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汉时明月何时归

第十四章 决裂

    自古以来,酒在世界各地的地位都在一个不会降低的地位,当全球各文明控制了酒的酿做之后,这种起到麻醉作用的饮料便盘踞了历史上不少的舞台。</>

    这场骊靬城大胜之后,羌人也不能免俗,少不了欢乐的一场欢天就酒地,以酒,肉嘉奖所有以命相搏的将士,这是最基础的嘉奖。</>

    骊靬城少了西方面貌被东方羌人面貌盘踞似乎一点都没有变得冷清,反而十分红火。</>

    羌王麻犀进城之后得了财宝,大喜过看之际自然不会忘了自己麾下的将士。</>

    他首先在傍晚便让近千人在城中心的广场搭起灶台,生火做饭,然后命信任的三千将士先行吃了大餐,然后让两千人他们往各城门上执勤,以确保没有敌袭,做警觉之用。</>

    而剩余的一千将士则出城往将逝世往的羌人在骊靬城外寻了处所掩埋了,进土为安,由于人数太多,其火葬习俗只能作用到一些官员身上,这样倒是少了在荒野焚烧遗骸的可怕景象。</>

    随后他们又拆了那建立赫赫战功的抛石车,搬运进城中,如此才堪堪进进这难得的盛宴中饮酒吃肉。</>

    本来羌人们筹备的军粮并不丰富,除了肉脯,大麦等,最多就是些马奶酒,自然不够这还剩下的万余人相庆。</>

    他们靠的是骊靬城中富庶的存储,普通平民所养的各牲口,还有家中所存粮食,甚至酒水等,现在没了主人,自然都被羌人当做战利品,成了这成功之后的最大奖赏。</>

    只稍进夜之后,灯火阑珊,酒香肉糜之味便散遍了全部骊靬城,面积广阔的中心广场则成了羌人将士们的娱乐场,一篝大火起着,然后羌人们席地而坐,大口吃肉,大口饮酒,好不快活。</>

    只等就到畅快淋漓之后,在那狼喂孩童母乳的青铜像的凝视下,有的则缭绕起篝火跳起羌人独占的舞蹈起来,而旁边还有不少人也不管声调是否刺耳,只胡乱哼唱着羌歌,只为了这不醉不回的篝火晚会兴趣达到极致。</>

    麻犀等诸为首的人自然也不能缺席,就像西海湖畔的篝火晚会一般,他们也是必须出席的,这是羌人的传统,倒显得十分的亲民。</>

    只是这高级将领们不懂葡萄酒酒劲,最后诸多千骑将级别的将之当做葡萄汁喝了,等认为微醺之时在篝火圈中跳了几圈之后,却是早就摇摆起来。</>

    麻犀倒是十分乐意见到其乐融融的景象,不过为了这些将领不为酒伤身,也为了明日的打算,他做着最后的调控,便命几个亲兵将这些将领扶持往安排的房宿中往,又安排几个奴隶侍女过往服侍才算完。</>

