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今日我掌天地

第556章 东征20 惊寒天 下

    “那……第三件事是?”

    陶方隐沉默少顷,起身负手走至舱窗前,“你且将那龙鳞收好。”

    龙鳞落入木盒,钟紫言挥手盖闭,下一秒木盒已然消失在桌面。

    这既是门派传承之物,他做掌门的自不会推诿拖沓。

    收了古旧木盒,只见陶方隐先前还望向窗外的脸随同身子再次转了过来迟疑问道:

    “言儿,第三件事正关乎我派基业长青,乃牵涉你这位子传代之事,时至如今,你我已是同等境界的修道之人,不知还能听得进去否?”

    钟紫言呆了一呆,而后毫不犹豫正色执礼,“师伯但管吩咐,我此生此世定会遵照!”

    云舟外不知怎的,莫名来了一阵狂风呼嚎,连带着舱板都有些许摇晃。

    此间里,陶方隐不为外物所动,他颔首点头,直出口道:

    “本是不该有这第三件事,但天有不测风云,我修行日久,愈知无常是常,便需说那非定会发生的事。

    倘若他日你不能再担这掌门大位,交托时,有三类人不可承接!”

    “哪三类人?”钟紫言疑问。

    “灵根十类,非上品灵根不可承接。秉赋十方,缺仁术不可承接。三代以内……我陶系子弟不可承接。”

    陶方隐正声掷地,似乎此三句关系极大。

    钟紫言静默思索,脑海中不住回响那三句话,一是说后继之人必须是单灵根或是变异灵根才能担任,因为但凡超过两灵根,便算不得上品。

    次一类中,秉赋十方既指:仁义礼智信急重刚直聪,仁是第一,缺仁者不可继承。

    前两类要求的乃是德行和根骨悟性,是绝大多数门派祖师们都会要求的,只不过各家执牛耳性情不同,攀登之路各有所长,所以要求也各不相同。

    唯独第三类着实出奇,陶氏子弟不能担任掌门职务,这不得不教钟紫言疑惑万分。

    此三类叮嘱,钟紫言尽记心中,其中深意,他此时只明悟三四分,但知道光是这一要求,已经把现在门中九成九的人排除在外了,可见自家这位师伯对掌门之位的重视严苛程度。

    钟紫言迟疑片刻,又补充问:

    “眼下我三代人中,资质出众者尚有不少,可若是日后气运不盛,断了上品灵根弟子,灵根这一限定,是不是……”

    陶方隐目色恍惚,一瞬间像是想起了本派以往某些灰暗的时代,又以坚定之色对着钟紫言道:

    “首重仁术,阳木灵根!”

    这算是陶方隐不得已的底线,选择门派继承人,一如挑选家族掌事、国朝帝王,认哪一方江河万代,终究韧性才是最重要的,百炼钢不如绕指柔。

    最后着重所提及阳木灵根,显然是说若做不得强人,也该有用于诸方,直立斡旋长存。

    钟紫言明白自家师伯此语之深意,“弟子记下了。”

    正待陶方隐要开下一次口时,舱板再一次剧烈晃动,二人知道此情景必定是由异况引发,对视一眼,先后踏出门去,只见头顶无数巨冰随狂风刮来,敲打撞击着云舟群不得前行。

    钟紫言皱眉斥问左右:

    “发生了何事?”

    二十步开外宋应星急急跑来,“禀掌门师叔,老祖宗,前方云层莫名出现气流冰爆,威力不俗,我已派雷符小队消解阻碍。”

    陶方隐捋须眺望,见一队队己方修士漫身雷霆霹雳甲衣向外忙碌,隐隐猜到了什么。

    钟紫言又问:“可有监察到敌情异象?”

    “这倒是没有,凡有金丹九层境往下的陌身力量,方圆千里咱们都能监察到,万通元光镜中并无异象。”

    宋应星颇为笃定,若是法器不值得信,这世上怕是也少有可信之物了。

    偏偏他心里想什么,面前的掌门就知道什么,只听钟紫言幽幽一句:“法器也有失灵的时候。”

    宋应星僵直当场,这样的言语,超出了他解答能力范围,只能默默听掌门下一步吩咐。

    钟紫言回望陶方隐,见其点头后,他旋即吩咐宋应星:

    “只等待半炷香时间,若那冰爆无法消除,你立刻通知全军绕往东南方向穿越此区,现下便可派人去传讯给白虎军,教姜玉洲南撤与我们汇合!”

