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官榜

官榜 5880章无视!规避!

    戚袍在结束和苏沐的通话后就直接走进办公室,面对着林光阴将刚才苏沐的话说了一遍。

    桌子对面的林光阴在听完后,眉头不由微微皱起,手指敲打着桌面说道:“你觉得这事的真实性可信吗?”

    “没猜错的话,这事应该是真的。在咱们的考核资料中,杜淹的确是个挺有能耐的干部,要不然苏沐也不会费尽心思的过去寻找,想方设法的要挖到有凤市去。”

    “想要双规杜淹的话,肯定是有强权人物出面才行,而这样的人在黑城市并不多见,稍微调查下就能搞清楚是谁。”

    “部*长,你要是想知道这事,我可以去调查一下。”戚袍恭声说道。

    林光阴摇摇头,语气冷然的说道:“没有这个必要,既然这事是苏沐请求帮忙的,又是咱们省委组织部权限范围内,你就直接和黑城市那边打招呼吧。”

    “我想只要咱们的调动函下达,黑城市那边是该清楚怎么做事的。”

    “是,部*长!”戚袍恭声领命。

    ……

    黑城市市记委审讯室。

    杜淹并没有被采取特殊手段带到什么特殊场所审讯,而是直接带到市记委的正规问话室,这也算是冯刻为他申请到的优越条件。

    最起码在这里,杜淹是不必担心会遭受到非常手段的刁难。要是说在这里都会那样的话,那才是真的恶劣呢。

    “杜淹,既然来了这里,就不要藏着掖着了,和我们说说你到底是怎么伙同赵振,将国有企业拖拉机厂给变卖的情况吧!”

    “不要觉得你还是副县长,只要进入这里,我们就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是有问题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同样适用于市记委。”

    ……

    市记委的人正在这边按照流程审讯着,而杜淹听到这些话,嘴角浮现的只是毫不畏惧的嘲笑。

    他无所畏惧的面对着眼前的工作人员,波澜不惊的说道:“知道吗?你们真的很可笑,要是说真的掌握了我贪污受贿的证据,拿出来就是。”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能拿得出来,我是绝对不会不认账的,可你们有吗?光是在这里耍嘴皮有个什么劲,你们还别不相信,我杜淹是身家清白的。”

    “你们记委最好是能调查出点有用的东西来,否则就今日这事我是绝对会索要说法的。”

    “你!”

    遭受到杜淹这种挑衅的记委工作人员,脸色阴沉着继续问话。

    办公室中。

    顾晓斌此时就坐在这里,他望着眼前的岳父董常福,神情恼怒的说道:“爸,就是这个杜淹,竟然敢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我,您说我好歹也是顾夜县的企业家,颜面何存?”

    “这事我是必须要讨回公道,他杜淹一个都要被免职的家伙,敢这样做,分明是没有将爸您放在眼里,您说这事咱们能不严办吗?”

    “嗯,必须严办!”

    董常福要是拒绝或者说抵触的话,根本不会花费力气将杜淹带回来,不过就这点捕风捉影的事,就想将杜淹一棍子打死,黑到无法自辩也是不可能。

    董常福清楚就杜淹这种人肯定是身家清白的,目前为止只能是暂时这样。

    弄进来训斥几天,给顾晓斌出口气就行,然后放人,息事宁人。

    就杜淹现在的身份地位,明知道承受了羞辱,想必也不敢去大肆张扬。

    “行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你不要再节外生枝。”董常福漠然说道。

    “是是是,我听爸的。”顾晓斌赶紧俯身说道。

    就在董常福刚想要教育顾晓斌的时候,桌上的办公电话突然响起,他接听之后,耳边传来的是黑城市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林平舆的声音。

    “老董,有件事通报你下,就在刚才省委组织部下了调动函,顾夜县的杜淹,就是被你们市记委带走配合调查的那位,已经被正式免去顾夜县副县长职务了。”

    “是吗?那真的是大快人心的消息。”董常福高兴的说道。

    “大快人心?”

    林平舆挑起眉角不起波澜的说道:“老董,我要是你的话,就二话不说,赶紧将杜淹放了。”

    “是,他是被提名免去副县长的职务,可随着而来的还有任命函,内容是这样的,任命函到达黑城市即刻生效,杜淹前往有凤市担任财政局局长之位。”

    “你说,人家现在可是堂堂一市财政局的局长,有这样的职位在,你还这样扣留着审讯合适吗?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林平舆就挂掉电话。

    董常福脸色锐变。

    这事还能这样做?原本已经被宣判体制内死刑的杜淹,怎么能够咸鱼翻身,前往有凤市担任财政局局长呢?

