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汉时明月何时归

第二十一章 职责

    西羌的战事结束,然后便转进了处理战后成果的事情。

    本来说刘荨还想跟段颎将军计较一下之前出兵五千,然后往接财货也是五千的事情,不过在懂得了那伙兵士战力不强,是选剩下的,所以段颎将军才发了五千兵力往声援刘荨的打算。

    固然刘荨并不完整信任糟老头子的话,不过想来战果精彩,这已经可以慰藉心灵了,所以她便不计较了。

    索性,就大概聊了一些关于战后的事宜,关于对军士的嘉奖,还有殉国将士的抚恤金问题。

    段颎将军倒是没有偏心,当部队全部追随他回到令居后,他便将所有的将士所获战功给记载了的,奖赏自然也已经发了下往,奖赏这事情他这个护羌校尉还是做的了主的。

    至于抚恤金,他便只是统计了人数,打算回京时一并承给桓帝。

    如此,刘荨倒是来了令居倒是没有了什么事情做。

    在护羌校尉府留下吃了顿便饭之后,段颎便请刘荨前往筹备的旅店休息,只晚上再给刘荨拂尘。

    对于拂尘宴,刘荨倒是无感,便拒尽了,段颎也爽利,只如此便也说公务繁忙,就打消了动机。

    从护羌校尉府出来,刘荨便筹备往旅店往了,路途劳累,她的确也该好好休息一下。

    不过出了府后,她却被一个文士给叫住,只本来是贾文和。

    “哎,公主,请留步,在下有事想和公主说说。”

    这贾文和倒是直爽,忙完了公务,见刘荨出了府便也赶了出来,看样子却是精力状态不是很好,想来是忙了许久了。

    贾文和找刘荨主动说话,这倒是稀奇,刘荨倒是一时想不出他能有什么事找自己,反而刘荨应当报答贾文和在做后备军时的随机应变。

    “文和找我有何事,如此火急火燎的。”

    贾诩见刘荨听了他声音便停住了脚步,只赶忙跟上,然后收拾了一下衣衫,然后拱拱手道。

    “额,承蒙公主厚恩,让在下有机会追随我雄师出站,增长了我多年以来的欠缺见识,如今似有大悟,故而欲相谢公主,请让我置一酒席为公主拂尘如何?”

    哦,一场战斗下来,竟然让贾文和增长了经验,这倒是个好消息,果然实干能锤炼人,这话倒是不假。

    不过这也阐明贾诩是个人才,只一场战斗下来,临场施展,随机应变上都表现得不错,适应能力很强,倒是慢慢凸显了他日后的才干。

    至于要请自己饮酒,这就难办了,毕竟刘荨刚刚拒尽了段颎将军的宴请,现在若是应下了贾诩的宴请,反倒不好。

    如此,刘荨还是拒尽了,随即道。

    “战场顿悟却是好的啊,都是你自己的本事,和我可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见你是个人才,恰好我手下缺乏有才干之人,这才尝试一番,看来我得眼力还是不错的,当然,这说来说往都是你贾文和有本事,谢呢就不必谢我了,好好帮你外公处理事务就好了,拂尘宴呢就算了吧,我赶了几天路,也乏得紧,却是不太想饮酒。”

    刘荨的话却是说的很随和,也没有由于是自己朱紫而表现出来的那种自负,只说是他自己的本事,这让贾诩对刘荨顿生好感。

    甚至连报答都不用,拂尘宴什么的也给拒尽了,贾诩自然没有什么机会报答刘荨咯。

    所以他倒是由于自己的冒昧,而显得一些为难,毕竟自己这什么官都不是,而这段颎外孙也是一番机缘偶合而坐实的。

    “额,我这比起公主来算什么本事啊,小打,小闹罢了,还是没有公主那般策划,日后必定多多研习,既如此,公主如此客气,小可也不能强求公主,那,小可只好把这恩惠报答外公了,嘿嘿。”

    见贾诩这话有些失落,刘荨随即也不想冷了这文士的心肠,随即道。

    “文和莫要过谦了,你的潜力可是很好的,以后有的是机会,固然我不往吃你的拂尘宴,不过咱们也是有时间随便聊聊的,如此我要往旅店,同走一段”

