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第849章 要哭了

    8网 ,最快更新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最新章节!靳峥一开始还与墨靖尧明争暗斗着,可渐渐的就被美食吸引了。

    “咦,这菜的味道真不错,我好象以前在哪一家吃过类似的。”

    他这一句尾音还未落,林若颜就悄悄捅了他一下。

    靳峥懵了一匹的看了一眼林若颜,再看向孟寒州,他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然后眨间就明白了过来。

    看来,林若颜也是冠达会所的常客。

    所以,也吃出来了。

    那墨靖尧自然也是知道的。

    唯有他那个傻妹妹和杨安安还不知情呢。

    算了,不知情也好,知情了只怕杨安安会不开心。

    毕竟,这是她请的饭局,她做东。

    虽然女人跟男人一起吃饭,男人付帐天经地义。

    可是今天不同往日,是三个女人早就定好了谁请客的,这谁要是强出头的替杨安安付了,会让杨安安面子上过不去的。

    而且,既然这里是孟寒州即将新开的一家会所,孟寒州应该不会不男人的全款照收吧。

    他可是听到服务生介绍了,打三折呢。

    那是真的会便宜很多。

    用完了晚餐,杨安安喝的有点多,指着包厢里的设备道:“我们唱歌吧,我请客。”

    反正请了代驾了,干胞就不醉不归。

    也算是给她和孟寒州的那一晚情化上一个圆满的记号。

    她这样的提议,其它人自然是给面子了。

    尤其是喻色,杨安安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身为她的大跟班的墨先生,更是无条件支持杨安安。

    这是喻色同意的,他自然是支持。

    不过开唱的时候,却只有三个女生唱起来。

    靳峥墨靖尧和孟寒州继续的坐在酒桌前,喝。

    是的,就是一个‘喝’字。

    一杯杯的酒,如同白开水一样的倾倒入酒杯,再入喉管,辛辣而又痛快。

    杨安安唱完了一首,就走向了孟寒州。

    因为与孟寒州在一起的事压仰着她前几天一点也不开心,而这一刻高兴了放开了,她就冲着孟寒州道:“你也唱首歌,好不好?”

    结果,就听孟寒州冷冷的道:“不好,对于你的脱单,我没有祝福。”

    他这一句说完,杨安安只觉得血往头上涌,喉头一梗,她就抬手拎起了他的衣领,“你说什么?你居然不祝福我?你凭什么不祝福我?孟寒州,你给我说清楚。”

    她咬牙切齿的小模样,就象是一只小兽。

    喝多了的杨安安,是真的忘记她是怕这个男人的了。

    因为忘了怕,绝对豁出去的吼向了孟寒州。

    “真想知道?”孟寒州今晚也喝了很多酒,不过他就象是个千杯不醉的人一样,此一刻与进来前没有什么变化,带着一半邪,带着一半冷。

    这就是最真实的孟寒州。

    “你说。”杨安安依然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撕了这个男人。

    “你答应我看到了不闹场,我就给你看。”孟寒州再看了一眼杨安安,语气有些冲的说到。

    就是要杨安安答应他,不然他不给她看。

    “好,我答应,你给我。”

    杨安安好奇了,所有的好奇心都被孟寒州给挑了起来。

    孟寒州便拿出了手机,刷刷点了几下。

    杨安安正不明所以,不知道这男人是在玩什么游戏的时候,就听手机‘叮’的一声响,她收到文件了。

    这个时候收到文件,想来一定是孟寒州刚刚发给她的。

    她指尖滑开屏幕,就好奇的看了下去。

    只有视频的画面,但是视频被消音了。

    所以,她只能是紧盯着视频中男人女人的口型去猜他们正在说什么。

    然后,不过半分钟罢了,她的脸就黑了,“这不是真的,不是的。”

    “要不要我再给你一个视频?你才能死心?”孟寒州懒洋洋的拿起了一旁的酒杯,浅酌了一口淡笑说道。

    他是真的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可是笑就是笑。

    这笑意落在杨安安的眼里,那就不是笑,而是变了味道的嘲讽。

    他这是在嘲讽她被人耍了还洋洋得意,还庆祝脱单……

    她这是要多蠢就有多蠢。

    咬了咬唇,她发狠的道:“好,孟寒州你给我。”

    就是想让自己彻底的死心吧。

    倘若再看到一个关于穆承灼与别人下赌注的视频,她可能就真的死心了。

    就再也不会对穆承灼抱有任何幻想了。

    昨晚上穆承灼向她告白的时候,她就想过那个男人是不是因为什么赌注而向她告白。

    毕竟,她听说过校园里很多男生女生都开过这种玩笑。

    但是当面对穆承灼看起来很干净很清朗的笑容时,她不由自主的就选择了相信他。

    她甚至还天真的以为自己从此有了新男朋友,正好与孟寒州分手,里子面子都有了。

    结果,她昨天才甩了孟寒州,现在就打脸了。

    穆承灼根本不是喜欢她。

    就是在跟别人打赌他只要送一支玫瑰花就能告白成功,就能把她追到手。

    是的,刚刚孟寒州给她的视频就是穆承灼与别人谈赌注的视频。

    孟寒州看了一眼快要哭了的杨安安,眸色微凛,“看完了不许哭。”

    “谁哭了,我才不会哭呢。”杨安安发狠的吼过去,可是眼睛可远没有她想的那么听话,这说着话的时候,已经湿润了。

    孟寒州揉了一下眉心,随即低头看起了手机,转眼间杨安安就又听到了手机的信息提示音。

    她打开,又一个视频发送了过来。

    自然还是孟寒州发过来的。

    这是孟寒州发给她的第二个视频了。

    第一个视频让她被打脸了不说,这会子都要哭了。

    所以,当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她突然间就有点不敢打开了。

    就凭孟寒州刚刚说过的话语,只怕这个视频也不是什么好视频,应该还是穆承灼算计她的视频。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她落下去的手就一直停在距离手机屏幕还有两毫米的位置,怎么也落不下去了。

    她慌。

    她乱。

    她真的不想再看到什么残忍的事实。

    但是不看,那就是逃避。

    逃避不是办法。

    她总要面对的。

    “不敢看?”就在她纠结着不敢看的时候,孟寒州无情的说出了她的真心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