    要知道这个职位可是和现在的副县长有着天壤之别,那是各个部门区县领导想要巴结的财神爷。

    你就算是让董常福再怎么敢想,都不会想到还能出现这种神转折。

    同样听到这话的顾晓斌也傻眼。

    “有凤市财政局局长!难道说那人真的是有凤市市委书*记苏沐?”

    “什么意思?什么苏沐?”董常福捕捉到这个消息后急声问道。

    “是这样的,在我和杜淹发生矛盾的时候,现场还有个人,那人在我后来调查的消息说,是有凤市市委书*记苏沐。”

    “我觉得这不可能,认为那只是个笑话,可现在听到这消息,莫非是真的?”

    “那人真是苏沐,他是过来为杜淹撑腰的?不对啊,这不是在挖墙脚吗?他苏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顾晓斌反应过来后勃然变色呵斥道。

    “闭嘴吧你!”

    董常福蹭的站起身,在办公室中来回走动,苏沐挖墙脚?就杜淹在黑城市是值得挖走的墙角吗?

    他在这里承受的不重视和委屈,换做任何别人早就离开。

    想到杜淹承受的不公正,即便是董常福都不好意思昧着良心说话。

    而且这事既然已经有调动函,说明便是不可更改的,你再琢磨这些那些已经没有意义。

    “真要将杜淹放走吗?”董常福眉宇紧缩。

    “爸,您不会真的想要将杜淹放走吧?”顾晓斌有些焦急的按着办公桌站起问道。

    “不然呢?事情都已经这样,难道说我还有别的办法?这个烫手山芋是必须要丢出去的,要是说继续留在手里的话,只会给我带来麻烦的。”

    “晓斌,你的那些烂事我给你屁股擦得也够多了。你也给我听清楚,杜淹现在是今非昔比,他从任命函下达的那刻起,就不再是你我能怎样的。”

    “人家已经是有凤市的人,黑城市谁都不能肆意为之。”董常福沉声喝道。

    “好吧。”顾晓斌可不敢和董常福对着来,只能是忍气吞声。

    就在董常福刚想要下令放人的时候,谁想办公桌上的电话再次响起,接听之后那边传来的竟然是唐顺意的声音。

    “唐市长!”董常福赶紧恭敬的问候。

    “老董,我听说顾夜县的杜淹被你们市记委带走了?”唐顺意轻描淡写的说道。

    “是的,他现在就在我们审讯室中,唐市长,这事是有误会的,我们跟他之间没有任何成见,之所以将他带回来,也是例行公事而已,我现在就下令放人,我……”

    董常福的这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唐顺意直接打断,他慢条斯理的缓缓说道:“老董啊,你们市记委可是个严肃部门,怎么能一句误会就将事情解释掉?就这事你要仔细研究,要慎重对待。”

    “既然杜淹已经来了,那么就按照流程请他继续配合调查便是。不是说有时间限制吗?在最大时间限制内将事情搞清楚就成。”

    “要是说真的没有事的话,再放人也不迟嘛,省的别人说你们市记委做事不公正,反之也能还杜淹同志一个清白嘛。”

    董常福这边戛然而止,脸色古怪。

    唐顺意的这话摆明就是支持自己对杜淹的调查审讯,虽然没有明着说力挺,可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消息已经是够明确的。

    他的意思就是希望自己这边能将杜淹继续扣留,要是那样的话……

    对,肯定是这样的!

    董常福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望向顾晓斌的眼神若有所思,他想到的是,这事会这样,肯定是顾水仁那边请求唐顺意做的。

    要不是有这样的请求在,唐顺意会下达这种暗示?

    毕竟严格意义上说,顾水仁可是唐顺意的嫡系,自己只不过是沾了顾水仁的光,才能够和唐顺意搭上线。他自以为摸透彻整件事,便没有任何犹豫。

    “唐市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知道就好,那就这样吧。”唐顺意说完就挂掉电话。

    董常福想的是对的吗?当然不是,真的当这事是这样的吗?

    唐顺意会这样做,虽然说有照顾顾水仁的意思,但他更多的是想要向苏沐彰显力量。

    他没想到杜淹竟然是苏沐相中的人,更没想到苏沐会通过省委组织部作出这种举动来,这简直就是打黑城市的脸,这是在挑衅黑城市的威严。

    “苏沐,我就是要让你清楚,这里是黑城市,哪怕你做通了省委组织部的工作,我都能将杜淹扣留住,我只要多扣留一分钟,便是对你的羞辱,你又能奈我何!”

    唐顺意眼神凛然,满脸不屑。

    董常福领到市长这边的尚方宝剑后,也从之前的慌乱中镇定下来,望着顾晓斌自信满满的说道:“行了,放心吧,杜淹一时半会不会离开市记委的,继续接受审讯调查吧。”

    顾晓斌顿时满脸笑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