    。。。

    贾诩看待有才的人倒是不管其身份,只要聊多了,大致懂得了那人的脾性,值得深交之人,他便开端不拘束了。

    所以刘荨请他同行一段,二人相聊时,贾诩不拘束之后,倒是有不少的共同话题,而大多数的是贾诩有问题相问刘荨,刘荨倒是不吝啬,只逐一解答。

    或许是由于刘荨有划时代的思维,所以很多事情都能让贾诩有豁然豁达的感到,这让贾诩对刘荨生出一种佩服之感,这也让他隐隐确定心中想法的感到。

    当然,相应的,贾诩的不少巧思也能给刘荨不少的启发。

    与刘荨不同的是,贾诩更像是一个正常的年轻人,想象力很丰富,这给刘荨的不少固态思维提了个醒,倒是互有裨益。

    说起来,贾诩在骊靬之战,贾诩和王守担负后备军,当日便是贾诩根据地形设计埋伏点,这才将从显美,番和出来的羌人探子给逐一捉住,这才让段颎将军的雄师没有走漏声息。

    若不是他的话,骊靬城之战会需要另外一个打法,大概就是羌人知道了汉军会来,然后取了骊靬城后便进步警惕,逝世守城池。

    什么松懈的庆功宴,酒肉畅饮的戏码自然也没了,所以就算是刘荨在城里做内应,晚上开了城门,最后也少不得大战一场,确定不比羌人没有筹备的情况下效果好。

    最后,刘荨在快要达到旅店之后,生出这般感叹。

    “文和大才,日后确定会著名扬天下的机会的。”

    刘荨对贾诩的评价一直都不吝啬,这让贾诩既怀疑又感到是有碰到知己的感到。

    怀疑是他们所见面的时间可以说是屈指可数,但是刘荨对于自己很懂得,就像是看透了自己一般,即使他一直未曾展露出才干。

    如此感到融合下,贾诩是真的想追随这个公主,只是这公主的未来并不明朗,这让他有些迟疑,毕竟他现在拜刘荨所赐,已经真正成了段颎的外孙,固然这名号不太好听,但是以后对他也有助力,以后得局面会变得十分明朗。

    所以,这便起了冲突,到底是明朗的未来好一点,还是碰到这么一个知己,跟她一起面对未知的未来好一点。

    选择,总是一个很艰苦的事情,所以贾诩还是退了一步,选择了张看。

    “得与和公主泛论这么多,文和三生有幸,现也不作伪,便受了公主的祝福,日后必定好好努力,成为那名扬天下之人,日后公主若用的着的处所,文和若有力能助,必定赶来。”

    果然,贾诩并没有投效刘荨的意思,这便是贾诩这个三国时代最善保命的毒士所展现出来的聪慧之处。

    刘荨自然明确,所以固然有展览的意思,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贾诩能够相投的地步,即使他现在没有展露头脚,但是大才终回是大才,在选择上,来不得马虎的。

    所幸,刘荨也并不落寞,毕竟自己有缘碰到这贾文和,还有幸见证了贾诩冒充段颎外孙的趣事,这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缘分。

    “哈哈,文和爽直,那刘荨便盼看有一日能和文和共事了。”

    。。。。。。

    疲惫,总是伴随着精力耗费一空之后,回到旅店之后,刘荨在玲珑等侍女的服侍下便在下午就开端休息了。

    或许兄弟们都知道刘荨劳累,所以并没有人前来叨唠,只让刘荨好好安睡。

    时间流逝,一场好睡,刘荨倒是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只到第二天凌晨便主动醒了过来。

    夜还未过,黎明未至,夜空堪堪要汇进阳光之下。

    刘荨难得的有精力从房舍中出来,只披了一件单衣,临着晨间的露珠,感受着令居的晨。

    令居城在河边建造倒是有些利益的,凌晨的雾气从河边升起,然后满布城池,现在倒是显得十分的静谧。

    固然刘荨看不见,但是从其他感官往感受却是能够得到更深奥的美感。

    后代的时候,有人研究过,眼睛实在是个不完善的器官,由于人和人之间的不同,所看到的世界是有差别的,所以有的人才会有色弱,色盲。

    所以眼睛或许并不可靠,而心感受到的,或许才是真实的世界。

    所以刘荨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汉朝,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汉朝。

    不知道自己这眼睛的缺点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许刘荨自己也说不明确了吧。

    “踏踏踏。”

    忽的,就在刘荨沉浸在令居晨间的美好时,她身后却传来了脚步声。

    刘荨自然很警觉,一感受往便创造,是羌王麻犀送给阿美娜的奴隶侍女,骨头。

    “公主,骨头伺候不周,公主醒了都不知道,早间严冷,公主警惕玉体啊。”