    计划要提前了,这是宋应星第一反应,他已经习惯了掌门师叔提前下令的行举,“弟子这就去安排。”

    人走以后,陶方隐已然不打算再进屋叮嘱钟紫言什么,只几步走动,站在云舟边上四方眺看,钟紫言跟在他后面,边开口说:

    “以我估算,现在距离千叶山只差三百余里,这冰爆气流怕是有人故意为之,师伯先前屋内所言对战元婴之事,可还需要我做些什么?”

    这是钟紫言始终放不下的一件事,从先前陶方隐开口至如今,短短分秒,却像是蓄谋千万年一般,不由得人往深处思虑,越思虑越觉得不对劲。

    他钟紫言自问不是什么庸才,但就是怎么想也想不到面前这位老爷子有什么办法能斗得过元婴。

    陶方隐露出少有的得意神色,“言儿无需多问,你那冰炎寒煞珠身上可有带来?”

    钟紫言挥手便将一方灵木小匣递出,陶方隐神识一扫,摇头道:“少了一些。”

    钟紫言瞳孔一缩,这可是足足十颗冰炎寒煞珠,价值至少七千三阶灵石的宝物,普通的小门户修真家族十年都不一定能奋斗下来的家底。

    震惊归震惊,该拿还是得拿出来,钟紫言一挥手又将十个灵木小匣摆出浮空,“师伯还需多少,我手**带了九十余颗。”

    陶方隐缓缓一笑,将其中一方木匣弹给钟紫言,余下的竟然全都收入囊中。

    “且给你留下一些,其余的我都有用处。”

    钟紫言双目呆滞,给自家老人用这些珍贵的宝物倒算不得心疼,但总觉得面前老人家在和自己开玩笑。

    事实当然不是开玩笑,陶方隐拿了宝物,轻轻一掌拍下钟紫言的肩膀,他眼中像是万千星辰凝如一盏熠熠闪烁的青灯,盯着钟紫言郑重其事道:

    “此番大战,或许会引得东洲南域各地豪强认得咱家,将来如有门庭若市的那一天,切记藏拙,莫被虚名所累!”

    那身影一个恍惚已经走入屋内,钟紫言知道陶方隐不在想和他说什么话,心中突然爆发不可割舍的留恋,虽然老人家近在咫尺,他却感觉自己即将要失去一些什么东西。

    胸口涌出莫名的烦躁,脑子里又思索不出到底出了什么事,只得自顾自站在云周边台出神。

    此界修真力量统治下六大疆域,除主域鸿都疆域已然开发完全,其余皆有或多或少不完善的地方,北冥疆域死气太重,开辟进度千万年来都不曾快;浮罗疆域乃此界道门另一分庭所驻扎处,开辟进度几乎已经完成;龙渊水域非人族修真者管辖范围;这便只余下林海雪域和东洲疆域最需要开辟。

    按照广袤程度和开辟难度来衡量地域价值,林海雪域疆土不及东洲疆域一半,开辟难度却比东洲难三四倍,只因那片雪域本土远古荒兽族群太多,许多炼虚期的古兽连无量山最高层的那几位都有些头疼,所以多方对比,当然是东洲的开辟价值更大。

    自东洲开辟两千多年来,有七类灵物畅销六域,饱受赞誉,分别是:紫玉硫金铁、雷音果、道仓莲蓬、云香精、摩云图腾、古战场兵魄、千藤食星草。

    此七物千百年来常年霸占道录精粹细分榜单百名以内,例如那紫玉硫金铁近百年高居前二十名,从来没有掉出去过,东洲仅有的三处产地全部被拘魔宗占有,每年贩售所赚利润超乎想象,不下千万五阶灵石。

    又比方那可令人结丹概率增加两成同时定能领悟金雷两系妙法的雷音果,自诞生之日起,一直都在前十名挂着,每一颗的拍卖都能引得洲域动荡,连拍卖会席位都一座难求。

    其它五物中,乃是汦水宗出产独占之物,是黄鸟宝库独有之物,和多在险恶的各处古战场散落藏匿,唯有东洲各处皆有不少,最为常见,但只是相对那六物而言。

    千藤食星草在近百年的道录榜单里,多年位居第三十一名,是名副其实的剧毒灵物,但此物却对修真之士毫无伤害,这是它比其他毒灵物排名不高却价格奇贵的缘由。

    千藤食星草并非完全是灵植之属,平常时候它自是自顾自生长吸收日月精华,一旦遇到魔物却能自主散播镇魔紫气,继而缠裹吸食,消化魔物,这是它广受此界修士喜爱的缘由。

    在东洲,千藤食星草原本的产地都集中在北域天雷城以东的蛟峦山群中,一千多年前有野修自南域寿丘翠云竹海瀑布周围发现了新的食星草产地,各家大派才意识到此物或许还存在于东洲其他各地,这便兴起了翻寻热潮。

