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小阁老

第八十九章 归心似箭

    远航舰队船员们的家都在大陆,抓紧时间还能回家过年,自然归心似箭。

    吕宋市民却舍不得让他们走,异常热情的挽留他们,甚至关起门来要让他们做女婿。

    呸,想得美!船员们如今也是两三万两的身价了,各个都是富翁,谁稀罕当赘婿?

    最后还是总督府出面,表示明年远洋船队的成员要举行全国巡游。届时一定还请他们来,再跟大家好好聊上个把月可好?赵公子又做了背书,吕宋市民才依依不舍放他们离去。

    于是冬月十七,舰队继续启航北返。

    却也不是所有人都回去,那些研究员就有不少留在了吕宋,抓紧时间将研究项目转化为成果。

    尤其是搞动植物研究的,一个都没跟着回国。他们带回来的动植物,因为长途航海,已经死了三分之一,而且也不适合在国内饲养种植。所以还是留在这里,帮助它们赶紧适应新家更重要。

    赵昊让总督府在永夏城专门为他们批了两块地,一块建立吕宋动物研究所,一块建立作为植物研究所。

    尤其是后者,他寄予了厚望。因为船队带回来的百万颗种子里,包括十二种橡胶树种子,二十种金鸡纳种子,八种可可种子,十五种咖啡种子,以及玉米、番薯、马铃薯、木薯、南瓜、番茄、辣椒、花生、向日葵、烟草、腰果、陆地棉、菠萝、菜豆、油梨、西洋参、番木瓜……等上百种南美农作物和经济作物的种子。

    赵昊允许植物研究所每样取十分之一,明年开春试种。为了提高成活率,尽快让这些宝贝在吕宋安家,他不惜拨重金,让研究所搭建玻璃大棚,以防吕宋的温度对某些热带植物来说还是低了。

    他对这些作物的期待出奇的高,下令给植物研究所最高的安保待遇——也就是说,有一支千人保安大队,专职负责植物研究所的安全。

    这让众人对植物研究所刮目相看,不知这个摆弄花花草草的地方,到底蕴藏着什么惊人的财富和秘密,公子居然要下这么大本钱保卫它。

    赵昊没必要解释,因为所有独立的研究所都是由奇点基金……也就是他自掏腰包养活的。

    他当然可以让江南集团或者南海集团出这个钱,但那样就得跟越来越专业的董事会,越来越事儿妈的监事会解释为什么要花这个钱,还得出计划书,随时接受审计,十分的麻烦,而且也不利于保密。

    所以赵公子干脆让科研体系独立于集团之外,由奇点基金独资运作,自负盈亏。

    奇点基金全称叫‘奇点科学与技术投资基金’,由奇点投资公司100%持股。

    而奇点投资公司的主要资产有赵昊在江南集团34%的股份,在西山集团的26.32%的股份,以及他在卢沟桥集团11.48%的股份,占赵昊九成以上的资产。

    赵昊通过奇点投资不断注资奇点基金,维持着包括西山岛研究中心、江南船舶研究所、昆山农学院研究中心、江南医学院研究中心等十家规模有大有小,但烧钱都是好样的研究机构。

    不算吕宋这两家,所有研究机构一年的科研费用便高达两百五十万两之巨,差不多折后世15亿人民币了。

    赵昊就是有金山银山,也禁不起这样烧钱啊。何况那些金山银山还是集团的,并不属于他个人。

    起先他只能靠卖股票或抵押贷款来填窟窿,幸好隆庆五年的‘四月股灾’让他大赚了上千万两,这才能维持到如今。

    好在赵公子采用的是产学研相结合的方式,研究所出了有应用价值的成果,便与集团下属的公司合股变现。研究所负责出专利和技术人员,公司负责生产销售,然后按约定分配利润。

    经过多年的摸索和磨合,这条路子已经越走越宽了。去年基金通过这种方式,分得了一百九十万白银的利润。即是说科研经费与日俱增的同时,净开支却在不断收缩,‘只’需要奇点投资补贴六十万两即可。

    这足以让赵公子喜大普奔了,他终于不用再砸锅卖铁跟老婆借钱,只靠在三家集团的分红就能维持基金运转了。

    而且还能剩余个十多万两银子,当个开房钱……哦不,私房钱用着方便。

    想到这,赵昊忍不住潸然泪下,本公子容易吗?整整十年了,终于可以攒点私房钱了……

    说起来赵公子可能已经是全球前十的富豪了。哪怕最保守估计,他的资产规模也已经超过一亿两白银了。

    但资产规模没什么卵用,富有四海的大明皇帝,论起资产得趁几十上百个亿吧?不还得靠他养活?

    还有日不落的西班牙国王,不一样资金链断裂,破产赖账?

    他总不能在青楼跟姐儿说,我有亿万身家,只是一时提不出来,所以能让我白嫖然后借我五千两解冻资金吗?

