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绝世医妃

第五百一十二章 迎来黎明

    “现在投降,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公冶霖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手中的剑更是不敢放下半分。

    “哈哈哈,放我生路?我的生路只有一条,便是从你的尸体上踏过去!”

    公冶霖扯了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既然如此,可别怪我没给过你机会。

    瞬间一道寒光闪过,公冶霖的宝剑便指向了瓜尔佳察多的喉咙,瓜尔佳察多一个利落的转身避开了致命的一击,然而公冶霖却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向他的胸口刺去。

    瓜尔佳察多没有想到公冶霖的身手竟然如此利落,没过几招他便败下阵来。

    “不可能,我堂堂瓜尔佳大将军,怎么会败在你这一个毛头小子手里,受死吧!”

    说完瓜尔佳察多便提剑冲了过来,公冶霖也毫不畏惧,一样拿着剑迎了过去。

    只听噗地一声,瞬间瓜尔佳察多的喉咙便被割开,鲜血喷射而出,染红的大殿中的每一块地砖。

    公冶霖抬手在空中一甩,剑上的血便被甩在了地上,他利落地将剑收起,擦了擦脸上的血迹。

    “来人,抬出去。”

    “是。”

    殿内的几个侍卫一同上前,将瓜尔佳察多的尸体抬了出去,公冶霖坐在大殿中央,俯视着眼前的一切。

    “主……陛下!”

    “宫门的状况怎么样了?”

    秦山看见公冶霖一身是血地坐在那里,又看了眼地上的血迹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瓜尔佳察多的铁骑几乎全军覆没。”

    “剩下的人呢?”

    “城外传来消息,周边赶来支援的人已经将残党一网打尽了。”

    “好。”

    公冶霖坐在龙椅上,黎明的太阳缓缓升起,第一缕阳光照耀着大地,从此,一切便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在那之后,瓜尔佳察多一族被诛,他的残党逃窜的和反抗的都被拉去广场砍了头,鲜血流成一条小河,足以看出瓜尔佳察多的人确实不少。

    然而,公冶霖在最后关头搬来了救兵,那是他在江湖上的各方势力,本以为朝中之事他们不会插手,但没想到瓜尔佳察多的名声那么不好,一听是对付他,各帮派立即表示愿意帮忙。

    如此,才能将后续赶来的敌人一网打尽。

    公冶霖回到宫中的时候,陶清梦正站在屋内焦急地等待着,她不知道自己的药到底有没有发挥效果,不知道瓜尔佳察多到底有没有死,不知道公冶霖到底有没有活下来。

    然而,这一切的问题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便得到了答案。

    陶清梦几乎是扑向了他的怀里,她完全不顾公冶霖身上的血液,此时她只想去拥抱他,紧紧地抱住他。

    “以后再也不许这样吓我了。”

    陶清梦的声音带着哭腔,公冶霖知道她一定是担心坏了。

    “好。”

    他摸了摸陶清梦的头发,长久以来的压力和疲惫在这一刻一起涌了过来,公冶霖缓缓闭上了眼睛,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昨晚京城发生的事很快便传开了,人们将公冶霖和瓜尔佳察多对决的场面传得越来越神,甚至有人说公冶霖最后召唤出了雷电,将瓜尔佳察多直接劈死。

    但无论是哪种说法,都是在称赞公冶霖的英勇。

    三日之后,宫中举办了一个简单的登基大典,公冶霖按照规矩,拜了宗庙,在那之后陶清梦也被正式加封为了皇后。

    但她却仍然放不下那些草药,总是化妆成各种样子,想方设法混进药房。

    最尴尬的是,陶清梦实在是不擅长伪装,这可苦了太医院的太乙门,又要装成不认识的样子,又要小心不要冲撞了她。

    没过几日,便有人去找公冶霖诉苦,没办法,公冶霖只好在后宫中单独给陶清梦搞了个药房,这才了了此事。

    公冶霖登基半年后。

    “陛下,您应该为国家着想啊。”

    “是啊,陛下,您应该为您的子民着想。”

    “陛下……”

    “住口!”

    公冶霖一声怒吼,那些个大臣便纷纷低下头去,谁也不敢再多说一句。

    “朕说过,不扩后宫。”

    “可是……”

    “谁再敢劝,直接拖下去免了他的官职!”

    这话一出,便再没人敢开口劝他了,自从公冶霖将朝中事务打理好后,这些大臣就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不约而同地开始劝自己纳后宫。

    说什么为了皇家,为了子嗣,为了百姓,为了苍生,其实根本都是为了他们自己,不过就是想将眼线送到自己身边罢了,他是绝对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监视自己的。

    况且,他现在很幸福,根本不需要什么后宫。

    一想到这,公冶霖的嘴角不禁上扬了几分。

    “皇后在做什么?”

    “陛下,皇后正在药房中研究新的药材。”

    “啧。”

    公冶霖皱了皱眉,怎么每次问她在哪都窝在药房里,药房里的中药味儿再把他的儿子给熏坏了。

    “去告诉皇后,说朕马上就到。”

    “是。”

    秦山抱了抱拳便闪身离开了,从上次的大战后,秦山便被封为御前侍卫,贴身守在公冶霖身边。

    然而,秦山却十分不适应这种抛头露面的日子,或许他在暗中行动久了,最开始还是会不自觉地跳上房顶,直到有几次差点被侍卫当做刺客射了下来才终于开始适应在地上走路的日子。

    秦山很快便来到了后宫的药房中,他轻轻敲了敲门,只听见里面一阵叮咣的声音。

    “呃,进。”

    秦山推门进来,只见陶清梦有些不自然地站在桌前,一见来的是秦山,便立马松了口气,坐在了椅子上。

    “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公冶霖呢。”

    “皇后,不可直呼皇上全名。”

    “哎呀,这就你我二人,还计较那么多。”

    秦山无奈地笑了笑,陶清梦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直呼皇上的大名。

    “皇上让我给您带话,说他马上就到。”

    “啊?”

    陶清梦失望地扯了个长音,她现在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公冶霖,自从她怀孕以后,他总是不让她干这,不让她干那,尤其是药房简直被视作禁地一般。

    “秦山啊,你能不能想想办法,不让皇上来啊。”

    “这……”

    “比如你就这样,在他的饭里放点这个……”

    说着,陶清梦将一个小瓶子塞进了秦山手中,秦山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只听背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要在朕的饭里放点什么?”

    “呃,惨了。”

    说完,陶清梦刚想开溜,却被公冶霖一把拎了回来。

    “不是告诉你不许进药房吗,去给我回宫养着去。”

    “啊,不要不要啊!”

    “不要什么,为了我们的儿子,你要乖。”

    陶清梦摸着老大的肚子,欲哭无泪道,早知道这样就不答应他要生孩子了。

    外面日头正暖,新的生活如春花般绚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