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小阁老

第九十章 回家

    万历四年腊月十八日,这是华夏民族历史上,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日子。

    大明远航舰队自万历元年九月初八启航,在经过整整一千天的冒险后,终于完成了环球航行,返回了它的出发港上海浦东码头!

    这次环球航行,全程89200公里,比麦哲伦那一次多了整整28760公里。舰队遍历亚洲、非洲、欧洲、美洲、南极洲,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共五大洲三大洋,何其壮哉?!

    林凤也成为世界历史上,首位完成环球航行的女航海家。

    考虑到麦哲伦在宿务就被土著干死了,余下的航程是船员们自己开回去的。所以赵昊毫不客气的将‘首位带队完成环球航行的航海家’这顶桂冠,戴在了她的头上。

    当然,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船员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因为疾病、事故和战争,有一百名船员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祖国了。

    三年多里,很多船员的父母去世,老婆生病,孩子出生,他们全都无法在场。真可谓去时沧海、归来桑田,人生留下了多少无法弥补的遗憾?

    其实更难的是他们的家人。在他们远游的这一千个日日夜夜里,他们的父母妻子承受了太多太多

    生活上还好说,哪怕是普通的船员,家里也有集团照顾。

    但柴米油盐之外还有很多事情,是必须要自己面对的。尤其最后一年多,舰队归期已过,却始终不见帆影。于是传言四起,什么难听的都来了。

    尤其是那些坚决不相信地球是圆的,对解除海禁充满恐惧的家伙,更是幸灾乐祸的宣扬说,他们航行到了大地的边缘,直接掉下无尽的深渊,永远也无法超生了。

    一开始大家只当是笑话的,因为集团说舰队规模很大,就算出事也不会连个回来报信的都没有。所以没有消息其实是最好的消息。

    可随着时间流逝,集团那边依然没有船队返航的消息,情况就开始起变化了。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舰队不会回来了,船员们已经死了。于是老父老母整日以泪洗面;妻子被当成寡妇调戏,还被娘家兄弟撺掇着改嫁;田产家财也被同族兄弟们惦记上了,说是担心女人改嫁,落到外人手里。

    至于孩子被人欺负,被骂没爹的野娃娃,那都不值一提了。

    这些年来,家属们承受的一点不比船员们少,所以集团决定出资把他们从四面八方接到浦东来,迎接远航的亲人凯旋,给船员们一个惊喜。然后一同出席各种隆重庆典。最重要的是,一起过个团圆年。

    虽然开销不少,但这是他们应得的。

    ~~

    江南是集团的老巢,人口是吕宋的百倍,市民的文化程度也是最高的。

    为了更好利用这次环球航行,来激发大明百姓尤其是年轻人,对这个世界的求知欲和探索欲,引领华夏进入大航海时代。自打舰队出发起,集团就花大力气科普、请人写了评书戏剧、还印发了持续介绍沿途所见所闻的报纸《环球拾报》,把江南市民对大航海的关注度炒的老高。

    虽然去年基本没了动静,但一接到吕宋方面的消息,集团马上又大张旗鼓宣传起来,恨不得让整个大明都知道,我们的船没出事儿,这大地真是圆的!

    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下,谁不想亲眼目睹远航舰队返航的历史时刻?谁不巴望着能瞧瞧,那位林凤船长到底是男是女?听说连首辅的女儿、赵公子的妻子也在船上,那更得好好瞅瞅了。

    结果当天早晨,上千艘大小船只云集长江口。浦东和崇明的岸边也到处是看热闹的人。

    等船队通过吴淞口那道1500米长的导堤,进入黄浦江后,只见浦东浦西已是人山人海,看不到头也望不到边。两岸的人潮一直延伸到十几里外的浦东码头,少说有百万之众!

    虽然自吕宋起,舰队‘班师回朝’所经之处,无不是百姓夹道热烈欢迎,万民欢呼相送,但船员们还是被眼前这大场面给震住了。

    谁也没想到自己的这次航海旅行,会牵动大明成百上千万人的心。

    好吧,其实很多人纯属来看热闹。但当他们目睹了这万众相迎、众星捧月的一幕,身处在这种狂热的环境中,无不生出强烈的冲动——

    男儿当如是!出海出海出海!

