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从相声开始

二百一十二章 副会长,不好当啊!(月票)

    翌日,陆远航是被一阵饭香给叫醒的。

    闻着香味,陆远航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身边董言不在,他心里一空。

    掀开被子,陆远航愣愣的瞅着床上一摊血迹,傻乐。

    真好。

    他的思绪有些缥缈。

    陡然想到了前世,他记得前世那个叫小敏的妻子,二人第一次享受人伦之乐的时候,并不是第一次。

    只能说这天杀的世道。

    虽然后来想通了,你的过往我插手不了,你以后我好好爱你。

    但是总归还是有些遗憾的。

    陆远航其实算得上用情专一的男人。

    “别看了,赶紧起来吃饭!”董言做好饭,看到陆远航盯着那羞人的血迹,虽然昨天晚上二人已经完成夫妻之实,脸上还是忍不住的一阵羞红。

    陆远航闻言,抬头,看着董言,此时的董言已经穿好衣服,做饭的围裙带在腰间,一股子温馨的气息从陆远航的内心深处升起。

    “你真好。”陆远航嘴角带着一丝幸福的笑意。

    “好什么好,别看了,赶紧去洗漱吃饭去了,,我还得上班来着!”董言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陆远航。

    陆远航嘿嘿一笑,也不做作,当着董言的面就开始穿起衣服。

    “我去盛饭,在我盛好饭之前,你给我洗漱完毕。”董言警告了一声陆远航,就转身离开了。

    陆远航闻声,三下五除二把衣服穿好,穿着拖鞋就急切的来到卫生间。

    牙膏牙刷还有毛巾一应俱全,全都是新的。

    五分钟,陆远航就洗漱完毕。

    此时的董言已经在饭桌前做好了。

    “我看看你做的什么好吃的。”陆远航故作兴奋的看着饭桌。

    “牛奶煎鸡蛋热狗。”陆远航一脸兴奋的拿起一个热狗张嘴就咬了一口。

    “能做啥,冰箱里就这些东西。”董言撇撇嘴,感受着下半身带来的不适应。

    已经有一种为人母的气息了。

    “好吃啊!”陆远航竖起大拇指夸赞董言。

    “以后我可有口福了。”陆远航沾沾自喜。

    热狗,说白了就算了两个面包裹着一根香肠,放在微波炉里热热。

    也亏陆远航这马屁拍的到位。

    “今天去单位忙什么?”陆远航很自然的跟董言唠起了家常,说完还喝了一口牛奶。

    董言吃了了一口煎蛋,“能忙什么?还是之前那个节目呗,这两期节目效果都挺不错的,也算是拉拢了一批忠实的观众。”

    陆远航闻言差异的看着董言“就那个《歌单比拼》?”

    董言点头“对啊。”然后她问陆远航“你最近忙什么啊?”

    陆远航想也不想,“忙啥我自己都不知道,还是看我经纪人给我接什么通告了,你也知道,我最近新闻闹的比较多,前两天忙那个王妃弄了张专辑,然后邓老爷子的孙子,又找我给他弄了首歌。”

    看着陆远航的喋喋不休,董言的内心有了一丝的变化,或许是感动,或许是温馨,总之董言点头,轻声道“别太累了。”

    陆远航吃东西的动作顿住,他看着董言笑道“都是为了挣钱养你嘛。”

    董言嗤笑一声“挣钱养我?那也没见你把钱上交。”

    陆远航无所谓的耸耸肩“你想要就给你呗。”

    董言摆手“你自己拿着吧,德云社那么多人靠着你养活呢,你比我知道钱该怎么花。”

    “那倒没什么事儿。”陆远航又咬了一口热狗,把最后一口牛奶喝完。

    “喜剧人最后总决赛马上就要播出了,等播出完,我估计我跟乐子的人气又要上涨一大截,到时候估计我要跟着全国巡演了。”陆远航想了想,把最近要做的事儿给董言说了出来。

    “那就去呗。”董言无所谓道,但是陆远航还是能感觉到,董言眼角里的一丝失落。

    俩人刚住到一起。

    住不了几天,陆远航就要离家。

    肯定心里不舒服。

    “等巡演结束的时候估计都快过年了,到时候我准备跟着你去你们家一趟,见见你父母。”陆远航抓着董言的手。

    现在的天气也已经有些冷意了。

    “嗯。”董言看了一眼陆远航,“你不害怕?”

