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极品保镖

第4372章 暗语

    老实说,叶鹏飞是并不赞同道韵提出的计划的。

    但是,很明显的是叶鹏飞也没办法让道韵改变主意。

    另外,道韵说的也不是不无道理。

    只要圣灵海那位还在,那么叶鹏飞就算是布置了再多的后手都是没有用的。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诡计那都是虚的。

    道韵看向叶鹏飞,道:“我意已决,你不要再说了。”

    目光很是坚定,根本就不容叶鹏飞再发表其他任何不同的意见。

    叶鹏飞呵呵一笑,道韵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

    继续说下去,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在道韵说完之后叶鹏飞转身就带着如霜离开了。

    道韵的决定没办法更改,那叶鹏飞自然也就没必要再说。而叶鹏飞现在要做的,那就是和如霜好好商量一下,看接下来该怎么做。

    虽说道韵给出了界墟的一些消息,但是线索什么的却是一点都没有。

    所以,叶鹏飞还需要好好的和如霜谋划一下,看如何才能找到界墟。

    魔尊现在还在圣灵海之中,具体情况如何也是暂时不清楚。

    “咱们现在先确定一下魔尊在圣灵海之中的情况,然后再决定是否与魔尊说这件事吧。”

    如霜想了想之后,有些迟疑的说道。

    虽说魔尊现在还是可以信任的,但是魔尊毕竟是在圣灵海里面呆了那么久了,魔尊是不是被那位给监控着那就不得而知了。

    界墟如果真的存在,那可能就是打败圣灵海当中那位的关键所在。

    在这样的事情上面,那肯定是要小心谨慎一些的。

    万一计划泄露,被那位给直接半路劫道这还算是轻的。这要是因此对方将计就计的来一下,估计叶鹏飞他们都是直接要凉凉了不可。

    所以,这个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才行。

    叶鹏飞点了点头,对如霜的看法表示同意。

    “这样吧,我先去一趟圣灵海。”

    现在这个情况,适合出面的也就只有叶鹏飞了。

    至于说如霜去的话,那叶鹏飞肯定是不会放心的。

    如霜看了叶鹏飞一眼,然后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事不可为的话,马上就走。”

    叶鹏飞点了点头,然后径直离开神狱往深渊而去。

    当然,这去深渊,那肯定还是需要道韵帮助的。

    红云这会儿虽说没有再亲自在前线督战,但估计注意力什么的还是放在前线的。叶鹏飞此时,自然也是不敢大摇大摆的就这么穿过通道去深渊。

    在道韵的帮助之下,叶鹏飞直接来到了圣灵海附近的海域。

    进入圣灵海,叶鹏飞也没有刻意的去绕弯子,直接去找了魔尊。

    魔尊现在的情况并不是很好,整个人和当初天禧一样,简直可以说的上是又颓又丧。

    叶鹏飞见到魔尊的时候,心里面第一个想法就是,看样子魔尊确实是可以担此重任的。

    就魔尊现在这状态,圣灵海那位真的是吃饱了没事干才会时刻盯着他呢。

    “你来了,”

    ...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见到叶鹏飞之后,魔尊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却又恢复了平静。

    看魔尊这架势,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希望了,叶鹏飞在魔尊的眼神之中也是看不到一丁点光芒了。

    “你这生活,倒是挺安逸的啊。”

    叶鹏飞笑了笑,“不过,现在深渊的局势很是不妙啊。”

    “不妙就不妙吧,我已经不再是那一呼百应的魔尊了。现在,深渊的权势应该全部收归到司空雪手上了吧?那些事情,应该是司空雪需要关心的才对。”

    魔尊呵呵一声轻笑,又好像是在自嘲一般。

    叶鹏飞也是不由一阵咂舌,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魔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居然会如此的绝望。

    “司空雪现在也是自顾不暇了,”

    叶鹏飞笑了笑,很是认真的看着魔尊,说道:“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有希望了,”

    魔尊很是平静的看着叶鹏飞,淡淡的说道:“道韵,在很多年前,那也不过是人家的手下败将而已。”

    这话的意思叶鹏飞是听懂了,估计魔尊在圣灵海的这段时间也是没少和那位进行交流。不然的话,这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魔尊应该知道的。

    “是啊,那位镇压修炼界和深渊两界无数年,根本就没有人会是其对手。”

    叶鹏飞也是感慨的说了一句,“这次来看你,估计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咱们两个也大概是要划清楚界限了。”

    魔尊瞬间愤怒的看着叶鹏飞,“当初本尊是那般的信任你,就连最精锐的惊天都出动了。现在好了,你居然要和本尊划清楚界限?”

    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时间,魔尊又瞬间恢复了平静。

    “划清楚界限也好,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道韵现在已经是魔怔了,根本就找不到正确的路了。以后,我们也就各奔东西吧。”

    叶鹏飞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圣灵海。

    在叶鹏飞走后,魔尊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似乎很是气恼叶鹏飞不能在最关键的时刻力挽狂澜一般。

    但实际上,此时的魔尊心里面却是猛然一跳。

    虽说叶鹏飞来这里之后说的话都是一些没头没脑的,但是,魔尊多少也是听出来一些东西。

    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到的话,魔尊也不可能主宰深渊那么长的时间。

    “界限,找不到正确的路了。”

    魔尊心里面一阵沉吟之后,马上就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东西,应该是对道韵很重要吧,甚至可能是帮助道韵翻盘的机会。”

    虽说魔尊暂时还是不清楚叶鹏飞究竟要自己找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界限这个词,叶鹏飞之前说了两遍,那就等于是在强调了。

    “界?什么界?”

    魔尊一边在心里面沉思着,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的。

    没办法,魔尊也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被那位给监视着,所以他必须要谨慎一些,绝对不能露出什么马脚来。

    “找时间再去那里一趟,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吧。”

    魔尊的心思,再次活络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