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西幻)红龙之眼

第130章

    潘妮尔最近非常担忧,自从精灵王回到王之森之后,这里一直处在警戒的状态,逐渐他们也从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但是让她觉得担忧的并非是这种对于警戒状态的习惯,同时也是因为格罗瑞尔。

    他们最敬仰的精灵王,将自己关在王之森的古籍收藏室里,不出门,甚至一天只吃一餐,整夜整夜的不睡觉——作为近卫队的一员,偶尔看到他终于从古籍收藏室里出来一次的时候,潘妮尔被他那糟糕的状态完全惊吓到了。

    他看上去非常的憔悴,脸色苍白,头发也因为长时间没有打理而显得有些蓬乱。

    “陛下?您……?”潘妮尔看着似乎快要昏过去的格罗瑞尔,后者抬起手拒绝了她的搀扶,“让我休息一会。”他轻声回答道,“你去忙别的事情,让我一个人走回去就可以了。”

    他看上去眉宇间充满了烦忧,好想这种烦忧即将要将他压垮一样。

    精灵王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当他终于支持不住躺倒在许久没有睡过的床上时,困意和烦躁不安就像是躲在阴影深处亏窥伺的野兽一样让他痛苦不堪。

    每一种占卜,每一个可能性,都在指向一场灾难。

    最让他觉得沮丧事实是,这场灾难无可避免。

    “梵恩雅在上。”美丽的精灵将手背放在额头上,用一种就像是要哭出来的呜咽声轻轻祈祷着,“至少,至少请最后一次,眷顾我的族人,眷顾我的同胞们——”他在知道一切将在未来某个不可探查的时刻,无可避免地来临,并且做好了牺牲自己生命的准备——牺牲一切的准备。

    然而纵使理智是这样决定的,他却忍不住用那双洁白、漂亮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将自己像个惧怕惊雷的孩子一样蜷缩在床上——压抑着自己呜咽的声音。

    未来是不可窥视的,即使用尽全力,他也只能看到冰山一角,他不害怕死亡,也不恐惧伤痛,他却忍不住为另外的东西呜咽不止,痛苦地蜷缩了起来。

    “陛下?陛下?抱歉我听到了点声音……”潘妮尔的声音又在寝殿的大门外想起,格罗瑞尔忍着剧烈的头疼从床上坐起来回答道,“我没事。去关心点别的。”他的口气有些不好了,潘妮尔在听到他这样回答的时候也楞了一下,但是随即执行了来自她效忠对象的命令。

    一只汀雀扑拉的一声从她的头顶飞过——潘妮尔忍不住抬起头来目送这小东西飞走,心想着这大概会给她一点好兆头。

    当然,也有可能没有。

    时隔三年多,卡莉法再一次踏上伦铎这片土地的时候,她又去拜访了那家铁匠铺,当她走进木库铁匠铺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掌事变成了一个比较年轻的矮人,后者抬起头来用那双小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刚硬气息的女人,“定制武器……”

    “提前三天,我知道。”卡莉法抽出腰间的龙牙刀,“我只是需要重新打磨一下我的刀锋。”她的目光扫过那个矮人红褐色的胡子,后者从椅子上跳下来拿起她放在一边的刀,“哦哦……”矮人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木库祖叔叔打造的……真是好手艺,我不知道能给你修到什么程度,上面都是缺口,你就不能温柔一些吗?他去世前跟我说过,迟早会有人回来要求打磨一下一把龙牙的刀——你到底拿这把刀去砍什么了?龙鳞吗?”

    “差不多吧。”卡莉法觉得这个矮人有点啰嗦了,“木库老爹……他去了吗?”

    “哦,是啊,半年前的事情。”矮人点了点头,“要等等,过个七八天再来拿吧,现在缺月银石了,我没法给你补……”

    “等我几天,我去精灵窝里给你拿过来,然后我还要去别的地方。”卡莉法丢下这句颇为冷酷又不讲情面的话就转身离开了铁匠铺,走的时候放了一小袋烟叶在门槛旁边。

    “愿你安息。”她轻声祝愿了一句,又抬起头看了看远处浓绿色的森林。

    “你要去哪?”在看到自己的同伴从铁匠铺回来之后,一年以来一直被驱赶却锲而不舍的跟在卡莉法身后的诺西——他记忆里只有瑙西卡这个名字,因为不适合他所以他就自称为诺西了——金发的青年迎了上来,用一个灿烂的微笑欢迎了卡莉法。

    “我去王之森几天,你可以去帮人搬点东西什么的,记住不许惹出事情来。”卡莉法在发现怎么都没办法把这个人撵走之后,只能勉强接受了他同行的要求。

    “不带我一起去吗?”诺西一脸阳光的看着她。

    “我只能带你到伦铎,接下来我要去坎帕亚,你不能跟着。”这句话卡莉法已经对他说了无数遍了,但是对方就是充耳不闻。

    “不管你要去坎帕亚做什么,带着我总是帮手不是吗?”

