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官榜

官榜 5884章惊爆眼球的三则消息

    时间如流沙悄然逝去。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苏沐他们的学习生涯暂告结束,而在这最后一天,网上和现实中突然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直接就将顾晓斌毫不客气的置于死地。

    即便是有老爹顾水仁撑腰,他都没有办法躲过这场灾难,只能是眼睁睁的被公安局带走,而且还是市局来的人。

    不然留在顾夜县的话,那些人在有所顾虑的情况下,谁会真正为难顾晓斌。

    这件事在网络上率先发起。

    《控诉顾夜县平安房产总裁顾晓斌的六大罪状!》

    《我以我血起诉顾晓斌!》

    《残暴贪婪的顾晓斌!》

    ……

    网络上就像是雨后春笋般忽然间冒出无数这样的帖子,每个帖子针对的无一例外都是顾晓斌。

    而且这不单单是针对,是有图有真相是有视频的,每个帖子内拿出来的证据都是确凿无误,都是绝对能让他不能翻身。

    那种种种令人发指的勾当,即便是再善良仁慈的人看到都会愤怒,都会有种想要抽顾晓斌几个耳光的冲动。

    而这只不过才是开始。

    一封封举报信就像是商量好似的,分别投递向黑城市和顾夜县的相关部门,比如说市委市政府,县委县政府,市县两级公安局,市县两级信访局,市县两级纪委,市县两级民政局……

    只要是有点分量的部门,都会接到举报信,信里面的内容和网络上的帖子是如出一辙的,全都是针对顾晓斌而给出的举报。

    最要命的是每封举报信都是受害者给的,都是实名举报。

    面对遮天盖地而来的舆论,面对顾晓斌这种为了谋取利益,毫无底线,不折手段的罪行,黑城市这边即便是有唐顺意为顾家父子撑腰,却也是不能做到一手遮天。

    所以顾水仁只能无奈的眼睁睁看着顾晓斌被市局的人带走,接受正义的审判,法律的严惩。

    这事闹成这样,要是说不能在最短时间内平息,是断然不可能有结果。而且有消息说,这场由小渐大的风波已经惊动省里面。

    有省里的领导关注,顾水仁难道还敢出头吗?

    “是谁?到底是谁做的这事?不要被我查出来,要不然我非要和你好好算这笔账。”顾水仁像是疯子般,在办公室中砸着东西,满脸愤然。

    顾晓斌的被抓,不只是对顾水仁的羞辱,更是对他威严的挑衅。

    从这刻起,便意味着顾水仁在顾夜县一言九鼎的地位将会改变,人心浮动之下,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黑城市市委党校。

    当这事掀起轩然大波的时候,恰好是黑城市市委党校这边所有正厅级干部准备离开之时。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唐顺意就脸色骤变,眼神里带着几分怨恨的注视着苏沐。

    要是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这事背后绝对有苏沐的影子,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会这样无聊,会无聊到公然支持杜淹反击呢。

    这事要不是杜淹做的,我把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带着这种不甘心的怒意,唐顺意直接找上苏沐,即便是清楚现在要保持低调,但该有的态度却是要做的。

    要不然还拿什么和下面的追随者交代?他们还会死心塌地的追随吗?

    “苏沐书*记!”唐顺意脸色不善的说道。

    面对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苏沐却很坦然镇定,站在党校里面的花池旁边,淡然说道:“怎么,唐市长,有事?”

    “顾夜县的事情是你指使的吧?”唐顺意冷声道。

    “你说的是顾晓斌的事吗?跟我无关。”苏沐淡然摇头。

    这事还真不是他的意思,他也没有想到杜淹会折腾出来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想到那些事都是有真凭实据的,苏沐就释然了。

    既然顾晓斌干了违法犯罪的事,那自然无需客气。

    “苏沐,我希望你能明白,这里是我们黑城市不是你有凤市,你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咱们为官从政的都要讲究个底线,最起码是不能僭越。你说今天这事传出去之后,还有谁会欢迎你?”

    “你只是有凤市的市委书*记,又不是省委书*记,你凭什么又有什么样的资格这样做?”唐顺意脸色铁青的问道。

    “那我倒要问你一句,顾晓斌的事是真的吗?”苏沐凝视对方问道。

    “这个……”唐顺意有些尴尬。

    “看你的神情就应该知道这事是真的,你既然清楚这事是真实的,怎么居然还好意思过来跟我说这番话呢?”

    “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违法乱纪的,这事你敢说顾水仁不清楚?唐顺意,你是黑城市的市长,我是有凤市的市委书*记,我是无心在你的地盘上折腾,可杜淹所承受的不公正待遇你有想过吗?你心里为他想过吗?”

