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雷碎星辰

雷碎星辰 第491章 役所之冠

    招待的女弟子蓝本已经将林铮定义为心中的穷人,认为对方根本没有能力耗费五元气场的宏大开销,因此并未在意林铮接下来的话,直到隐约听到对方谈及嘉奖二字,她才终于反响过来。

    “你说什么?你有宗门嘉奖?”女弟子脸色极为意外,似乎有些不敢信任。

    女弟子这种反响是有原因的,固然五元气场的消费对于宗门来说并不算太大的开销,但这种象征意义却非常可贵,所以宗门除了在各宗小比或者特别任务当中,才会选择以气场时间作为嘉奖,一般情况下,最多是拿出一些资源。

    而据女弟子的懂得,最近一次宗门拿出五元气场时间作为嘉奖,也只有不久前的外门小比,这似乎也和对面的这个少年的修为比较符合。

    “是的,我在不久前的小比中得到了宗门的嘉奖,得到了进进五元气场的资格。”林铮安静的答复了对方的问题,也许是经历过太多类似的情况,他对于女弟子这种讶异的反响并不感到陌生。

    女弟子再度仔细的打量了林铮一番,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这个少年实在和他心目中的同龄高手相符。

    固然女弟子已经进进内门两年左右了,可同样也经历过外门生活,她非常明确外门小比看似公平,但实际上想要在小比中盘踞前列,对于一般人来说是何等的艰苦。

    固然赤霄阁的弟子大多出身平民家庭,但实际上真正能在弟子中出类拔萃的,依旧是那些出身门阀世家的天孙公子。

    哪怕同样天分,同样的修炼时间,对方背后的修炼资源也足以让他们和普通弟子拉开一段难以逾越的鸿沟。

    也许出身普通的贫民子弟会在以后的修炼境界上逐渐赶超前者,但是至少在修炼初期,尤其是外门的武师阶段,很少有人能盘踞战榜前列。

    无论女弟子怎么看,都无法从林铮身上创造有过半点世家子弟气味,心中自然难免对对方的成绩有所猜忌。

    好在女弟子倒并非真的是那种权势之人,心中固然怀疑,却并未忘记自己的天职。

    “师弟,把你的苍炎令交给我,登基一下就可以。”

    林铮依言将自己的苍炎令交给对方,无聊之下就开端四处的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接过苍炎令之后,女弟子看了一眼,略微诧异,固然她没有权限查看苍炎令的内部信息,但看到苍炎令的色彩,依旧认出了林铮的身份。

    土黄色的苍炎令乃是外门弟子的标记,这阐明对方到现在还有正式的进进内门,但林铮身上的武宗气味已经稳固了,这只能代表对方还没有机会办理进门手续。

    这就更加的让人感到奇怪了,正常情况下,宗门弟子只要突破外气,都会在第一时间办理进门手续,这可不仅仅是一种情势。

    越早办理进门手续,各种匹配的资源也会在当日计时,除非脑袋有问题,否者尽不会有人疏忽这件事的。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在对方心中,有着远比进进内门更加重要的事情。

    而最近也正好有这样的一件事即将产生,那就是鉴兽大典。不过,外门有机会参加大典比武的弟子,都是战榜前二十名的精英。

    固然女弟子没有机会往观看外门小比,但在五元气场时间长了,她对于外门战榜前列的那些弟子也大多并不陌生。

    林铮显然并非是此界战榜前列的人物,那就只剩下一个一个可能,对方是役所寻衅的获胜弟子。

    想到这个可能,女弟子越发的谨慎。

    五元气场固然仅仅是一个修炼之地,但这个事物大厅却算是一个消息的集散地。

    此前就有传言,这次外门战榜弟子被评定为最近十年最强的一批,但他们却在这次小比当中几乎全军尽墨,被新一代的役所弟子大半斩于马下。

    这也让几乎近半的赤霄阁弟子在茶余饭后多了不少的谈资,不论是军神吴起之子吴胜,还是魏国长公主梅玉珊,或是顾家长孙顾晏,这些人无不是被看作赤霄阁新兴一代的领军人物。

    当然,除了这些总所众知的贵胄之后,青州少年一系也被大家广泛关注。

    但不管是那方本身代表那个权势,赤霄阁弟子已经将他们称之为役所系了。

    面对这样一个可能在几年后决定全部赤霄阁弟子命运的群体,哪怕现在身份高出对方一些的女弟子,也不得不谨慎起来。

    固然在处理这种宗门嘉奖方面,女弟子经验并未几,但它和正常的气场记载也并没有太大差别。

    拿起苍炎令,女弟子在自己眼前的纹器终端上扫描了一下,很快在晶体屏幕上就显示出了目标剩余的气场时间。

    十天零时!

    怎么可能!

    女弟子第一反响是不敢信任,外门小比最高嘉奖,榜首获得的气场时间也不过是五天而已,而且是以整天盘算的。

    而眼前晶幕上却显示的十天,不仅如此,这十天还是以小时为单位盘算。

    别看以天为基数和以小时计数似乎并无太大的差别,但真正应用之后,就会创造,期间至少会有三成左右的损耗。

    换句话说,眼前这个少年的剩余时间,比起小比第一还要多出近两倍。

    固然晶幕上的信息只有五元气场的剩余时间,并没有对方的具体身份,但女弟子看到眼前信息,就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役所寻衅第一。

    固然不管是役所寻衅第一,还是外门小比第一,现在的修为最多也就是武宗而已,但其中代表的含义却让人不得不佩服。

    不管怎么说,这都代表对方让人仰看的武道禀赋。

    林铮环视一周之后,转过火来,正巧看到晶幕上显示的数字,固然第一次见识这种奇特的显示技巧,他却已经明了其作用。

    “师姐,办完了吗。”看到女弟子出神,林铮不由问道。

    “好,好了、”女弟子赶忙打起精力,顺便将苍炎令递还给林铮。

    与此同时,女弟子还递出了一块淡青色的晶石令牌。

    “这是你的气场令牌,它和你的苍炎令是绑定的,等到应用完气场之后,还要交换回来,到时候会有人给你办理相干手续的。”说着话,女弟子指向大厅西南方向,“你可以凭借这块令牌到云船区领取相应的云船,它会送你到指定的气场的。”

    林铮顺着对方所知的方向看往,在大厅的一角摆放着上百艘小型云船,应当就是对方所指的目标地。

    早在进进大厅之前,林铮就看到了不少人应用云船往返气场山和大厅之间,对于这个阐明并不算意外。

    就在林铮拿着令牌,筹备直接提取云船进进气场的时候,身后却传来女弟子的声音。

    “师弟假如是第一次进进气场,还是不要停留过久,以免对身材造成不必要的累赘。”

    林铮有些意外女弟子会如此规劝,至少在他看来,女弟子如此关心一个陌生人,已经颇为难得了。

    林铮回头一笑,说道:“多谢师姐提示,我会注意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