    浪潮起伏,多有沙贝金石卷裹,可真能翻寻出金鲤的运气之子总归是占少数,当年那股浪潮中,正有一位运气之子在濮阳河域以西、巫山沼泽以南的大片山峦中找出了一片千藤食星草生长的林窝。

    那人以筑基后期的修为小心经营运作,虽是身单力薄,但其智谋敏锐,靠着这片千藤食星草林窝硬生生开创出一座修真家族门户:柳氏。

    柳氏修真家族的老祖宗自然算得上雄才伟略,他在东洲靠着贩售千藤食星草挣下了不菲家业,使得千叶山远近闻名,辉煌时连拘魔宗的两位元婴老祖都亲自上门和他做生意。

    可惜其天资有限,道途不顺,一颗金丹未能破婴成祖,早在七百余年前就陨落了,后人承接祖业,发展至柳江宁和柳江虎两兄弟做话事人的今天,已足足传了六代权柄。

    千叶山今朝遭赤龙门下姜玉洲率众攻山,事发突然,差一点被破开山门,此时山内柳家最有权柄的金丹修士柳江虎环胸立于战事殿,紧紧盯着元光镜中山外的战局。

    千叶山地势平卧,并非高山绝堑,四方皆是矮小山林肥沃土地,中央主山一枝独秀,却也仅有七十丈高,领地范围虽广,全靠无尽的千藤食星草和自家三阶极品护山大阵撑着,若不然山门早被破了。

    西南山坡上有自家一队队弟子躲在食星草林地中伺机偷袭敌军修士,可惜藏的再深,大多弟子都躲不过天上悬着的那一柄金光巨剑。

    “三叔,这人杀气愈来愈盛,只怕咱家出去的那些人都给他送了口粮,这样下去会不会……”

    柳江虎长着一张凶狠的豹额面容,双目炯炯有神,青绿色的袍子中能看到虬结壮硕的体块,身长八尺也多,对身边面有忧色的后辈子弟洪声说道:

    “他不过是在强撑罢了,被我族中食星草皇杀了一千多下属,哪还能再发动先前那般威力的剑阵,我已接到神狐山传讯,二哥结婴攻成就在这两日。

    我们断不能教这些赤龙门余孽活着回去,你且看他强撑片刻,不出两炷香必定撤军,届时我族精英尽出,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届时千叶山先前的损失我教他百倍奉还。”

    柳家这两位在战事殿中的言语,千叶山外的姜玉洲自是听不到的,此时他率领的这一队人马各个浑身被魔气缠绕,受地面那食星草中的异类纠缠,烦躁不已。

    风雪交加,天际偶尔有雷声响动,姜玉洲满脸愤怒疲惫,仰头传告还在紧随着他的修士们:

    “大衍剑诀,再起一式,破开道路,撤离此地!”

    他知道,不能再受这不伦不类的妖物缠扰,不然后方大队云舟和人马无法合并,迟早要全军覆没。

    百名剑修齐齐寄出飞剑,姜玉洲一人领头上浮,天际黑色雷霆轰隆劈下,他们百人化作金色巨剑与黑色雷霆合并,形成一柄裹着黑色霹雳的雷剑,剑影所过之处轰鸣作响,震惊寒天,千叶山上下心声不坚定者被那雷霆剑鸣吓得捂耳哆嗦。

    那剑影向千叶山西南山腰成片长出来的千藤食星巨草割裂去,将藏在里面的柳氏修真子弟一个不留全都戮命。

    剑影临近千叶山护山大阵时,吓得好些守山弟子胆战心惊,就在两方即将撞击一处时,剑影一个上扬转头,飞速脱离千叶山西南半山腰战地。

    山内战事殿的柳江虎握拳吼声吩咐:“就是现在,给我追!”

    生死战场间,一步退便要步步退,这下白虎军不再攻山,便轮到了柳氏子弟出门追杀,姜玉洲满脸血渍一边带领众人与后军合并,一边悔恨己方人马实在太少,若是此时五十里外有两千精良军阵埋伏,追出来的那些人不得尽数送命,可惜眼下自家军队只能作亡命逃离状了,他心头无尽的不甘,暗自悲叹: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柳氏会在自家山门外围布置浓烈魔气机关阵位,那千藤食星草是出了名的魔物克星,如今我白虎军士都被那些草魂之属当做魔物对付,此番怕是就此要败了,也不知掌门他们行到了何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