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将门崛起之凰女倾天下

第275章 无衣方寒相见!

    熊瘪三却是不问,有一口吃的总比没有好。

    接过麻袋的时候,还裂开大嘴跟宋瑾瑜道谢:“谢谢小狗蛋。”

    看着眼前大咧的熊嘴,宋狗蛋总觉得有些良心不安……

    因为她给熊瘪三的两个麻袋之中,尽是快烂掉的大白菜!

    将满装着灵石的十个纳戒挂到脖子前,大白方才注意到狗蛋屋内的男人。

    ???

    花公鸡这货还没走?!

    大白迈着风骚的小碎步,从门框中挤进了屋内,而熊瘪三只能在外面干瞪眼。

    仿佛是在跟哪个老熟人讲话,大白对着夜子漓直接道:“你好噶,花公鸡!”

    花公鸡,又是花公鸡……大白总是能莫名戳到夜子漓的蹩脚处。

    此时此刻,夜子漓真的很想上演一出暴打白泽的大戏!

    但也只能是想想而已,眼前这长得好似只大白狗一样的玩意儿,是九重天圣兽白泽!

    宋狗蛋看到夜子漓那又憋屈又无奈的样子,只想对大白说一声:“干得漂亮!”

    宋狗蛋脸上的神色并未能逃过花公鸡的眼睛,依旧是躺在茶几边的小塌上,夜子漓肆虐不羁地道:

    “你们家掌教来了,正在红尘峰三十里外。”

    方寒来了,宋瑾瑜心中已是了然,方寒师兄准是过来找那无衣姑娘的。

    紧接着,花公鸡一脸无辜地挑衅道:“瑾瑜姑娘,好像你今日还是得出门。”

    真的,很想一脚踹死这只花公鸡,偏偏他武力值极高,干不过……

    宋狗蛋不再理会夜子漓,走到小院中红梅树下的石桌旁,等待方寒的到来。

    方寒并不知晓无衣的具体位置,想来还是会先过来找她这个小师妹。

    宋瑾瑜双手撑着下巴,坐在石桌旁随意地想着。

    说到方寒师兄那一沓子破事,她总觉得最近张洵师兄也不大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好像是从无衣来到白令宗开始的,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张洵还亲自跑了一趟,当时宋狗蛋心里就觉得有些怪怪的……

    不过转念之间,隔着老远的远端上就响起了方寒的呼唤声:“小师妹———”

    待离得近了,方寒见到从门框里探出一个兽头来的大白,霎时间浑身一抖。

    总有些不太美好的记忆,突然间出现在脑海里……

    稍微定了定身子,方寒还是无畏地下去了。

    不能怂,他这是过来找小师妹的,有正事!

    见方寒落到自己面前,宋狗蛋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虽然看上去明媚逼人,但方寒瞧着怎么都有些不怀好意。

    果然,宋狗蛋开口道:“师兄啊,跟我讲讲无衣姑娘呗!”

    提到这个,方寒立马跳脚,“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干嘛?!”

    说完,方寒又很没底气地补了一句:“反正,你师兄我是清白的……”

    原谅宋狗蛋,‘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方寒师兄这是不打自招啊!

    宋瑾瑜越是笑,方寒就越是怂,总有一种自己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假装面色一狠,方寒开口道:“快点的!告诉我无衣在哪。”

    宋狗蛋笑着唤了一声,“大白,我们走!”

    一听到宋瑾瑜要放狗,方寒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大白窜了出来,宋瑾瑜一跃坐到它背上,对着方寒道:“师兄,你咋了?

    走啊,我们不是说去找无衣嘛?”

    方寒这才放松下来,意识到刚刚是自己想多了……

    转身跟上大白的步伐,怀着忐忑不定的心情,往红尘峰上普通弟子的聚居地而去。

    一路上,大白纵蹄狂奔,却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跟宋狗蛋同时转头往身后看去。

    只见身后一绯红衣裳的男子,侧躺在暗红色的酒葫芦上面,肆虐不羁而又光明正大地跟着他们……

    这花公鸡,还成了狗皮膏药,怎么也甩不开了?!

    大白不再往前飞驰,突然一个回首掏,直奔后方夜子漓而去。

    凭借夜子漓的修为,大白这点攻击连他衣裳的残影都碰不到。

    座下暗红色酒葫芦往上方一飘,大白的冲击便扑了空!

    一边躲避,夜子漓还有心思开玩笑道:“小白泽,别那么凶嘛,咱好好说话,别一言不合就下口呐!”

    偏偏大白的一股子傲娇病还就犯上了,“本兽兽不跟花公鸡讲话!”

    ……

    夜子漓也是服了,想他堂堂夜家公子,到这中三天来,心仪的女子给他找气受就算了,一头小白泽还给他找气受!

    得,你们白泽一族的都是大爷,本公子躲着走还不成嘛?!

    驾驭着暗红色酒葫芦,夜子漓绕了个圈子,跟大白的距离隔得稍微远了些。

    这番,大白才消停下来。

    而后昂首挺胸往前溜达,还暗中给方寒传音道:“小老弟,你大哥我的操作骚不骚?”

    面对大白这混兽,方寒简直就是头皮发麻,哪里还有不附和它的道理?

    “对对对,白哥你老厉害了,比我亲大哥还厉害!”

    幸好宋狗蛋的修为不够,不然若是听到一人一兽之间的这般对话,怕是方寒什么脸面都没了。

    虽然,方寒这个掌教师兄在大家心里,本来就没什么威严……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两人一兽已是来到了峰主大殿附近。

    不止俩人一兽,隔着老远还跟着个夜子漓!

    红尘峰女弟子们住的地方离这边并不远,基本上每处连续的院落,都是环绕峰主大殿前的演武场而建。

    毕竟弟子们都是时不时要拉到演武场上操练的,总不能住的太远了。

    就在宋狗蛋,大白跟方寒落地后的一会工夫,夜子漓也跟着落到了地面上。

    他只需往那一站,浑身上下便都写着‘骚包’二字!

    宋瑾瑜在心里狠狠地唾弃了一把,大白则是直接上前开怼:“嗷呜——花公鸡你咋又来了?!”

    这回,夜子漓不甘示弱地回怼道:“咋?你能来本公子就来不得?!”

    大白不再言语,但一双兽眼却是将夜子漓给生吞活剥了好多遍……

    再观方寒,当真来到距离无衣住处不远的地方,他反倒是怂了。

    只用眼睛看的话是看不出来,但宋狗蛋这人有个习惯,有事没事就喜欢用神识感知一下周边的情况。

    然后,就感知到了方寒衣衫下那一双瑟瑟发抖到不停的双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