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家武将有数据

第270章 临战问攻待

    ( )殷小耿显然以为先前杖打王英,是自己特意安排的一处苦肉计。

    用这种战前严惩高级军官,来提示军纪与士气,从而加大攻击崇义的成功率。

    经过杖打王英这件事情,肯定能让普通士卒更加畏惧军法,也有利于攻打崇义。

    可这件事情,真不是自己安排的啊,但南柯又不能说破此事,便看向一旁的白书玉。

    后者仿佛没有注意一般,没有一丝反应。

    而这时王英也已经受刑结束,整个人如同一堆烂泥一样,屁股也早就失去了知觉。

    一些亲近的他的士卒,慌忙上前帮他将衣服穿上,然后扶着他朝军营中走去。

    准备先暂时性的给他安排上“徒刑”!

    所谓徒刑,即剥夺人身自由,并监禁在某地,强制其进行某种劳动。

    光王朝的各处矿区,就有很多犯了事被丢过来的徒刑人员。

    在南柯没有明确赦免之前,王英还是不要太招摇的好。

    待这两个士卒扶着王英离开围观的人群后,才忿忿不平道:“老大,咱们这么拼死拼活的为他卖力,结果就换来的这种待遇,图的是什么还不如咱们当初在黑山劫道来得痛快。”

    听到这话,王英登时大急,撅着腚大骂道:“放你娘的屁!在黑山劫道哪有现在过的痛快,你在黑山能餐餐大鱼大肉?”

    “可咱们在黑山不用受这委屈啊!”那士卒委屈道。

    “委屈个屁,老子幸福的很,马上就要平步青云当大官儿了,我跟你们说,以后除了凌统、褚燕还有那个李存孝什么的,肯定最厉害的就是咱们。

    就你们这些只会用屁股思考的人,咋知道老子的深谋远虑。”

    说到这里,王英又想起一事儿,道:“还有,你们都给我记住,以后无论如何都不准去招惹平民百姓,要是谁敢对他们动一根手指,不等国公爷收拾你们,老子就第一个把你们一个个腿打折。”

    见王英被打的都没法走道了,还如此拥护南柯,这些亲近王英的士卒也都是不解。

    “您也知道不能招惹平民百姓,可刚才为啥还要揍那人呢?”一人嘀咕道。

    “你们知道个屁,老子这叫……叫啥来着,对了,苦肉计!你们想一想,马上将有一场大仗要打,在这之前国公爷对我用了这般重刑,其他人还敢有不尊军令吗?”王英说着哼哼道:“以后多看多想少张嘴,跟着老子绝对不会亏待你们,扶老子回去养伤。”

    这时王英想到了白书玉与他说的那些话,以及提前透露的消息。

    这让王英明白,虽然这一次自家看着很惨,可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国公爷与白参军肯定会更加信任自己,从今以后,他肯定能平步青云。

    要不然就他这点武力值,不说褚燕、凌统、李存孝这些人斗不过,就连张牛角、左恒、于毒这些人他也打不过。

    论脑子的话,比他好使的更多了,比如杨凤、楚修可都是已经独领一军了。

    所以王英想要在这么多人中脱颖而出,就只能另辟蹊径。

    因此在白书玉私自跟他提这件事情的时候,王英还是非常感激白书玉的,也直接应下这事。

    也正是这其中的种种原因,使得王英这会儿尽管身受重创,可心里跟抹了蜜一样美。

    另外一边,南柯等人的会议开完,便各自着手去准备战备的事情。

    今天发生在孱陵的多处战争,也使得南柯等人彻底确定了孱陵的归属问题。

    当信使一个又一个冲出孱陵后,整个孱陵都运转了起来。

    很快清风镇、藕池镇屯扎的士兵,就带着战利品陆涌向孱陵。这也使得孱陵的驻扎的士兵越来越多。

    孱陵的战场也在众多士兵的处理下,快速的清理着。

    很快那些倒在孱陵的尸体,就被处理的七七八八,而他们大多数人都没集体掩埋在城外的葬坑中。

    当城内的马肉炖好以后,所有士卒们便开始大快朵颐。

    酒足饭饱后,士卒们城内就地休息。

    待夜色降临以后,他们才带着攻城器械,趁夜出城,向着崇义方向敢去。

    安敬思那些外面巡视边境的兄弟们也收到了属于他们的外卖。

    稍作休整后,便由安敬思部作为先头兵,排查一道上的斥候与敌军。

    殷小耿、米志成、褚燕、凌统等人则在后方携带着攻城器械前进。

    南柯这次没有随他们一同出城,而是坐镇孱陵,肩负着守卫孱陵的重任。

    就这样光王朝的军队进入崇义境内后,竟然初期的安静,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就连以往喜欢屯兵周围村镇的巴军,也将在外面的军队全部撤走。

    这也让殷小耿等人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在巫县与孱陵接连失陷以后,崇义的巴军也意识到了他们将要面对的事情。

    因此便将崇义的所有力量聚集在一起,以抵抗光王朝的攻击。

    这样一来,他们这支奇兵的效果,就变得微乎其微,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也将是一场硬仗。

    带着这样沉重的心情,这支联合军队,继续在黑夜中前行着。

    果然知道他们逼近崇义城下,依旧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看着城头淅淅沥沥的火光,殷小耿将众多将领唤道跟前。

    “眼下崇义就在眼前,诸君觉得我们该如何?”殷小耿沉声问道。

    就此刻的情况,城中的巴军显然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意图,并且有意识的收缩兵力全力防守。

    而他们这支联军加起来也不足六千人,在城内城外兵力相仿,同时又有所警惕的情况下,强攻注定将要损失惨重。

    而在他们进军之前,已经分别向巽国公与震国公送去书信,他们的援军应该也在路上。

    若是围而不攻,等待援军到达后,再一举破敌,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因此殷小耿询问大伙儿的意思也很简单,是攻是待援军,都得先拿一个章程。

    而在座众人,能给到此刻的位置,肯定也都分得清局势,因此这其中的细节,殷小耿也就不一一赘述。

    当殷小耿目光扫向众人之时,安敬思眼观鼻鼻观心,没有任何要发表意见的意思。

    毕竟他身为降将,与大伙儿认识时间不久,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听从大家的意思便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