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官榜

官榜 5881章雷霆之怒!

    黑城市市委党校。

    午后的学习时间很短,毕竟大家都是正厅级干部,没必要将时间全部花费在这种事上。

    要是说连他们的思想境界都有问题,那整个华夏的中层便会彻底瘫痪。

    也就是在下课后,苏沐便接到了舒秦的电话。此刻舒秦已经被苏沐安排在市记委外面等候着杜淹的出来,可是谁想这种事压根就没有发生。

    “你是说杜淹还没有放出来?”苏沐微微挑眉。

    要知道就在上午的时候戚袍那边已经发过来短信,说的是已经就杜淹的任命知会黑城市,而黑城市这边也已经就这事通报给市记委。

    按照道理来讲,杜淹是绝对会被放出来的,可现在却仍然被关押扣留着。

    这就有点问题。

    “是的,我在这边通过关系得到的真相是这样的,说的是董常福下令让继续审讯杜淹。不过市记委倒是已经接到了杜淹的任命函,而这样做我认为是分明有意为之的。”

    “还有就是我在过来的时候,发现了顾晓斌从市记委里面出来。他的车窗并没有升起,我能肯定绝对是他。书*记,您说这事会不会和顾晓斌有关?”舒秦狐疑为问道。

    “顾晓斌吗?”

    苏沐摇摇头,不经意间看到唐顺意的身影时,脑海闪过一道亮光,莫非是这个原因?

    “这事和顾晓斌未必有关系,他顾晓斌就算是想要这样做,也没有这个资格和胆量。我记得你之前说过,顾夜县的顾水仁是唐顺意提拔起来的,对吧?”

    “对,顾水仁就是唐顺意提拔起来的,顾水仁曾经当过唐顺意的秘书,这就和唐顺意曾经当过高培源书*记的秘书是一个道理。”舒秦这话说出的同时像是捕捉到了些许真相痕迹。

    “要是那样的话,我知道怎么回事了,你在那边等着,我这就过去,咱们去要人。”苏沐眼神玩味。

    “好的,书*记。”

    挂掉电话后,苏沐望着笑脸走过来的唐顺意,淡然说道:“唐市长,借一步说话。”

    “苏书*记,有什么事吗?”唐顺意走到一侧后问道。

    “杜淹的情况你知道了吧?”苏沐开门见山的问道。

    “知道,不就是被市记委请过去协助调查吗?你放心,这事我已经打过招呼,那边只要确定没有问题的话,会立即放人的。”

    “苏书*记,你也要理解和体谅我们黑城市市记委的工作人员吗?他们不可能说抓到人当场就放掉,那样的话岂不是显得他们做事太没有水准。”

    “不过这事既然是你提起来的,我自然会多加关心。”唐顺意直到这时候还是虚伪的搪塞着,嘴角的笑容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要抽他的冲动。

    苏沐直勾勾的凝视着唐顺意,看着他在这里表演的虚伪模样,嘴角翘起,语气陡然间尖锐道:“唐顺意,咱们都是在体制中走的人,所以有些门道你清楚我也明白。”

    “有些事做就做了,只要不将事情做绝怎么都行,可你要是说非要撕破脸做事的话,那最后肯定是难以收场,那时候你觉得彼此的关系,还能像是之前那样维持吗?”

    “杜淹的事,我早就和你说过,你是怎么做的?你就是这样搪塞糊弄我吗?现在杜淹已经不是你们黑城市的人,他是我有凤市财政局局长,所以他的事我自然有责任去管。”

    “我现在就动身去市记委,你最好提前给他们打招呼,尤其是给那个叫董常福的说声,他要是够聪明就给我将人放了,不然的话,别吃不了兜着走。言尽于此,还请自重。”

    说完苏沐起身离开。

    唐顺意望着苏沐的背影,眼底滚动一抹抑制不住的愤怒光芒。

    “王八蛋,这里是我黑城市,你只是有凤市的市委书*记,怎么敢在这里耀武扬威?”

    “你有凤市不过就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级市,拿什么和我们黑城市相比?没有资格相比,你却这样张狂,还敢出声警告我,你配吗?”

