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超级警察

1442、暑假工

    客厅内,老大爷也是把自己多年来压在心里的话,当着顾晨面一次性全部说了出来。

    儿子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可现在儿子杳无音信,自己跟老伴又是体弱多病。

    在这个异地城市,虽然也能感受到邻里的关怀,可这毕竟不是自己家。

    而当初之所以来这里,也是为了陪伴儿子。

    可儿子没了,两夫妻似乎看不到希望,仅凭着一丝念想,一直坚持到现在。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大爷,大妈,你们两个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回头我会安排人手,重点调查一下您儿子的去向。”

    “真的吗?”大爷目光一怔,也是感慨万千道:“好几年了,都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老两口,儿子的具体下落。”

    “说实话,我现在心中很矛盾,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别人,只希望得到儿子的消息,并不是坏消息。”

    “这个您放心。”顾晨将随手携带的便签纸拿出,抽出自己的写字笔,说道:“您把您二位的身份证拿出来吧,还有,您儿子的身份信息还知道吗?”

    “知道,都知道。”老太太见顾晨这次是真心要帮忙,赶紧走到床头,从老旧木柜的抽屉里,拿出两张身份证。

    卢薇薇上前一步,接过二人的证件,随手递给顾晨。

    顾晨记录完成的同时,又道:“您儿子的基本信息,您能跟我再说一下吗?”

    “毕竟当初您只是经常提起您儿子,但我从没见过,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好的。”大爷默默点头,也是赶紧配合的回道:“我儿子,叫蒋天赐。”

    “因为我跟你大妈也没读过什么书,也不太会取名字,而且又是晚年得子,感觉是老天爷赐给我们二人的幸福,所以就取名为天赐。”

    “挺好的,名字挺好。”顾晨微微点头,又问:“那身份证号码能跟我说一下吗?”

    “好的,身份证号码是……”

    大爷根据顾晨的要求,开始将自己一家人的个人信息,全部告知给顾晨。

    顾晨也在接下来的询问中,得知了一些有用的线索。

    就如之前在桌上发现的那张招工传单,这就是一个突破口,至少蒋天赐当年曾经说过,自己要去鹏城大兴科技电子有限公司工作。

    因此顾晨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几人跟两位老人,一聊就是一个晚上,直到晚上10点30分,才在两位老人的百般不舍下,离开了老屋。

    ……

    ……

    翌日清晨。

    天气晴朗。

    微风不燥。

    就当何俊超、吴小峰和吉喆三人肩并肩,吃着早点走进办公室时,却发现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早已经进入到工作状态。

    “什么情况?”吉喆揉揉双眼,这才继续定睛一瞧,忙道:“不是,顾师兄,你们今天不是休假吗?怎么……”

    “临时有任务,所以我们自己把休假取消了。”顾晨一边翻看之前的卷宗,一边回答着吉喆的疑问。

    吴小峰也挠挠后脑,凑到顾晨身边问:“顾师兄,什么任务啊?这么急?”

    “人口失踪案。”顾晨说。

    “啊?”闻言顾晨说辞,吴小峰表情一怔,也是有些犯难道:“难道又是谁家的孩子走丢了。”

    “诶,你还别说,真是人家的孩子走丢了,不过这个孩子有点大,是个成年人。”

    听着吴小峰在这调侃,卢薇薇也赶紧转过身,吐槽着道。

    何俊超有些不解,问顾晨:“这个案子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昨天还是前天?还是一周前?”

    “都不是。”感觉何俊超猜错了所有,顾晨也是直接回道:“这个人已经失踪了几年时间,一直杳无音信。”

    “啥?”感觉有些惊诧,何俊超也是不由分说道:“这都失踪了几年时间,那还查个毛线啊?几年时间,所有的证据都很难追踪,而且还是个成年人?”

    想了想,何俊超又道:“该不会是跟家里闹矛盾了,离家出走吧?”

    “不是。”顾晨摇头否认,又道:“这个失踪的成年人,他的父母是我们中学附近一家餐馆的老两口,而且这一家人的关系,一向很好。”

    “当年两位老人,就是为了陪伴在江南市工作的儿子,才选择在江南一中附近开饭馆。”

    “可后来他儿子辞去了这边的工作,跑去鹏城发展,刚开始还会打电话回来,可越到后边,打电话的频率就越少,直到半年杳无音信,甚至连大年三十都没有回复,这一失踪就是几年。”

    “太恐怖了吧?”听着顾晨的解释,吉喆有些茫然道:“这成年人失踪的案件,还是挺少见的,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是啊。”吴小峰也是发表看法道:“这几年时间不联系,会不会遭遇什么不测?那这两夫妻报警没?”

    “已经报过警了,但是毕竟是失踪半年才报警,而且他儿子也再没使用过身份证,调查起来很麻烦,所以就暂时列为失踪人口。”卢薇薇也是将自己昨晚知道的东西,一五一十的告知给众人。

    何俊超摇摇脑袋,有些迷茫道:“可这都失踪几年时间了,当年都找不到,现在就能找到了?”

