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汉时明月何时归

第二十章 返程

    回程走了数次,刘荨一直都感到回家之路该是轻松的。

    可不知这次为何心里头布满了一种难言之感。

    心坎深处总是安静不下来,甚至还会时不时做些奇怪的梦,难安的心绽放在梦境中往诠释,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

    只是越说不明道不尽的就会越接近本质本身。

    这一次,刘荨没有原谅自己,没有云淡风轻。

    毕竟由于她,西羌逝世了很多人,一个民族人口大批锐减,或许就此凋亡。

    由于她,一座东西方文明交汇的古城就此冷落,提早走进历史的循环中。

    或许,对于汉帝国,她是好汉办般的人物,毕竟她所做之事是为大汉谋取了实实在在的福利,大胜和钱财兼得,何能不喜

    可对于羌人,她是该被仇恨的那人,便是她,促使他们的族人化作滋养大地的养料,遗骸埋躲青山之间。

    而在历史传承者眼中,刘荨是一个罪人,一座文明交汇的城池,或许还有很多年的生命,给历史留下些什么的。。。

    只是,事情已经做了,便不会回返,历史便是这样,她在为大汉做些事情,并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做这些事情,为了有进阶的资本,她必须这么做。

    她真的不想经历汉民族凋零,不想那些诸侯混战,然后留下一片黑漆漆焦灼的大地,最后被北方的胡人乘虚而进。

    她想要往做一些事情,能够有能力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假如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背负一切的罪恶,只让她往铭记汉人的耻辱,然后背负着这份责任,让本该凋零的大地,有一片土地不被战火侵染,那么这便是刘荨为之奋斗的目标。

    所以,她现在必需要做这些事情,要舍弃很多人的生命,然后在那些人的骨骸上建起延续大汉的地基。

    。。。。。。

    刘荨的返京行程已经上了日期,毕竟私自出京,然后这来来往往数个月,任刘志多么包容她,她也是该回往给这个帝国的天子一些交代了。

    正由于如此,再次途经这时代的不夜城,姑臧,她依旧没有停留。

    她唯一的停留点便是回到了张掖县,取了许如的家属,还有留存在此的玲珑还有几个羌人侍女,带上了部分当煎羌愿意随她南往的羌人,便投令居往了。

    自然,令居是要进驻的,至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在令居找段颎将军处理好。

    还好,这次轮到袁商带路却是没有涌现什么岔子,毕竟河西走廊这路上就那么一条官道,若是走错便真的没有必要让他留在身边了。

    路途很顺利,三日的行程,两日时间,刘荨便再次到了令居城。

    上次来时,刘荨并没有时间在令居城中停留多久,这次倒是有时间好好感受一番这段颎段屠夫治下的城池是个什么状态。

    雄师很顺利的进了城,倒是让刘荨感到城池中格外的热烈,或许是由于大胜之后,诸多行商脚客都想来此一览西凉虎军之威,顺带的还能兜售自己的商品。

    毕竟大胜之后,士兵都会得到奖赏,以令居蓝本的商品怎么能支撑得了赏钱的部队想要改良生活的需求

    人多了,固然热烈,隐患便是也会增长起来,故而有很多小队在城中巡逻,如此倒是让刘荨搭了方便。

    只进了城,胡乱找一只巡逻小队,报明了身份之后便能让他们带路,部队便顺理成章的带往了城中军营安置。

    然后刘荨等众则可以径直前往护羌校尉府上找段颎了。

    由于上次到过了段颎的府上,所以驾轻就熟的,刘荨等人便很快到了护羌校尉府上。

    闻了声息前来迎接的反倒不是段颎将军的人,而是自己名义上的军士许如。

    毕竟刘荨带着他的家属,他怎么能不上心,听了刘荨来了的消息,便赶忙出了府来,眼力扫过自己的妻子身上几眼,最后在刘荨眼前停下,见礼道。

    “公主殿下,恁终于来了,未能前往迎接,多有失礼。”

