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卫勤尖兵

第545章 大结局

    545大结局

    苏杨经过一番艰辛的努力,终于是找到了治疗渐冻人症的希望了。

    通过他的治疗,汉森的生存周期提高到了二十年左右。

    当然,这并不能算是完全治愈,他的治疗只能说是延缓渐冻人症的发展,控制他的恶化!因为在系统空间中,过了二十四五年后,患者的病情还是会再次恶化,最后还是会死亡。不过,现在的汉森已经五十多岁了,再过二十年......其实也可以算是正常死亡了,毕竟是人都会死,大多数的人都是死于疾病,没多大差别。

    另外,还有一点需要强调,苏杨的这种治疗方法只适合于汉森,对于别的患者到底有没有用,老实说,他也不知道,更不敢保证。

    这就是渐冻人症治疗的艰难处境——尽管当前已经发展了很多疗法,但这些疗法大多只适合个体,并不能广泛推广,这有点像是中医,一个人一种方案,像现代医学所期望的那种标准化治疗流程暂时还没有。

    找到了治疗的方法,苏杨心中的压力一下轻松了很多,但此时汉森还没有回来,所以,他还有时间和精力对他的治疗方案进行更加精细的调整,他主要是在针灸和中药的使用上进行更加详细的论证和研究。

    经过三天多没日没夜地在系统空间里研究,他终于是找到了一种方法,通过这种疗法,患者的渐冻人症竟然全部治愈,再也没有复发。

    这种疗法是一种系统疗法,是苏杨根据中医中药的思想,联合现代医学的研究综合制定出来的。

    这种疗法的核心,就是把人看成是一个整体,以提高人体自身的免疫力为根本核心,所以,他的疗法也是一种系统疗法。

    治疗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干细胞疗法联合电针及推拿按摩,并同时服用渐冻人症的药物利鲁唑,这一阶段的核心,主要是控制病情,用强有力的手段抵抗肌肉萎缩,增强肌肉活动能力,无论是干细胞疗法还是利鲁唑或者是针灸按摩治疗,都是为了这一个目的;这一个治疗大概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之后,开始进入第二阶段,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阶段,利用中医中药联合应用青霉素和氢化可的松进行治疗。这个阶段持续完毕,开始进入第三阶段,第三阶段主要是中药和针灸,这一阶段,主要是全身性的调整。

    通过这三个阶段的治疗,在系统空间里,实验体最终完全康复。

    看到这个结果,苏杨大喜。

    他的付出总算是有了回报。

    与此,叮的一声,系统宣布任务完成的声音响起。

    “恭喜宿主完成系统任务,获得大师级全科医生经验!”

    听到这个声音,苏杨大为惊讶,因为一般情况下,他只有让患者康复出院了,系统才算任务完成,但此时,汉森都还没有回来呢,系统却已经提前发布了奖励。

    就在苏杨暗暗诧异之际,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宿主,此时,通过努力,你已经成为了全国最有名的医生之一,通过渐冻人症的治疗,你很快就会在全球医学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需要提醒你的一点是,这是你人生中最大的机遇,千万要抓住,不要浪费了,这个机会,同时也是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机会,好好把握!

    另外,刚才你也获得了大师级的全科医生经验,这个经验不仅包括现代医学,同时也包括了全世界各地的传统医学经验,有了这些,你的医学地位必将越发稳固。

    但医学之路充满荆棘和坎坷,充满了挑战和风险,所以,未来之路,一定要慎之又慎,小心了又小心。总而言之一句话,医者父母心!”

    系统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前所未有的古怪,之前的系统都是言简意赅,寡言少语,今天怎么......好像有点不正常啊!

    苏杨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眉头一凝,惊道:“系统,你不是要离开我了吧?”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已经成为了最优秀的军医了,已经不用我的帮助,所以,我们是时候分别了!”

    “不要!”苏杨一听就急了。

    老实说,他一路走来之所以能顺顺利利,基本都是系统的功劳,要是没了系统,他以后......他还真的没那么多信心了。

    “宿主,这不是你能决定的,我们迟早要分离,这是从我绑定到你身上的时候就注定了的。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离开你后,我会给你留少量功能,你还可以保留试验性治疗功能,但是这个功能会特别消耗你的精神和精力,一次使用就像你三天三夜加班,做高强度脑力劳动一样,非常消耗体力,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使用。

    你做针灸治疗时要用的生物电,我也为你保留,只不过电能只能从你身体里抽取,另外,你的好运和魅力光环,依然为你保留!

