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妖途仙道

第三百三十章 蛟龙雅鱼

    清心舒神?喜冰寒之地?!

    晨儿一愣,这和惊羽先生所说相悖,难不成惊羽先生是骗了自己?

    晨儿下意识的认为大同是记错了,故此又强调的问了一声,“可曾记错?”

    大同摇了摇笨重的脑袋,“绝不会记错,主人,您难道忘了先前二弟蜄了?走南闯北荡天地间,天养兰这等普通的药草很是常见,故此不会记错的。”

    听得此话,晨儿眉头更愁。

    思索了片刻后依然想不通是为何,但是隐隐觉得,既然是惊羽先生引导至此,那就一定有着他的理由,也绝非是害自己。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声闷响,大同就像是撞上了一个无形的墙一般,由于看不见没有心理准备,故此后腿掀飞,晨儿也是一个踉跄,随之被甩飞了出去。

    奇怪的是,大同被无形的墙挡下了,可是晨儿却像没事人一般被直接抛向了“墙内”!

    大同稳固了身形后急切的担心道:“主人,主人您没事吧?!”

    “无碍。”晨儿左右打量了一番,那处就像一个结界一般,用仙气去感受,这结界很庞大,几乎围绕了整座火山。

    晨儿用手试探着,自己还真就不受制约,随心所欲。

    反观大同,他试了好几次,都是摇头告终。

    “主人,您还要去吗?”

    晨儿仰起头瞄了一眼火山口,心想:那里一定有着什么!惊羽先生不会做没意义的事情。

    故此晨儿对着大同点了点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大同迟疑的点了点头,看着主人飞快的直奔火山口而去,大同皱起了眉,“此处怎还有着凌云妖将虞震虎的气息?这结界难不成是他所设?”

    因为虞震虎所属凌云十二妖将,故此大同也不担心晨儿的安危,只能无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再去想事情。

    这座山很高,晨儿飞奔而上,一个时辰过去了,他也仅仅才来到三分之一处。

    停歇了脚步,这里还不算很热,故此就随便找了块石头来,席地而坐。胸襟内的火狐玉佩红芒绽放,红娘撑着油纸伞出现在了晨儿的面前。

    红娘似仰头看着火山口叮嘱道:“接下来的行程要多加留心注意,这里可是被困了一头猛兽。”

    晨儿看着红娘的背影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好奇,“红娘,这您也知道?”

    红娘轻声应了句,“你的事我都知道。”

    “哈?”晨儿摸不着头脑的无奈摇了摇头,“红娘总是说些令我脑大的话语,唉……不说这些了~红娘,那凶兽为何模样?怎样去防范才好?”

    红娘沉吟了片刻后转动着油纸伞说道:“古时黄河之底有蛟,名为雅鱼,虽不曾祸害苍生,但其却看不惯苍生继续黄河讨水。无论是人是妖,黄河永远是我们的圣地,乃母亲河是也。故此,养育了我们先祖的母亲河被雅鱼控水,这激怒了当时的人皇轩辕氏。”

    “雅鱼虽不曾兴风作浪,但却控水导致了苍生断水难活,庄稼断水难生。轩辕氏坐下有应龙,乃祖龙之后,烛龙之辈,轩辕皇帝命其收服雅鱼。再有者,真龙本就厌蛟,因为血统不纯,故此应龙战雅鱼与黄河之内。二者战了三天三夜,这段时间内行云布雨,如瀑下,祸殃苍生。妖庭二圣女娲伏羲恰巧至与此地,在阻止了应龙之后,收服了被损千年修行的雅鱼,且将其带至了妖庭之中,后由白帝看管,也就是你的舅舅。”

    晨儿听得正入佳境,又是一个故事,红娘知道的可真多。

    红娘轻咳了一声,“后来的事我不清楚,只知道这雅鱼最终被白帝困在了此处,由凌云十二妖将虞震虎布置结界在此看管。”

    “凌云十二妖将!?”晨儿忽然有些激动起来,“红娘,我又能见一位了?”

    晨儿对于凌云十二妖将的好奇当真不输这些个神奇的故事。只是此时他还无缘。

    红娘模棱两可道:“也许吧。”

    “好了~”晨儿站起了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随之对着红娘说道:“红娘,出发吧,我对顶峰愈发的好奇了。”

    话音落罢,晨儿已快步而去,红娘也没有利用法术飞行,只是一直奔跑在晨儿之前。可能也是怕跟在身后晨儿不经意的回头会发现自己的真容。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这次他们都加快了脚步,此时已接近了火山口,周围也都是被热气所包裹着,晨儿早已大汗淋漓,只是红娘愈发的加快了脚步,晨儿不跟也说不过去,故此也算是没有休息的时间。

    “尔等宵小之辈不可再前行半步!”