    陆远航嘿嘿一笑“怕啥啊,不是有您老照着咱呢嘛?”

    “德行。”董言翻了个白眼。

    “今年过年准备怎么说?过老家还是在这儿?”陆远航吃完了手里最后一口热狗,拿起筷子,吃起了煎蛋。

    “在这儿吧。”董言皱眉,“我们单位给的年假有点短,回去也待不了几天。”

    “那行吧。”陆远航轻轻点头。

    “收拾一下走了。”董言这时候也吃的差不多了,她收拾碗筷。

    “嗯,那我先去开车,在车里等着你。”陆远航闻声,回房间去找车钥匙。

    “行,下楼的时候慢点。”董言随口道。

    “好嘞!”陆远航喜上眉梢,媳妇的随口关心就是让人舒服。

    陆远航下楼,到车里把车从停车位开出来,到楼下等着董言。

    不一会儿,董言就提着包,从楼上下来了。

    等董言坐进车里,陆远航看了看表。

    七点半了。

    “你们几点上班?”陆远航点火起步。

    “八点半。”董言对着镜子,照了照,看看自己哪的妆需要补。

    “那不晚。”陆远航闻言,点点头,也还不错。

    一路上陆远航的开车速度并不快,但也不到半个小时就把董言送到了她们单位。

    陆远航亲了一下董言,董言下车。

    “路上开车慢点啊。”董言提醒。

    “放心吧!”陆远航笑着保证。

    “嗯,下午来接我,去我之前租的房子那,搬家。”董言提醒陆远航。

    “啊?”陆远航怔了一下,“不用了吧?新家什么都有。”

    “怎么不用啊!”董言瞪了一眼陆远航“我的一些随身物品还有很多收藏的东西都在那呢!”

    “行,到时候我接你,要是来不了我让小明过来。”陆远航对董言说道。

    “嗯。”董言也理解陆远航作为艺人的忙碌,但总归还是有些不舒服。

    “那我走了啊!”陆远航对董言招招手。

    “拜拜!”董言转身往单位走去。

    陆远航再次点火,启动车子。

    陆远航的车子再次停在小剧场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九点了。

    后台的院子里还有不少空屋子,陆远航清理出来几间,给张敏弄了间办公室。

    “师父早!”张旭东第一个看见陆远航的。

    “早。”陆远航看见新收的徒弟勤奋的练习,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早啊师父。”熊孩子闻言,看到陆远航来了,也打招呼。

    “嗯。”陆远航点点头。

    乐子也在练功。

    “今儿没出去跑节目?”陆远航看着乐子。

    自打陆远航在喜剧人活了之后,乐子相对应名气也提升了不少,找乐子的节目也逐渐多了。

    “下午有个场,今儿上午没啥事儿。”乐子回答陆远航。

    “嗯。”陆远航点点头,不再打扰师兄仨人练功,来到给张敏腾出来的办公室。

    此时的张敏正在打电话。

    看上去是刚挂。

    “哥!你可出现了!”张敏看着陆远航,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了?”陆远航一脸疑惑的看着张敏,走到沙发前坐下。

    “今儿早上一看账户,无缘无故少了九百万!你干什么去了?昨天抽空去了一趟澳门赌博了?给你打电话还是关机。”张敏质问。

    “哦哦,我买房了。”陆远航一听是这个,跟张敏解释。

    “以后可能我都不住这儿了。”陆远航还补充了一句。

    “您买多大的房子啊哥,咱们这儿三环外的房顶多五百来万。”张敏脸上带着幽怨,这么多钱说花就花了,不愧是大老板。

    “丽水花园。”陆远航打了个哈欠。

    “您可真行。”张敏一听,面带微笑的竖起大拇指。

    “一般般。”陆远航表示这只是咱一成的功力。

    “呸!”张敏无语了都快。

    “今天王妃的专辑该打榜了。”张敏出言提醒陆远航。

    “这么快?”陆远航一惊。

    这才几天?