    与醉生梦逝世一般胡吃海喝的羌人不同,坐在自己一角的阿美娜众人却是表现得非常的冷静,似乎这等热烈和自己并无关系。</>

    毕竟阿美娜感受到了羌人成功过后的毫无节制,这倒是附和游牧民族的特征,不过很惋惜,这种特征所带来的是很多隐患,让有心人能有可乘之机。</>

    阿美娜搪塞过了羌人们频频敬的酒,只等这宴会到了快结尾之际,便从座位上起了身来,筹备请辞。</>

    等找到那羌王所在时,只发觉麻犀已经醉酒,身子歪着,手里还拿着一只酒盏,然后趴在了桌案上假寐。</>

    随即阿美娜摇摇头,变个人物,向还算苏醒的三长老滇噜道。</>

    “三长老,这本日大胜,参与这晚会倒是喜庆,如今我的将士已经吃好,便先下往休息了,还请三长老主持好这大局。”</>

    三长老滇噜本日也是喝得差不离多少的,不过作为一个长老,又是扶持羌王的宿老,所以他一直很克制,所以到现在还保持着几成的苏醒。</>

    由于看过了财宝的体量,心中对阿美娜的好感直接爆棚到了必定的临界值,所以心存着感谢之意,随即他十分变态的给阿美娜拾了一个安息帝国的礼节。</>

    “阿美娜小姐,且自往休息吧,本日能取得这般大捷,有半成乃是小姐的,此恩不知如何相谢,本日醉酒不好承诺,只等明日必定厚谢。”</>

    这个瘦老头倒是个实诚的人,只这也算是酒后吐真言了,麻犀怪不得能走到今天,这个瘦老头必定功不可没,如此,阿美娜笑了笑,回道。</>

    “三长老客气了,只我们各取所需而已,如今能够美满成功也是双方合作的成果,诚实说来,我并未曾出太多力,只现在我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何需重谢,长老好好辅佐羌王,说句心里话,汉国不好招惹,不过西域之地倒是逐渐脱离了汉国统治,日后若是羌王成了气象,有兴趣得了西域往,与安息帝国往来时,直再找我阿美娜吧,那时候我们再合作。”</>

    阿美娜的这话倒是如同说出肺腑之言一般,直让三长老滇噜感到这女子简直是烧当羌族的朱紫,最后言到了嘴中,却再也说不出话来,最后他只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最后,二人也无话可说,然后阿美娜拾了一礼,带着自己的弟兄们,只往安排好的住处而往。</>

    滇噜目送那穿着甲胄的女子以及她的手下消散在灯火的转角,直到拉的老长的影子都消散不见了,他才转过了眼力来。</>

    只他筹备再过会便命苏醒的将士收拾这眼前的场面时,只趴在桌案上的羌王麻犀却是忽的说起了梦话,只听他喃喃道。</>

    “阿美娜小姐,总遮着面纱,如今大胜了,让我看看你的面容吧。。。”</>

    听了麻犀的醉话,滇噜摇摇头,直又叹了口吻,然后喃喃道。</>

    “我王啊,那等女子,即使贵为羌王,她也不是您能留得住的啊。”</>

    。。。。。。</>

    。。。</>

    与此同时,在东傀的零时住所中,东傀旁边是遭遇他发泄之后的两个玉体横陈的侍女,不过现在二人都已经被他灌醉了酒,挂着泪容昏睡了往。</>

    而他脱得赤条条的躺在床上,酒劲上涌之后的汗水流淌出来,然后还意犹未尽的喘着粗气。</>

    这时,一个军士从外面进来,只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两俱玉体,然后低了头对东傀道。</>

    “万骑将大人,二长老命小人请你过往。”</>

    东傀听了传话,又看了这将士一眼,只笑了起来,然后从床高低来,披了件外套,然后踢了将士一脚,最后冷峻了眼神道。</>

    “本将知道了,只以后记得敲门,固然咱们羌人只有帘帐,也不代表本将军睡过的女人能让你看。”</>

    随即他说着只将那军士推出了房间,最后让他带路往往二长老的房间。</>

    军士固然心里苦,不过也不敢造次,只安心的带路,很快二人便到了二长老的房间中。</>

    只这时,二长老还未曾睡下,只正端坐在一个桌案前,而有些昏花的老眼则正盯着桌案上的宝物阵阵出神。</>

    “吱呀。”</>

    东傀便一把推开了门,自己进往,只知会追随的军士在外面守着。</>

    “二长老,唤我来何事,只我已经听你的,酒都未曾喝醉,这与女人亲近的事情你也要让我节制?”</>

    二长老见东傀一来便是抱怨这件事,只不住的摇摇头,然后只以不成器的语气道。</>

    “酒什么时候都喝得,女人你要睡几个都无事,只怕耽误了大事来,莫迷恋于小物而错失了良机,你且来看,这是甚么?”</>

    东傀本来被二长老说这么几句还想反驳的,不过眼力还是放到了桌案上往,只瞬间他便被桌案上的东西给吸引到了。</>

    只见桌子上之物,一眼便知非凡物,只说那物材质,灯光闪进照如玉,五彩光华映眼中,似玉更比玉洁莹,连城璧珏莫如此。</>

    而此物表象则是,狼神之下屈二孩,仰头正待**滴,孩童摇摆共执手,是为琉璃跪乳樽。</>

    “难道这便是那母狼跪乳樽?”东傀这时酒意早就往了一半,只一股兴奋劲涌到了面门而来,不由得声音一大道。</>

    二长老摇头,只做了禁声的手势道。</>

    “你这么大声是想召谁来?”</>

    如此,东傀才止住喜悦,平复了心坎的悸动,然后跪坐到了作案前,而手则抚摩上了那只有两拳头大小的琉璃跪乳樽身上。</>

    只他手指在温润的琉璃樽身上划过,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到从手指间传进,他脸角越发上扬,最后眼睛中迸发出一丝冷芒。</>