    许如倒是还客气起来了,刘荨不由得摇摇头,果然在自己妻儿眼前还是尽显礼节,随即刘荨也没有在意,摆摆手道。

    “哈哈,好了,许先生跟我客气什么,还是和我说说弟兄们的事情吧,怎么样,縻铜他们都无事吧,我军状态如何。”

    刘荨很快就将问题转到了公事上往,许如很快就会了意,收拾了一下,比较严正的道。

    “额,回禀公主,情况倒是寻常,之前段颎将军传信与恁,我这边见无甚要紧事便未曾往信,军士丧失倒是不严重,都在意料之中的,重要都是段颎将军的队伍打头阵,我们作为驰援,所以都还比较顺利,縻铜将军和林启将军由于贾文和随军而施展不错,斩敌颇丰,不过由于郭啸将军的失误,使呼延离将军受了些伤,还有驰援其营的杨怀玉将军受了箭伤,好在都不严重,造成的丧失也不大。”

    听到这个消息,刘荨的额头上微微一皱,有些诧异,却是并没有惊奇。

    部队的丧失是在所难免的,刘荨倒是没有什么意外,而贾文和竟然随军出力了,这倒是让刘荨有些小惊喜的。

    惋惜美中不足的是,这郭啸的指挥失误竟然让两个将领由于他受伤,这个却是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把郭啸放下往带一营还是不太够资格,如此,以后得好好考虑怎么安排这郭啸了,想到这刘荨点点头,道。

    “嗯,我知道了,诸人无事便是好的,这样,稍后,你拟一份战情过程与总结与我,我自再分析。”

    许如见刘荨脸上有些变更,也没有必要多说什么,只称诺道。

    “好,我之后便收拾好给公主送往,嗯,如此公主便先随我进往面见段颎将军吧。”

    许如倒是上道,知道刘荨在乎公事,倒是以公事为先。

    刘荨实在知道他实在是思念自己妻儿的,随即只摇摇头道。

    “许先生,这护羌校尉府我上次可是到过一次的,认得路,你便莫要屈了身子做带路人了,往和嫂夫人和令郎聚聚吧,只顺便派人帮我安排一下良哲他们的亲眷便行了。”

    刘荨这话自然是许如愿意听的,只他保持下来的动力便是他的妻子和儿子,分辨这么多天,早就想念了,只是他回令居之后却不敢私自将家属接回。

    如此他表现出欣喜之意,只拱手相谢道。

    “多想公主体谅,小人必定将良哲兄弟的亲眷安排妥当。”

    如此,刘荨也不再赘言,只摆摆手,然后带袁商进护羌校尉府里往了。

    至于许如,便让他与家人聚聚,以解相思之苦吧。

    此时的护羌校尉府中,倒是很是热烈,不少看起来有些文墨的人从几个耳房中出来,捧着竹简搬运着。

    如此倒是各司都在运转着,做着战后统计,甚至贾诩也在序列中,只赶好从大厅中出来便撞见了刘荨,想来他和刚刚许如也是被段颎给征用来当“账房先生”了。

    “长公主殿下。”贾诩倒是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情,只给刘荨打了招呼便匆匆促捧着自己的文书下往了。

    刘荨倒是没有在意,只点点头回了,也不说什么便径直往见了段颎。

    “哎呀,不对,陇西郡那边送来的所统计的数目有问题,给我好好再看看。”

    果然,没有预感中的安闲,段颎将军倒是也抓着羊毫在翻阅属下文官呈上来的竹简,此时的他穿着一身常服,若是不知道他便是段屠夫,倒是真有一番文官的气派。

    看着老头这么忙,刘荨本来不想提前打搅这老头子办公的,不过这来都来了,便开腔道。

    “段将军好忙啊,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哟。”

    听到有女声传进耳朵中,段颎抬开端,只看到了刘荨,脸上那严正的神情却是立马变了样子,换上了一副笑脸,马上便明确了许如为何刚才出往了。

    “哎呀,长公主殿下,你这脚程倒是不慢啊,这才几天,就回来了,也不通个气让我派人往接,骊靬那边的事情便交接明确了”

    段颎倒是难得的热情,想来是看到了提前运回的那些钱给兴奋的。

    “段老将军莫要客气了,咱都不是外人,骊靬城那些事情都是小事,哪里比得上恁大胜后如此多的事务要忙,惋惜,这一回来,骊靬城那边需要恁过目标文案我今又带过来了,还得劳烦恁过过目咧。”

    刘荨会给他带回仍需他才干处理的文案,段颎并不意外,要是没有带回来才意外呢!

