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九百六十五章 可杀不可辱

    ,最快更新终极学生在都市 !那些之前牛逼轰轰登上归一台的强者,有不少那两条腿更是在剧烈颤抖,就觉得尿意盎然。 “这东皇小尘,手段是不是太残忍了些?那可是他的亲哥哥啊!” 他们着实后悔死了,之前为何非得闲着没事干上那归一台装逼呢? 东皇小尘即便掌管了荣耀令牌,又关自己屁事啊?这下好了,直接变成傻逼了。 大夫人跟唐家那几名长老,更是一脸动容。 话说那只昆虫的恐怖,似乎不亚于那喋血梅花啊。 这几名长老甚至心生跟东皇小尘好好交流一番的冲动。 半柱香功夫之后,李泽道让那黑魂蝇停下。 东皇大尘大口的喘着粗气,那双仿若死鱼眼的眼睛有着浓郁的恐惧以及绝望。 他以为没了喋血梅花,他就不用再次经历那种噩梦了。 他错了,他就应该乖乖的蜷缩在那院落里,乖乖的当他的一条狗。 李泽道满脸关切,问道:“现在,你想起来了吗?没想起来当弟弟的在帮你回忆回忆?” 李泽道那充满关切的声音落入东皇大尘耳朵里跟厉鬼摧魂没有太大的区别,他身体猛的一颤抖,努力挣扎起身,跪在李泽道面前,显得如此卑微的将自己的脑袋抵在那地面上。 他那无比虚弱的声音带有一丝显得如此浓郁的惊悚,一丝显得如此可怜的哀求:“主……主人,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我是您的狗……汪汪……汪汪汪……” 偌大的归一阁,聚集了数千人,却是悄无声息,只有那一声声狗叫声,不断的在这空间里荡漾。 那狗叫声是如此的虚弱,却又如此的清晰,还如此的锋利,仿若无数钢针,正在悄无声息的扎着他们的身体,使得他们身体跟随着这一声声狗叫声,不断的抽搐,颤抖! 他们那布满惊恐的眼神在李泽道以及东皇大尘身上来回交替,觉得东皇大尘着实太可怜了,觉得东皇小尘此举已然不是简单的杀人了,他还诛心! 李泽道显得如此为他人着想的样子,继续说道:“行了,你可以滚了,记得滚远些,免得母亲大人跟大夫人见你如此,心里难受可就不好了。” 大夫人就觉得自己被狠狠的抽了一个大耳瓜子,那张脸火辣辣的,生疼得异常厉害。 这该死的窝囊废欺人太甚啊! 三夫人则觉得自己被抽了好几个大耳光子,气血更是翻涌到咽喉处了,随时都要喷出来了。 她差点没忍住就要起身掠上归一台,她想杀了这个正不断羞辱自己母亲大人的逆子! 东皇大尘如获大赦,他那无比虚弱的身体开始在那归一台上翻滚起来,直接滚出了一条血路。 随后整个人从那归一台上滚下来。 “哗!” 众人主动让开了一条路。 他们的神色皆很复杂。 他们觉得东皇小尘此举太残忍了,比一剑杀了东皇大尘还残忍,是人都做不出此等事情出来。 但是他们不敢像之前那样用自己的口水去攻击东皇小尘。 因为东皇小尘已然不是之前那个压根就没有资格掌管荣耀令牌的大道境上品修为的弱者,他是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的强者! 甚至从他那随意一剑便即便东皇大尘来看,他甚至不是一般的归一境下品巅峰修为的强者。 还有,他所取出的那只黑色虫子,真的很恐怖。 更为恐怖的是,一年前的东皇小尘还是一个迟迟没办法突破进入大道境的窝囊废,被东皇一族那些核心子弟视为耻辱。 如今一年过去了,他却是已经是归一境上品巅峰修为的强者了,这意味着什么? 东皇大尘继续滚,继续滚,最后滚出了归一阁,滚入了那风雪之中。 然后,偌大的归一阁再次被诡异的死寂所笼罩,气氛无比的压抑。 归一台跟前那些强者皆噤若寒蝉,他们仿若脖子上被一把锋利的剑顶着似的,那剑随时都要将他们的脑袋给砍下来。 李泽道笑呵呵的扫了周围一圈,他显得如此热情的声音,打破了那种诡异的死寂。 “接下来该轮到谁了?我记得好像是……东皇凌寒?” 青龙先生所给的那资料里有简单介绍了这位东皇凌寒,所以李泽道知道东皇凌寒是哪位,他那双笑眯眯的眼睛一下子就锁定住人群中那道那道白色身影。 东皇凌寒就觉得自己被一条毒蛇给盯上了,身体猛地一僵硬,面色惨白如纸。 周围那些人仿若躲避瘟疫一般,下意识的就离东皇凌寒远一些,各个眼神里有着惊恐,也有着怜悯。 于是东皇凌寒的面色更是难看了,恨不得拔剑杀了这些家伙。 被挑战之人可以决定要不要接受挑战,但是挑战他人之人却是不能不上台,否则被他人鄙夷那都是轻的,还会受到东皇山庄极其严厉的惩罚。 