    好了,宿主,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

    苏杨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嘴张开了,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刹那,他只觉得身体一颤,好像突然之间失去了什么。

    他知道,那是系统离开了。

    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他这才回过神。

    唉——

    他在心中幽幽一叹。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想起做一下试验性治疗,果然,很快的,熟悉的界面又出现在了脑海里。

    只是,从今以后,这个东西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使用了。

    “系统,再见!”

    苏杨默默地在心里说。

    他刚刚从那种落寞的情绪里走了出来,手机就响起来了,是院长李秋林的电话,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颤抖:“苏杨,汉森的助理刚刚打来了电话,他要来我们总院接受治疗,你这边赶紧做好准备,需要什么直接跟我说,我来安排。”

    苏杨愣了一刹,回过神后,他连忙道:“好的院长,我这就准备。”

    这一天的晚上十点,汉森来到了总院。

    他变了很多,之前,他精神矍铄,充满攻击性,一副非常典型的鹰派风格,但此时,他就像一个落魄的小老头,真个人无比憔悴,精神也差了很多。

    显然,回国之后,他找了好多医院,找了好多医生,经过详细检查,确诊了,他就是渐冻人症,但没有一个人能保证把他治好,所有的人的回答都是一个,他们的治疗只能延缓病情,只能保证让他的生存期延长几个月甚至是几年。

    但汉森的事业正到了关键时期,如果不出意外,他甚至可以问鼎防长之位,甚至再进一步都有可能,位高权重,声名赫赫,可是现在......

    他不甘心。

    所以,他要来中国试试。

    苏杨曾经跟他说过,他能治好汉森的病。

    此时,苏杨是他唯一的希望。

    “苏医生,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能把我的渐冻人症治好,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有没有骗我?”汉森可怜巴巴地看着苏杨,声音里充满了渴望。

    毫不夸张,此时要是苏杨说一句我那是开玩笑的,汉森绝对会崩溃。

    但苏杨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他认真说道:“汉森将军,我是一个医生,医学是我的生命,我不会拿我的生命开玩笑的,我说能让你好起来,那就一定能让你好起来,当然,我知道,渐冻人症在当今医学界都是难题,迄今为止还没有治疗痊愈的报道,所以,无论我说什么,无论我怎么说,你都无法绝对信任,因此,我的建议是,我们少说话,多做事,怎么样?”

    汉森不解地看着苏杨。

    苏杨笑了笑道:“我的治疗到底有没有效果,你亲自感受一下就知道了。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感觉到了非常明显的肌无力了?这一条腿!”

    苏杨指了指汉森的病腿。

    汉森急忙点头:“是的,苏医生,是的,一切都跟你之前的预言一模一样,苏医生,帮帮我!”

    苏杨之前预测,汉森的病情会迅速发展,他来中国时只是感觉到肌肉不听使唤的颤抖,但过不了几天,小腿就会不听使唤,肌无力的情况就会很快出现,而且,这个情况会迅速恶化,先是整条腿,然后会蔓延到另外一条,很快他就只能坐轮椅了。

    正是因为发现苏杨说的无比正确,所以汉森这才抱着不顾一切的态度前来寻找苏杨,因为别的医生,一看他极度恶化的病情,就都吓得不敢继续治疗了。

    苏杨把汉森引到了病床上躺好。

    “汉森将军,我的治疗,是我们中国的传统医学,方法会跟你之前见过的很不一样,你要有心理准备。”

    “好的好的!”汉森点头不跌,此时此刻,不要说针灸中药了,就是一些极端的疗法他都能接受,比起得渐冻人症,那些都不算什么了。

    苏杨于是也不再说话,先行治疗。

    他用0.340的银针,双手持针直刺大椎穴,得气后沿两侧夹脊穴左右各行针3次,背俞穴均取双侧穴位,施以强刺激行针手法后留针......

    为了保证效果的可见性,苏杨释放了生物电。

    半个小时后,苏杨结束了治疗。

    “汉森将军,你下床走走看看,肌无力的感觉还有吗?”

    汉森一愣,然后急忙下床。

    他的那条腿好像又是他的了,肌无力的感觉一下消失殆尽。

    “这?这?这......”汉森激动得语无伦次。

    苏杨笑了笑:“这是第一次治疗,今后,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我保证一定能让你痊愈,我说话算话!”

