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人类更新计划

900 心跳的感觉

    兰泽按捺住跃跃欲试的拳头,换了话题:“以后你不教弟弟了,缺钱不?”

    “不缺。冯老给我安排了个活。下学期有数学建模大赛,他想让我去工学院给他们带队。虽然我水平不咋地,但看在钱的份上……”

    那个大赛,貌似是世界规模的,面向全世界的大学工科在校生。

    但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基本上都在神州。而神州国内,因为人特别多,凡是竞赛,就没有不激烈的。

    再一个,神州国内的工科生,历来强大。兰泽是生科院的教授,招设计专业的研究生,也喜欢工科生。

    “你也知道自己水平不咋地?”

    “那不是冯老问大家谁有大赛经验……”

    “你有建模大赛的经验?”

    “……足球大赛经验。”

    要是说到足球,小麦从六七岁,一路踢到青少年全国赛,入选国青训练营,比赛经验十年以上,征战纵横北半个神州,什么大场面没见过?甚至他还有助理教练资格。

    后来他不踢了,是因为突变携带者和对抗性运动八字不合。

    小麦成年,需要规避风险了。

    “你得跟冯老师说清楚啊。”兰泽觉得这事实在不像话,让人头疼。

    “我说了是足球呀!当时那个场面吧,你不知道。冯老说,太好了,都是集体项目,天作之合,那就你了。”

    冯川还真能做这样的决定。他秉性认真。所以,胡来的时候也是认真的。

    “那……工学院历来的战绩怎么样?”

    “心跳的感觉。”

    小麦用筷子蘸汤,画了一条心电图曲线。兰泽和霄霄立刻看懂了。高峰一蹦一蹦的,其余地方平平无奇。

    “冯老对这个比赛很有怨念。轮到他,派了得意弟子带队,还不如别的老师随便派个研究生过去。”

    “他居然不是峰值?那峰值是谁?”兰泽看着潦草的心电图,感觉奇了怪了:战绩厉害的年份,居然还会循环出现。

    “根本不存在什么峰值。看上去是峰值,实际上是竞赛分级造成的。每次掉落到乙组就一路冒尖杀回甲组,在甲组混着又慢慢扣分落回乙组。”

    “也就是说,每年发挥都特别稳定?”

    “是啊。有可能冯老觉得派谁去都一样丢他的人,还不如……”小麦拿筷子划拉了一大块海参,扔嘴里了。“反正我是音乐学院的。”

    “嗯,冯老头派你去误人子弟,祸害工学院。”兰泽听明白了。

    “谁说的?我可没说。冯老也没说他有这个意思。”小麦立刻否认。

    “爸,”霄霄问,“你工程建模不是很厉害吗?上学时没参加过这个比赛吗?”

    “我?我跟冯川只有两年多,博士学位就混到手了。”

    “爸爸厉害,威武霸气,不愧爸爸。”小麦不负责任地顺嘴溜了一句。

    兰泽哭笑不得:

    “你想想自己该怎么收场吧?”

    “要不然,”小麦赔笑,“您抽个空,帮我辅导一下工学院的选手?”

    “关我什么事?”

    冤有头债有主。在饭桌上,兰泽放下筷子就联系冯川。

    冯老师倒是有空,也立刻搭理他这弟子了。但是……说不了几句,兰泽放弃了。

    他重新拿起筷子,叹了口气:“冯老头上报通过居然已经备案了。你等死吧你。”

    “没事。冯老说了。大赛成绩太差,他就把我从音乐学院直接要出来。如果队伍进了前五,他就等我拿到调音师再读他的博。”

    直接抢人的事,冯老大干的出来!兰泽深有体会。

    “哥,你毫无压力。”霄霄笑着摇头。找湿巾给他的娃娃擦小脸。

    “怎么会没有压力。”小麦说。“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自己多读几年书。而且前五是有奖金拿的。领队和队员平分。所谓的平分,是领队一半,学生一半。”

    “这谁规定的?真不公平。”兰泽本能地站在了学生的角度上。

    “校领导。”

    “因为不管怎么规定都拿不到奖?”叛逆少年兰泽继续吐槽。

    “不是。有的学校几个学生能配十几个领队。”

    “哦……那你呢?几个领队?”

    “你都说我是祸害工学院去的。一个人还不够吗?只拿一份工资,我为工学院省钱。”

    兰泽至少弄明白了一件事:小麦这段时间,有工资拿,不会缺钱。

    至于音乐学院的学生,报上去当工学院的建模大赛领队,在理学院、工学院、大学城三方是怎么能通过的?他不知道冯老大是怎么做到的……

    冯川的方式,十有**别人无法复制。毕竟,他的名字就是金字招牌。随便说什么都有人信。

    这个建模大赛,只是小本科生的比赛而已。冯川派出水平高的弟子,还真未必合适。当这个领队,语言表达能力比数学水平重要得多;而且工科的数学建模,真不一定需要多高的水平。

    兰泽对此,也深有体会。

    他擅长建模。师兄弟们绝大多数专业水平比他高,但是他们不爱串门。

    有一个扎实的基础,再厚着脸皮多逛实验室,多看别人的东西。从优化数学模型做起,很容易就可以成长为建模高手了。

    好多事情,当年毫无所觉。多年以后,再回头去看,发展变化的前因后果,一目了然。兰泽认为,数学建模有迹可循,人才可以批量培养。

    他带出的研究生,也有专攻工程建模方面的。

    但是,大赛带队是小麦的责任,跟他这个爸爸无关。也可能冯川或者工学院的老朋友在打他的主意,他可实在没那个闲工夫。

    最多,给小麦一两点提示。

    小麦在前些年就能带着一堆弟弟妹妹学数学,帮助他们搭建知识体系。他的基础教学能力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果有了提示还带不出几个像样的建模选手,那这儿子就是废物。

    “哎,看到你三个侄子有什么感想?”兰泽指着三个小宝宝问小麦。

    小麦认真盯着,看了一会:

    “……小小孩吃得真少。”

    “你弟弟都有儿子了,你女朋友呢!”老父亲恨铁不成钢。

    “哦,没兴趣。”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老父亲担心这孩子不正常。

    不管是脑子不正常,身体不正常,还是取向不正常,反正没女朋友就不正常。

    “我养狗啊。本来兰纾在,我管兰纾,兰纾管狗,各尽其责,分工合作。现在我不是不习惯吗?我也挺忙的。小黑一天要遛两次,一次出门至少半小时。”

    “哦啊……噢!”一只宝宝发言说。

    “我侄儿说我讲得对。”

    “不是,他说吃饱了。”老实人霄霄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