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汉时明月何时归

第十八章 稳当

    再次步进骊靬城中,奥巴黛亚心中百感交集,或许又是五味陈杂的。

    熟悉的感到再次汇进他的双眼,甚至还有那已经灌进灵魂中的味道。

    骊靬城真的算是他的故乡,在凉州混迹许久,往往其他地区,他这个城主不过是等同于一个县令的地位,而那些城池中,黄色皮肤的面貌总让他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隔阂,所以唯有回到骊靬城,他才是真正回到了自己应当回到的处所。

    只是现在,城中除了巡逻的汉人军士,沿街各家各户哪还有每次他回城之时打开门窗与他打招呼的场景,虽不至于人往城空,但是尽显哀凉。

    前日的城池的主人,本日却变成了阶下之囚,而他那些将领,子民,也尽被捆缚,然后追随着他,一步一步的走着,也与他一样百感交集的愁眉苦脸,不知命运何回。

    。。。。。。

    “哎,这个奥巴黛亚真没有上进,我们都已经几次三番的不计较与他的,偏他还来这自讨没趣。”

    回到城主府,骊靬城市众人回到大厅中找了地位稍歇,只田虎对这次不兴奋的军民冲突有些不悦道。

    见田虎这般说,经过之前战斗融进了平头军的气氛,对田虎颇为佩服的滇冒也是愤愤道。

    “田大哥说的有理,俺滇冒是个粗人,即使是个羌人也知道人有三分礼,我与田大哥都之前都已经秉承公主的教导,不能涌现伤亡,居然让他们嚣张闹了一次又一次,到这让公主出场才解决,真的是让人不快。”

    “哎。。。”

    “咣当。”

    这二人如此说,只让主座上的人有些无奈,她将那面罩取下随手放在了桌案上,叹了口吻。

    主座上的人自然便是刘荨,她倒是看得很开,毕竟是个刚失往权利的人,怎么能不想措施重新得到丧失的权利和利益呢?

    而且还刘荨是个软柿子,只是他们挑的柿子实在是个扎手的刺球罢了。

    刘荨也没有想到,这伙人真的病急乱投医,她就掌掴了奥巴黛亚,然后一番冲突就慢慢的酝酿起来。

    连奥巴黛亚都没有赌气,只他的那些手下,却感到委屈了,说什么他们镇守骊靬城那么多年,也为凉州边境安定奉献了气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可笑的是奥巴黛亚的什么分队长奥多亚塞还在愤愤不平之际痛骂刘荨,是天子刘志没有儿子,然后造就出来的慰藉品,真的是头脑长到哪里往了,如此不利于己的情况,却莽撞至此,认真是不为主公考虑。

    刘荨倒是不赌气,只为奥巴黛亚可哀,落魄之后,只有一个莽撞的分队长,还有一个顾问官愿意为他驱使,勾引得近千人来闹,想必也是最后的能量了。

    她不赌气,不代表袁商不赌气,固然胖汉武艺不精,终也是有了上进的,最后两三下就把奥朵亚塞给击昏在地,然后那些平民见状,便来并袁商及其刘荨的亲卫。

    惋惜刘荨下令不准伤人,百人对上普通平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要抓捕起来却不易,最后还是惊动了巡逻的田虎和滇冒带人来助,最后将这些闹事的平民给逐一抓捕才算了事。

    至于奥巴黛亚,安东尼乌斯,还有昏迷不醒的奥多亚塞自然也被刘荨派人制服,作为闹事的始作俑者给抓了,稍后料理。

    正是这些人闹事,让田虎和滇冒带部分平头军练习的打算给打乱了,这才让他们十分气愤。

    手下将领愤慨,刘荨自然也少不得安慰,随即道。

    “好了,这事便算过往了,只端端为他们气愤作甚,跳梁小丑也耐得住乱了你们心情”

    田虎和滇冒见被这些平民痛骂后的刘荨却是这么说,果然是个好性格的,只互相看了一眼,自然都感到刘荨说的不错,然后都散往了些火气。

    随即田虎摆摆手道。

    “公主说的的确在理,只我们的确为他们赌气不值当,不过我们也不能便宜了他们,公主打算如何料理这些人”

