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盛世玄凰

第八百五十一章 任然的到来

    楚家再回到家族之后,又召开了一个会议,而参加会议的人选除了前几天的那些人之外,又多了两个人的存在。

    那就是今天明显出现大放异彩的顾江陵和萧争。

    “今天的局势,你们也都看到了,任家和司徒家实在是欺人太甚,如果不是最后的时候,顾江陵和萧争顶上了咱们的位置,最后还不一定有多少人受伤。

    之愧现在虽然醒了过来,但是以他的伤势来说,最起码两三个月不能动手。

    既然他们两家欺人太甚,那明天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不负一切代价去的最后的胜利。

    不因为别的,哪怕是为了争一口气在,更不用说,我们之间还是存在着赌注。”

    楚之愧眼中也是露出了几分惭愧,平时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实力本来已经相当的不差了,但是,今天在擂台上,真的是生死一瞬间。

    他有那么一瞬间都感觉自己要彻底的死在擂台上。

    而其他两个没有参加这场擂台战的人,则是感觉到了庆幸。

    最后那两个上场的人,她们也根本就不是对手,如果是他们上场的话,说不定结果比楚之愧还要凄惨的多。

    “我会尽力的。”楚天凰点头:“只不过,关于任家和司徒家,嗯,家族的意见到底是怎么样?难不成要继续放任他们吗?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先不说任家,光是司徒家就能够给咱们暗中找不少的麻烦。”

    楚天凰之前可没有想过,司徒家主怀着对他的恨意,竟然能跑到这里来,而且还选择了和任家合作。

    “他们两个家族……”

    “碰碰砰。”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

    楚齐之前已经吩咐过了,没有特殊的事情,绝对不要打扰他们,可是现在,是有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

    “回二爷的话,有一个人拿着七小姐的玉佩称要见七小姐,我们本来想让他先等一会儿,再给他禀报。

    但是他却对我们直接动起了手,那个人足足有着后天九重的实力,如果再不处置的话,很快就要打起来了!”

    来人的语气倒是十分的匆忙。

    拿着自己的玉佩?

    楚天凰心念一动:“让他进来。”

    前来报信的人愣住,倒是没有立刻的自作主张。

    楚齐不满的皱了皱眉:“她既然发了话,你就直接照着做便是了,还愣着干什么?”

    “是!是。”前来报信下意识的回应,然后便匆匆的跑远。

    “来的是谁呀?是不是和我们刚刚谈的有关系?”

    楚天辉倒是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个事情。

    “嗯。”楚天凰点了点头:“是任然。”

    直到现在,她只给过一个人自己玉佩,那就是任然。

    承蒙当时他为他们三个缓和了局势,成功的把他们放出来城都。

    所以,楚天凰承诺欠下他一个人情,并允许他有事的时候可以拿着玉佩来找自己。

    今天的时候还在想似乎这个人情他已经不打算找自己还了,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就找上门了。

    有黑色斗篷的人慢慢走了进来,那些侍卫则是跟着他后面亦步亦趋,确实不敢轻易地在动手。

    “进来吧,把门关上。”

    楚天凰现在的实力大不如前,自然地位也是和以前有着大大的不一样。

    来人走进来之后,把门关上,然后才把抖蓬移开。

    但真的是任然本人!

    楚天凰本来还以为这个人会派自己的属相来跟自己谈判一下呢。

    可是这个人现在就这么来了,真不知道是应该夸他胆子大还是夸他心真大?

    楚天凰觉得如果自己再狠一点,完全可以把他擒拿住。

    只不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六长老已经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楚天凰!你竟然和他有勾结,还不快把他擒拿住!”

    楚齐不满的皱眉:“六长老!安静一下,听听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说的。”

    其余的人不知道,任然曾经刻意的放过了楚天凰他们一次,但是他却是知道的。

    对于那次接应他们的人,楚天辉已经把全部发生过的事情都一五一时的告诉了他。

    任然听到六长老说的那番话的时候还稍稍的紧张了一下,只不过在看到之后他们的态度之后,他还是快速的冷静了下来。

    “看来你是没有忘了,你当时欠我的人情。”

    任然却是笑呵呵地看向楚天凰,完全无视了那些长老的存在。

    或者说从刚刚他进门开始,就已经把视线落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当然没有忘,只不过如果你想把那个人情用在明天,让我刻意认输上,那么不可能。”

    楚天凰,不确定这个人来找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提前把话给堵死。

    “瞧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会让你认输呢?

    不过说真的我可是好奇了好久,最后出战的人到底是谁?原来是你呀。”

    任然语气虽然轻松了很多,但是,心中却是带着几分沉重的。

    楚天凰作为明天出战的最后一任,说明了什么,说明楚天凰现在的实力,绝对的突破了先天境界。

    这就相当于,在不知不觉之间完全的落后了他一大截了。

    “那你这次来的目的是?”

    楚天凰觉得现在有些搞不懂任然这一次的目的了。

    “再说来的目的之前,我要提醒你一句,我和家族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当年任婷还在的时候,更是把我们的存在碾压到最底。

    我们其中就算是有实力比较出色的,也根本就得不到重用。

    我们的关系虽虽然是亲人,但是平时的时候可没有收到过她的横眉冷对,甚至是虐打。

    说实话,当你们合起手来杀了她的时候,我对你还是蛮感激的。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时才会在那种情况下帮了你一把∏个时候起,你就应该知道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吧?

    要知道,如果当初的事情传扬出去的话,家族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我。

    所以当年帮了你们一把,为了你们何缓缓做对,对于我来说,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