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叶凡唐若雪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我不装了

    “打开记录仪!”

    “把叶凡给我绑在铁椅上!”

    “再注入两枚软筋液让他失去力气!”

    “不要担心剂量,只要不死人就行!”

    “吐真剂准备!”

    “我们要最快速度获取最真实情报。”

    “化解他身上的佛祖醉,让他醒来接受我的催眠!”

    “双管齐下!”

    一个小时后,象国第三警署地下审讯室,越如钩一脸阴沉发号施令。

    随着她指令一个个发出,十几名男女动作利索行动起来,把昏迷的叶凡绑在铁椅上。

    接着,好几枚针剂注入叶凡身体,让他身子一抖缓缓苏醒过来。

    只是没有等软绵绵的他睁开眼睛,又一个身穿制服的中年男子过来。

    他拿出一枚吐真剂扎在叶凡的手腕上。

    叶凡脑袋微微摇晃,看起来意识不清。

    刺眼的灯光黯淡了下来,整个房子影影绰绰,给人一种恍惚和迷离之感。

    越如钩上前一步,手里拿着一个摆球,放在叶凡面前左右晃动。

    她掌控着叶凡的思想意识。

    “叶凡,我是越如钩,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奴仆!”

    越如钩声音带着一股磁性:“你身为奴仆,要服从主人一切指令知不知道?”

    叶凡木然回应:“知道!”

    越如钩继续蛊惑:“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知不知道?”

    叶凡点点头“知道!”

    越如钩保持着语调:“我问你什么,你就老实回答什么,知不知道?”

    叶凡很是诚实:“知道!”

    “好,我现在开始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叶凡!”

    “你父母是谁?”

    “亲生父母是叶天东和赵明月,养父养母是叶无九和沈碧琴。”

    “很好,你现在最爱的女人是谁?是做什么的?”

    “华医门主,宋红颜!”

    “象国首富沈半城是不是你好朋友?”

    “不是,他是我敌人,他害了千影,我要报仇!”

    “不错,你跟阮静媛是不是好朋友?”

    “我们是朋友!”

    越如钩目光多了一分深邃:

    “她现在跑去哪里了?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大王子死了,阮静媛很伤心,说以后过不了富贵生活了。”

    “而且大王子一死,她脱不了关系,轻则受苦,重则坐牢,她想不开就跳河了。”

    叶凡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我说她殉情,只是看在朋友一场份上,想要给她留点面子和佳话。”

    “嗯?”

    听到叶凡这一个回答,越如钩止不住皱起眉头,似乎有点意外阮静媛真的死了。

    不过叶凡的解释还是合情合理的。

    她跟阮静媛也打过不少交道,知道阮静媛是贪图享受和繁华的女人。

    大王子一死,她失去光鲜和瞩目,还要煎熬未来苦日子,难保一时想不开自杀。

    她脑海转动念头,语气却保持平静:“她是你朋友,跳河了,你不去救她?”

    “她跳的太快了,还是晚上,看不清楚,我不敢去救啊。”

    叶凡很是坦诚:“而且我跟她的交情,还不足于我冒险救她。”

    听到叶凡这样自私的言语,越如钩下意识轻轻点头。

    随后她目光一寒,声音一沉:“大王子象镇国是不是你杀的?”

    “不是!”

    叶凡回应一句:“我一根毫毛都没动象镇国,杀他的人是穷途末路的象大鹏。”

    话音一落,不仅越如钩脸色一沉,其余男女也都皱起眉头。

    显然叶凡所说不是他们想要的。

    “王府三百多名护卫呢?象博鹰呢?”

    越如钩又喝问一声:“难道也是象大鹏杀的?”

    叶凡神情呆滞地点头:“没错,就是象大鹏杀的!”

    “不对,不对,这肯定不对,也不可能。”

    越如钩情绪烦躁起来:“象大鹏杀不了那么多人,也没胆子对大王子下手。”

    她感觉哪个地方出了差错,可是看着呆若木鸡的叶凡,又一时看不出哪里有端倪。

    “越管家,时间差不多了,要问的也基本问完了,我们要赶紧把叶凡送回去。”

    这时,那个给叶凡打吐真剂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脸上带着一抹焦虑和凝重:

    “不然很容易被调查组的人发现,警署里面关押的不是叶凡,而是我安排的替代品。”

    “这可是整个象国盯着以及三公主持大局的案子。”

    他补充一句:“任何纰漏和差错都会万劫不复,搞不好还要人头落地呢。”

    “怕什么?”

    越如钩喝斥一声:“有我们和太后撑着,你一个警署内应,有什么好怕的?”

    她很是看不起中年男子,有象太后这样强大的靠山庇护,还畏畏缩缩没点富贵险中求的精神。

    如非恰好需要他做内应把叶凡弄出来,越如钩都不想看到这样懦弱的人。

    “现在叶凡对象大鹏杀了大王子的供述,跟我们掌握的情况根本不符合情况。”

    “一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

    “而且这一番招供,象太后也不会满意的。”

    “它不仅无法给大王子报仇雪恨,也无法让象太后敲打我行我素的象王。”

    “如不是象王不顾太后和王室反对,一意孤行擅改了嫡子继承的规则,怎会闹出各子相残的事端?”

    “大王子和几百名护卫又怎会横死?”

    “太后痛失最挚爱的孙子,不仅要把真正凶手大卸八块,还要让老象王付出一定代价。”

    “而要让老象王付出代价,就必须揪出他的错误。”

    “坐实象王指派的三公徇私枉法包庇叶凡,绝对能让象王声誉扫地夹起尾巴做人。”

    “下一次立储,象太后只要旧事重提,就能让象王乖乖让出立储的权力。”

    “到时象太后指定人选就不会再有阻力,也不会受到象王反对。”

    “所以叶凡现在的‘真实’口供,必须跟象青天三公的简报不一样。”

    她冷着脸出声:“真是象大鹏他们杀了大王子,我们一切努力有什么意义?”

    中年男子擦擦汗水问道:“那叶凡就必须是凶手了?”

    “当然,今晚供词,无论怎样都是叶凡凶手!”

    “而且我们掌握的情况,叶凡也九成是凶手,只有他有实力血洗王府。”

    越如钩目光凌厉起来:“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嘴里说出来的却是象大鹏……”

    中年男子神情犹豫了一下:“他撒谎!对,肯定是叶凡撒谎了。”

    “撒谎?”

    越如钩不置可否:“怎么可能?”

    “只有醒着的人才能撒谎,打了吐真剂和被催眠的人,怎么可能撒谎?”

    话音刚刚落下,越如钩突然想起叶凡是神医这一茬。

    她打了一个激灵扭头望向了叶凡吼道:“叶凡,你没中迷烟?没被吐真剂影响?”

    中年男子他们也都身躯一震,齐齐拔出武器指向被五花大绑的叶凡。

    叶凡没有任何动静,依然目光呆滞。

    越如钩拔出一刀对着叶凡耳朵抛射过去。

    “嗖!”

    叶凡微微偏头避开飞刀,随后眼睛散去呆滞恢复清亮。

    “本来想要跟你们好好玩一玩,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行,我不装了,我摊牌了!”

    “我确实没中毒……”</>
Back to Top