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异闻录帝殒

第一百九十章 只身护卫

    末法镇之中的主宰者不止一位,但其中的女性主宰却仅仅只有号称**女王的淳情一人而已。**女王,顾名思义,她的一身勾人的手段无一不是为人的**准备的。通过魅惑男子,在**的快感催动之下,将男子浑身的精气吸干到不留分毫。这也是她短短万年便成就至尊大位的捷径。她的出现,无论是冷轻狂还是落虹,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对待。

    “不知淳情大人到访此地,意欲何为?”冷轻狂镇定了一下心神,确保自己没有坠入眼前这位性感尤物的幻境之中,随时准备脱身。这种对手,对于同级别的至尊而言并没有多少特殊威胁,但毕竟他们还不在至尊境,反倒是这种拥有特殊手段的至尊令他更加忌惮。

    “呵呵......”**女王掩面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清脆悦耳,乱人心魂。而在她身后侧方的另一位妖艳女子出言回应冷轻狂的话语,打消了冷轻狂心中的顾虑。

    “冷轻狂,放心吧,淳情大人还看不上你这瘦弱的身子。”**女王身后的妖艳女子迈前一步,她的容貌也彻底暴露在冷轻狂、落虹与落飘飘的面前。

    她的姿色甚至比**女王还要高出三分,一张绝美的容颜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肤若凝脂柳如刀,唇魂勾人月眉梢。瞳中更有摄灵物,醉于红颜风不拂。纵然是冷轻狂与落虹这等不恋女色的绝顶大圣见了此人,都难以平复内心的激动,与**女王的特殊手段不同,这个女子仅仅凭借着自己倾国倾城的容颜,便足以令无数的金仙大圣为之疯狂。

    “呵呵呵,那冷某可就谢过了。”冷轻狂看着眼前的妖媚女子,心中的情绪不受其控制。这女子的身份也是大千世界十三大盗之一,不过除此之外,这女子还有着另外一个更响亮的名号——大千世界第一名妓!

    周文姬,是这个女子的名字。虽然身为妓子,但她却有着与别的青楼女子完全不同的一类规矩。凡是要点她作陪者,必须得是在大千世界之中有着极高的身份与地位之人。而且,每一个与她欢度**之人,并不需要留下任何的钱财宝物,她要的,是那人的一只手!而且是,留下大道伤痕,除了帝君之外无人可断肢重续的那只被留下的手!

    即便如此,依旧有不少大世家的子弟贪恋她的美色,抱有侥幸心态与她**一夜。也正是因此,周文姬得罪了不少大世家,甚至断了他们的传承与希望,终究是被列为十三大盗之一,被至尊出手追杀!走投无路,最终也是落入了末法镇这个罪恶之都......

    “冷轻狂,落虹老爷子。淳情姐姐此番前来,就是为了那引动天劫的小子!冷轻狂,听说,那小子是在你的地盘上坑上了罗刹阎君一脉的众多大圣精英。想必,与你有脱不掉的干系吧?”淳情并不多言,周文姬倒是成了淳情的代言人,替淳情发问。

    “哈哈哈哈,原来淳情大人也是为了这小子来的!”冷轻狂听到周文姬说出这话,顿时打心底舒了口气。这才仅仅过去一天,天赐的名号就已经震动了一位至尊亲自上门找上了他,倒是比他预计的要快了许多。不过,只要这淳情不是刻意来针对他,冷轻狂倒也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毕竟他对天赐的了解也是微乎其微。

    “正是。此前可也有人向冷公子打听过了?”淳情开口,娇声诱人,妩媚百态。仅仅听着其声音,便足以令寻常的金仙大圣抵挡不住,她修炼的法门实在诡异,所幸不是来针对冷轻狂与落虹的,否则能否全身而退,还真难说。

    “无人。只是今日谈论起他的人甚多,连淳情大人都亲自来了,倒是让冷某有些失态了。”冷轻狂微微一鞠,态度彬彬有礼,与对峙罗刹阎君之时截然不同,判若两人。

    “呵呵呵,那就好。”淳情挥手一拂,一张椅子便自动飞到了她的身下,举手一拈,一盏清酒便落入她的玉掌之间。一双勾魂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冷轻狂,傲人的身材即便是坐下了也令人浮想联翩。她微微一笑,道:“冷公子说吧,那位引动天劫的少侠究竟是何许人也?可否为本宫引荐一下啊?”