    “听那个什么阿美娜说,得了三樽这般的琉璃樽,便有如神助力,如今我得了这最重要的琉璃跪乳樽,难道天意也在阐明在我,哈哈哈,二长老,这怎么来的?”</>

    天命在不在东傀身上,二长老不知道,反正他是知道这个东傀又在自命非凡了,不过无奈扶植对象是这人,他便道。</>

    “这东西蓝本是在城主府奥巴黛亚的个人私库中,我的一个手下在众人都在饮酒吃肉时偷偷搜寻出来的,也是运气好,那个麻犀竟然今天不急着收拾战利品,非要等明天再一发收拾,这东西跟他果然是无缘啊。”</>

    二长老的话自然更让东傀心中的愉悦上升开来,只他想了一下,眼神中竟是冷芒,只他沉声道。</>

    “哼,他这个迂腐的人怎么配得到这些,固然我承认之前禁止出兵是个毛病,不过如今,天命却落到了我这边,也是这羌族神灵护佑,二长老,莫不如本日我们便动手吧,我可等不急了,只今天便往宰了麻犀那厮,便顺便强占了那个阿美娜,顺便得了狼樽,和那羊樽,我便是什么都有了,哈哈哈。”</>

    东傀所说的话倒是好胃口,可是不太明确局面,二长老眼见如此,只摇头,不消的长叹一口吻,一盆冷水浇向了东傀,他喃喃道。</>

    “你急什么?这我们还在骊靬城中呢!就凭我们杀了麻犀,他还有那几个忠勇的千骑将,即使醉了酒,但是这一动起来必定惊动他们,势必有一场血斗,最后拼个两败俱伤,凭我们这些人能够聚得那些财宝回西海往?再等等吧,大长老那边已经动了,就留守的那些老弱,势必会被他安排好,到了现在还不收拾好?只等大长老在回往路上设了伏,我们前后夹击,烧当羌还不是你的吗?”</>

    果然陈明了厉害之后,东傀还是冷静了下来,不过他那冷峻的眼神却毕竟没有收回往。</>

    “既如此,那便让他们兴奋几天吧!”</>

    羌人的决裂只是显而易见的,毕竟权利的传承问题一直困扰着历朝历代的君王,即使小如烧当羌人的王位,留下了隐患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便会变得越来越大。</>

    如此看来,烧当羌人颠覆便只在这短暂之间了。</>

    。。。。。。</>

    烧当羌即将颠覆,所以阿美娜也没有必要持续存在,只她回到了零时住所之后便揭开了那遮蔽容颜的面纱。</>

    “縻大哥,怎么样,都处理好了吗?”</>

    刘荨此时仍然穿着甲胄,然后在房间中冷静的坐着,此时的他筹备着合适的时刻到来。</>

    縻铜正端坐在刘荨眼前桌案的另一边,只见刘荨问了,回道。</>

    “放心吧先生,麻犀给你的面子,命人分给我们的好酒,两人一坛,怕不有五百坛,只加上先生给的秘制之物,我们一发在合适的机会给城楼上的守军分了,固然量少了点,只迷昏那两千个呆鸟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只他们还感谢我们地慷慨呢。”</>

    刘荨点头,满足的笑了一笑,然后又道。</>

    “许智囊和段颎将军那边筹备如何?”</>

    縻铜随着刘荨也一笑。</>

    “许智囊已经在东城外的山谷设下了埋伏,段颎将军的军马已经摸到了北城门,五千兄人禁声,而两部的马军都上了嚼头,蹄都裹了夏布,只再过半个时辰,段颎将军的三千步军兄弟便可以摸进城来,如此我们便可以做做大事了。”</>

    是啊,做大事,等了许久了,再不做的话,她刘荨就真的吸收羌人的谢意,然后假意走安息往了。</>

    尚好,阿美娜这个商人,由刘荨这个大汉国宝级奥斯卡影后饰演若是不成功的话,那么也没有必要亮出她这个大汉长公主的的身份,她刘荨在大汉或许就混不下往了。</>

    所认为了刘荨以后的星途,骊靬之战是该有个结局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