    “而且现在找人,肯定比当年还要困难。”

    “那也得找啊。”袁莎莎盯着何俊超,也是颇为感慨道:“何师兄,你是不知道那俩夫妻现在过得有多不好?”

    “原本为了儿子,在江南一中附近开饭店,可儿子失踪之后,老两口的依靠也就没了,身体还变得越来越差。”

    “后来没办法,只能把饭店给转了,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二人还特地安排接手饭店的老板,让他们务必得知他们儿子的消息后,要第一时间联系他们。”

    顿了顿,袁莎莎也是语带哽咽道:“就这样,两个外地的老人,为了节省开支,一直租住在老火车站天桥附近的一个小屋内。”

    “而且身体很差,每天都得靠吃药维持,他们之所以要继续留在这里,就是为了有一天,儿子能够出现在眼前。”

    “我懂。”听着袁莎莎哽咽的说辞,后边进来的丁警官,也是不由感慨道:

    “这就跟那些被拐卖儿童的父母是一个心情,孩子突然失踪,做父母的,肯定很伤心。”

    “更何况,这老两口的儿子,还是个成年人,按理来说,成年人很难走丢,如果失踪,说明可能是出现意外。”

    瞥了眼顾晨,丁警官又问:“顾晨,你说呢?”

    “同意丁师兄的意见。”顾晨将笔丢在桌上,也是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说道: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判断,似乎出现意外的可能性很大,但是也并非没有线索。”

    “如果当初调查这起人口失踪案的同事们,能够引起重视,他们完全可以在这个鹏城大兴科技电子有限公司入手,毕竟,这个失踪的蒋天赐,曾经跟这两位老人说起过,他想去这家公司试试看。”

    “顾师兄,或许是因为我们那些同事认为失踪着是成年人,还是个成年男人,所以感觉离家出走的可能性更大一下吧?”

    袁莎莎也是替自己的同僚们说上几句好话。

    毕竟办理这种案子,需要花费的精力很多。

    而且许多人口,并不是真的失踪,而是不想见到报案人而已。

    所以这些年,这种报警说人口失踪的案子,大家也都见过不少。

    最常见的,就是情侣之间闹矛盾,一方突然玩消失。

    而如果另一方深爱着对方,却不能从这段感情泥潭中走出来,似乎会变得有些偏执。

    而偏执带来的后果,就是果断选择报警,谎报自己的对象可能遭遇不测。

    当然,一般面对成年人失踪,警方大多时候,也是例行登记,利用有效线索进行身份追踪。

    最普遍的,就是查询失踪者的身份证信息的使用情况。

    毕竟在这个社会,身份证是普遍使用的。

    要找到一个人,其实非常容易,可蒋天赐的难度难就难在,这么多年,他的身份证信息一次都没出现过。

    所以,也就导致了这起案件就此搁置。

    “顾晨,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公司,鹏城大兴……”

    “鹏城大兴科技电子有限公司。”顾晨补充着说。

    何俊超立马在电脑上查询起来,随后说道:“这家公司挺大规模呀,主要是组装有些电子产品,也有自己的电子品牌产品,而且一直在招供。”

    “很正常。”对这种企业比较了解的王警官,也是淡淡说道:“像这种大型企业,员工的流动性是非常大的。”

    “所以这种公司的人事部,每年每月都在招人,都在培训,以此来弥补那些辞职员工的岗位空白。”

    “对呀,而且每年暑假,都会来我们江南市招聘呢,而且招聘的暑假工居多。”何俊超在一番搜索后,也是得出了结论。

    顾晨忽然眼睛一亮,忙问卢薇薇:“对了卢师姐,昨天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你有发现江南一中附近那些发传单的人吗?”

    “发现了呀,好像是在招聘暑假工吧,我记得那几个男人不断在跟路过的学生发传单,可能目标就是那些学生吧。”

    卢薇薇也是有印象的,赶紧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一告知给顾晨。

    顾晨默默点头,又问:“那你还记得传单上的内容吗?我记得有个男人,曾经将一份传单递给你,他还以为你是学生。”

    “嘻嘻。”听闻顾晨这么一说,卢薇薇也是有些骄傲道:“我当然记得呀,那男人其实就是想跟我搭讪,学生什么的,那都是借口。”

    双手抱胸,卢薇薇也是犹豫片刻:“不过那张传单,我看都没看,就给扔垃圾桶里了,忘记叫什么公司了。”

    “可能是顾晨所说的那家鹏城大兴科技电子有限公司吧,我发现本地最新的招聘信息上,就有这家公司的身影,招聘的都是一些暑假工。”

    “如果真是这样,那或许我们还真得从这个鹏城大兴科技电子有限公司入手啊。”顾晨感觉,这个公司的名字在,在整个案件中出现的频率太多,似乎值得注意。

    尤其是暑假工这方面的招聘,正不正规?顾晨也不得而知。

    毕竟从江南市招人,去往鹏城工作,属于异地。

    而招聘的可都是一些学生群体为主,万一学生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怎么办?

