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美人鱼的童话

美人鱼的童话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爱你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梦见了很多很多人,他们都聚在一起开心的嬉笑着,我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很想要融入其中,却没有人看得见我。

    我认识这个地方,她,楚茗闵就是在这里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

    可是在我的梦里,她还青春洋溢地活着,她真的很漂亮,看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和她不一样,她就像是自带发光体的天使,她的周遭笼罩着最柔美的光芒,她一颦一笑,都美得让人嫉妒。

    她挽着章星辰的胳膊,微仰着脸看着湛蓝的天空,章星辰动情地亲吻了她的侧脸,然后,他们目光纠缠,她露出了令人心醉的甜美笑容。

    在那一刻,我体会到的,是铭心刻骨的卑劣感。

    仿佛,你在角落里爱了千年万年,也不及他牵着相爱的人,与她相视一笑。

    我喊了章星辰的名字,他却置若罔闻。

    一瞬间,周遭的人都不见了,四周重重浓雾,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依稀却听到了谁的哭声,我寻着哭声找了过去,然后看到了蹲在湖边的楚茗闵。

    “陆小朝。”楚茗闵却喊了我的名字。

    “你认识我?”我有些讶异。

    楚茗闵站起身来,她看了一遍死寂的林子,目光再次回到我的脸上,“你看,只有我们两个了。”

    我点点头,问她:“章星辰呢?”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眼神幽幽地看着湖面,等了好久,才看到她转过脸来对着我说:“他们都说,是章星辰连累了我们,明明不是啊……”

    我有些怔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于是说:“我都知道了,是秦佳宓害了你,她一直暗地里在欺负你,章星辰也知道了,大家都知道了。”

    “那你呢?”楚茗闵问我。

    “我?”我怎么了?

    “也是她害了你吗?”她语气里,没有愤怒,没有同仇敌忾,更多的是不以为是,“你看,为了我的死,他失去记忆,为了你,他车祸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如今他找回我死去的真相,他还没来得及从我的悲剧里解脱出来,你又要离开他了。所以,我们才是章星辰的劫数。”

    我沉默着,楚茗闵又问我说,“你为什么去找秦佳宓?她跟你说了什么?”

    “我是去他那里找章星辰的,我以为,知道你的死跟秦佳宓有关系,他会去找她,”我低垂着头,心里说不出的挫败感,可是他没有去找她,即使知道了真相他也不忍心责怪秦佳宓吧,在咖啡厅的门口,他明明看到我了,却还是开着车绝尘而去了。他不想要跟我分担他的痛苦。

    在他心里,秦佳宓占据的分量,远比我想的多。

    “我告诉了秦佳宓,章星辰知道她当年欺负你的事情,知道是她害死了你,秦佳宓听了之后像是崩溃了似的,她情绪失控,胡乱砸了很多东西,连她自己也受伤了,”没错,秦佳宓的情绪很反常,她尖叫着说自己受够了,她像是把自己身体里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然后瘫倒在地上。

    秦佳宓一脸凄厉地告诉我,楚茗闵根本不是她杀的,楚茗闵的死,就是为了报复她曾经欺负她,恐吓她,她说楚茗闵就是个疯子,她设计了一切,处心积虑地在周末秦佳宓打工的晚上把她约到湖边,扯走了她制服上的扣子,自导自演了一场谋杀。秦佳宓说,楚茗闵故意让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自杀。

    秦佳宓的脸上布满泪痕,脸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她沉浸在回忆里的模样有些狰狞,她说:“她诅咒我,诅咒永远不能得到星星,因为跟星星待在一起的每一秒钟,我都会想起她的死。”

    后来,罗鸣杰回来了。

    面前神情淡漠的楚茗闵朝我走近,“秦佳宓受伤了?然后呢?”

    我下意识地往后倒退了几步,然后说:“秦佳宓告诉我,说你的死,就只是你为了报复她的手段。”

    楚茗闵的身体一震,她眼眉低垂,嘴角浮起一抹笑容,“她可以选择救我,可她没有。”

    “我理解,”楚茗闵说,“星星爱的人是我,她当然希望,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像我希望你从星星的身边消失一样。”

    四周的迷雾越来越浓,我越发看不清楚茗闵的脸,过了好一会儿,耳边又响起了嘤嘤的哭声,我往声音的方向走去,可是声音渐渐消失了,我停下脚步,眼前的迷雾淡去,我发现自己就站在两颗桂树下面,树上挂着的木牌上刻着的不是楚茗闵的名字,而是我的,陆小朝。

    我死了吗?

    这不是梦吗?我真的死了吗?

    紧挨着我的那棵树,旁边的树上也挂着一个木牌,我被惊得一身冷汗,那上面的名字,竟然是章星辰。

    我下意识想要跑,脚下却像是被人死死拽住了一样,怎么也动不了。

    在不远处,楚茗闵挽着章星辰出现在迷雾中,他神情漠然地看着我。

    如果这不是梦,如果这是另一个世界,章星辰他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他怎么会出现在在这里?

    “章星辰,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走,你回去,听到没有你回去!”我大声喊着,他却无动于衷。

    然后,他松开了楚茗闵的手朝我走了过来,章星辰冲我笑,他的笑容那么温暖,我的心像是刀绞似的痛着,我真的死了吗,往后我都不能看到他的笑容了吗?章星辰却若无其事地说:“陆小朝,我来找你,你去哪儿,我就去哪。”

    “小朝,小朝~”

    我被眼前煞白的光线刺得睁不开眼睛,周遭一片混乱的声音,我听到惊叫声,听到哭声,脚步声乱作一团,紧接着响起东西摔碎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喊,“快去喊医生,快点快点。”

    “你还好吗?感觉怎么样?”

