城市的几位主官履历研究的非常透彻,这其中自然就有唐顺意。

    “就算他不会帮忙,目前来说咱们也没有好的办法,这里毕竟是黑城市,不是说我能影响到的。”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杜淹的任命令很快到达,这样可以让他免得被抹黑。”苏沐眼神幽幽的说道。

    “嗯,希望早点下发。”舒秦深以为然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苏沐手机突然响起,看到是个陌生号码后他狐疑的接听,而那边传来的也的确是一道陌生声音,只不过这样的陌生却透露着一种亲近,对方还主动自报家门。

    “苏书*记你好,我是省委组织部林部长的秘书戚袍。”

    “戚主任好!”苏沐应声道。

    “知道你在黑城市那边是忙着开会,所以说给你打这通电话就是说声,黑城市顾夜县杜淹的任免命令和调动函,省委组织部这边已经发下去,现在应该已经到黑城市市委组织部。”

    “我想黑城市这边将工作做好后,你们有凤市那边就能接收。”戚袍微笑着说道。

    太好了,果然是这事!

    苏沐心中浮现出一丝喜色,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省委组织部长林光阴是杨子雄的人,戚袍是林部长的秘书,那么这事就肯定是林部长授意他通知的。

    这份情谊,苏沐得认,因此他没有任何迟疑,沉稳的说道:“我们有凤市那边是绝对会做好接收工作,不过戚主任,有件事我想麻烦下你,不知道方便吗?”

    “什么事,你尽管说!”戚袍笑眯眯道。

    “是这样的,我收到消息说,杜淹同志在上午被黑城市市记委带走,那边不是双规,就是很普通的调查,而杜淹同志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选择配合。”

    “可据我所知,杜淹同志是一个立场坚定的人,要是说黑城市市记委这边没有调查出来什么结果的话,就请他们赶紧放人。”

    “这事我来说貌似是没谁会听的,因此我就想着麻烦下戚主任,不知道方便吗?”苏沐顺势说出这个要求。

    左右都是已经欠下林光阴的人情,那就再来一次吧。

    虽然说林光阴不是省记委书*记,可毕竟是省委组织部长不是,他要是发话,相信是能有些影响力的。

    “还有这事?”戚袍眉宇皱起。

    “是的,的确是有这事,其实这事是有内情的。因为就在昨天我和杜淹同志谈话的时候,在顾夜县那边遭遇到件事情,事情是这样的……”

    “我有绝对的理由怀疑这事就是顾晓斌暗中指使,要不然没有可能说做成。”

    “当然这事要是戚主任那边不方便做的话,我这边也会想别的办法,毕竟我们有凤市既然想要杜淹同志过去工作,总是要做出点诚意的。”苏沐并没有将话说的多死。

    谁想那边的戚袍却是淡然一笑,从容说道:“苏书*记,这事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来处理吧。”

    “那就多谢戚主任。”苏沐笑道。

    “苏书*记你太客气了,那就先这样。”

    “好。”

    挂掉电话后,苏沐双眼不由眯缝起来,这事暂且就相信戚袍那边能做好。

    要是说他办不成的话,自己这边自然也是要有所准备,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