    听到他这样说的卡莉法毫不犹豫的一把按在他的胸口把他推到了一边,“我跟你说过几遍了,不要插手我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像让你当我的帮手,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她说这话的是表情狰狞的很,诺西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好吧,你去你的王之森,然后等你回来我们再聊要不要带我去坎帕亚的事情……”

    卡莉法收回手,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了。

    诺西叹了口气,眼睛从褐色变成了金色的竖瞳,“嗯,婆罗安多罗那,要见您总是要先得到梵恩雅的允许。”他轻笑了一声,“也行,去圣地总能有机会见到您的。”

    当卡莉法来到王之森的时候,不出所料这个地方又是处在戒严状态的,不过这一次她除了拿几块石头之外还要做点别的事情,她要把那条挂坠还给格罗瑞尔,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精灵王城堡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她现在也不需要这么做。

    项坠里的精灵一直处在昏睡的状态,她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别人,但是卡莉法已经基本上没有办法听懂她后来说的语言了,所以她只能尽快把项坠带回到有人能听懂她说了什么的地方,回昆泽尔是不可能了,但是她能把它带给格罗瑞尔。

    在王之森各个入口处巡逻的精灵们看到了这条项链,哪怕是语言不通也知道对方现在有资格进入王之森。

    只不过有些精灵在看到这个项坠的时候表情非常的微妙——那种想到了某种事情但是就是怎么样也没办法相信的那种微妙表情——然而卡莉法没有多想他们这种表情是怎么回事,反正大概是因为自己拿的是昆泽尔的信物吧。

    当几天之后,她见到潘妮尔的时候,这个女精灵用疑惑的眼神看了她一会之后,才能将面前这个身材颇为高大,有着小麦色肤色的刚硬女人同当年遇到的那个小女孩联系在一起,“啊,”她惊呼了一下,因为她还记得当初见面的时候,这个人类女孩的眼睛有一只是龙的眼睛,“你是当时的那个……”

    卡莉法并没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时隔三年这个精灵还是没有去学习通用语,所以在一旁会通用语的精灵翻译帮她对卡莉法打了个招呼,“潘妮尔很高兴再见到你。”名为拉文瑞亚的精灵翻译带着一副水晶眼镜,看上去斯文又清秀。

    “我也很高兴。”卡莉法对着她点了点头。

    但是她这么做的时候却让潘妮尔露出了大惑不解的神情来,因为女精灵记得三年前这个人类的少女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蓬头垢面,仿佛如狂犬一样野蛮——当然她现在看上去要一样的野——然而就在她刚刚点头的时候,她表现出了一些精灵的气质。

    潘妮尔当然知道她带着那个项坠,她还是个年轻的精灵,所有年轻的生物,不管是精灵还是矮人或者是人类,脑袋里面都会带有一些浪漫又不切实际的幻想。

    所有潘妮尔就像是所有的年轻人那样被自己脑袋里臆想出来的“可能”给惊呆了。

    不过这一次卡莉法却没有在正殿见到格罗瑞尔,她被带到了某处花园,然后看见美丽的精灵王既没有穿着他那一身华丽的塔夫绸,也没带上冕冠,甚至连头发都没有梳起来,有些凌乱的披在素色的棉质长袍上,一副大病初愈的憔悴样子。

    卡莉法将吊坠放在了他的面前,“这里面有个精灵,但是我听不太懂她再说什么,所以拿来给你。”

    精灵王看了看她放在桌子上的吊坠,却没有说这个吊坠的事情,“你还要继续走下去吗?”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柔,就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那样。

    卡莉法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深呼吸一口气回道,“是的,神也不能阻止。”

    “我没打算阻止你。”精灵王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卡莉法的身边,“如果最后一切都结束了,”他伸出了手,“来王之森吧。”

    卡莉法被并没有想那么远,她一直是个没什么远见的人,所以当格罗瑞尔这么说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她从来不觉得一切结束之后,她还能活着。

    而且就算活着,她大概也不会选择住在王之森。

    因为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精灵王,所以她只能笑着摇了摇头,“我记得你说过王之森不欢迎人类。”

    ——事到如今你还能把自己当做人类吗?

    精灵王咽下自己嘴边真正想说话的,对着面前的人类露出了一个没有带着嘲讽也没有带着怜悯的,纯粹如钻石一样的微笑——她很少能在他脸上看到的那种。

    “忘了那句话吧。无论你最后怎样,请活着。”

    “梵恩雅在上,永悬的芙洛娜将为你指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