    “他的事要不是有我插手的话,被带进市记委,在董常福的有意栽赃陷害之下,还能清清白白出来吗?”

    “这只是一个杜淹,你说还有没有其余人被这样对待?而这些都是你这个市长的失职。你现在居然还理直气壮的质问我,我想要再请教下,你真的有胆量,这样理直气壮的被其余人质问吗?”苏沐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我……”唐顺意脸色愈发讪讪。

    “咱们都是党和国家的干部,你身边会有人跟随再正常不过,但请你记住,咱们是为人民服务的。”

    “任何和人民为敌的人都是注定要黯然离场的,像是顾水仁这样的人,我是给你机会让你亲自去收拾,但不意味着我对他就没有一点办法。”

    “唐顺意,你最好亲自解决掉这事,否则惹祸上身的话,到时候可不就只是一个顾晓斌,会连你这个市长也一起跟着倒霉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沐神情已经变得有些冷峻。

    “唐顺意,不要将我的话当耳旁风,你最好慎重对待。言尽于此,你听也好不听也罢,最后都是要你来定夺的。”

    “希望你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不要辜负老百姓对你的期望,也不要辜负上级领导对你的信任。”

    说完这话苏沐转身就离开。

    唐顺意气的脸色近乎崩溃,尼玛的,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被苏沐教训。

    这个剧情似乎不对啊,应该是我对苏沐充满着怒意,是我在扮演着呵斥者的角色才对。

    我是来质问的,谁想最后还被苏沐威胁,说是要将这事处理妥当,还要将顾水仁拿下。

    该死的,我要是真那么做了,还有谁会跟随我,在这黑城市还有何威信可言。

    “苏沐,你简直欺人太甚!”

    ……

    苏沐坐进车内后,对唐顺意的感觉是骤然锐降,一个做事情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主儿,是绝对不值得他重视。

    就唐顺意表现出来的这种姿态,以后的前途必然是渺茫的。

    “咱们回去吧。”

    “是!”

    随着苏沐赶往有凤市,在汉蜀省这边发生了一件事情,一件只要发生就绝对会轰动全省的大事。

    这事的主角是柳氏集团,是柳久安这个所谓的总裁。

    这事也是柳久安根本没料到的,他怎么都想不到到自己会被这样针对。

    柳氏集团从成立到现在,在汉蜀省这边做的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成为攻击目标呢?

    这绝对是有人在操控。

    这事就是柳氏集团竟然遭受到省直机关部门的多重调查。

    公安厅的调查持续进行,给出的是停业整顿的意见。

    卫生厅针对的是柳氏集团的食品安全,勒令停业整顿。

    质监局抽查的是柳氏集团的产品质量,发现每件产品都是有缺陷的。

    ……

    柳氏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中。

    砰砰!

    柳久安像是一头发怒的雄狮,不断的敲击着桌面,将桌上的所有东西全都哗啦在地,神情狰狞恐怖。

    他肆意的咆哮着,“这就是彻头彻尾的陷害,是故意针对咱们柳氏集团。”

    “麻痹的杨首政,你这是想要和我玩阴的是吧?你这是摆明借着你老爹的力量做事!”

    “杨子雄,你这个老东西,还要脸吗?仗着你是这里的土皇帝,肆无忌惮做事是吧?”

    柳氏集团的其余高层全都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沉默无语。

    这事就是无解的,如果这事真是杨子雄安排的,那么便没谁能解开这个结,这个结除非是杨子雄亲口解开,否则只能是生生的套死柳氏集团,直至窒息。

    在汉蜀省和杨子雄这个省委书*记对着来做事,被玩死是分分钟钟的事,而且人家还能选择怎么玩死你。

    “柳总,咱们现在怎么做?”

    砰!

    柳久安抓起一本书就砸过去,面色恼怒的喝道:“怎么做?我请你们回来是让你们问我的吗?我要是能想到这么多问题的解决办法,要你们有什么用!”

    “你们拿着比别人高出几倍的工资,就是这样在旁边热闹的吗?全都给我滚出去想办法,用上你们的脑子还有人脉关系,总之我要这些麻烦在今天之内必须全部解决掉。”

    “是!”

    所有高层全都诚惶诚恐的离开。

    “王八蛋,杨首政,你竟然这样不要脸,也就别怪我心狠了!”柳久安仰天咆哮。

    这只是今天的第一个消息,很快在有凤市传出第二个消息。

    有凤市新任财政局局长杜淹正式上任,接管财政局,发表讲话,有凤市为之震惊。

    第三个消息同时公布。

    剑铃县的玉石基地建设正式交给程氏集团筹建。

    省市县三则消息,惊爆眼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