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女神的绝世高手

第3921章杀人灭口

    陆压道人说道:“老实说,贫道也一直都想得到那混沌灵藤,可惜路途太过遥远。混沌灵藤就在修罗界和元界中间的那段茫海里面。”

    白青一听,顿时眼中一厉,道:“你这贼道,纯粹是在拿我消遣。那修罗界和元界中间的茫海据说是无穷无尽,永远无法到达。随便说个什么灵藤,再随便说个我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如此就以为可以让我放过你?是你将你自己想的太聪明了,还是将我想的太傻了?”

    陆压道人忙道:“贫道所言,句句属实。若是真要说假话,也不至于说这样虚无缥缈的假话。混沌灵藤乃是先天至宝,凌驾于斩仙葫芦之上的东西。若是好得,岂不是早就被人得了去?”

    白青一怔,便也觉得他这番话倒是有些道理!

    陆压道人又道:“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因为先天至宝一直都是有缘者得之。并不说谁法力就能得到的!”

    白青道:“茫海之中本就虚无缥缈,那元界和修罗界中间的茫海更是连圣人都难以跨越的存在。你不多给我一些线索,叫我如何去寻?”

    陆压道人说道:“贫道只是依稀记得家师曾经说过,那混沌灵藤应该是在一个充满了红光的地方。除此之外,确实再无其他线索。贫道也曾去那里面探过,但耗费了十年时间,什么都没得到,最后就是无功而返了。”

    白青沉默了下去。

    许久后,他看向陈扬,道:“大哥,你觉得呢?”

    陈扬叹了口气,道:“看他所言,似乎不假。”

    陆压道人道:“事已至此,贫道断不敢说假话。”说罢之后又道:“轩辕台,你有一句话说的的确没错,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咱们的恩怨到此便算全部了结了。从此以后,贫道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陈扬看向陆压道人,正要开口,忽然觉得喉头发痒,便忍不住咳嗽起来。一经咳嗽,五内牵扯,刀气顿时动了一动。喉头又一甜,便吐出一口鲜血来。脸色也变得一片苍白……

    “大哥……”白青心疼至极。

    陈扬摆摆手,道:“不妨事!”说完就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向陆压道人说道:“事已至此,陆压道人,我也不瞒你了。实际上,我根本就不是轩辕台!”

    “你不是轩辕台?”陆压道人顿时吃了一惊。

    白青也是讶异至极,道:“大哥……”

    陈扬深吸一口气,道:“我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也没什么好隐瞒了。我不是轩辕台,真正的轩辕台已经被我杀了。后来我吞噬了轩辕台的元神精气,又以**玄功化成了他的模样。”

    “那你到底是谁?”陆压道人不解,道:“为何要变作轩辕台的样子?为何不早与贫道说出真相?”

    陈扬说道:“我的真名叫做……陈扬。我本来是在地球上的,是红尘老人设计引我过来。仙界大乱,危机迫在眉睫,我是作为破局者的身份过来的。在遇到你陆压之前,我正在设计潜伏元圣的手下。而且我也成功潜伏进去了。我对你不了解,所以我没法向你说出真相来……”

    “你居然是……陈扬!”陆压道人显然听过陈扬这个名字,也知道陈扬的身份。“破局者……贫道听那些圣人提过这件事,却没想到,破局者就是你。贫道太过鲁莽了,居然将小兄弟你害成这个样子。贫道有罪啊!”

    他突然万般懊悔起来,还向陈扬作揖。

    陈扬摆摆手,道:“道长不必愧疚,所谓不知者无罪!如今元圣已经磨刀霍霍,我们人族的危机就在眼前。我不忍心就此杀死道长,所以只好将真相吐露出来。至于我今后是死是活,我也只能看天意了。”

    陆压道人道:“……”

    他还没说出话来。

    忽然,剑光一闪……

    他的人头直接被削落出去。

    陆压道人的嘴还是张开的,神情错愕至极。其人头在空中飞舞,白青大手印一抓,将其彻底粉碎。

    跟着,他又一掌劈向陆压道人的尸身。

    其尸身也跟着成为无数的碎片。

    陈扬不由惊愕至极,道:“白兄,你这是做什么?”