    是星海,他伸手抚摸着我的头发,眼眶红的一塌糊涂。

    我没死,这是梦。

    “章星辰呢?”我问,然后转过脸看了眼周遭。

    病房里好多人都在,他们都在看着我,都在等着我,都在为我的苏醒而喜悦,我忍不住喜极而泣,尽管全身到处都在泛着疼痛,可我却觉得幸福极了,我还能这样痛着,还能被大家爱着,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你今天刚转来普通病房,他守了你快一个礼拜了,人都要熬坏了,我让护士给他注射了些镇静剂,他在隔壁病房睡着呢。”星海说。

    也许,真的是章星辰来我梦里了。

    病房里其他人都围了上来,他们关切的目光,让我忍不住鼻子一阵泛酸,我笑了笑,只好赔罪:“对不起,害大家担心了。”

    “你醒了就好,我还等着你来参加我和汤夏奕的婚礼呢,你这一睡就是一个多礼拜,哪有你这样的啊!”林柯红着眼圈,语气里满是担忧和埋怨。

    “我一定快快好起来。”

    我刚说完,医生和护士就进了病房,其他人也只好退到了病房门口站着。

    医生询问了我几句身体状况,又检查了一番,然后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对病房里的人说:“她已经脱离危险了,目前看病人的情况应该没有脑损伤的迹象,具体的情况,你们大家等检查结果。”

    “谢谢医生!”

    汤夏奕走到我病床前,忍不住开起了玩笑:“陆小朝,这些天小柯眼睛都哭肿了,我哄都哄不好,你怎么负责啊?”

    林柯立刻拍了他一记:“我哪有!”

    我笑了笑,“就是有你们这样牵挂我,我才这么争气好起来啦,等我好全了,一定请大家吃大餐,以表歉意和感谢!”

    “上道啊!”林柯眉开眼笑地说。

    林嫒推了一把旁边站着一直没吭声的萧飒:“你傻了?干嘛不说话?”

    萧飒别过头,就出了病房。

    星海一脸好气又好笑的样子,然后安慰我:“他担心坏了。”

    我点点头。

    “你们都回去吧,这里有我照顾,小朝刚醒,不能太累。”星海转身就下逐客令。

    “那我们改天来看你。”林柯说完,冲我摆了摆手,然后推着大家往外走。

    等到大家都离开,星海帮我把病床摇起来,让我半靠着。他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一脸怅然地看着我,他眼底满是疼惜,“小朝,你的事我没敢告诉我妈,家里接二连三的事,她也经不起打击了,好在,现在你醒来了。”

    “对不起啊,”我试着安慰星海,然后信誓旦旦地举手发誓,“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乖乖的,不让你操心了,好么?”

    “最好是。”说完,星海站起身来往外走,“我还是把章星辰叫起来吧,要是他知道你醒了,一定开心死……”

    星海还没走出病房就跟刚进门的章星辰撞了个满怀。

    章星辰揉着眼睛,刚站稳,就看到我了。

    他愣在门口,星海出门后把他往里推了一把,章星辰一个趔趄,在我病床前站定。

    我看不出来他什么情绪,他像是在生气,或者是吓到了。他不说话,我只好先开口:“我发誓,以后我一定乖,哪都不去。”

    他还是没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我。

    “没事,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良久之后,他打破沉默,终于开口。

    我鼻子一酸,眼泪吧嗒掉了下来。

    “章星辰你过来。”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心里越想越觉得难受,眼泪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章星辰朝我走了过来,眼泪从他的眼眶滑落,我已经不怎么记得了,他是否在我面前哭过,他俯下身来抱着我,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爱你…”

    “这句话,你好像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我说。

    他越发将我抱紧,然后沉声说:“我带你离开这里。”

    闻言,我从他怀里挣开来,看着章星辰一脸的认真,便问他:“去哪?”

    章星辰再次抱紧我,我听到他胸口有力的心跳声,也听到他说:“我有多感激,上天把你送回我身边,我爱你,陆小朝,你不知道……”

    “对不起,”我仰起脸来看着他。

    “陆小朝,你现在那么虚弱,我看上去一定像是趁火打劫,”他低头亲吻了我的嘴唇,然后笑了起来,“我要当个好人,当一个善良的人,我要讨好上天,讨好这个世界,让谁也不要把你从我身边抢走。”

    章星辰动情地抱了我,“陆小朝,我们结婚吧。”

    我咧嘴笑出声,“你不要欺负我现在脑子糊涂,你求过婚,我也答应过了,我这还没结婚呢,就变二婚啊!”

    章星辰又笑,“那,戒指呢?”

    他松开我,然后牵起我的右手说,“你一定很生气,戒指也摘下来了。”

    “你都不要我了,我戴着戒指做什么?每天睹物思人啊?”

    章星辰手指摩挲着我右手上的伤疤,他眉眼低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估计又是些不大开心的,我凑过身在他脸上亲了下,笑着安慰他:“就算没有戒指,我也要当你的新娘。”

    章星辰嘴角扬起宠溺的笑容,“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好欺负?”

    “你以后就知道谁比较好欺负了。我撇撇嘴说。

    趁我不注意,他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枚戒指,套上了我的右手无名指,我细看才发现,还是那枚戒指。

    “星海说,外婆去世之前为了让她安心你一直都戴着,之后就没看到你戴了,我回家找了个遍都没找到,结果换衣服的时候发现你把它放我外套口袋里了。”他说着,露出揶揄的笑容,“陆小朝,这就是司马昭之心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