    骨头说着,只将自己手里面的那披风给刘荨披上。

    骨头倒是十分机灵,只刘荨醒了之后一直都是动静不大,守在房中服侍的有玲珑和骨头,而只有骨头创造了刘荨早醒。

    想来,这是她们在服侍羌人的时候留下的应激反响。

    想到这,刘荨却是庆幸,骊靬城一战,除却俘虏的羌人,最后解救出了不少被掳掠往的奴隶,而段颎雄师挥军灭烧当羌时,所解救的奴隶自然也不少。

    这对于刘荨来说是欣慰的,毕竟她并不盼看汉人被其他民族奴役。

    所幸,这几个侍女并不由于刘荨的身份反转而畏惧,反而生出了喜悦之情,更加愿意服侍刘荨。

    如此,骨头,茶花,油菜,还有酒女就从张掖县一直追随到了这里。

    “无事,我只是恰好醒了出来走走。”

    刘荨自然不会怪罪这个小侍女,她一般而言都不太爱好被服侍,而现在只有点自己的个人时间,所以醒了也天天叫醒她们。

    “哎呀,还是骨头失职了,公主醒了,我也该醒的,还请公主责罚。”

    骨头却是并不由于刘荨的话而懈怠,只要刘荨责罚于她。

    见如此,刘荨赏早景的心情也没有了,明确她们的生活方法,以及生活的环境,刘荨也不见怪,若是不责罚的话,她们反倒不会安心。

    随即刘荨便摇了摇头然后哚的一声,在骨头的头上敲了一个栗子,道。

    “哼,不罚你还不兴奋了,好,那便罚你往取水来,本公重要梳洗梳洗。”

    骨头被刘荨敲了一个栗子,不是很疼,但是也松了一口吻,然后屁颠屁颠的往筹备梳洗之物往了。

    不需多久,伴着阳光的渐渐升起,雾气慢慢消散开往。

    刘荨洗漱完毕,只在骨头个玲珑的服侍下换上了新买的蓝色外衣,之后吃过了早饭,便打算往军营看看了。

    固然段颎将军将军已经帮刘荨把很多事情解决了,不过很多事情都是还需要刘荨自己往处理。

    诸如昨日许如和自己所说的,郭啸指挥失误的事情,处分还是怎样,都要刘荨才有决定权。

    随即刘荨出了旅店,投城中军营而往,自然,没走多久,军营便到了跟前,由袁商随着,刘荨却是没有阻拦的进了军营中往。

    果然是令居城中,段颎麾下,偌大的校场却是没有闲着,众多军士一堆一堆的在晨练,完整没有由于大胜后而懈怠的意思。

    慢慢走进校场,刘荨却是越发被晨练的喧闹声包围,然后越发感到段颎将军带的兵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

    军士们给刘荨以震动,同样的,刘荨又怎么不会给军士们好奇心

    由于刘荨没有穿甲胄,而是穿了常服,所以并没有人认出刘荨便是当日的穿着甲胄的公主。

    所以这军营中怎么就来了一个女子,而且在气质这方面把握得逝世逝世的,自然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只如此,不少得见刘荨面容的军士却是不自觉的停了下来,然后驻足看着,与毛病谈论着这女子是什么身份。

    刘荨自然也是创造了看热烈的人越来越多,然后心里无语的将刚才的夸赞收回。

    只这时,几个大汉离开人群,然后朝刘荨走来,只一个大汉远远的大喊道。

    “公主殿下,你怎么来了。只都不知会兄弟们一下。”

    大汉喊过之后,顿时所有看热烈的人一阵唏嘘,纷纷明确了是当日穿着甲胄十分凶狠的公主。

    只哪里还敢看热烈,随即马上收起了心,回往晨练,毕竟他们也知道,刚才围观公主,拿来当热烈看,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只人慢慢散了开往回回正常,刘荨自然知道喊了自己的人是縻铜一众。

    本来还想跟他们打打招呼的,不过创造其中某人似乎脸上没有自己想要的表情后。

    刘荨收起了笑,然后也没有表情,只快步冲上前往,没有预兆的,对着某人就是一踢。

    “直娘贼,郭啸你这厮没担好自己的职责,竟然还敢在本公主眼前嘚瑟难道还想邀功不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