    又是处理人事问题,这事情一直就没有消停过,刚刚处理了羌人囚犯,这今天又来了近千个呆鸟,但是嘛,他们却明面上是大汉子民,又只是滋事,与部队冲突,而且并没有持有兵器,不能算作叛乱,该怎么处理却是不太好办。

    果然骊靬城这个老窝在的话,只给他们留有理想,所以在处理他们之后,骊靬城的回属上也要做一番修正。

    如此,刘荨想了想道。

    “这些平民自然不能放牢狱里吃白饭,分送到四周县里面干苦力嘛,又怕他们和那些已经分配过往的羌人起冲突,所以我个人的意思,还是我们自己骊靬城就自己耗费了。”

    自己耗费

    难道要把他们编进军伍,田虎听刘荨这么说,这么想道,不过这些些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刘荨自然不会傻到自己找事情做。

    “额,末将不解,自产耗费是何意”

    果然,田虎属于作战型将领,并不太懂得策划上的假想。

    “嗯,实在这个自己耗费也很简略,便是让他们帮我们建造要塞罢了,我感到这骊靬四周和羌地交界的处所有些单薄,只有骊靬城这座城池,所以烧当羌们才干肆无忌惮的过湟水,然后上到古松林来,所以我们除了河西走廊的山脉阻隔,还应当在不能顾及的处所,但是有军事价值的处所,建造要塞。这些要塞不需要多大,不住大众,只派遣军士驻扎,这湟水四周水源充裕,或答应以在河流四周种些粮食,我闻这羌地有一种合适西北种植的作物,名唤青稞,比大麦好养活,到时候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种植青稞,这个便是这西北高原少数民族之地常种作物,这时代的汉人不太爱好深进羌地,所以不关心这作物,实在青稞更合适湟水四周种植。

    青稞种植倒是能让田虎懂得,不过建立要塞,却是让田虎和滇冒都有些不是太明确,毕竟这骊靬城只有骊靬城这座城,却是并没有像其他县城一样有不少小关隘和要塞。

    但是这骊靬城由于安置骊靬白人的原因,这处所不太受器重,所以兴建了骊靬城已经足够。

    不过仔细想想,如今再建要塞,便是真正的收回骊靬城大汉治理权,或许能够和金城郡互相呼应。

    不过刘荨这个来到凉州没有多久的公重要做这事情,建立要塞有些不符合规矩,毕竟她不是凉州刺史,或者是段颎将军这护羌校尉,并没有这权利。

    “公主,你这建立要塞,便是要重新方案军事分配,而且没有段颎将军的授权,不太好吧!”

    这个事情,刘荨自然也想到了,所以她莞尔一笑,然后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所以我也没有说要将要塞完整建起来,毕竟靠这些平民要是能完整建立起要塞那就神奇了,我们不过给他们一些教训罢了,干个一个月差未几,算是长长记性,堪堪能把地基等建立起来,后续工程交由段颎将军接手,要不要持续建造由他决定,我们在凉州也呆不长,在段颎将军他们没有班师之前,你和滇冒便将平头军拉出往算是野外练习,顺带拉上这些人,选置,然后将要塞的地基建立起来,当然,一千人治理近千人不太方便,但是这也考验你们的应变能力,所以任务艰巨,你们得上上心。”

    刘荨说的的确没有太多大问题,只建出要塞的地基的确不算越权,再说前期最多就开采石头,选出建造地址,不需要多久,然后刘荨便要回京了。

    这的确能算是对平头军这千余人一次难得的野外拉练,固然不是打仗,但是治理这些人,不能出岔子,然后在这基准上起到练兵的效果,确实得上上心。

    只是田虎还是有些疑虑,平头军要是离开了骊靬城,谁来拱卫安全

    “公主,野外拉练我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平头军若是不在骊靬城,若是有宵小来犯,公主的安全怕是不太能保证。”