所以东皇凌寒哪怕在抗拒,在恐惧,也只能拖着那明明很僵硬却是在不受控制颤抖的身躯,掠上那归一台。 李泽道笑呵呵的看东皇凌寒。 东皇凌寒有了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心生浓郁的冰冷。 他深吸着气息,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身体颤抖得太厉害,只是他实在控制不住他自己。 李泽道笑道:“你的实力怕是还不如我那哥哥,对吧?” 东皇凌寒下意识的点了下头,眼神甚至没有勇气跟李泽道对视。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动手的必要了。”李泽道说。 “我不杀你,你自行认输吧。” 东皇凌寒闻言猛地松了一口气,眼睛竟然有些湿润了,他觉得这个东皇小尘当真是个心胸宽广的好人啊。 活该他的实力如此强大,活该他能够成为这次雪宴的胜利者,活该他能够深受老庄主的器重掌管那荣耀令牌。 归一台下那些强者,也皆松了口气,都果断的认为东皇小尘真的不错,认为他今后的光芒肯定是要掩盖住东皇圣君,成为东皇这一代最强大的代表,今后还将带领东皇山庄,迈向更高的地方。 此等修为强大心胸宽广的天骄人物统领东皇山庄,他们表示臣服。 “然后,滚下这归一台,滚出归一阁。” 李泽道眼神戏谑的看着这个东皇家族的强者,他那微讽的声音在这片空间里,不断的荡漾。 还不断的刺激着众人的神经,让他们的脑子猛的空白了下。 “你要是不会滚的话,那就好好回忆下方才我那位好哥哥是怎么滚的。” “至于学狗叫就算了,你又不是东皇大尘,你没资格。”李泽道摇了摇头。 东皇凌寒那张脸再次僵硬成一团了,因为过度愤怒以及耻辱,所以嘴角处流淌出一丝触目惊心的额鲜血。 他堂堂归一境强者,竟然连当狗的资格都没有?太他妈的欺负人了! 除了开始在内心问候这个恶毒家伙全家女性,东皇凌寒真的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归一台下的那些人也各个呆若木鸡,心里却是掀着巨浪,根本就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尼玛的亏我们如此赞美你,都想臣服于你,你却是说出这种话,你还是人吗? 这个家伙非但无耻,用心还相当的恶毒,压根就不懂何为仁慈大度。 若是任凭此人继续这样下去,东皇山庄的未来将没有任何光明可言啊,势必走向灭亡啊! 老庄主啊,东皇一族的光明即将断送在这个人品卑劣用心歹毒的宵小之辈手中啊,您在不出面管管,东皇一族危矣。 几乎所有人,为东皇一族的未来,深感担忧。 “不认输?那决一死战吧。” 李泽道无所谓的耸了耸自己的肩膀,举起手中那长剑。 李泽道心里满满的都是啥煞气。 尼玛的,之前竟然对本公子喊打喊杀的,恨不得本公子赶紧去死,真当以为本公子脾气好随随便便就会放过你们? 你妹的,不狠狠的打你们脸,恶心死你们,本公子就不当帅哥了! 东皇凌寒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了,眸子里流露出可怕的杀气。 士可杀不可辱啊! 他咬牙切齿,发出了滔天嘶吼声:“东皇小尘,看你别太过分了,你以为老子怕你不成?” 李泽道很是肯定的说:“你怕我。” “我……老子跟你拼了!”东皇凌寒眸子猩红,他那嘶哑的咆哮声,几乎就要将整个归一阁给震倒了。 归一台下那些强者一听,各个精神猛地一震,热血沸腾了起来。 “对,跟这个无耻之徒拼了!” 不知道是谁,吼出了这么一句,彻底的让归一阁,再次处于绝对的喧嚣之中,也彻底的再次点燃周围那些人的怒火。 “就应该如此!归一境上品巅峰修为又如何?咱们人这么多,一个个上台累也累死他了!” “是啊,咱们人数多,怕他个鸟?” “凌寒兄,我觉得这个无耻之徒压根就抵挡住你的寒山剑。” “你不是从唐家求得一件强大的魂器吗?赶紧拿出那件魂器,给这个无耻之徒一点颜色瞧瞧!” “……” 大量口水,再次不断的往归一台上喷。 所有人都如此的亢奋,仿若正观看罪大恶极之徒即将被处以极刑的那种场面。 那一双双燃烧着怒火的眼睛,几乎就要将李泽道给燃烧成灰烬了。 甚至那地上若是有砖头的话,李泽道所收到的砖头都足以去盖一栋三层小洋楼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