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特工

大明特工 第295章 郭登将军

    刘越成功地完成了对宣府军队的整编和训练,他相信只要待白圭在兵部所研发的先进武器制造成功并大量装备于宣府的军队,就一定能抵御也先的南犯。但是大明的疆域太长,所以也先完全可以不必从宣府进攻,譬如刘越即将要去的大同就是历史也先南犯的重点。

    此去大同,刘越决定再干一番大的,大同镇自从建镇起就承担着控卫京师的重任,且是瓦剌即也先所部攻击最直接的地方,承担着相当大的边防重任。在去大同途中,刘越就从沈科这里了解到大同镇的现状。大同现任总兵官刘安,镇守太监陈公,另外还让刘越记住的就是武定侯郭英之孙郭登现以都督佥事的身份任参将。

    郭登自幼家学甚严,虽说武将世勋却才华横溢,其文采丝毫不亚于进士举人之流。这日,总兵官刘安特地安排参将郭登率一千五百骑出城迎接前来的宣大巡抚刘越。

    但一直以结交文人雅士为荣的郭登听说这新任巡抚不过是个秀才出身靠着皇上宠信才位居高位就甚是不屑:“本官虽说是武官但好歹也是家学渊源,中过举人,居然让本孝廉去迎接一个秀才出身且是王振之流的朝廷弄臣,真是折煞本官了。”

    &am;nbs~ ;“呵呵,他真是这么说的?”刘越听沈科转述完郭登对自己的评价就不由得冷冷一笑。

    沈科点了点头,又劝道:“大人您别生气,这郭公子虽说恃才傲物但却是大同镇内唯一一个不扰民不欺民的好官,好几次总兵官刘安的家人在大同作恶都因郭公子的介入而使许多百姓免受其害。”

    “本官能什么气,搁到现在,他们这些人就是红二代,好的话泽被万世坏的话败坏国家”,刘越说着又道:“不过现今大明的财政日益捉襟见肘还不都是他们这些寄生虫所啃噬的,不过还好的是,这郭登一类人比清朝那些只会玩鸟斗蛐蛐的八旗子弟好,至少知道守边御敌。”

    刘越正说着就见李蔻走了进来:“大人,杨炎说一位来自大同的参将名叫郭登的要见您。”

    “不见,就是本官一路颠簸累病了,让他在外面等着”,刘越有意削削这郭登的狂傲劲,便这样回道。李蔻只好退身出来将此事告诉杨炎。

    杨炎不知道这巡抚大人为何放过这个结交勋贵的机会,毕竟现在这些朝廷勋贵们在朝中还是很有话语权的,而且大多镇戍边镇,如果能与这些什么公侯子弟结交好关系,在这里当巡抚施行号令也容易些。既然巡抚大人不愿意“摧眉折腰事权贵”何不妨自己借此与这些公子哥套套关系,毕竟大家都是官二代,还是有许多共同话题的。

    杨炎便从李蔻这里要了杯给巡抚大人专用的碧螺春亲自端到前厅来,赔笑道:“郭大人,实在是很抱歉,我们巡抚大人在宣府淋了雨又赶了一天的路,不曾想累病了现还在睡觉呢,您先喝杯热茶暖暖身子,这可是上好的碧螺春,我们巡抚大人一般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嘿嘿。”

    “请叫我郭公子,什么大人不大人,听着俗气!”已经是冬季,但还持着一把玉竹古扇的郭登冷言冷语地说了句后就端起热茶来刚呷了一口就忙吐了出来:“呸呸,可惜了这么好的茶叶,你们大人真个是上不了高台盘的破落秀才,这碧螺春哪有这么泡的,全把本味冲掉了,饮来简直就是若臭沟之水般涩苦。”

    “是,郭公子说的是,这都怪小的,小的不知道这茶该怎么沏,见郭公子您乘风归来,又是满腹文采之人,小的就想用好茶和沸水冲一冲就行了,却不曾想耽误了好茶,就好比好好的一个风华绝代之女竟配于一个泥猪癞狗之徒一样,真是活生生作践了,嘿嘿”,杨炎依旧以自己的招牌笑脸赔笑道。

    郭登很是受用点了点头,展开扇子颇为潇洒地扇了扇觉着有些冷便只好收了起来,放在手指间转了转道:“本公子见你说话虽说是粗俗但也是诙谐有趣,看得出来你也是个聪明机灵的人,想必也是有名有字的人家吧?”

    “实不相瞒,家父乃宣大总兵杨洪,小的本荫补为百户但因懒怠误事便被成了巡抚大人的亲兵,现还是把总呢,嘿嘿”,杨炎笑着回道。

    “哦,想不到你还是为大明建立赫赫战功的杨老将军之子,为何一开始你不自报家门还要本公子亲自来问”,其实,郭登见不过是一武官之子,内心里已经有些失望但碍于场面,便强笑着问道。

    杨炎虽然瞧出了他的心思,但也没有气恼,反而故作傻样地笑了笑后就立即奉承道:“小的虽然是将门之子,但在郭公子您面前实在是难以提及,郭公子您是世家子弟又有功名在身,小的要不是仗着家父微功得一武职还不过是一介白衣哪里敢在公子您面前撑大,说句胆大包天的话,连巡抚大人的学问估摸着都还不如您呢。”

    郭登听此不由得地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是实话,这的确是大实话呀,很好,你虽说是武夫之子,还知道谦卑也算是可造之材”,说着就俯身凑到杨炎耳边道:“等会儿,本公子一定要找巡抚大人要你”,说后就以一副色中恶魔见了楚楚少女一样的坏笑表情看着杨炎。

    尽管杨炎自诩脸皮厚挡箭但对于郭公子这种直接就要自己的达官贵人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摸了摸自己至今还完好的菊花道:“小的虽然很愿意跟公子您做断袖之好,但是巡抚大人与小的已经有誓言在先,只怕巡抚大人不肯。”

    “那本公子就不夺人所爱了,唉,本公子不过是看你听话,说话机灵点而已,到底还是没有本公子府中的那些孩子白嫩,想不到你们那位巡抚大人的口味也是那么低级粗鄙,竟然喜欢你这样的”,郭公子说完就叹起气来。

    杨炎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忙拿袖子揩拭了一下,就点头哈腰地赔笑道:“是,郭公子说的是,我们巡抚大人哪能与您相比呢。”

    “咳咳,我说杨炎,你要是再与这些重口味的公子哥儿在背后编排本官,信不信本官让你当一辈子的兔子!”这时,头戴伯爵冠身着蟒服的刘越走了过来将椅背一拍就厉声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