    这个顾忌倒是有必要的,不过刘荨却是没有太担心,正营中留下平头军本来就是刘荨想留自己练习他们。

    固然平头军该往战场磨砺最合适,但是刘荨还是不太想让这些人往战场,一来,平头军算是刘荨的根本,也是她唯一能够带回往的部队,保存实力也是她应当做的,锤炼锋芒慢慢来就是了,所补充实战缺点,这次野外拉练也算是不错的历练了。

    至于安全问题,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毕竟还有马放的辎重营留了下来,这样的话,还有袁商的亲卫营,这骊靬之战刚结束,凉州境内还没有谁敢来搅虎须。

    而刘荨只要安心收拾骊靬城地下的财宝,等候段颎将军带兵回来,这样就行了。

    “放心吧,我亲身坐镇,还有辎重营的弟兄呢,直甚么,倒是你们,出往这几天得自己背粮食,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

    。。。。。。

    奥巴黛亚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也没有引起什么波涛,田虎和滇冒带着平头军压着近千平民出往拉练。

    骊靬城便真的安静了下来,奥巴黛亚都被抓了,城外的巡逻也没有什么必要了,所以只需要安排一些人站岗就行了。

    经过刘荨几天来的处理,公务便都差未几处理结束了,所以她真的可以往数钱,不知道是不是运气爆棚还是如何,反正经过马放的统计,这骊靬城地下的财宝至少价值四亿多钱,直比刘荨之前的估价要多上很多。

    毕竟是骊靬城这数百年来的积累,进进出出的,最后的底蕴有这么的已经很夸张了,惋惜数代人的积累,却被刘荨捡了漏。

    除却真金等东西,其中还有不少爱护物品,罗马共和国时代的东西,还有西汉年间的古物,还有不少西域那边来珍品,拿出往拍卖或许价值应当也不少。

    刘荨自然也不会太贪,只将中意的东西打包了,算是自己报销了军费,路费,其他的就没有必要贪心了,得给段颎将军,还有便宜老爹刘志留下,差未几也是三亿多钱的样子,刘荨也不见得失言了。

    而且刘荨这一次引蛇出洞的计谋只给大汉节俭了不少军费,少不得也是几亿钱的事情,所以她自己赚点倒是无可厚非了。

    由于知道了刘荨监守自盗的事情,马放算是终极落到了刘荨的贼船上,再也走不脱了。

    。。。。。。

    “公主,钱财我都盘点好了,还有咱们那些私蓄,我也打点明确只待离开时便可以带走。”

    马放将一册册竹简放到了刘荨的眼前,然后有些拘束的道。

    刘荨对马放的办事效率倒是没有什么不满的,毕竟他之前也不过是一个县的赌场老板罢了,哪里见过那么多钱。

    所以她也不是太苛求这马放能有萧何治理军粮调度的才干,只能够完成任务就很不错了。

    在大致懂得了竹简上记载的东西之后,刘荨满足的点点头。

    “嗯,马放,干的不错,这辎重营交给你果然是个好主意啊。”

    夸赞,对于任何一个下级来说都是渴看的,毕竟这算是对自己的确定,不过刘荨却不是太好相与的主,所以马放一直都是打起一百二十个认真的做事,便是生怕这个祋祤县城的魔星找自己的麻烦。

    还好,现在马放渐渐少了那种紧张感,毕竟刘荨固然不好相与,但是就目前她的赚钱能力来说,治理钱粮以后的前途也不会小,所以这让马放渐渐燃起了盼看。

    随即他表现得诚惶诚恐,只拱手道。

    “多谢公主夸赞,只这却是末将份内之事,当不得甚么。”

    呵呵,只马放的这般谄谀情景,若是不明所以的人看来,真会认为刘荨是个庸主的样子容貌。

    当然,目前刘荨对于马放却也并不是百分百的放心,所以要不是他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断然不会把这事情交给马放的。

    当然,刘荨现在人才不够用,现在处处都得对付着,果然以后还得好好寻觅人才,这样才干让刘荨在这大汉朝走的更加稳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