    “苏医生,我一定好好配合!”汉森急忙表态。

    苏杨满意地点了点头,顿了顿,他开口道:“那么,汉森将军,我们的合作,将长期开展下去了,是吧?”

    他开始提条件了!

    他花费了这么多精力为汉森的渐冻人症做研究,可不是真的只是为了病人,他还有别的目的,如果那样的目的达不成,他不介意放手不管,毕竟,汉森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病人。

    汉森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伸出手,认真地道:“苏医生,我希望我们双方之间的合作能长期的、稳定地开展下去,我明天就跟我的团队打电话,叫他们过来,卫勤项目的合作协议,我觉得必须尽快签署,你说呢?”

    “合作愉快!”苏杨终于是笑着伸出了手。

    “合作愉快。”

    从病房出来,才刚刚回到办公室呢,就见一个想不到的人坐在办公室等着他,是中医科的主任黄林华。

    “黄主任,你怎么来了?”苏杨诧异地问。

    “苏主任,那个汉森.....真的来你这儿了?”

    “嗯。”

    “他得的真的是渐冻人症?”

    “对!”

    “你真的有办法只好他!”

    “是的!”

    “你的治疗方案,真的是以中医中药为主?”

    “对,但也不全是,准确的说,是一个联合治疗,不过后期的确以中医中药为主。”

    黄林华呆呆地看着苏杨,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道:“苏主任,我们能不能跟你合作,一起研究渐冻症的治疗?”

    还不等苏杨回答,他就连忙解释道:“苏主任,你放心,我们绝对没有摘桃子的意思,我们不是想占你的便宜,只是......

    如果中医真的能治好渐冻人症,那.....

    这个事情对我们传统医学在国际上的影响将无与伦比,这是我们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最佳时机。

    苏主任,我有一个想法,你看行不行,如果可以,我们中医科参与到你的这个治疗中来,但我们全部接受你的领导和指挥,你让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你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我们出工出力,但我们不会与你分享果实,我们就一个要求,借着这个机会,把中医中药推向世界去。

    如果你答应,我一会儿就去找院长,把中医科的主任也让给你!”

    苏杨听了,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黄主任,我愿意和你们一起合作,我也想就着这一个机会把中医中药推向世界,我希望我们能一起努力,为我们传统医学做一点事情,不过别的,你就不要再说了,好吧?”

    黄林华眨了眨眼睛,随后点了点头。

    两个人于是一起在办公室里讨论了起来。

    想要就着渐冻人症把中医推向世界,不容易,而且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必须从头开始就严格按照现代医学的流程来记录各种数据,以便后期接受无数人的质疑和检查,所以,他们有许多工作需要探讨和研究。

    这个晚上,一直到了九点多,苏杨这才下班。

    当他拖着疲乏的身体从急诊科的大楼出来,暗处,一个身影忽然嗖的一下跳了出来。

    “苏杨哥?”

    是杨钰。

    她想吓苏杨一大跳,但并没有成功,不过她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笑嘻嘻的站到了苏杨面前。

    “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呸,好久没跟你在一起了,突然很想你,所以就来这里等你了!”

    苏杨听了,忍不住抬起手挠了挠她的小脑袋。

    这个小丫头也是......一个人在这儿等两三个小时,干嘛不上去他办公室找他呢,不过她可能已经上去过了,只是看到他和中医科主任正在讨论事情,不想打扰,所以才又悄悄下来这里等他。

    他怜爱地搂过她的肩膀,紧紧地把她搂在了怀里。

    通过这些日子的仔细思考,他决定了,以后要跟杨钰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他真的也很喜欢这个小丫头片子的,如果可以,他想和她一起结婚,一起生两个孩子。

    两个人于是一起慢悠悠地走回了苏杨的住处。

    咔!

    苏杨用钥匙打开了门,随后把客厅的灯打开。

    砰!

    杨钰把门关了起来,并咔哒一声把小锁反锁了。

    嗯?

    苏杨一怔。

    杨钰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娇羞地道:“苏杨哥,今晚不要让我走了好吗?我想留下来!”

    “......”苏杨直起身子,愣愣地看着她。

    “苏杨哥,我想成为你的女人!”杨钰柔柔地道,声音蚊子哼哼一般。

    “你......想好了?”

    “想好了!”她抬起头看着苏杨。

    苏杨沉默了三四秒的时间,随后点了点头:“好!”

    “苏杨哥——”杨钰一下扑了上来。

    :全书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