    “淳情大人,说实在的,冷某也不知他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只是据冷某所知,此子来自东域姬家,名为东方御天。”冷轻狂的确不知天赐的底细,若要真的论起关系,也就是天赐用了万斤不老泉换取他的十年保护的关系。如今别苑被毁,天赐又渡过了天劫,晋升为了金仙,这层关系也逐渐朦胧了起来。

    “哦?来自姬家?复姓东方?”淳情听到冷轻狂这般开口,顿时陷入了沉思。姬家虽然号称东域十大世家之一,但其实力却远远不被淳情看重。但若是复姓东方,淳情不得不想起了那传说之中的一位大人!

    整个大千世界没有听过有复姓东方的人,除了那三千年成道的无上存在,淳情实在想不起来还有哪一位复姓东方的名人。能在天仙晋升金仙的阶段就招来天劫,还能追着天劫打的人可绝不会是泛泛之辈,必定有着不俗的背景。哪怕一出生没有,到了后天也会被大人物发掘。一个姬家,显然是留不住这种天资的小怪物的。

    “是的,淳情大人。”冷轻狂轻轻点了下头,知道了**女王的兴趣不在于他,便再度恢复翩翩公子态。虽然心中的警备之心还未彻底放下,但却的确少了许多心理压力。

    “呵呵,你也是聪明人,想必也知道这大千世界之中以‘东方’为姓的......”淳情言语缓慢温柔,还未说完,却被冷轻狂打断。

    “淳情大人!”冷轻狂忽然出言。淳情身侧的周文姬正欲呵斥其无礼,但却欲言又止。淳情本人更是直接回身,看向酒楼进来的门口,一男一女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周身均散发着金仙大圣级的气势。紧随其后的,更是一列武士侍女,为首之人冷轻狂再熟悉不过,正是派去保护天赐与白净晴的金统领。而这一男一女,也正是日前引发天劫坑杀阎君一脉所有大圣级精英的东方天赐本尊以及遨游于云间,带着部分武士侍女离开别苑的白龙化身白净晴!

    “你就是东方天赐?”淳情看着天赐与白净晴一行人越走越近,径直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前行,微微一笑。在末法镇之中,带着一群人朝着另外一帮人这般并不多言地靠近是极其危险的,但淳情身为末法镇的主宰者之一,自然是不会在乎这些。

    天赐的表现虽然惊人,但却还不足以令一个至尊为之忌惮。毕竟,即便是异色金丹,在至尊眼中也仅仅只是天资不错而已。不少禁地更是有至尊之下皆蝼蚁的话语放出,帝君不出手,至尊就是大千世界之中最顶级的战力。淳情又怎么会对天赐谨慎过度呢?

    天赐走到了淳情的面前,心中早已忐忑不安。淳情的魅惑力与周文姬一笑倾城的媚态足以令他迷失心智,他此刻不敢直视二人,而是将目光牢牢锁定两个大美人儿身后的冷轻狂,道:“冷前辈,你不是说只要我在别苑之中便护我周全的吗?怎么?阎君一脉到场的时候,你怎么只是在附近出现了一瞬便离开了?”

    天赐此刻已然是迈入金仙之阶,实力更是得到了飞一般的提升。若是动用帝技与帝器,即便是面对冷轻狂这种恐怖的对手,他也有相当的把握将之击杀。现如今,他还真不需要冷轻狂再履行之前的十年保护之约。只是,如今别苑被毁,无所容身,冷轻狂又没有真正现身到他面前,他自然是要来兴师问罪,讨个说法。

    “罗刹阎君到场之时,我已经阻拦过了。若是你们真的葬身于阎君之手,我定会叫他付出代价!”冷轻狂面对天赐的质问,态度并不是十分平和。虽说天赐引发了不小的轰动,但仅凭一个刚刚踏足金仙领域的后辈,用质问的语气来面对十三大盗之一的玉面郎生,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我们若是死了,你叫他付出代价有什么用?你搞清楚,我付给你报酬,可不是为了叫你帮我报仇,而是让你好好保护的!”或许是基于淳情在场自动散播出的魅惑力,引得天赐也不禁暴躁起来,朝着玉面郎生一顿指责。

    “你想清楚,你在跟谁说话!”冷轻狂的话语已经变得很低沉了。虽然天赐付给他了足足万斤的不老泉,但这也不意味着十三大盗之一的他可以在天赐这边低声下气,任打任骂。说直白点,一个不高兴,他即便是将此前作出的承诺完全推翻,不承认,也是符合的。毕竟,是被大千世界列入十三大盗之一的绝世凶徒!

