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武林世家赘婿

246.第246章 令人震惊的秘密

    <rit tye="5e7437d71fb5b40396f6910-text/javarit">txtt3();</rit>

    第246章 令人震惊的秘密

    回来后,秦舒月道:“叶飞,他撒了谎,我问过了,至少有六家!”

    听到叶飞发出一声冷哼,贺乾金辩解道:“我所知的只有四家呀。”

    叶飞走到谢兴身旁,取出了塞在谢兴嘴里的布,然后往其身上刺了一剑。

    当谢兴发出一声惨叫后,叶飞再次用布堵住了谢兴的嘴。

    “大哥!”贺乾金哀嚎一声,“姓叶的,有种冲我来!”

    “你别急,把堂舅折磨死了,就会轮到你。”叶飞返回到贺乾金面前,“那我再问你,在绍兴杭州一带,有沈家给你们撑腰;那在江宁苏州一带,又是是谁在背后为你们撑腰?”

    “没别人,一直以来都是打着沈家的旗号!”

    贺乾金说完,叶飞直接往谢兴身上刺了一剑′然谢兴的嘴巴有布堵着,但依旧能听到他发出的闷哼。

    “姓叶的,你又对大哥做了什么!”

    “如果你再不说实话,他很快就会死了』不过,我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就死了,我只会让他生不如死!”叶飞凑近在贺乾金耳畔边说道。

    “姓叶的,我杀了你!”贺乾金龇牙咧嘴道,手脚被束缚的他,恨不得用牙齿去撕咬叶飞。

    “月儿,往我这娘家的堂舅衣服里放蝎子!”

    听到叶飞喊到自己,秦舒月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没地看着叶飞。

    蝎子?哪来的蝎子?来之前可没说过此事呀。

    见叶飞冲着自己笑了笑,她恍然大悟道:“好!”

    “姓叶的,不许你这么对我大哥!”贺乾金大声咆哮道,却又无可奈何。

    “这来自西域的红尾蝎,蝎尾带着剧毒,一旦染上此毒,马上就会奇痒难忍,不出半个时辰便会全身溃烂,到时候将又痛又痒,生不如死!”叶飞笑着说道。

    秦舒月大步走上前,有意让贺乾金听到自己进来的脚步声,然后往谢兴身上踢了几脚。

    谢兴发出几声闷哼,导致被蒙着双眼的贺乾金还以为他是被蝎子咬了而难以忍受。

    “姓叶的,若我全都招了,你真的会放了我大哥嘛?”贺乾金有所动摇。

    “当然!”叶飞答应,“不过,倘若你再有半句假话,他可就活不了。”

    “嗯嗯!”谢兴不断地发出着闷哼,心急如焚。

    “你快说吧,你尽早说,他便能少受些苦!”

    “那好,”贺乾金答应下来,“我说,我全都说了。除了你们沈家以外,这几家镖局还有衡山缴、苏州的李家、北玄宫以及万帮盟。”

    “苏州的李家?”叶飞颇为意外,“他们李家可是和沈家一样同为四大世家,为何还要打着我沈家的名号!”

    “嗯嗯嗯!”谢兴不停的闷哼,想要阻止贺乾金往下说。

    然而在贺乾金听来,他却是快撑不住了,于是如实交代道:“反正我们为他们赚钱,若是出了事还有沈家蹬。”

    “几大世家和门派聚在一处,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赚镖局这点钱吧?”叶飞问道。

    “没错!除了江湖中人之外,这其中还不乏一些商贾大老爷←们负责筹集物资和贩卖,我们来打着压镖的名头负责运送,如此一来便省去了不少税赋。此外,我们有时候还会假扮一些水贼土匪,抢夺他人物资甚至是进贡之物,然后再交给那些商贾处置。”

    听贺乾金说完,叶飞惊叹道:“你们居然连进贡之物也敢抢!”

    “反正不会出什么差池。”贺乾金道。

    想了想,叶飞问道:“那一年下来,大概能够赚到多少银子?”

    “三四百万两左右吧。”

    闻言,叶飞和秦舒月都大为吃惊。

    “那你们可分到多少?”叶飞又问道。

    “大概一成左右。”

    “也就说,他们几乎什么都没做,就分走了其他九成。”

    “没错若是没有他们,我们一年也赚不到一千两。”

    叶飞怒哼一声,“可我听岳母大人说,这些年你们上交给沈家的盈余不到百两银子∶舅呐,你真够千刀万剐的!”

    “姓叶的,你刚才答应过我的,会放了我大哥!”

    叶飞走上前,揭开了蒙住贺乾金的黑布,与此同时,秦舒月也取下了堵住谢兴嘴巴的布。

    “贺老弟,你被他骗了,根本就没什么红尾毒蝎!”谢兴无奈道。

    贺乾金双目圆瞪,气得直咬牙!

    “难道你消他真被咬了,全身肌肤溃烂奇痒难忍?”叶飞笑着问道。

    他走到谢兴身旁,说道:“堂舅,做人呐,要知道守本分!贪得无厌的下场,只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从今以后,你名下的那几家镖局,都归我了。”

    “姓叶的,你想吃独食呀?纵使你是青武榜第二,可北玄宫和衡山缴你也惹不起。”

    叶飞半蹲下来,不以为然道:“倘若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全天下就会知道你们所作所为,也包括朝廷在内°认为,朝廷会放过你们嘛?我拿走那几家镖局,不过是想早日和你等划清关系。”

    “告诉那些人,这些年他们已经拿了不少钱,也该知足了$果他们想拼个鱼死网破,我叶飞随时奉陪!”

    拿到账本之后,叶飞便放谢兴等人走了。

    “真没想到,衡山缴和苏州的李家竟如此贪得无厌、胆大妄为,还自诩是什么名门正派!加上花间派的张辰秋和夏莲二人,一个个都是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秦舒月叹道。

    “月儿,此言差矣。”叶飞笑着摇头。

    “哪里不对了?”

    “世人皆有好坏两面,或许在月儿你眼中他们是衣冠禽兽,或许在他们的子女眼中,他们就是无私的父母≤而言之,人活在世上,就不是为自己而活,也就会身不由己。”叶飞道,然后握住了秦舒月的手。

    “就像月儿你,你为了报仇,可杀了不少人。或许你杀的这些人中,有很多人家中有老小,在他们眼中,你就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秦舒月不悦地哼了一声,“就灭天坞那伙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杀他们还有错不成了。”

    “月儿当然没错,我们家月儿怎会有错∫的言下之意,只是觉得这世间很多事情,并无好坏,只有立场【在月儿的立场上,杀掉他们当然没错。”

    秦舒月偏头看向一侧,又哼了一声。

    “你我二人马上就要成亲了,月儿你开心点。”叶飞搂着秦舒月的腰道。

    “那你还要帮他们说话嘛?”秦舒月沉着脸问道。

    叶飞笑着摇头,“不敢了!”

    (本章完)<rit tye="5e7437d71fb5b40396f6910-text/javarit">txtt7();</rit>

    <rit tye="5e7437d71fb5b40396f6910-text/javarit">tl2();</rit>

    <eter><rit tye="5e7437d71fb5b40396f6910-text/javarit">txtt4();</rit></eter>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