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我的胃部模拟器

第七十六章 沉浮

    三年之后又三年,端朝的新武评依旧没有多少变化,倒是有个离朝来的和尚,这三年里在江湖闯出了名号。

    江湖这谭水起起伏伏,有新人出,有老人去,也有出师未捷,半路夭折。

    曾经一掌断潮,名扬天下的太和山李清河销声匿妓三年,早就被人忘到脑后,天下之大,不进则退。

    如今江湖新秀是一个叫做柳松的年轻人,名头之响不亚于当年的李清河。

    这位剑阁弟子在洗剑池的三年里,一路直追,三年入九品,这速度唯有当年的棠林缴可比。

    与此同时,洗剑池后辈同境弟子无人可敌,更是在一位盲枢境之人的手中硬拼百招才落败。

    人人都说这次轮到东海剑阁重新崛起了,这孩子颇有当年酌雪今顾居尘之相。

    洗剑池山门下,松果儿背附长剑,朝着顾居尘恭敬的行了一礼。

    “多谢前辈三年教导之恩。”

    郊星目的顾居尘笑看着他,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不用如此,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但万事多思量,我辈娇当配得上手中三尺剑。”

    “明白!”

    松果儿翻身上马,三年前剑阁留在洗剑池的十五位弟子策马而去,呼啸离开。

    不久之后,洗剑池掌门拄着木杖站到了顾居尘的身边,眸子中似有不解。

    “师父,我还是那句话,娇不该执着于外物,以身为剑才是正途,那七把劫有灵性,也比不得人。”

    “这就是你全心教导这孩子的理由?”

    顾居尘洒然一笑,拂袖离去:“剑道不该绝,为了门派之争,故意无视,不是娇所为。”

    山路上,掌门一个人沉默许久,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江湖上的风风雨雨并没有给百姓带来多大的闲余之喜,因为朝廷在三年前提高了一成的赋税,对于江南来说这无关痛痒,但对于越州青州等地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可即便这样,朝廷在战事上也是处在寒冬腊月的地步。

    三年前武殿右将军亲率十五万右骁卫出征芒砀山口,可三年后却节节败退,不仅大军只叔万,甚至还丢了两座城。

    如乌云般的压迫感弥漫在庙堂,也影响了百姓的生计。

    同时也有令人惋惜的是,两年前的新科状元陆泽,殿试时因其才华横溢,被陛下留在长安城枢密院任了个参事。

    可谓是一飞冲天,飞黄腾达,从此前途不可限量。

    但后来因为在朝堂上对芒砀山口的战事不满,直言不讳指出武殿右将军小孩子一般的错误,导致战事失利。

    甚至当堂顶撞陛下,直言其用人不明,下旨不清,抉择不断。

    若不是当时谢太师拦着,陆泽早已身首异处,最后还是托江南谢家的福,被贬到江北郡马场养马,勉强苟活一命。

    而江南郡城中的荔枝已经不在码头搬货,陆泽进长安后托人盘了个小店,卖一些简单的早点,虽然挣得不多,但比脚行轻松一些,毕竟荔枝终究是个姑娘。

    ……

    ……

    太和山上,李长安站在太和大殿之中,恭敬地拜了拜道祖。

    与李清河同岁,今天已经二十六的他样貌虽然依旧年轻,心里依旧嚣张,但四年的沉淀已经让他懂得了什么叫做沉稳,眸子没有了急躁,多了些成熟。

    “师祖,我走了。”

    “记得常回来看看。”崔老道温和的说道,愈发像一个普通的老头。

    “知道了,师祖。”

    行了一礼,李长安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大殿,朝着山下走去。

    行至山脚的时候,大师伯苏青木正在等他。

    “大师伯。”

    “常回来看看。”

    李长安疑惑,心想怎么都说的像自己一去不回一样,但嘴上还是恭敬的回了一句‘知道了’。

    待到李长安彻底远去,苏青木叹了口气,回到了山顶之上。

    大殿中崔老道依旧笑呵呵的,只是有时会咳嗽两声。

    “师父,您的身体……”

    崔老道摆了摆手:“没什么要紧的,只是着凉了,有些风寒。”

    风寒,开什么玩笑,太和山崔掌门会得风寒?

    苏青木闭上了嘴,没有再多说什么。

    其实崔老道的资质并不是什么天才,年轻时体弱多病,甚至还比不上卖肉的苏青木。

    即便现在成了天下第一,但他的岁数实在太大了,不登天门,身体就开始走了下坡路。

    苏青木也一样,他比崔老道还大两岁,同样已经感觉到身体大不如前,但那层窗户纸,却是如何也没有捅破的俭。

    “长安这一走,怕是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了。”

    “师父,您是说……”

    “青木,不要再把他当小孩子看了……今年过完年,太和山封山吧。”

    “师父?!”

    崔老道摇了摇头,挥手示意苏青木退去,只留下他一个人仰头望着道祖,沉默不语。

    ……

    ……

    离开太和山的李长安又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天高任鸟飞。

    如今已经九品境界的他眼界有了新一步的提高,也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境界的差距。

    同时也挺佩服那个叫柳松的年轻人,九品硬拼盲枢百招才落败,确实不凡。

    但他也没那心思和他爹一样到处挑战,东呵一定要去看看景色的,但在那之前,还要先去一趟李村看看荔枝,再到江南,找大宗师洛星河好好‘道谢’才行。

    最后就是李清河那个家伙,已经三年没有他的音信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此时正值夏天,李长安一路行到李村,先是拜访了一下学塾,发现陈先生已经不在这里了,听说是去了长安城。

    然后又翻墙进了李清河的院子,替他除了除草,扫了扫地。

    最后赶到李府的时候,从青儿口中得知,荔枝五年前就离家出走了,至今渺无音讯。

    李长安心中一怔,有了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再入江湖,反倒成了寻人,得先找到这两个冤家才行。

    摇了摇头,坐在酒楼里喝着酒,身旁还带着那用布条包裹严实的兵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当年的小二已经成了掌柜的,见到原来的少东家自然好酒好菜,连李长安爱吃什么都还记得。

    可时间不等人,李长安在李村住了一夜便离开了。

    清晨出村口的时候遇到一位青年,看样子似乎不是本地人,顺嘴就聊了两句,倒是挺合得来。

    一打听也是奔着江南郡去的,索性二人便一起上了路。

    期间李长安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依旧是崎领郡乾坤一气帮,取了个李安的名头。

    而对方也是拱了拱手,言称是江湖小派,东浩州人士,姓决,名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