    又身处异地,所以顾晨想的比较多。

    王警官犹豫了两秒,说道:“顾晨,要不这样,我们待会就去江南一中附近看看,看看那些招聘的人还在不在,我们就以应聘者的身份跟他们交流,打听一些具体信息,你觉得呢?”

    “可以,我也刚想说这个。”顾晨也是微微点头。

    王警官的想法,跟自己不谋而合。

    虽然这家公司一直以招聘暑假工为主,但是从招聘信息来看,也招聘长期技术工人。

    如果这个时候,大家用应聘者的身份交流,当然可以得到更多信心。

    顾晨现在难就难在,对这家公司的情况不太了解。

    尤其是招聘环节,是公司的人事部门直招?还是打着公司人事部门的旗号,转包的招聘?

    这些顾晨都必须弄清楚。

    思考了几秒后,顾晨果断说道:“既然这个蒋天赐,就是在去往鹏城的这家公司失踪的,那我们就先从这家公司入手。”

    站起身,顾晨又道:“大家赶紧换身衣服,最好是不要太时尚,毕竟太时尚的人,看上去并不是真想进厂工作。”

    “顾师兄想得太周到了。”袁莎莎领会到了顾晨的意思,也是不由分说道:“如果就我们这身休闲装扮去应聘,估计人家会误以为我们是去应聘平面模特的,感觉还是把自己打扮的普通一些最好。”

    “衣服呢,能有多普通就多普通,而且应聘的时候,要主动示弱,太强势也不太好。”

    “哈哈,小袁,你想得可真周到啊。”卢薇薇听着袁莎莎的解释,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毕竟袁莎莎所考虑的问题,的确非常关键,这涉及大家的演技问题。

    要想真心换真心,首先角色定位得改变。

    之前大家都是以警察形象,与群众交流,倒是有种被群众捧得高高在上的味道。

    但是如果跟这家公司的人事部门进行接触,那就得转变身份,要让对方感觉自己非常缺钱,需要去工作赚钱。

    王警官同意道:“我们的形象的确要改,另外,我感觉要去附近菜市场,买几件便宜的衣服,款式越越好,不要让对方觉得我们高高在上。”

    “对。”卢薇薇完全同意,也是笑孜孜道:“就是得把他们捧得高高的,这样才能好交流,老王,你想的太周到了,所以,买衣服的任务,就交给你好了。”

    “没问题。”王警官并不嫌麻烦,也是淡笑着回道:“菜市场地摊上的衣服,我穿过很多次,10块8块的恤我也穿过,反正买几件便宜点的衣服,你们的尺码我也都知道,这事就交给我好了。”

    “那就辛苦王师兄了。”感觉乔装打扮方面已经得到了解决,顾晨也是比较欣慰。

    那么接下来,顾晨就得考虑大家的演技问题了。

    ……

    ……

    上午9点,江南市的天气就显得有些炎热。

    顾晨将车辆停在距离江南市第一中学两条街区的位置,大家这才从车内出来。

    穿着王警官从菜市场地摊上淘来的便宜货,一个个往江南一中走了过去。

    王警官不时的看向几人,也是一脸纳闷道:“要说这种老掉牙的紧身恤款式,穿上之后肯定像个精神小伙。”

    “可为什么你们几个穿起来像来走台的,我穿起来就感觉是中年油腻大叔?”

    “可能是气质吧?老王你气质掉线啊。”卢薇薇也是上下打量起王警官的样貌,顿时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油腻味。

    袁莎莎则是笑孜孜道:“关键看气质,不过也还好啦,我们是去应聘工作的,穿成这样挺好。”

    “真的吗?”王警官自我怀疑了几秒,感觉袁莎莎肯定是在撒谎。

    毕竟气质这东西,有时候还真得看人。

    即便顾晨穿着一身廉价货,但看上去却被他穿出了高级感。

    而卢薇薇和袁莎莎也同样如此。

    关键这两妹子身材极好,穿紧身恤,反而能勾勒这两人的绝美身材。

    可再一瞧自己,那守不住的小肚腩,愣是将紧身恤穿出了一种恐怖的效果。

    “卢师姐。”就在大家即将走到江南一中的主干道时,顾晨突然停住脚步,扭头问身边的卢薇薇:

    “这些人,就是昨天给你发传单的对吧?”

    “我看看。”卢薇薇也不确信,站在原地观察了几秒,这才啊道:“没错,就是这帮人,怎么还在学校附近发传单啊?”

    “这几天中考刚结束,学生来学校的频率也会更高一些,估计都是毕业的事情。”

    “所以这个时候,给这些学生发招聘暑假工的传单,成功率应该挺高吧?”

    袁莎莎也是有一说一,道出自己的看法。

    顾晨则是咧嘴一笑,说道:“成功率不高,这家公司就不可能连续几年都在这里招聘了。”

    看看左右,顾晨也没废话,直接挥手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