    白青一把抓了那空中纷飞的斩仙葫芦还有陆压道人的法宝囊,然后对陈扬说道:“大哥,这贼道的话难以取信。我本来还没打算杀他,但现在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那我就不能不杀他了。我们如今处境本就危险,你又失了法力。若他将你的身份暴露给元圣,咱们就更没有活路了。”

    陈扬沉默了下去。

    他觉得陆压道人这样的准圣太难得了,是绝对的高手。在将来的大战中是可以帮到忙的。都是人族,若是被开普勒人杀了也就罢了。可却死于自己人手里,这太不划算了。

    只是转念一想,也知道白青的话是有道理的。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掏心掏肺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放陆压道人离去... 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人离去,显然是等于在给自己安置一颗定时炸弹。

    陈扬更加意外的是,他没想到白青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平素柔顺的像小猫,可杀起人来的这个狠劲,自己都比不上他。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太了解白青。

    白青身上有太多秘密了,他的心魔圣境就充满了诡异。

    陈扬忍不住多看了眼白眼,内心深处始终又觉得他是可以信任的。这种信任是来自于直觉。

    陈扬的直觉一般都不会出错。

    而且,事已至此,白青要害自己,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了。

    这时候,白青像是犯错了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没经过你允许就杀了陆压。”

    陈扬苦笑,道:“我眼下成这个模样了,你想要杀我,比捏死蚂蚁还简单。你做什么,我都不敢怪你!”

    白青顿时失色,连连摇头,道:“大哥千万不要这般说,这次都怪我。我若是一直与你并肩作战,你断不会受伤。大哥,你原谅我可以吗?不管有多艰难,我都会带你去找到那混沌灵藤,治好你的伤。”

    陈扬道:“好了,白青,这里也没有外人了。我现在真实的身份你也知道了。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点实话。”

    白青道:“我不敢跟大哥说一句假话!”

    陈扬怒道:“够了,白青,你是不是觉得你很聪明,而我很傻?以你这般修为,有什么理由对我如此迁就?又这般救我于危难?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深厚的交情吧?”

    白青呆住。

    半晌后,他说道:“大哥此话的意思就是我对大哥有所企图了,是吗?”

    陈扬道:“我不知道,但你所做的一切,我实在是想不通,也解释不通。所以我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白青道:“我自幼就没什么亲人,那日我见大哥,便觉亲切。然后一见如故,你我共同对敌。从那之后,我便认定了你这个大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无论陆压道人说你做过了什么,我一概不信。因为我相信我的感觉和直觉。我知道大哥你绝不是坏人,也绝对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陈扬道:“你这些话的说服力,太弱!”

    白青道:“那大哥你觉得我有什么企图?我能有什么企图?”

    陈扬着实是想不出来,沉默半晌后,道:“我也想不出来。”

    白青道:“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我白青对大哥有一点不轨之心,便教我天诛地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陈扬见他发出如此重誓,当下也就更加相信他没有恶意了。虽然还是想不通,却也懒得去深思了。也许,就真如他所说,不过是缘分,一见如故罢了。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本就是那么莫名其妙嘛!

    很多时候,更讲眼缘。

    不然怎么会有白首如新,倾盖如故这样的成语呢?

    有的人相互认识到老,却不是朋友。

    有的人,认识一个小时,却能成为生死兄弟!

    也许自己和白青,便就是如此吧!

    “大哥,你相信我了吗?”白青又问。

    陈扬点点头,道:“我信了!”

    白青这才长松一口气,跟着又说道:“这斩仙葫芦在我手中,陆压道人炼制混沌丹的手法我也学会了。现在我就带你去找混沌灵藤!”

    陈扬道:“你先检查下陆压道人的法宝囊,陆压道人的师父东皇太一可不简单。咱们不要惹上更强的敌人!”

    白青一愣,随后心有余悸,道:“还是大哥你想的周到!”

    接着,他便开始检查陆压道人的法宝囊。

    这次法宝囊里却是没有毒尸真君的。若是有,白青早就发现了。

    白青对陆压道人的法宝囊进行了彻底的检查。

    陈扬让他将那些法宝云云全部炼化,然后丢掉。

    其中的丹药则是淬炼一番,然后留为己用。

    至于法宝囊,一定要丢掉。

    还有斩仙葫芦,也不能留。

    白青舍不得斩仙葫芦,但也知道这斩仙葫芦留在手中,必然会有大大的危险。

    所以他最后还是决定丢弃斩仙葫芦!

    丢弃之前,将里面的混沌之气全部炼成混沌丹,以供陈扬服用。

    这是个大工程,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弄好的。

    好在即便那东皇太一很厉害,短时间里也不会发现陆压道人死了。即便发现了,短时间里也是赶不来的。所以陈扬和白青还是有富余时间来处理这些东西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