    见刘荨这么说,倒是也不得不放下手头的羊毫,只吩咐下人给刘荨筹备桌案,送上茶水再说。

    刘荨倒是也很识趣,只与他随便冷暄了几句,谢过好茶,见段颎对自己说的很是器重,随即只让袁商将自己收拾的竹简给呈了上往。

    段颎也不迟疑,便当场打开竹简看了起来。

    所幸,刘荨所做的事情还有决定并没有让段颎产生为难的感到,只他一直没有太多波动的看完了刘荨呈上的竹简。

    “嗯,长公主倒是有些治理的手段,这般安排,骊靬城中的平民即使有怨气也闹不出什么事情了,不过公主所想新建的要塞,老夫感到有了祁连山为阻道,西羌平定之后往兴建要塞却是没有太大必要,当然在这些地区建些屯城施以屯田倒是可以考虑,还有骊靬城以后的驻军问题这个老夫还得细细思量一下。”

    段颎的语气倒是对刘荨有些夸赞之意,当然问题也是指出来了的。

    刘荨自然知道这个安排自己不能左右,随即只道。

    “嗯,这些事情都是合该老将军多操心,不知道以后骊靬县并进番和县此举,老将军怎么看”

    是的,刘荨的确在竹简上写了撤销骊靬县,然后并进番和县的建议。

    段颎当然也是看见了的,固然他明确这个决定的确能够解决一些事情,但是这撤销并县也不是他能决定的。

    “公主的建议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这骊靬县本来人口就是集中在骊靬城中,所以这城池没了人,周遭土地也有限,再迁移汉民前往也不易,的确不如撤销并县,不过老夫觉的单纯并进番和县有些太大了,倒是可以考虑分辨并进番和县和显美县,这样行政要方便一些,当然,老夫也是只有参谏权,终极决定还是要陛下决定。”

    这个是自然的,牵扯到县的撤销合并,又是在凉州这地界,终极决定权也只有天子才有。

    “嗯,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请老将军做这中间人罢了。”

    如此,刘荨又与他相聊了几句,这骊靬城的事情便到了尾声,段颎将军又将问题扯到了罗马帝国的使节格涅乌斯的身上。

    “公主,你这到现在也不颁布自己便是那神秘女子阿美娜,却是不想要这扬名的机会可是怕那罗马使节还有这羌人们乱说话”

    说到这件事,实在对于罗马使节,她却是不认为意的,毕竟就算他们告到了刘志那里,按照刘志的秉性,谁又会往管他们。

    “哎,段老将军可莫多虑,这格涅乌斯等众在和奥巴黛亚逃离骊靬城之后,便早就无颜留在大汉,早早便灰溜溜西往了,而阿美娜呢,也是紧随他们回安息帝国往了,所以呢,阿美娜这人是安息帝国之人,和我刘荨可没有任何关系。”

    实在刘荨这样说,是为了以后着想,兴许她有机会往西域那边也说不定呢,所以这好不轻易弄出来的虚构之人,她才舍不得告诉天下呢,毕竟她所借这名字所要达到的目标都达到了。

    格涅乌斯收拾的那些大汉材料留在了骊靬城,所以没有必要再担心罗马帝国的科技升级,又或者说格涅乌斯他们能不能通过贵霜还有安息,成功返回罗马帝国也是一个问题,所以一切都已经不是太重要了。

    段颎将军从刘荨的话进耳到了一些滑稽的语气,不过也知道刘荨不想太过裸露自己,所以知道阿美娜真实身份的人并未几。

    随即他语重心长的叹了口吻道。

    “好,老夫明确了,会给你保密的,而那然明给你声援的那部骑兵你带不走,便交给老夫吧,等公主需要时,老夫再给你送过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