    估计人家要报警抓他的。

    所以啊,真金白银才是钱。

    ~~

    赵公子也上了刘大夏号,他迫不及待想要回国了。

    才不是想要回去逛窑子呢,他都一年多没回家了。

    现在岳父的宝贵闺女回来了,还带了个千年王八回来,赵昊也终于敢回国看自己的闺女儿了。

    去年李明月和江雪迎还有马姐姐,倒是来吕宋陪他过了个年。但担心孩子太小,吕宋又有瘴疠,所以闺女儿子一个都没带。

    结果从腊月到正月,就只三英战吕布,还没有孩子分神,把吕布累得腿都打哆嗦了。刚出了正月就把她们都送回大陆去了。

    理由也很充分,孩子一晃眼就长大了,当爹的不在身边就很残忍了,当妈的得多陪陪他们,才能不留遗憾。

    也许是年龄到了,已经二十五岁的赵公子,终于觉醒了父爱,有了当爹的觉悟,开始思念自己的崽儿了。

    他已经是七个孩子的爹了,也该觉醒了……李明月从吕宋回去后,今年七月又生了。而且居然还是龙凤胎!

    雪迎的肚子却没再有动静,只能说声佩服了。生孩子这一项上,自己是真的比不过小郡主了。

    至于巧巧,在家带孩子没来吕宋,要是有了问题就大条了……

    所以赵昊现在是五儿二女了。这还是聚少离多呢,要是整天腻在一起,他能生出一支足球队的首发来。

    ~~

    而且赵昊这次回大陆,打算待上一二年再来吕宋。

    所谓‘万事开头难’。这两年他的中心基本都放在吕宋,如今各项工作已经走上正轨,后面的事情金科和唐保禄萧规曹随即可,不会出什么太大问题。

    这当然要感谢林凤突袭阿卡普尔科,让西班牙的远征不得不延后数载了。

    但说实话,赵昊其实并没有太把西班牙人当回事儿。至少在亚洲这一亩三分地,对上劳师远征的西班牙舰队,他心里并不虚。

    这二年他之所以没有南下讨伐宿务,让西班牙人还保持着存在。除了大帆船贸易外,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南洋有一个敌人!

    这样南洋诸国各部落,才能亟需爸爸保护,哭着喊着求收编。

    要是没有这个敌人在,恐怕他们就不会对爸爸这么亲了。

    所以在赵昊彻底完成布局前,西班牙人还不能走。

    其实再说明白点儿,赵昊让吕宋岛处于如临大敌的状态,又何尝不是加强移民的依赖,让他们更容易管理的一种手段?

    但总是紧绷着弦会断掉的,也是时候让他们稍稍松一松了。

    根本不需要明示暗示,只要他离开一段时间,吕宋的气氛自然而然就会送下来的。

    ~~

    冬天海面盛行东北风,所以北上航行是逆风,幸好有澎湃的黑潮相送,速度还不算太慢。

    十天后,船队抵达了垦丁,在垦丁休整了一天,补充了下给养,便沿着台湾岛东岸继续北上。

    在垦丁休整期间,赵昊曾经让林凤传达过,家是闽粤的船员和船客们可以下船了,警备区会安排船只送他们回家过年。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下船。他们如今清晰意识到,在经历了三年三个月的航程后,自己已经成为了传奇。

    所有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传奇故事留有缺憾,所以都选择跟船回到浦东,给环球航行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春节年年有,而这样传奇的经历,可能此生只有一次。所以他们的选择也可以理解。

    于是舰队继续北上。

    这时赵昊和小竹子也差不多黏糊够了,才想起了自己的好基友雪浪,也是跟着环球航行的人啊。

    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让人去请雪浪法师,谁知护卫去了一趟回禀说,雪浪法师留在了吕宋没再上船。

    这让赵昊大为奇怪,那聒噪的和尚怎么性情大变,也不要自己赋诗了,还躲着自己了?

    不会是因为长得太俊美,在茫茫大海上被饥渴的船员们当成了日用品吧?

    想到这茬,赵昊十分着急,赶紧让人把隐藏在船员中的特科科员找来。

    那个谁虽然带着手下在摩洛哥下了船,但船队中还潜伏着好些个科特成员,暗中监视着船队上上下下的风吹草动。

    还好,特科的人禀报说,雪浪法师并没有遭受超友谊的攻击,只是说心有所悟,要坐死关,融会贯通。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因为在林凤海峡暴露了秘密,没脸见自己?

    只能等将来再见面了。

    ~~

    10天后的腊八抵达了那霸。在那里同样受到了琉球百姓的热烈欢迎。

    郑家主政琉球这些年,别的不说,汉化教育抓的很紧,如今琉球民众对大明的认知已经不再是宗主国,而是‘自己的国家’了……

    而且琉球有很多船员的相好的,还生了好多孩子。船员们对这里的感情其实是超过吕宋的。

    不过时间紧迫,也只能长话短说,埋头苦干了,什么事儿等日后时间宽裕了再说。

    腊月初十,船队再度出发,航向这漫长旅程的最后一站——上海浦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