    “我很清楚,我在跟玉面郎生冷轻狂讲话!”天赐的语气变得更冲。而在其身后的武士们早已不知何时便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说了这么一会儿话的功夫,即便是站在天赐与白净晴身后的金统领也终究支撑不住,瘫软在地。

    听到金统领倒地的声音,天赐这才惊觉过来,不经意间又是瞥了一眼淳情。虽然只是瞬间的一瞥,但淳情眉目之中那股诱惑力顷刻间便席卷了天赐的脑海,顿时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几乎不能自控,难以站稳。

    “这......”天赐脚下一软,险些摔倒。幸得白净晴一把扶住,方才没有露出洋相。刚才质问冷轻狂的暴躁气势早已被头晕眼花冲刷得一干二净。天赐此刻满脑子都是淳情的身影,曼妙的曲线随着淳情的呼吸起起伏伏,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御这种诱惑力。天赐道行终究还是太低,刹那间便坠入了淳情的道法之中。即便淳情并没有刻意释放,天赐也如同酒楼之中其余的客人一般,眼前出现了无限的幻觉。

    冷轻狂此刻被天赐的态度气得怒不可遏,甚至想直接出手教训一下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但淳情却是很明显的看出天赐已经坠入了其道,微微一笑,转身用指尖抵住冷轻狂的胸膛,轻吹一口香气,充满魅惑力的嗓音随之传来:“冷公子,这小子我倒是有些兴趣,还望冷公子给个薄面呐......”

    冷轻狂被淳情这一顿摆弄,本能地退后,即便如此,依旧迷失了几秒的心智。心中暗叹:这妖精的魅惑之法的确厉害!

    冷轻狂不愿与淳情为敌,当即抱拳一鞠,道:“淳情大人想怎样就怎样,这小子顶撞了我,我与他之前的承诺自然瓦解,我从此不再管他死活。”

    听到这话,淳情也满意地点了点头。冷轻狂再次微微一鞠,道:“淳情大人,那冷某先行告辞了。”说罢,便化作一股阴风,携起此刻已经陷入幻境的金统领以及几位武士侍女,飘散远去,不愿再在这是非之地多待一秒,可见淳情的手段之高,足以令冷轻狂这种绝顶大圣敬而远之。

    看着冷轻狂的离开,血披风落虹也憨厚笑了笑,倒是也不敢抬头直视淳情充满魅惑力的面容,目光飘忽不定,对淳情与周文姬简单地告别,便带着自家的孙女远遁离开。这趟浑水,他也不想沾染。

    此时此刻,酒楼之中仅仅留下白净晴一人看守着彻底跌入幻境之中无法自拔的天赐。淳情与周文姬对视一眼,微微一笑,看着白净晴精妙绝伦的容颜,开口道:“几月前的那条白龙,还有昨日天劫远遁离开的那条白龙,应该都是你所化的吧。怎么?这是哪家的小公子啊,竟然还能拐到一条美女龙做新媳妇儿!”

    “关你什么事?”白净晴斥道。她明显感应到天赐定然是中了什么幻术的手段,此刻虽然勉强站稳,但却已经毫无知觉,失了心魄一般。如今只有她一人在场,纵然是清晰地感应到了淳情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至尊威压,也不能退缩。

    “小丫头,我看你还是乖乖跟我姐姐一起走吧!这小子是我姐姐的,你若是听话,我倒是可以替你安排一个不错的归宿!”周文姬微微一笑,探出一手就向白净晴擒去。

    白净晴的修为虽然比周文姬要低上些许,但却好歹也是真龙族的大圣后期,哪儿有那么容易被擒住,一个侧身闪避,便躲过了周文姬的擒拿。她缓缓地令天赐坐下,伏在一处长椅之上,只身一人面对周文姬与淳情。虽然淳情还未表露出动手的意思,但她却也不敢小觑,毕竟这可是一尊货真价实的至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