    雄浑的声音回荡,晨儿和红娘这才停下了脚步。

    红娘轻哼了一声,“狂妄之徒!”

    晨儿跟在身后,只见在那冒着浓烟的火山口忽然间飞出一道身影来。此等身影长约数十米,细看之下,他有着龙首蛇身,全身青黑色,如同黑水之中的青石苔。

    蛟龙本就能行云布雨,能够飞行。故此他不受圏妖界内对飞行法术的禁制。

    晨儿皱目凝眉问道:“你就是雅鱼?”

    蛟龙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本龙便是雅鱼,小子,你是何人!?”

    不等晨儿自报家门,红娘抢先讥讽道:“不过千年修得蛟龙之身的精怪也敢妄称本龙?龙族乃我妖族尊门,你数千年前便被镇压与此,坏了你千年修成真龙的修为,也自是入不了龙族大门。更甚者,此子乃妖庭白帝之外甥,见少帝还不快些叩拜!”

    “白染的外甥!”突然间,原本也算是一脸和气的雅鱼突然间变得龇牙咧嘴起来,像是恨透了白染。

    晨儿皱眉更紧,他不明白红娘这是为何要激怒与他。

    不等晨儿反应,雅鱼已纵身而飞,硕大的身躯直至晨儿身前。红娘也在此刻跳至了晨儿身后,且红色的油纸伞挡住了面容,这是要做看戏的一角啊。

    这硕大的身躯若直接打在身上,那得断几根肋骨?说时迟那时快,清风明月唤在手中,剑格处太极八卦的图案盘旋而动,为晨儿撑起了一道屏障结界。

    一声轰隆巨响,晨儿还是被震退了数十步。

    “毁我跃龙门的修行,虞震虎我战不过,但你这弱小的家伙前来挑衅,雅鱼也不是吃素的!”

    雅鱼一声怒吼,周身已遍布了浓云,云层中有雷电滚滚。虽没有敖尘那般的强烈,但也不弱。

    晨儿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红娘,无奈叹了口气。

    随之,清风明月仰天一指,“天罡地煞尊我先,一剑方可憾苍天!”

    话音未落,清风明月绽出了微弱的红芒,仙气飘飘荡漾开来,实剑之上又汇聚了一层虚无的剑气,周遭的天地灵气开始絮乱起来,虚无剑气之上似产生了旋涡一般,无尽贪婪的吸食着周围的灵气。

    仅仅不到十息的时间,一柄突破天际的虚无一剑已经成型。这便是憾苍天,与两年前的晨儿所施展的憾苍天不同。这次凝聚灵气的时间更短,浓度更稠,实力自然也不容小觑!

    雅鱼周身环绕的云雾突然绽出无数的紫电,晨儿唇角轻勾,缓缓落下擎天一剑,“就拿你试试水!”

    周围空气一阵的凝练,紫电无数,擎天一剑瞬间落地,虽没有那日白染的威猛浩荡,但也似了半分。

    虚无长剑与数道紫电相撞,发出一阵的轰隆声。

    雅鱼眉头一皱,猛地张开了龙嘴,一道似钉一般的法器猛的迸射而出。那钉上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晕,速度极快,比那些紫电都要快!而且威势逐渐增加,摩擦空气间已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晨儿见状虽有一丝的慌张,但很快便又恢复了冷静。两年的苦修,他可并不是单单的修炼,也不是单纯的练习剑术。

    只见少年眉间红芒闪烁了一瞬,右手持剑落着憾苍天的擎天虚无一剑,左手成仙印之状,指尖红色的仙气旋绕,少年口中念叨了几句咒语,随之虚空而点,似作画,仙气凝练,凡是他手指划过之处皆是留下了痕迹。

    晨儿游龙戏水般游刃有余的仅仅在二息之间便画出了一道符箓来。绽放着红色光芒的符箓仙气大放。

    “开山符箓!”

    声音未落,符箓已经飞出,逐渐的扩大且符箓上的每一笔都在这一瞬间似有了千斤的开山之力。

    那钉迸射的前方,开山符箓便悬空而停。

    两者相撞,一声巨响。

    虚空长剑完美落地,紫电消散的瞬间,开山符箓之上生出了如蛛网般的裂纹。

    晨儿赶忙收了长剑,暗叹了一声,“此钉也算宝物!”

    话音落,晨儿双手皆成仙印,就好似一手画圆一手画方,两道不同的符箓顷刻间完成了!

    左手符箓停落处有一“搬”字,右手符箓停落处有一“镇”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