    “在我的主场你都敢这样嚣张,要是在你的主场,我岂不是会被你狠狠踩在脚下?哼,你不是想要让杜淹离开吗?我就偏不如你愿。”

    唐顺意是不会联系董常福的,不联系就已经表明他的态度。

    苏沐,你就等着碰一鼻子灰吧。

    在动身去市记委的路上,苏沐果断拨通了戚袍的电话,这事既然当初麻烦的是他,自然还要找他。

    要是说贸然找别人的话,恐怕会让戚袍心气不顺。

    “苏书*记。”戚袍爽朗的声音传来。

    “戚主任,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和你说声。”苏沐的口气非常凝重,那边微笑着的戚袍脸色顿时严肃起来,直觉告诉他好像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也就不敢再胡闹。

    “嗯,你说吧。”

    “省委组织部对杜淹的任命函已经发给黑城市,而你说的黑城市市委组织部也已经知会了市记委,可如今那?四五个小时过去,杜淹人仍然被扣留在市记委那边。”

    “我就纳闷了,市记委要是说真的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双规就是,而没有掌握证据只是邀请杜淹过去配合调查,杜淹当时完全有理由拒绝,人家不拒绝选择配合,他们市记委就是这样做事的?这么不知进退?”

    “杜淹同志现在已经是我们有凤市的领导干部,黑城市市记委这样做是不是有僭越之嫌?”

    “况且这事是省委组织部下发的调动函,他们怎么就敢这样忤逆着来?我现在就去市记委,我今天是必须要将杜淹带走的。”苏沐语气不善的说道。

    “还有就在我刚才过来的时候,黑城市市长唐顺意摆明是对这事有意见,我觉得这事和唐顺意是有关系的。总之戚主任你那边要是不方便帮忙的话,我就亲自登门要人。”

    戚袍脸色急变。

    苏沐这番话说的还不够明确吗?这事是请你戚袍去办的,我也准备记着你的人情,然而这就是你递交上来的答案吗?你就是这样做事的?

    杜淹到现在都还被关在市记委,这就是你办事不利的结果,至于说到你那边摆出来这样那样的理由,有意思吗?真的认为我会相信你说的那些话,好吧,即便我相信,你会好意思说吗?

    “苏书*记,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误会,你先别激动。”戚袍赶紧说道。

    “我没有激动,也不需要激动。杜淹既然没事就应该出来,就应该获得自由,他不应该被这样的阴谋算计,而且还是被顾晓斌那种败类算计。”

    “整个黑城市的治安如何我不屑平价,我也懒得去那样做,我只是想要带走我有凤市的人,这个没错吧。戚主任,我这会要去要人,回头再联系。”苏沐沉声道。

    “好的,我知道了。”

    戚袍察觉到苏沐的冷酷和坚定后便挂掉电话,然后起身走进办公室,脸色阴沉着说道:“林部长,就在刚才苏沐打过来电话,说的是杜淹仍然被扣留在黑城市市记委,他已经过去要人。听他的口气好像是想要闹腾,我担心会有麻烦。”

    林光阴的脸色也瞬间阴沉。

    这事是省委组织部亲自做的,更是他亲自签发的调动函,在黑城市竟然被这样对待,他颜面有光才怪呢!

    至于说到苏沐那边会出问题,他倒是丝毫不担心。

    苏沐要是一个做事鲁莽的人,也不可能说走到如今的位置。

    但这事不管苏沐准备怎么做,自己是必须要索要说法的,想到这里他便直接拨通了黑城市市记委书*记雷盺楚的电话。

    “林部长,您好!”雷盺楚第一时间接通。

    “老雷啊,你们市记委到底是怎么做事的?顾夜县的杜淹已经不是你们黑城市的副县长,他现在的身份是有凤市财政局局长。”

    “调动函和任命函都已经发到你们市委组织部,就这事也已经知会你们市记委,怎么到现在还非要关押着人家?”

    “杜淹要是有问题,你们随便做怎么都行,可要是没问题的话,我要你们即刻放人!”林光阴神情肃穆的喝道。

    还有这样的事?

    雷盺楚是真的有些懵神,就林光阴说的这事他真的不知情,因为他刚从外地学习回来,屁股都没有坐稳,便接到了这通电话。

    不过想到这事要是关鱼杜淹的话,没准真的有人敢这样做,他便急忙说道:“林部长您放心,我这就调查这事。”

    “好,还有件事情要通知下你,有凤市的市委书*记苏沐已经去你们市记委要人,你心里有数,交代下不要和他起冲突。”林光阴淡然道。

    “明白!”

    结束通话后雷盺楚就皱着眉头,眼底闪烁着冷意,他怎么说都是市记委书*记,可发生这样的事情竟然没有一个人通知他,这里面不管是有什么样的原因都是要彻查到底的。

    在我没有离开这里前,市记委必须只能有我一种声音。

    其余任何人想要架空我,想要无视我,都准备承受我的愤怒火焰吧,我不想自己因为你们这群蠢货而陷入危险境地。

    雷盺楚起身往外走去。

    几乎与此同时,苏沐也走进了市记委大门。

    两人的目标都是二楼审讯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