    当舰队在江畔的浦东码头靠岸时,码头上鞭炮齐鸣,锣鼓震天,舞龙舞狮,百姓声声呼叫,如狂如醉,气氛更是热烈到了极点。

    船舶尚未系缆,便有眼尖的船员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妻儿,登时激动的涕泪横流,拼命向他们招手高喊,恨不得跳下船去,一把抱住暌违已久的亲人。

    岸上的家属也陆续认出了自家的儿子、丈夫,哭着笑着使劲挥手叫喊,庆典现场瞬间成了大型认亲现场。

    不知谁又唱起了那首《妈妈,我们远航回来了》,很快引发了大合唱,比上次在东门海峡时唱得还要走心。

    泣不成声的船员们全都哭成了泪人。直到此刻他们才猛然意识到,什么功名利禄都比不了平安归来,与家人团聚更重要。

    ~~

    码头上,一座接一座的彩坊间,黄土垫道、红毯铺地,无数鲜花和彩绸装饰着庆典的礼台。

    除了以江雪迎为首的集团高层悉数到场外,应天巡抚吴时来,也率苏松兵备道牛默罔,苏州知府何文尉、松江知府金学曾等一干江南要员,都前来捧场了。

    不过赵昊是素来不喜凑这种热闹的,而且现在江南地面的官老爷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好应酬的。

    于是他将风光留给了林凤和远航的船员们,自己和张筱菁先行悄悄下了刘大夏号,乘小艇到远离众人视线最远端的栈桥登岸。

    栈桥上,有李明月、马湘兰和巧巧,还有他的七个孩子在迎接她俩。

    女人们一见面,便激动的搂抱在一起,哭得稀里哗啦,直骂小竹子狠心,一时也顾不上赵昊了。

    赵公子则跟自己的七个孩子大眼瞪小眼。

    来,让爸爸好好看看。

    只见年纪大一些的三儿一女,自然是士祥、士祺、士福和小棠,他们应该都已经五岁了。

    中不溜的是士礼,也快四岁了。

    最小的一双龙凤胎士褆和小贝,还不到一岁呢。

    一个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可把赵昊看花了眼。

    虽然都很可爱。可是尼玛,分不清哪个是哪个啊……

    他小时候看葫芦娃就‘四娃五娃七娃,傻傻分不清楚’。后来当了老师,还把七大子弟也弄成葫芦娃,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没想到弄来弄去,自己成了葫芦娃的爹,赵公子直呼好家伙。果然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幸好自己不是圣斗士的粉丝……

    娃娃们那边就简单多了,都围着他爹爹、爸爸的叫个不停。就没有个认生的,也不知是当妈的们教育的好,还是爹太少,小人精怕不够分的……

    当然,最小的两个除外。

    “哎哎,真是好孩子。”赵昊便挨个亲了一遍,然后用简单的排除法,抱起了大闺女和四儿子。

    至于大娃二娃和三娃,他实在分不清楚,只能让他们边上看着了。

    赵公子便笑眯眯问怀里的儿女道:“小棠、士礼,想爹了吗?”

    “想了。”两个孩子奶声奶气道。

    “有多想呢?”

    “可想可想了……”

    ~~

    一家人便分乘数辆豪华马车,趁着万人空巷,马路上好跑车,返回位于陆家嘴的金茂园……那是赵家在上海的宅邸。

    上海马车厂出产的‘奔驰牌’豪华四轮马车,在平整的水泥路面上行驶,几乎没有颠簸。

    李明月和张筱菁一车,两个连男人都用一个的好闺女,分开这么长时间,自然有讲不完的话。

    “明月你可真厉害,又生一对龙凤胎。”张筱菁无比羡慕道。

    “那是自然,这是我们家的传统!再生说不定还是这样!”李明月得意坏了。“那可要把雪迎的鼻子都气歪了。”

    虽然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但她只管生不管养,奶都没喂过一口,所以不仅身材如少女时一般丝毫没走样,就连做闺女时的脾气也没什么变化。

    她一直对赵家长子是江雪迎所生耿耿于怀,只能从数量上压倒对方了。

    “你啊,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要有郡主的风范。”张筱菁苦笑道。

    “嗨嗨,改不了了。我娘都大长公主了,不还是跟当年一样……”李明月脸一红,忙岔开话题道:

    “我说筱菁,你也得抓紧了,不然都耽误孩子打酱油了。”

    “是啊。”张筱菁羞羞的点点头。

    “这样吧,回头公司开会,我提议把‘共享坐骑’给你专用几个月,先集中火力办大事……”李明月便仗义的提议道。

    这时马车离开了水泥路,上了一段弹石路,车厢便略有点颠簸起来。

    “呕……”张筱菁忽然捂住嘴,干呕起来。

    “咋,晕车了?”李明月忙拍着她的背关切问道,旋即想到,人家在海上三年多,船都不晕能晕车?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了。

    “好家伙,看来不用我操心了……”小郡主不禁咋舌道:“你们这是一碰面,就真抓实干起来了啊。”

    .妈的才写完一章,继续写去,明早看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