    “专辑发布会都人家都联系好了,还给你发邀请了,你去不去?”张敏无语的问了一句。

    “不去。”陆远航摇头,“连着跑了好几天,我想歇两天。”

    “得了吧,不想去就不去,别给我提歇歇,要说累我比你还累。”张敏掏出手机翻开备忘录。

    “今天上午十一点,张国师要见你,说是一个试镜,他的电影马上就要上映了,现在他说新电影的剧本又有了,看过你在《销毒》的表演,觉得你挺适合他新电影的一个角色,就给我打电话说让你试试。”张敏抬头看着陆远航,“去不去?”

    虽然是个疑问句,但是张敏的语气却是肯定句,不去不行。

    “有的拒绝吗?。”陆远航翻白眼。

    “试镜完之后,下午要去上次咱们去拍广告的那个公司,广告的钱都已经打过来了,就等你过去拍了。”张敏的备忘录还在往下翻。

    “嗯。”陆远航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个矿泉水的广告?”陆远航明知故问了一句。

    “嗯,人家已经按照你给的思路吧广告做好了,就等你过去拍几组视频就行了。”张敏给陆远航宽心。

    “行吧。”陆远航兴致不高。

    “对了。”张敏皱着眉头,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怎么了?”陆远航诧异。

    “昨天邓老给我打电话,说过两天让咱们去一趟津门,说说你去曲协的事儿。”张敏看着陆远航“曲协会长是蒋威你们俩的矛盾已经是圈里人尽皆知发的消息了,让你去曲协干嘛?”

    提起这个,陆远航露出一丝兴奋来。

    “邓老答应过我的,说让我去当副会长。”

    “什么??!!”张敏呆住了。

    陆远航真是语不惊死人不休。

    “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张敏咆哮。

    “额。”看着张敏突然发飙,陆远航弱弱的问一句“怎么了?”

    张敏扶额。

    “你以为曲协副会长那么好当么?”张敏实在无力了。

    “怎么了?还有什么隐情不成?”陆远航诧异的问道。

    “你知不知道曲协那帮子人是什么性格?”张敏无语的看着陆远航。

    “什么意思?”陆远航渐渐感到一丝不对劲儿。

    “明国曲艺联合协会。”张敏看着陆远航,给陆远航解释“是由当初的邓老的大徒弟,王沛建立的。”

    “他们那帮子人最开始的目的其实就是一堆文艺青年,觉得自己文化程度很高,胡乱捣鼓出来的。”张敏慢慢的给陆远航解释“后来经过时间的推移,才算慢慢走上正轨,现在虽然也算的上我们明国文艺界的半壁江山,但是……”张敏顿住了。

    “但是什么?”陆远航听的有些迷糊。

    “能进入到曲协的人,都是最少有十年以上的艺术经历。”张敏斜着眼看陆远航,“你觉得,你有吗?”

    “没有。”陆远航老实回答。

    “没关系,还有第二种进入曲协的方法。”张敏笑的很渗人。

    “什么办法?”陆远航已经完全被张敏牵着鼻子走了。

    “这个办法就不得不提一下之前邓老的大徒弟王沛了。”张敏看陆远航的眼神里似乎带着一丝,怜悯?

    “当时他们建立曲协的时候也引起了一些不小的轰动,很多文艺青年争前恐后的想挤进去,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为了减少这种麻烦,王沛就订了一个规矩。”张敏给陆远航缓缓解说“想进入曲协,要先完成考验,这个考验,有电视台来直播,完成了皆大欢喜,完不成,你就随着电视,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不是说直接给我副会长吗?”陆远航一听这个,头都大了。

    “就算给你副会长,你也得先进入曲协吧?不进去怎么给你?就算让你当副会长是邓老一句话的事儿,你也得先有个曲协的身份吧?”张敏无语的看着陆远航。

    陆远航扶额。

    p!被这老小子阴了一波。

    “你刚才说的考验,是什么考验?”陆远航问张敏。

    “不知道,有可能是让你表演一段才艺,也有可能让你当场创作一段相声,还有可能让你唱个小曲儿,这得看人家心情,反正只要跟你相声有关的题目,人家都能出。”张敏的声音很累。

    “更何况,你跟那个蒋威还有过节。”

    “唉。”

    长吁短叹。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